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死去的道侣历劫归来了

时间:2024-03-26 09:00:44  状态:完结  作者:即墨遥
总书评数:25494 当前被收藏数:65974 营养液数:25293 文章积分:1,509,303,936

  书名:《死去的道侣历劫归来了》

  作者:即墨遥

  文案:

  一、

  宋衍穿越了,穿成一本书里没名没姓的路人甲,且刚刚娶了一个男妻,虽然婚事不尽如人意,但只要避开书中剧情,安稳过一世应该没问题。宋衍心性淡泊随遇而安,在得知妻子也不喜欢自己后,只当多了个搭伙过日子的,倒也过得悠闲自在。

  可惜好景不长,一次意外,妻子死在了魔族手中。而后魔君出关,仙凡两界陷入战火之中。

  宋衍身不由己卷入洪流,在一次与魔族的斗争中意外被俘,与其他俘虏一同被押上了葬魂山,看到了那个传言中冷血暴戾、无情残忍的魔君寂无归。

  二、

  魔君寂无归入轮回历劫时,被迫嫁了一个纨绔子弟。恢复记忆之后,这一世经历成了他难以启齿的黑历史,他发誓,若是再让他遇上那蝼蚁,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没多久,仙凡两界在他的攻打下节节败退,一日,手下带了一群俘虏上山,他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张熟悉的面容——

  然而就在动手之前,他想,若就这般简单的杀了这蝼蚁,岂不是太便宜了他?凭什么动心的人是本君?定要让他对本君也动心一次,再杀了他,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三、

  百年后,世人皆知,仙尊宋衍虽出身微末,却力挽狂澜,救三界众生于危难。就连那恣意邪睢的魔君寂无归,也唯独在他面前,会收敛上三分,可见魔君是仙尊手下败将这传言,不是空穴来风啊!

  但无人知晓的是,人前备受尊敬的仙尊宋衍,人后却被那魔头摁在怀里,掐着腰一遍遍的追问:你当初到底爱没爱过我。

  宋衍:……你先放开我,有话好好说。

  PS:宋衍(受)&寂无归(攻),不虐不虐不虐,HE。

  没有攻杀受情节,攻浑身上下嘴巴最硬,口嫌体正直。

  内容标签:强强情有独钟穿书爽文轻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衍,寂无归/顾惟┃配角:宗曜┃其它:

  一句话简介:魔君是我死掉的前妻

  立意:好人有好报。

  宋衍穿成一本书里面的路人甲,娶了一个男妻,本来只打算避开剧情,过闲云野鹤的日子,但在相处的过程中,因为宋衍的善良,救赎了身世悲惨的妻子,谁知道一次意外,妻子死在了魔族手中,他也身不由己卷入仙魔之战。然而亡妻其实是历劫的魔君,魔君恢复记忆之后,恨自己对这凡人蝼蚁动了心,但这蝼蚁却不爱他。再次见到宋衍是在一群俘虏之中,魔君决定让宋衍也爱上他,以了却自己那一世的心结,却不想再次对宋衍动了心。

  本文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感情描写细腻真挚,作者文笔流畅自然,故事人物性格分明。讲述了主角意外救赎了大反派,阴差阳错改变了书中的剧情,并且通过努力结束了仙魔之战,给世界带来了和平的故事。


第1章 大婚

  宿明城,宋府。

  府中处处挂着红绸,夜里依旧灯火通明。

  侍女仆从将美酒佳肴不停歇的往屋里送,凛冬时节院中一片素白,但宽敞的屋内却暖意融融,地上都是散落的酒坛子,推杯换盏间烛火摇曳,不少宾客脸上都有了微醺之意。

  案前男子一身大红婚服,也不知是喝了多少,忽的一头栽倒在桌上。

  一旁举杯劝酒的程岳见状一愣,随即挑眉道:“宋衍这家伙不行啊,这便醉了,今晚洞房花烛夜,岂不是要辜负美人儿了。”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

  程岳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眯起了眼睛,虽然程家也算是有钱了,但宋家身为宿明城首富,这排场就是不一样。

  醉仙楼陈酿二十年的美酒,平日里价值千金,今日却不要钱般的往这里送……

  “来来来不用管他,我们继续喝。”有人抱着酒坛不撒手道。

  程岳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没见过世面的土鳖,怕是第一次喝这样的好酒吧。

  众人边喝边聊,渐渐酒意上头,眼看正主已经醉倒了,说话也越发没有顾忌。

  “都说这顾家大少爷天人之姿,只可惜先天不足,长期卧病在床,一直养在家里深居简出,我真想看看到底有多好看,才让宋衍这般鬼迷心窍。”

  “再好看也是个病秧子,拜堂都要人搀扶着,还是个不下蛋的男人,给你你要吗?”

  “那也得让我瞧瞧再说嘿嘿嘿……”

  “瞧你这色迷心窍的样子,小心让宋少爷听到了,胆敢觊觎他的妻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这不是醉了吗?怕什么。”

  屋中又是一阵低低的笑声,这些人姿态随意,神色轻蔑不屑,宋少爷这样的草包纨绔,平时哄着他供着他,也不过是看他有钱罢了,谁还真把他当回事啊。

  众人肆无忌惮的笑了一会儿,这时不知是谁,突然压低了声音道:“不过,都说顾家最为重视这个嫡长子,怎么舍得将他嫁给宋衍做男妻……”

  有人开了个头,大家抑制不住八卦之心,又借着酒意,有些心里话就说出来了。

  “好不好都是顾家人说的,啧啧,这顾大少爷

  啊,病的路都走不了了,平日里也见不着人,还不是任人拿捏。”

  “有了后娘就有后爹,我看所谓的重视啊,都是做做样子罢了。”

  “谁说不是呢?但凡是个真爱惜自家孩子的,怎么可能答应这门亲事。”

  “可怜可叹那。”

  程岳听到这些脸色微变,这些人越说越过分,顾二少爷可也来了婚宴,若被听了去可就不好了,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的听到“哗啦”一声。

  酒杯摔碎在地。

  四周顿时静了一静。

  程岳抬头看去,就见一个衣着华美的青年站在一旁,青年模样还算周正,剑眉星目,只此刻面色涨红,双目中满是怒意。

  正是顾家二少爷——顾思齐。

  顾思齐手中空空,刚才摔碎的酒杯,出自哪里一目了然,他深吸一口气怒喝道:“一派胡言!”

