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山南水北

时间:2024-05-16 00:00:06  状态:完结  作者:闵然
  名称: 山南水北

  作者: 闵然

  本书简介:

  姜妤笙少时认识薄苏,薄苏便是一副清清冷冷,高高在上,宛若雪岭之月的模样。

  所有人都说,薄家的女孩是个冷血的,薄苏的薄,是薄情的薄,是凉薄的薄。

  她偏偏不信。

  直到日暮途穷,千里追寻,薄苏站在光鲜的人群中,蹙着眉头一句冷漠的「不认识」,击碎了她的所有幻想。

  大雾四起,她被遗弃在风雪里。

  多年以后重逢,姜妤笙早已无意追究过往,薄苏却在雨雾深浓的夜色里吻上她的唇,求问她:“我们现在算什么?”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贯清醒持重的北城当家女主持,会甘愿自毁前程,不顾流言,着迷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岛餐厅女老板。

  只有薄苏明白,她是她十八岁时抓不住的月光留不住的梦,三十岁时,重新找回的路,纹在心口的痣。

  『人生是旷野,愿你我永远都有不惧离轨的勇气。追风赶月,不畏春山。』

  *

  食用指南:

  ·年龄差两岁

  ·温柔清醒餐厅老板×清冷内敛主持人

  ·现代架空,请勿代入真人

  ·姜的母亲和薄的父亲从未结过婚,主角从始至终都绝对没有过任何法律或血缘上的亲属关系,且感情戏发生于分离多年重逢后

  内容标签: 都市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正剧 治愈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妤笙,薄苏 ┃ 配角:庄传羽,沈珈禾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高岭之花下凡。

  立意:人生是旷野。生而短暂,更要绚烂。


第1章

  “啊,这个雨怎么又开始下了?”

  南方滨海城市的小岛上,云迷雾锁、阴雨蒙蒙。一道小巷围墙旁,一个的年轻女生小声地抱怨了一句,随即马上打开了手中一直拎着的、还没来得及干透的黑色雨伞,快走两步,递给身前始终淡然前行的挺拔女人。

  女人戴着口罩,穿着极简的黑色羊绒大衣、白色西装裤、咖色切尔西靴,微低着头,边走边用手写笔在手机上记录着什么。

  听到助理管青的抱怨声,女人把手机放回包里,伸手接过伞,微微倾斜伞柄,与身旁稍矮她一些的友人同遮。

  “杏花时节雨纷纷,南方的雨,是这样的,下下停停。”她声音温和地解释。她露出来的眉眼很是清冷,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不难以接近。

  像是深冬一场干净的初雪,有一种冷冷的、矛盾的温柔感。

  曾有喜欢薄苏的观众朋友形容过她的长相,是宋朝最大气雅致的白釉梅瓶,光素无饰,孤高冷傲,却不失莹润柔和,典雅静谧。

  只端端站着,就好像所有的光华都已然自聚在她那儿了。

  管青向她传达过类似的言论,她本人只不以为然地说,过誉了,管青倒是觉得很有道理。

  不夸张地说,就算是在北城电视总台这样群芳荟萃、星光璀璨的地方,她们薄老师的样貌,也是独一份的。

  只是,作为主持人,比起长相,薄苏明显更愿意被人评判的是专业能力。

  “薄老师以前也在这个季节来过南方吗?”管青好奇地问。

  她是去年薄苏有意从纯粹的主持人转型兼做制片人后才被招进薄苏团队的,所以对薄苏过去的具体行程不算太了解。

  “你们薄老师,好像在南方生活过一段时间来着?”与薄苏同在一柄伞下的纪录片导演秋源搭话。她忘记自己是在哪一次关于薄苏的人物专访上看到的了。

  说来奇怪,她和薄苏还没有成为朋友的时候,看过不少关于薄苏的报道的,但不知道是报道没提及,还是她自己没太注意,她此刻竟完全想不起来薄苏小时候具体是在哪个南方城市生活过的。

  薄苏如画的黛眉间隆起微不可觉的峰峦,随即很快消逝。她波澜不惊地答:“嗯,十八岁以前。”

  没再给秋源和管青追问的机会,她微抬伞檐,注视着前方灯影幢幢、雨伞漂浮的小巷,提议:“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躲雨吃饭,今天差不多就到这里吧?”

  “好好好。”秋源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她早就被南方这湿冷的雨和风吹得又冷又饿了。

  她四下张望了下,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小巷拐角处的一座老别墅说:“我们去前面那家舟稻私房菜吧,我来之前随便翻了翻小红书上的攻略,看到了一直关注的美食博主有推荐过这家店,说是挺地道的鹭城菜,可以试试。”她兴致勃勃、跃跃欲试,一副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样子。

  薄苏眼底浮起些笑意,打趣她:“你是来帮我搜集资料的,还是来旅游的?”

  秋源理直气壮:“二者兼得呀,干嘛分得那么清楚?”她是做纪录片的,重视生活给予她的每一次机会、每一分钟体验,本就是她的职业素养所在。

  薄苏莞尔:“那《食在四野》的第二季要是在澎岛取材了,勘察的经费记得分《山水之间》一点。”

  秋源一副我们姐俩谁跟谁呀的模样,撞撞她胳膊:“哎呀,薄老师你这就见外了不是?”

