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当开拓者穿进咒术if线

时间:2024-05-12 16:00:04  状态:完结  作者:荆冥
  当开拓者穿进咒术if线

  作者:荆冥

  文案:

  #咒回全员he、双教师、魔改if线。

  #时间线开始于咒回0卷。

  穹在仙舟发现了个金色垃圾桶,只是没想到这只桶竟是个充满咒灵气息的传送装置。

  桶:呜……啊(特级咒灵音效)

  穹:……(被吸住,扒住垃圾桶边缘)

  “杨叔——!救——救——!”

  与此同时,传送装置的另一边。

  咒术高专一名转校生刚刚完成了他的入学考验。

  帐下的小学因咒灵的战斗被大规模破坏,废墟间竟出现了一枚“咒胎”,危险气息笼罩了这名转校生——乙骨浑身冷汗。

  然而“咒胎”的诞生物却爆发出一阵鬼哭狼嚎地哭喊:“……再也不翻垃圾桶了!”

  乙骨:?……

  特级咒灵里香:……?

  帐外黑色车边,眼睛上绑着绷带的白发男人:……嗯?

  从“咒胎”里诞生的穹:……….

  (; ̄ェ ̄)(这哪?

  后来,被聘(拐)到咒术高专的开拓者逐渐解放了天性,成了咒术界的传说——

  这是什么?特级咒灵?打一下!

  这是什么?三个辫子的缝合线脸怪?打亿下!

  这是什么?千年前的诅咒之王?打一下!

  这是什么?脑花?(榨汁)(倒入列车特制汽油)(点火)

  【阅前指南】

  1.穹会有玩家带入倾向、一些魔改、自设等。

  2.初心是“大家一起玩耍、快乐打脑花”,薛定谔的战力。对敌方列车组战力碾压;对咒术世界的主角战力持平(私心极大)

  3.主咒回。会魔改咒回原剧情、时间线!原创一些剧情,怎么he怎么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咒回 轻松 星穹铁道

  搜索关键字:主角:崩铁主角团、咒回主角团┃配角:脑花速嘎!!┃其它:

  一句话简介:星核精在咒术界的快乐生活

  立意:终点永远在前方,心中永远心存希望


第1章 不要乱翻垃圾桶

  众所周知,过于沉迷翻垃圾桶的开拓者是会被传送到奇怪的异世界的。

  穹对此深有感触。

  此刻,从黑暗中破壳而出的他,看着眼前陌生画风的少年、口中长满獠牙的咒灵少女与大片废墟陷入了沉思。

  这事还要从这个世界的时间,十四天前说起。

  仙舟罗浮上的故事告一段落。

  一早,穹下了列车,来到仙舟甲板上某处商业街。

  但不是为了吃喝玩乐,而是寻觅着内心深处的渴求,四处翻着闪着光点的快递纸箱。

  翻了一上午,没有找到任何闪闪发光的垃圾宝藏,反而人被塞了罐仙舟特产——苏打豆汁儿,据说是上次大胃王比赛的赠品补发。

  穹左手一杯快见底的仙人快乐茶,右手一罐黑暗饮料,失望地在甲板上走。

  仙舟停泊星槎的港口阶梯上,不知何处传来的曲子幽静闲适,令穹感到心中一阵平静。

  穹逛累了就托着下巴,坐在台阶上数着过往星槎。在静静欣赏了会儿港口过往的人群、来去自如的星槎,内心突然一阵荡漾。

  穹伸了个懒腰,“真是个好的天气。”

  坐在隔壁说书摊上的瓦。尔。特喝了口茶,应了句:“是啊,难得这几日平静如常。”

  穹突然鼻尖微动。

  一丝熟悉的气息,令穹双眼放大。可惜那微弱的痕迹稍纵即逝。

  穹一本正经地对瓦。尔。特说道:“瓦。尔。特先生,我好像闻到了垃圾桶的味道。”

  “……”

  瓦。尔。特听了这话沉默良久,叹了口气,最后只是嘱咐了一句:“之后还要与丹恒、三月会和,别走太远了。”

  “知道啦!”穹挠着头,嘿嘿笑着,转身迫不及待钻进了传来气息的旁侧小巷。

  仙舟罗浮不比贝洛伯格,也许是仙舟的长生种有某种不产生垃圾的神奇能力,这地方的垃圾桶简直稀有到了极点,不,应该说根本没见过垃圾桶!

  垃圾桶瘾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了!

  被随机挑选的小巷纵深,穹本着碰碰运气的心态一直深入,走了许久,直到身边逐渐没了行人。

  这里家家户户窗门紧闭,没有一丁点绿色植物的装点,加上光线幽暗,死气沉沉的。

  刚刚经历过丰饶孽物作乱、岁阳附身作祟,罗浮处于百废待兴的阶段。残存的黑恶势力也许还在蠢蠢欲动着。

  看来得小心些。

  穹这样想着,打起十分的精神来。

  巷子尽头似乎在孕育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影影绰绰的雾气逐渐从建筑角落渗出,夹杂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

  穹皱起眉头,手中粒子凝聚成一根黑色金属光泽的棒球棍,他将棒球棍扛在肩上,神情严肃的朝异样的源头靠近过去。

  管他是什么,先打了再说!