  刚才还八卦的起劲的几人面面相觑,酒顿时都醒了大半,一个个神色讪讪的。

  顾思齐冷声道:“你们知道什么?!顾家从未苛待过兄长,至于这场婚事……父亲原也是不同意的,本想等兄长身体养好了,再给他寻一门合适的婚事,是兄长自己心悦于宋衍,而宋衍又真心求娶,父亲这才勉强同意的。如今他们两情相悦,有情人终成眷属,哪里轮得到你们在这里嚼舌根!”

  众人神色尴尬。

  顾思齐阴沉沉的看了几人一眼,本还算俊朗的面容,陡然多了丝狠戾之意,恶狠狠道:“再让我听到你们胡说八道,休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甩袖而去!

  众人望着顾思齐离开的背影,神色各异。

  顾思齐显然是动了真怒,但到底是因为他们胡说八道生气,还是因为被说破真相而恼羞成怒……那可就不好说了。

  顾大少爷能看得上宋衍这样的纨绔,还心悦?骗鬼呢!这话顾思齐自己相信吗?

  话虽如此,却没人敢当面反驳顾思齐。

  顾家虽然是从外地迁来的,但家主顾元修却是个修士,顾家实力不容小觑……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顾思齐的母亲秦绮澜出自秦家。

  秦家以前只是个小家族,但是秦家长子秦璋争气啊!秦璋从小就天赋卓绝,后来

  成功拜入仙门,连带整个秦家也水涨船高。

  而秦璋就是秦绮澜的亲弟弟,顾思齐的亲舅舅。

  自从二十年前魔族肆虐,如今他们能得平静生活,全仰仗仙门和修士庇佑。

  因此修士备受尊敬,仙门更是地位崇高。

  顾思齐虽然只是个凡人,但他父亲是修士,又有这样的母家,自然可以在宿明城横着走。

  宋家虽然有钱,但家里却没出过什么修士,不用说高高在上的仙门了,在那些修士家族的眼中,大约也只是个暴发户罢了。

  经过这样一闹,大家也没了吃酒的兴致,正准备散了的时候……

  醉倒在桌上的新郎官,迷迷糊糊的抬起了头。

  众人表情凝固了一瞬,有些迟疑的看向宋少爷,刚才那些话,该不会被听到了吧……

  谁知新郎官双目迷茫的扫视了一圈,转身便醉醺醺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傻笑:“我的美人儿,少爷这就来了……”

  众人摇头失笑,纷纷转身离开。

  宋少爷跌跌撞撞的出门,被迎面而来的冷风一吹,顿时打了个寒蝉:“冷,冷……”

  小厮南砚连忙道:“少爷您在这等会儿,我给您拿个披风来。”

  说着快步小跑了出去。

  宋少爷恍若未闻,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往前走。

  南砚匆匆拿了披风回来,只见门口哪还有人影?

  雪花簌簌飘落,地上厚厚的一层银白覆盖,只有一行凌乱脚印蔓延开。

  南砚跺了跺脚追了过去。

  夜中大雪纷飞,南砚跑的很快,在快到湖边的时候,忽闻前面传来惊呼。

  “落水了!少爷落水了!快救人啊!”

  南砚心中猛地一个咯噔,不会吧?他连忙跑到湖边,只见湖中浮着一个大红色的身影,不是少爷还是谁?

  南砚手中的披风落在地上,寒意遍布全身,心中满是绝望。

  他一时疏忽让少爷出了事,老爷不会饶过他的。

  冬日的湖面结了薄薄一层冰,湖水寒冷刺骨,几个练家子家仆见状纵身跃下,很快将宋少爷从湖中捞了上来。

  南砚颤-抖着走过去,小心翼翼探向男子鼻下。

  下一刻,他噗通一声跌坐在地。

  没,没气息了……

  就在南砚失魂落魄之时,地上毫无气息的人,竟猛地咳嗽一声,吐出了一口水来。

  南砚不敢置信的看向眼前之人。

  男子一身大红色的喜服,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似乎有些痛苦的蹙起了眉,湿漉漉的眼睫颤-动了一下。

  半晌,南砚终于回过神……

  太好了,少爷还活着!

  少爷没死!

  刚才,刚才定是他太慌乱弄错了!

  ………………

  宋衍做了一个噩梦。

  梦中自己仿佛浸在冰冷彻骨的湖水中,他想要醒来,但睁不开眼睛,想要逃走,但手脚都冻僵了。

  他只能慢慢的下坠……

  无法呼吸,不得动弹。

  只有无尽的黑暗。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这样被淹死之时,倏的被人从水中捞了出来,冰冷的空气涌进他的胸腔,四周吵吵闹闹的,仿佛有许多人在,他感到有人拍打着他的背脊,他哇的吐出好几口水来,然后被送入了温暖的房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