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她是从天而降的英雄(快穿)

时间:2024-05-15 12:00:05  状态:完结  作者:野草欢歌
  题名: 她是从天而降的英雄(快穿)

  作者: 野草欢歌

  文案

  欢迎大家多多评论呀,我会超开心的(比心)。

  避雷:有的世界里的女主会有丈夫,还有可能非c,请谨慎入坑。

  cp:夏思山x林随月(所有女主都是一个人,只是各个世界里的名字不一样)

  夏思山死后绑定了一个系统,她以拯救女主为己任,心无杂念,满脑子都是女孩子要帮助女孩子。

  不过每当她拯救完之后,她就发现女主看她的眼神不太对劲。

  夏思山:我只是想救人,不是想搞对象啊!

  所有世界的女主:救世主当然应该和被救的人谈恋爱。

  系统气定神闲:女孩子就是要和女孩子贴贴啦。

  世界一:你好啊,盛太太。

  几乎所有人都十分羡慕从曼冬可以成为盛太太,只有新来的邻居夏思山看穿了从曼冬光鲜亮丽下的伤痕累累。

  夏思山:精神病?家暴男?送你进警察局精神病院没商量。

  世界二:不好意思,我才是她的救世主。

  谢凡白如愿以偿跟自己的救世主在一起了,她不知道,这个看起来衣冠楚楚的男人设计了一切降落到她头上的苦难。

  英雄救美,其实只是让绵羊乖乖走进大灰狼怀里的圈套而已。

  直到她再一次被推进洗手间围堵,男人被明媚的女人一脚踢翻,女人笑容亲切:“不好意思,我才是她的救世主。”

  世界三:隐婚?不可能的。

  程觉的男友在籍籍无名之后终于爆红了,无数聚光灯打在他身上,无数女孩子为他痴狂,程觉满心欢喜男友会公布他们的恋情,但等来的只是他上恋综和别人疯狂炒cp的消息。

  程觉去找男友理论,却还记得要给男友留几分情面,但男友当着无数摄像头的面说:“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程觉慌乱之中,有个女人稳稳当当地扶住她,朦胧之间,她听见她说:“这是我女朋友,纠缠你干什么。”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爽文 轻松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思山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女主,我的,懂?

  立意:女性就应该互相帮助


第1章 你好啊,盛太太(1)

  门被敲响,请来的佣人在后院浇花,从曼冬只能自己上前打开门,先是刺眼的阳光,紧接着就是站在明媚阳光下的女人。

  女人戴着一顶足以将她的脸都遮得严严实实的编织帽,浅色防晒开衫里面是一件同色系的沙滩裙,她右手抱着一束白玫瑰,左手拎着一个小巧的礼品袋。

  “您好,请问有事吗?”从曼冬已经许久不和陌生人说话,以至于她这句话虽然礼貌,却带着一点小小的局促。

  女人听见从曼冬的声音才将脸扬起来,她笑得友好又热情:“你好,我是夏思山,住在你们隔壁,刚刚搬过来,就想先来跟邻居打个招呼。”

  夏思山一边说话,一边将手上的东西递到从曼冬手里:“一点儿小礼物,希望不要嫌弃。”

  对方已经这么客气,从曼冬哪里还有嫌弃和拒绝的余地,从曼冬不太自然地侧了侧身,避开夏思山的目光,“谢谢,要不要进来坐坐?”

  “好啊。”夏思山欣然答应。

  夏思山在沙发上坐下来之后,一直在后院浇花不闻不问的佣人恰到好处地端了冷饮过来。

  喝了一大口之后,夏思山身上的热意消退,她看向坐在另一侧的从曼冬,从曼冬被吓了一大跳,甚至不自觉地去摸了摸自己的脸,但夏思山的眼神里面没有打量没有好奇,她只是问了一句:“我可以到处看看吗?”

  从曼冬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只是普通的邻居,她松了一口气,有点僵硬地扯了个笑出来:“可以。”

  夏思山在客厅逛了一圈之后就径直打开了通往后面院子里的门,院子里种了很多花,夏思山回头对从曼冬说:“你们家的院子真漂亮,我以后也想这样装扮我家的院子。”

  从曼冬干巴巴地接了一句:“好啊。”

  所幸夏思山并没有跟从曼冬交谈太多,将房子看了一遍之后就离开了。

  盛星宇死死盯着夏思山离开的背影,以及……送别夏思山笑得无比灿烂的从曼冬。

  站在他身边的从曼冬大气都不敢出,被打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不知道盛星宇在气什么,这一巴掌直接落在了从曼冬的脸上,力道之大,从曼冬差点站不起来。

  “我让你可以出门,不是让你接触人的,明白吗?”

  从曼冬眼睛里面含着泪,生怕盛星宇再打她,战战兢兢地小声回答:“明白了。”

  盛星宇并不满意,他一把抓住从曼冬的头发,迫使从曼冬头向上仰视着他:“大点声。”

  从曼冬不得不照做:“明白了。”

  盛星宇心满意足,略带痴迷地抚过从曼冬受伤的脸之后又十分轻柔地替从曼冬擦去她唇边的血迹,“疼吗?”

