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L同人

提瓦特侦探事务所在横滨[原神]

时间:2024-05-15 14:00:07  状态:完结  作者:冷萃树莓
  提瓦特侦探事务所在横滨[原神]

  作者:冷萃树莓

  文案

  写在前面:

  本文前期为了构筑世界观剧情压缩的很厉害,节奏非常快

  关于两个世界的世界观问题:

  会努力平复,原神那边肯定会削,要不然文野这边没法玩。

  ……………………

  中二少年南原纪

  闲着无聊学着漫画里的方式绘制魔法阵召唤恶魔

  谁知恶魔没召唤到

  来了一个卡牌系统

  系统出人他出力

  逼着他从无到有建立一个名为提瓦特的神秘组织

  并且必须在扩大影响的同时隐藏好组织身份

  南原纪:扩大影响和隐藏身份听起来像是反义词啊?

  系统:请宿主自行选择,不要过度依赖系统

  南原纪:真就一点帮助都不给?

  系统:卡牌已经抽出,请宿主自行选择,不要过度依赖系统

  南原纪:好吧。

  系统:感谢配合!

  南原纪:!!!

  合着不提要求人工客服才会上线啊!

  ………………

  侦探社某成员:不工作

  温迪:不工作

  横滨知名劳模:喜欢酒

  温迪:喜欢酒

  两人:???

  温迪:不工作还可以喝酒,好耶!

  …………

  “金发红裙的乖孩子是谁呢?”

  爱丽丝跃跃欲试

  “金发红裙的乖孩子是谁呢?”

  爱丽丝自信满满

  “金发红裙的乖孩子是谁呢?”

  “当然是火花骑士可莉啦!”

  爱丽丝:?!?

  内容标签: 少年漫 系统 文野 马甲文 轻松 原神

  搜索关键字:主角:提瓦特原住民,横滨原住民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提瓦特侦探社在横滨摸鱼的日常

  立意:薪火相传 美德不灭


第1章

  废弃顶楼的天台上,南原纪从角落的箱子里拿出一本破旧杂志,翻开精心呵护的那一页。

  跟着漫画书进行操作,“先画一个同心圆,然后在内圆中,写下四个神名,并在圆中心插入十字,在东方写上Alpha,在西方写上Omega,让十字分割圆的中央。”

  “这样就行了?”

  南原纪放下杂志,学着漫画里主角的动作。盘腿坐好,双手合十放在心口,在心中默念自己的愿望:我想……

  还没等南原纪将自己的愿望说完,他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听起来像是老旧电器短路的声音。

  吓得南原纪也不敢继续许愿,急急忙忙从地面上爬起来,但在站起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附近的杂志,咚的一声再次落地,还是脸着地。

  少年的脸刚好砸在那个魔法阵中,蜿蜒的鼻血从鼻腔内缓慢析出,滴落至魔法阵圆心的那一刻,脑海中的怪异声响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自称为世界树模拟器的系统,“检测到符合资质的栖息者,执行指令中。”

  没等南原纪想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个透色对话框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是否绑定世界树。

  对话框下方则是两个选择,一个是,一个否。

  南原纪花了三秒钟的时间矜持了一下,随后十分自信的按下了是。

  在按下去的那一刻,他的中二之魂到达了巅峰。

  这可是他召唤出来的!

  “检测到栖息者已经做出选择,世界树正在备份。”系统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平淡,“已默认栖息者接受任务,请问是否抽取地脉记忆。”

  “等等,任务?”南原纪慌了,“什么任务?”他可还没许愿呢!

  “检测到栖息者对世界树进行提问,正在整合任务。”

  世界树的速度很快,不到一秒钟就将任务呈现在南原纪眼前:

  [主线任务:在关键人物面前揭露提瓦特侦探事务所基本人员设定(未完成)

  主线任务:建立提瓦特侦探事务所并扩大影响(未完成)

  主线任务:成功拥有两位分社长(未完成)

  支线任务:抽取地脉记忆一次(未完成)

  支线任务:君子白日闯(未完成)任务更新倒计时:十一小时五十四分]

  “提示:任务一经发布无法退换,请宿主尽快抽取地脉记忆,开始任务。”

  看了半天也没发现系统有什么地方在坑他,南原纪决定先抽取一次地脉记忆试试。

  伸手按在支线任务的触碰区的那一刹那,眼前的光屏被柔和的淡绿色充盈,像是受到了什么指引般汇聚在屏幕中央,勾勒出一个尖底风纹。

  金绿色的箭矢刺破中央的风纹,伴着几片轻盈的羽毛来到南原纪的身边。

  羽毛散去后,一行绿色的古怪字符兀自出现。

  “恭喜栖息者抽取地脉记忆温迪(巴巴托斯),所属地区:蒙德。”

  “请根据指引,逐步接受地脉记忆。”

  南原纪跟着系统的指引,将手放在面前的光屏上,在心底默念:温迪。

  突然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情绪自南原纪心中升起,有点像是夏日气泡苏打水,带着点雀跃和欢愉。

  南原纪感觉自己被数不清的蒲公英和羽毛包围,周身还有一股淡淡的不知名花香。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原来的中二少年已经被扎着两根蓝绿色渐变麻花辫,穿着绿色欧式贵族装,怀抱里拉琴面容精致的少年。

  “外貌传输完毕,正在输送记忆,请栖息者做好准备,预计输送时间为七分钟。”

  “什么?”以为这就完事了的南原纪有些惊讶的抱着琴。

  但还没等他得到回答,一阵剧痛席卷全身,南原纪觉得自己的灵魂被人强势的揉成了一个团丢到一旁,一股温和却不容拒绝的力量一遍又一遍的洗刷着他的身躯。

  如果他是一部手机的话,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的满内存被刷了一次又一次,挤出来的空档全都给了名为温迪的少年。

  “还…有…多久?”南原纪攥着衣领的扣子,试图让自己的呼吸顺畅些。

  系统无机质的声音漠然的放送,“倒计时三分十二秒。”

  南原纪不断在心里默念,这是必须的,想要人前成功,必须人后吃苦。

  可这也太苦了啊!