  薄苏被逗笑,身后的管青、摄影师和编导也都跟着笑出了声。

  “那我们就去前面的那家?”薄苏转身询问他们的意见。

  大家都没有异议,于是一行人便在被细雨催早的夜色中说笑着朝舟稻私房菜走去了。

  舟稻私房菜坐落于一栋掩在繁盛花墙之后的欧式三层老别墅里,老别墅外墙由清水红砖堆砌而成,圆拱形向内环绕的露台上,有葱郁的绿植向外舒展枝叶,与攀附在墙头的鲜橙色炮仗花相映成趣、相得益彰,颇具年代风情、鹭城特色。

  老别墅占地面积不算大,从围墙到别墅主体之间只有短短的一段距离,站在围墙内目视前方,可以发现借由别墅走廊矗立的罗马柱分割画面,此处拍出的关于这栋别墅、这家店的照片将会是绝妙构图。

  摄影师没忍住手痒留影,秋源也抬起了手机拍照打卡,薄苏便跟着站定,在原地为她撑伞遮雨。

  她没有兴致拍照,只是随意扫视前方。

  前方老别墅半敞开的深色木门内,昏黄色的灯光透过门上玻璃散发着温暖的气息。薄苏看不清店内的具体装潢,只能看见门内一张古朴雅致的木色点餐台和门外门边伞架旁正站立着的一个年轻高挑女人。

  女人很秀气斯文,穿着修身的半高领黑色羊毛衫,下搭一条浅咖色的半身裙,清瘦却婀娜,黑茶色微卷的长发映衬下,她侧对着薄苏的那半张侧脸,白得像是会发光。

  薄苏不由地多看了一眼。

  “好了,走吧。”秋源拍到满意的照片,收起手机,招呼大家往前,几步跨上了有檐挡雨的走廊。

  薄苏慢条斯理地跟上,正准备收起伞,拂一拂袖边不知道是否存在的雨珠,前方站立在伞架旁取伞的女人,忽然也在此时直起了腰。

  她转过了身,正对着薄苏,露出了整张脸。

  清秀的眉,含水的眸,不笑自扬的唇,顾盼生辉,宛若江南烟雨里才能蕴育出的美人。算不上美得有多惊心动魄,却有一种让人说不分明、挪不开眼的清灵、甜软美。

  好像连那极细微的一点不够完美、不够精致,都是她美丽里恰到好处的一部分。

  薄苏心脏停了一拍。

  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风声雨声路人的喧笑声都淹没在了她心脏剧烈的、吃力的轰鸣声中。

  她颤了颤睫,想说话,喉咙却像是被什么扼住了。

  伞面上凝聚的雨珠顺着伞骨微动的方向,缓慢地在她们之间滚落,滴答,炸开。

  薄苏忽然感到有些热,又有些冷。

  对面的女人明显也有一刹那的怔愣,但很快,她就淡然地挪开眼,口吻寻常地说了一句:“欢迎,里面请。”而后,她让开了路,打开了伞,一副事不关己,马上就要离开的模样。

  走廊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吹得人心上的大洞呼啦作响。

  薄苏忍不住开口:“姜妤笙。”

  嗓音因干涩低哑得骇人。

  马上就要与她擦身而过的女人终于停下脚步,撑着伞,侧过身看向她,神色不辨悲喜。

  她的眼神静静的,好像一点也不意外,也没有怨怼。

  薄苏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她想问她“你一直都在澎岛吗?”,又知道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她想问“你是来这里旅行的吗?”,联想到她刚刚说的那一句“欢迎,里面请”,还有此刻她手上提着的印有舟稻logo的外送袋就知道应该不是的,她还想问……

  问题还没想明白,她视线不经意间触及姜妤笙握着伞柄的右手上——那微微向内收握的纤纤五指中,小指所在的位置,空空荡荡,赫然少了一截。

  薄苏心脏骤然紧缩。

  “老板,庄姐刚刚打电话,让你一起带过去的小食。”门内有店员追出,打破两人间的沉寂。

  姜妤笙平静的脸上这才出现近乎是柔软的表情,接过店员递出的纸袋子,温声应:“好,我知道了。”

  店员与她交接好,瞧见门外杵着的来客,立刻有眼力见地招呼:“客人们几位?里面请。”

  读空气一直没插话的秋源这才开口,应:“五位,有包厢吗?”

  店员答:“有的有的,三楼临窗的刚好空出,我带您上去。”

  薄苏置若罔闻。

  她目光还停留在姜妤笙的小指上,动了动唇,张口要说话,姜妤笙却不再给她时间,转回了身,撑着一把透明的伞,径直跨入了灯火阑珊中。

  薄苏僵立在原地,五指渐渐蜷缩起。

  “薄老师?”管青试探性地叫。

  薄苏收回神。

  “走吧,上去吧。”她垂眸,合上伞,再抬眸,又是一贯风轻云淡、从容有度的北城电视台当家女主持模样。

  秋源好奇:“碰到熟人了?”

  能让薄苏这样失神失态的人,她认识薄苏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

  薄苏默了默,只说:“没有,认错人了。”

  “噢。”秋源拉长音,半信半疑,“她好漂亮啊,这样的脸也能够撞啊。”

  薄苏却没有再解释的意思了。

  她知道,她没有认错人。

  她也知道,姜妤笙也认出她了。

  只是,姜妤笙显然并不愿意认出她。

  人生争如不相见吗?

  她背过身,把伞放进姜妤笙刚刚取过伞的伞筒中,动作迟缓,目色沉冷。

  她不知道,风把她的答话轻轻地送到了姜妤笙的耳边,姜妤笙走在雨中,微微顿了一秒。说不清是了然还是漠然,她自嘲地牵了牵嘴角。

  还真是一如既往啊。


第2章

  鹭城是全国闻名的旅游城市,澎岛更是鹭城所有旅游景点中,最名声赫赫的一处。它四面环海,进出交通全靠一艘艘每隔二十分钟发船的轮渡,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岛屿,被誉为鹭城的海上花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