  “不疼。”

  盛星宇走向浴室,而从曼冬则是跌坐在地上,双手掩面无声地哭了起来,眼泪不断地从指缝里面涌出来,自从盛星宇决定带她出门之后,就没有再打过她的脸了,但身上伤痕还是不少,她不明白这一次又是什么地方让盛星宇不满意了。

  她乖巧地待在家里,几乎不社交,也不和朋友家人联系,每次陪盛星宇出门都本分地做着让人艳羡的盛太太。

  打人不需要理由,只是打人者的念头。

  从曼冬哭了一会儿之后止住眼泪站了起来,她的眼泪会让盛星宇更加癫狂。

  她下楼找处理伤口的东西的时候,看见了摆在餐桌上的白玫瑰,还有花瓶旁边的小小礼品袋。

  夏、思、山,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新邻居的名字之后,从曼冬将礼品袋打开,里面是一盒小熊图案的饼干,上面还贴了一张纸条:亲手做的,希望你喜欢。

  从曼冬尝了一块儿,味道不错,比得上某些专业的糕饼师了,很莫名,一盒普普通通的饼干给了从曼冬一点儿莫须有的慰藉,她抱着饼干盒上楼,在盛星宇出来之前将盒子藏了起来,尽管监控让她无所遁形,可她蹲坐在地上,还是笑了笑。

  一夜无风无浪,中午的时候盛星宇打了电话过来,说是晚上有个重要的宴会,需要从曼冬陪自己参加。

  从曼冬摸了摸脸,小心翼翼地提醒他:“我的脸……”

  “不就是有些红印子,你多扑点粉盖盖,又不是没有出去过。”

  又不是没有出去过,那边已经挂掉了电话,从曼冬突然想起盛星宇确实把伤的根本遮不住的她带出去过。

  灯红酒绿之中,盛星宇和他的狐朋狗友推杯换盏,交流着盛家的玩物,不是从曼冬,也不是盛太太,而是玩物,从曼冬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上了楼之后又在脸上疯狂扑粉,直到镜子里的脸白得像个鬼,她才停下来。

  门铃又响了,佣人依旧没理,从曼冬下楼发现她就在厨房里准备水果,也许是盛星宇的吩咐。

  从曼冬将门打开,毫不意外,还是夏思山,那个新来的邻居。

  夏思山换了一套衣服,棒球帽,运动服,看起来就像是要出门晨跑一样,但此时已近中午,日头正盛,从曼冬想不出来,她想要做什么。

  夏思山扬起脸,突然笑了起来,伸手在从曼冬脸上抹了一把,从曼冬闪躲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夏思山的手伸向自己,她牢牢抓住自己的手腕才没有习惯性地闭上眼睛。

  “粉扑得太多了。”夏思山说,“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淡妆就可以了。”

  夏思山又凑到从曼冬面前,眉眼弯弯:“你要是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

  从曼冬往后退了一步,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露馅,夏思山有没有发现她脸上的指印,反正她吓了一跳,“不,不用了。”

  “那好吧。”夏思山的语气里有难以掩盖的失望,不过很快她就问:“饼干好吃吗?”

  本能的闪躲从曼冬控制不了,原本就有点愧疚的从曼冬听见夏思山这样问,几乎是马上回答:“好吃。”

  安静了一会儿,夏思山试探性地说:“那再见。”

  从曼冬微愣,难道她就只是来找自己问一问饼干好不好吃?

  出神间,夏思山已经走出从曼冬的视线,别墅前有一条林荫道,盛家的别墅就在转弯的地方,那大概夏思山的房子在转弯后边吧。

  别墅之间求的是一个安静,所以离得都不是特别近,夏思山顶着烈日,只是为了来问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从曼冬不敢相信,她接触过太多别有用心的人了,所以此时此刻,她不敢相信,内心里也浮上一些对夏思山的警惕。


第2章 你好啊,盛太太(2)

  晚宴将会在晚上七点半准时开始,盛家的别墅离晚宴的酒店比较远,所以差不多快六点半的时候,从曼冬就坐上了车。

  路上路过了夏思山的房子,从曼冬笃定那是夏思山的房子,就在转弯后面,不过没有人在,还没有收拾妥帖的前院看着乱糟糟的,却很有生气,从曼冬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往日在出席宴会的路上,从曼冬总是心神不宁,可这次,她一路上都在琢磨夏思山这个人,直到司机请她下去,盛星宇挽住她的胳膊,她才反应过来。

  盛星宇衣冠楚楚,他是年轻有为,英俊潇洒的盛家独子,永远都站在光亮下让人仰望,而她,是有着美艳皮囊,修了八辈子好福气才能高攀上盛家的盛太太。

  黑色晚礼服下的躯体伤痕累累,真讽刺。

  一旦从曼冬和盛星宇同时出席一场宴会,那在这场宴会上占尽风头的必然是他们两个。

  从曼冬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是经久不衰的看点,更何况她跟盛星宇俊男美女,观众喜欢八卦这样的豪门组合。

  盛星宇当着媒体的面替从曼冬整理散乱的头发,乌泱泱的人群开始尖叫,从曼冬一阵眩晕,几乎看不清每个人的脸,忽然她停住了。

  夏思山穿着红色抹胸连衣裙,就那样热烈地撞入她眼中,那一刻,她眼里清晰的就只有夏思山。

  她看着夏思山一步一步朝她走来,脸上带着得体的笑,跟盛星宇说话:“盛先生,盛太太好像有些不舒服,您没察觉到吗?”

  盛星宇蹙眉,人前,他细心体贴地问:“曼冬,你哪里不舒服吗?”

  人后,他挽住从曼冬胳膊的那只手开始用力,从曼冬摇了摇头:“我们进去吧。”

  说罢,盛星宇就搂上了从曼冬的腰,略带亲昵地贴着她,路过夏思山身边的时候,还低声说了句:“谢谢夏小姐关心我的太太。”

  他刻意加重太太两个字,随着话语蔓延出来的是无限敌意,以至于夏思山都明显一愣,不太舒服地说了句:“不客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