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混蛋,你可看见向日葵的枯萎

时间:2024-05-11 08:00:03  状态:完结  作者:肥三爷
  混蛋,你可看见向日葵的枯萎

  作者:肥三爷

  源名:混蛋,你可看见向日葵的枯萎

  开坑:2024-04-10 09:13:29

  标签:双女主,现代言情

  主角:云芷,曲晚

  在线:986人在读

简介:曲晚,原来是曲终人散的曲,晚来风急的晚

  短篇/中虐/姐姐 原书名《稗子》

  9岁,曲晚怕云芷丢下她

  15岁,曲晚怕云芷不喜欢她

  17岁,曲晚怕云芷将她永远束缚

  19岁,曲晚怕云芷无休止的地纠缠

  22岁,曲晚怕了,她和云芷……好像没有以后了

  曲晚终于听见云芷未说出口的爱了,只是云芷,不想再爱她的小晚了


第1章 来自姜文的求救

  早晨的空气有些湿重,太阳藏在无边的白茫之后不肯露头,上班的人们踩着泡了一夜的软烂落叶面无表情地擦肩而过。

  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中,属于秋的气息,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蔓延开来。

  无人享受这清晨难得的宁静,在一夜的真我过后,又换上了一副淡漠的面具,来应对这日复一日的生活。

  这群不折不扣的社畜忙于各种工作,各种社交,除了增添衣物,没人去在意这四季的更替。

  八点刚过这座城市慢慢苏醒过来,过道里开关门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一会街上便人影绰绰,纵横交错的道路很快挤满了车辆,从空旷到早高峰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

  人们步履匆匆,或疾走或小跑,十字路口响起此起彼伏的喇叭声,似乎在催促着前方有心无力的车辆快点通过短暂到让人抓狂的绿灯。

  云芷穿了一件浅色的薄款毛衣,外面搭了一件过膝的风衣,下摆正随着时起时停的风轻微晃动,披散的长发垂落肩头,遮住了她小半张脸。

  她的面容透出一股淡淡的稚气,不细看可能会误会了她的年龄。

  但身上又透着一种与外貌不相符的气质,是一种经岁月沉淀后的内敛,并不显得违和,反而赏心悦目。

  她抬手拦下了一辆出租,到了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

  这个时间,人们不是赶着上班,就是着急送孩子上学,超市里只有零星几个人。

  云芷取了一辆购物车,买了一些食材,分量都不多,后转到了糕点区。

  售货员一见自己管辖的区域有人靠近,马上揉了揉明显因为睡眠不足而惺忪的眼睛,摆出“八颗牙”的笑脸:

  “美女需要什么?我们最近出了很多新品,现在是活动价,有兴趣看一下吗?”

  云芷半阖的眼眸睁开,脸上浮出笑容,她嘴角噙着浅笑,眼角细微弯了些。

  方才那种从她身上散出的淡漠,瞬间消散了个干净。

  她礼貌地等对方说完,笑着回绝:“不用了,我就随便看看。”

  她从高级的冷藏展示柜中拿了一盒量少但价昂的草莓蛋糕,看着这抠抠搜搜的三角形小蛋糕, 她低着头想了想,又拿了一盒蓝莓味的。

  打车回了家。

  邻居是一个退休的老教师,在这租了房,好照顾上小学的孙子,儿女每年过年之前会回来,没待上几天又匆匆赶最早的飞机回去。

  小孩跟父母一年见不上几面,最初的时候还哭闹着不让他们走,后来就好了。

  却不知是懂事了知道了父母的不容易,还是已经不在乎了。

  “起这么早买菜啊云芷,”见她从电梯出来,赵婶招呼着:“没吃呢吧,来我家一起吃,省得再做。”

  云芷笑道:“不了赵老师,吃过了,刚好我买了一些零食,给小佑,也不贵,就别跟我客气了。”

  寒暄几句后,云芷回了屋,把东西放下,正准备换鞋,置物柜上的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

  这手机铃声她从来没换过,听了千万遍,此时却觉出了急促的意味来,也许是心理作用。

  云芷的眉头不自觉的微皱,拿过手机接通了电话:“怎么了小姜?”

  姜文着急得快要哭出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云姐,曲总在公司跟人谈合同意见不和,吵起来了。”

  云芷太阳穴跳了跳,何止是吵起来了,听着电话那头的高分贝的音量,估计都快上升到动手了

  对面话音未落,云芷早已抓了车钥匙冲出了家门,疾步到了车库:“别急,我马上过来。”

  云芷根本不敢迟疑,她怕再晚些,估计只剩下满室狼藉。

  一辆黑色的宝马插入车流,路上的车辆一边避让一边咒骂,不过那辆车很快就消失在他们的视野。

  市中心最著名的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充满科技感的感应门前骤然响起了一道急刹。

  云芷推开车门,任由车门大敞,将钥匙递给了一个出来查看的员工:“我有点急事找你们老板,麻烦帮我把车停一下,谢谢。”

  来人接过钥匙:“云姐,老板在四楼和人聊合同,要我找人带你过去吗?”