  巷子尽头出现一点亮光,细碎的、似乎带着些引诱似的闪烁着。

  扭曲的声音从逐渐浓郁的黑紫色雾气里发出,“……术……术小………愚……………………哈哈……”

  像是人发出的呻。吟,低沉的声音扭曲变形,模糊听不清,好似野兽不甘失败的嘶吼。

  那种危险的气息到让穹想起雅利洛Ⅵ号外野的寒冬。

  奇怪的是,在穹靠近后,那诡异的黑紫色雾气骤然散去,看上去像是被什么突然吞噬吸收了一般。

  令人不安的声音、气息也在瞬间消失不见。光源露出了真面目。

  穹收起棒球棍,金色的瞳仁瞬间放大,隐隐闪着亮光:“金色!垃圾桶!”果然,罗浮上还是有垃圾桶的。

  只是还没等穹打开垃圾桶探索一番,垃圾桶突然应声倒地,盖子滚落到远处,发出一阵巨大的声响。

  穹躲开桶盖,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那怪异的垃圾桶,那桶便变形,抽象而灵活地变成一团血肉般的黑洞。

  膨胀、收缩,仿佛某种暗物质生物体的呼吸,又是临近爆炸的易燃物,吞噬掉接触到的所有。

  好怪的东西。这是穹的第一印象。

  难不成触发了什么支线任务?这是穹的第一种猜测。

  很快,猜想得到了验证,那奇怪的仿佛失去血气的肉团物质膨胀迅速,直接将他整个吞吸了进去。

  “瓦。尔。特先生!救救———”

  漩涡吸力大得恐怖,穹半个身子被卷入其中。

  身体变得异常沉重,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无数张小手拉扯一般,手指与关节的触感真实又强烈,联合的力大到令穹找不到丝毫破绽挣脱。

  穹看向身体,并不是感觉,肉团里隐约显现的就是无数蠕动着的手指。

  苍白的手掌攀抓着穹的四肢,胸腔被挤压的痛苦难受。

  这支线任务看起来不大妙啊——

  穹做出最后的努力,扒住垃圾桶的边缘

  远在说书摊上的瓦。尔。特手中茶杯一滞,心口一紧。

  他望向四周,热闹喧哗的街道,疑惑片刻,但终究没有听到呼救声。

  穹脑海中闪过无数发誓不再靠近任何垃圾桶的画面,最后随着一句“救命啊!垃圾桶吃人啦!”而被彻底吞没。

  。

  开满樱花的道路上不见一个行人,冷清孤寂地令人感到些许不安。

  这时,道路突然微微颤动了,惊动路边的碎石。

  街边的一所小学,其中建筑笼罩在一面普通人无法看到的黑色“帐”中,震动似乎就是来自其中。

  乙骨忧太,今年16岁。

  今天上午转学到咒术高专,成为今年一年级生四人的一员。在班主任的带领下,在“帐”包围的小学中,进行首次“咒术实习”,当然也是他的入学考验。

  没错。

  乙骨忧太同学,在完全不了解咒灵这一概念的年纪,就来到了祓除咒灵的最前线,准确来说是被不负责任的老师丢到了最前线。

  不过祓除过程还算顺利。

  附身于乙骨的“祈本里香”是一只特级咒灵。在它显现出完全体时,便杀死了藏身小学中那只身形庞大到跟教学楼一样的咒灵。

  但是直到胜利之后的此刻,乙骨还是对诅咒、咒术师难以理解。

  原本存在于传说中的妖魔鬼怪,突然就变成了现实,这种事情搁谁身上都会很难适应——

  他身负着儿时好友名为“里香”的诅咒,存在的每一刻都有可能失控伤害身边的人,还被奇怪的组织莫名其妙地宣判要终身隔离在无人之地。说什么隔离,明明直接杀掉最保险——

  后来那个白头发的男人找到他,建议他为什么不用这份诅咒去拯救他人,用这份诅咒的力量。

  特级咒灵“祈本里香”在破了个大窟窿的教学楼顶上狂笑着,尖锐锋利的尖牙颤抖着,将那些形状恶心的蠕虫般的咒灵杀死撕碎。

  乙骨突然觉得继续活下去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

  他身材单薄,光背起因腿部受伤而昏睡的女同学真希就快到了极限。

  然而一起的还有两个身受诅咒的幸存者孩子,咒灵随时会再次冲上来,他也只能竭尽所能把人都带上,送到安全区域。

  咒灵们的战斗破坏性极强,几乎整栋教学楼都有不同程度的坍塌。

  黑紫色的尸块与紫色液体被里香撕扯的到处都是,建筑碎块飞舞着撞在最外围的“帐”上,随之弹反掉在地上,在乙骨前进的路上形成不小的阻碍。

  “帐”外,樱花盛开的街道。

  落英纷纷间,甚至娴静地传来几声鸟鸣,一辆黑色轿车突兀地停在小学门口。

  倚在车旁的男人个头极高,身形精瘦,穿着高领的紫黑色制服,明明不过30岁的年纪却满头白发。

  一双眼睛隐匿在缠绕的绷带下。

  原本因为见到“帐”中激烈的战斗,而微微扬起嘴角,这会儿却逐渐放缓没了丝毫笑意。

  他沉默片刻,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最后,还是放弃了复杂的考量与权衡,缓缓抬起双手,拉开了遮住双眼的纱布。食指与中指交叠——

  “唔,要怎么办好呢?”

  。

  乙骨突然停下了脚步,踌躇不前。

  前面那个,怎么看都像是危险的东西。

  一枚巨大的“卵”横在面前。

  似乎在呼吸,心脏般颇有生气的跳动,身形吸收着咒灵残秽的气息,以秒为单位迅速成长。

  乙骨不敢贸然前进,只能停下脚步,希望唤醒身中诅咒的同伴:……院同……像、好像是更危险的咒灵,怎么……么办?”

  他眼尾通红,声音有些发颤,努力保持镇定,身体却诚实地越发剧烈颤抖起来。

  那枚“卵”一样的东西呈现灰色,伸出触手脐带,扎根在废墟之上,整体浮在半空中。

  膨胀,挣扎,薄薄一层的生物膜被里面的活物撑开,复又回弹回去,仿佛一颗正在孵化的虫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