  就在南原纪快要忍不住吐出来的时候,那种无法控制自己躯体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一阵微风吹来,携着熟悉的不知名花香,南原纪的反胃感消掉不少。

  “记忆接受完毕,目前与人物契合度为14%,请努力从言行举止,为人处世等方面提高契合度,届时会有一定资源或现金奖励,请栖息者再接再厉。”

  “提示:支线任务时限为二十四小时,每日凌晨四点定时刷新,请栖息者不要消极对待。”

  “主线任务长期有效,但依旧希望栖息者尽全力完成。必要时,即便是生命,世界树也支持栖息者牺牲生命换取任务成功。”

  “检测到必要解释任务完成,世界树即将陷入休眠,开启离线模式。栖息者如需要世界树辅助,请于内心呼唤。”

  为了增强魔法阵的成功概率,南原纪特意选择在逢魔之时举行仪式。

  这也就导致,接受完记忆后天色已晚,而他还饿着肚子。

  当初选择仪式地点时只顾着安静这一条了,忘了考虑交通。

  不出意外的没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倒是有一枚金闪闪的摩拉。

  温迪有些扫兴的从天台上走下来,就在他决定是在外面的树上凑合一晚上,还是走路回去时,他忽然闻到了一股酒香,就在对面!

  刚才的两个选择毅然被温迪丢在脑后,虽然囊中羞涩,但店家应该不会拒绝用表演换酒的吧。

  [世界树提醒:温迪契合度上升至17%]

  [世界树提醒:前方三米处出现主要人物:太宰治]

  轻快的推开门,温迪毫不见外的坐在吧台前,就像是根本没看到周围警惕的目光,“一杯蒲公英酒!”

  “…很抱歉,本店不提供…蒲公英酒。”这是他的职业生涯除了太宰治洗涤剂酒外第二次受到挑战。

  老板略带歉意的表示,“这位客人,本店也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

  “我成年了!”温迪瞪大了湖绿色的眼睛,里面填满了不可置信,“我只是长的矮而已。”

  “我同意!”一旁鸢色短发,右眼包裹着白色绷带,穿着黑色大衣的少年举着双手表示赞成,整个人都懒洋洋的窝着,“所以,今天可以有洗涤剂作基底的特调酒吗?”

  除了迪奥娜以外,温迪想不明白其他人用洗涤剂作为基底调出来的会是什么味道。

  但出于对方为自己出头,他决定暂时忘记这件事。可在看到对方模样的时候,温迪下意识的回答:“哎~,是你啊,又见面喽!”

  见太宰治身上传递过来陌生的气息,温迪有些意外,“嗯?你不记得我了?”

  太宰治耸耸肩,示意自己并不知情。

  再三确定对方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后,温度撇撇嘴,“好吧,这一次就原谅你了。”

  “不过。”温迪的眼睛闪了闪,“你得请我喝酒才行!”

  “蒲公英酿的酒是什么味道?”对于请客这件事太宰治无所谓,反正到最后刷的是中原中也得卡,他不会有任何损失。

  相较于用洗涤剂的味道洗刷味蕾,用蒲公英把咽喉糊住,最终窒息而亡的感觉,似乎…还不赖?

  趁着众人将视线放在太宰治身上,温迪手法自然且熟练的从吧台后面掏出一瓶用于增加酒水层次感的苹果酒,“蒲公英酒是用风酿造而成的,每一杯都充斥着自由的味道哦。”

  自由?太宰治嗤笑一声,将温迪拿出来的苹果酒拆封,这个词语从来都不会属于他。

  见太宰治不断的朝外倒酒,就是没有一滴落进酒杯里,温迪有些急切的提醒道:“你多少给我留一点!”就算只是普通的苹果酒,那也不应该浪费。

  自觉无趣的太宰治将最后半杯酒推给了温迪,垂首埋在臂弯里,隔着有些过长的鸢色发丝,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更看不懂此刻他的所思所想。

  忙碌了大半天总算是喝上酒的温迪舒服的眯起眼,但随即感受到了什么,“阿嚏!”

  该说不愧是爱喝酒吗,就连打喷嚏的间隙都不忘抽空盖住酒杯。

  “猫?”温迪端着酒后撤到大门口的位置,“这里怎么会有猫!”

  也顾不得细细品味了,温迪不舍得喝掉最后一口酒,将杯子放在附近的桌子上,“喂,太宰治,这是给你请我喝酒的回礼,以后也要记得请我喝酒哦!”

  听到自己的名字,太宰治慢吞吞的抬起头,但门口早已没了那个绿色的身影,再回神时,一枚金灿灿的摩拉正安静的躺在他的酒杯里。

  “真是啊。”太宰治捏着下巴歪着头,偏浅的眼珠里闪着一点金芒,“为什么要自顾自的提要求。”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