  云芷头也不回进入公司:“不用,辛苦你了。”

  进了电梯,云芷呼吸仍然有些急促,她一边盯着上升的数字,一边调整呼吸。

  电梯门还没完全打开云芷便走了出去,轻车熟路到了会谈室门口。

  “你们胃口倒是不小,也不怕撑了肚子,一个排不上名的小公司,能找到合作方都是件不容易的事,还提这么多要求,不满意?不满意你现在就可以离开,麻溜的消失。”

  里面看来还不准备偃旗息鼓,还有愈演愈烈之势,云芷抬手敲了敲门。

  “说了不要来打扰听不懂吗!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会谈室隔音效果不错,一声令人胆颤的怒吼,到了云芷耳里,只剩沉闷的字词。

  云芷轻声道:“小晚,是我。”

  里面安静了下来,“那我进来了?”云芷轻轻推开门,对里面还有别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有客人啊,实在是打扰了。”

  会谈室布置简单大气,一侧的墙上安了几块横木,放了一些藏品和书籍,最中间便是一套大型的沙发和茶水桌,正对门的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

  云芷像是没看见地上散乱的疑似合同的纸张,冲着那位啤酒肚微显,脸色涨红的合作人温和一笑:

  “周老板,好久不见了。”她显得有些惊讶:“我听人说要和一位大老板合作,原来是您啊,幸会。”

  会谈室里的三人都朝她看了过来,“你怎么来了?”一道含着怒意和质问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同时也是让整个会谈室气氛凝重的曲总。

  那披散着的墨色长发并不显出主人淑静,反而为她添了几分张扬和不羁,她的样貌已经长开,棱角分明的脸庞,透着锋利和恣意。

  曲晚靠在沙发靠背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墨色的长发垂在肩头,这姿势显得整个人有些慵懒和不耐。

  她眉眼间不同于女子的柔和,偏锐利的脸庞,再配上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偏头而视的阴翳目光像一只愤怒的鹰隼。

  一动不动注视着将她戏耍的猎物,准备随时俯冲而下撕碎对方的皮肉。

  云芷在这样的目光下自若一哂:“怕你又不吃早餐,接你去吃饭。”

  曲晚不买她的账,审视的目光扫向一旁站着的姜文,姜文没有云芷那般身经百战,顿时一个冷颤。


第2章 商人逐利

  云芷像是没注意到她看姜文的眼神,屈膝蹲下身来将地上的合同纸页捡起,按页数摞好:“怎么还不小心将合同碰掉了?”

  云芷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四散的纸页,说是不小心碰掉的谁信:“小姜,傻站着干嘛,给周老板倒茶来。”

  姜文像是得了赦令,赶紧逃了出去。

  周盛川准备发作,正欲将刚整理好递到自己面前的合同丢出去,抬头的一瞬却愣住了:“云总?”

  云芷在曲晚旁边坐了下来,无视身旁那渗人的目光:“周总说笑,我可不是什么云总,今天招待不周,看在我这个老朋友的面子上,一会一起吃个饭如何?就当赔罪。”

  周盛川脸色稍霁,却也没好到哪去:“都说了是朋友,哪有什么赔不赔罪的,只是这次的合作,我们实在难以满足曲总要求,贵公司还是找别人吧。”

  曲晚冷哼一声,正准备将锋利的眼刀射向对方。

  云芷突然伸出手拨开她额前的一缕发丝,整理的同时也阻止了她转头。

  “周老板,这次的项目来之不易,但实行难度不小,贵公司在这个领域研究多年,经验不可及,我们公司可以提供丰富且高质量的资源,合作对两家公司都有不小的好处,为了表达诚意,我们可以提供更多的技术支持。”

  “凭……”曲晚瞬间就抓住了云芷的手腕,因为愤怒,她并未收力,不多时,云芷白皙的肌肤上便浮现出红痕。

  云芷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小声道:“乖,就一次好不好?”

  曲晚冷冷地盯着她,却是没再说话。

  恰好这时姜文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端着茶水敲门进来,曲晚松开了钳制的手,双手环抱无差别地朝着周围的人散发冷气。

  云芷亲自给他倒了茶,周盛川倒也不败她面子,同样双手接了过去。

  毕竟云芷这个人就算销声匿迹了好些年,如今面对她,也要好生掂量。

  周盛川虽不是什么大集团的老总,平时也不会去参加什么大型社交以结交人脉,但云芷这个人他却是认识的。

  相比起那个什么都不懂,脾气却比牛大的曲大老板,这个云芷早些年在业内却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存在。

  有个前辈曾提起过她,说是那时,她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孤身一人代表在那时刚有点名气的越华公司,也就是现在国内数一数二的越华。

  参加当时国内四大企业联手举办的宴会,虽然主角是谁不言而喻,但也灭不了小角落里的明刀暗枪。

  云芷就像一只闯入狼群领地的羔羊,至少当时在场的人们见到她时是这么想的。

  面对各家如狂潮一般的猛烈攻势,她却一点没有乱了阵脚。

  不仅能不留痕迹的避开陷阱,还能用毒牙将对方反咬一口,又让对方无所察觉,又保留着一个恰到好处的分寸,给各自留足日后的颜面。

  当那些愚蠢的人忙着嘲弄他人显摆自己,完全忘了自己在这宴会中只是凑数的时候,云芷已经默默的拿下了七家公司的合作。

  那个前辈对云芷的评价很简单:“这人以后不一般。”

  这话不假,仅仅四年以后,越华集团,一跃成为当时那些宴会上各企业望尘莫及的存在。

  能凭一己之力将一家注定破产的公司撑起来,不断填补空缺,一点一点发展壮大,再到业界著名,她的能力和谋算,绝不是常人所能及。

  何况,当年云芷接手那个被蚕食干净的公司之时,她才成年不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