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

时间:2024-05-04 12:00:03  状态:完结  作者:白色的木
总书评数:358529 当前被收藏数:418580 营养液数:2212339 文章积分:10,141,079,552

  《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作者:白色的木

  文案:

  *古代奇幻轻小说

  坏消息:许烟杪穿越回古代了,而他本人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专业还是对古人没用的网络空间安全。

  好消息:他绑定了一个系统。

  坏消息:系统名叫八卦系统,不是算命那种八卦,是包含别人私人信息和猛料的那种八卦。屁用没有。

  坏消息二:这个系统还坏了,产生的BUG未知。

  坏消息三:这具身体是个能混到参加朝会的小官,而他这个穿越者……不通四书五经,不会毛笔字,目测有被检举揭发科举舞弊的风险。

  许烟杪:“……”

  算了,躺平吧,等死吧,赶紧死了说不定还能穿越回去。

  ……

  朝堂之上,皇帝因政事雷霆大怒,臣子们瑟瑟发抖。

  许烟杪假装认真听,实则专注翻八卦系统。

  【哇哦,皇上昨天刚纳了十六岁的贵人诶!一树梨花压海棠!老当益壮!而且被翻红浪一整晚没睡,现在声音还能这么激昂有力!厉害了!】

  【这贵人居然还曾经是皇太孙的外室,哇哇哇!太孙还懂掐腰红眼文学!】

  【哇哇哇哇!皇太孙闯进爷爷后宫……嘶——趁着老皇帝上朝的时候搞上了!搞快点搞快点!怎么没视频……】

  【诶?怎么没声音了?】

  许烟杪小心翼翼抬头,偷瞄四周。

  【发生了什么?怎么跪了一地?皇帝呢?】

  ——皇帝去后宫捉奸了。

  *

  “科举舞弊”这个炸弹终于爆发了。

  许烟杪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笔迹和答卷上的笔迹不一样,也没办法回答自己为什么不通四书五经。

  痛失外室的皇太孙准备的证据直中要害,其贴身侍卫虎视眈眈,扑上来就要把许烟杪拖走打入大牢,秋后问斩。

  许烟杪捏着证明清白的八卦,却十分头疼:

  要怎么解释我的信息来源啊……

  【说我在科举前三天晚上私见主考官礼部侍郎?怎么可能,那天晚上礼部侍郎男扮女装,夜宿将军府,和大将军……】

  大将军虎躯一震,当场打断:“陛下!!!!”

  “虽说科举舞弊证据确凿,但臣认为此事仍有蹊跷,应当重审!尤其是许……许……许烟杪他衣冠整洁!如此重视衣冠的人,怎么会弄脏自己名声呢!”

  没办法听到心声的皇太孙:?

  【还有啊,说什么考官假装打哈欠和困倦是在特意给我留出抄袭的空档,他科举前夜还在母猪圈里呆一晚上不睡觉,第二天能不困吗?不过,堂堂翰林侍讲居然还会相信猪的奶……】

  翰林侍讲脸色一白,扑将出来:“陛下!!!”

  “臣……臣赞同大将军的话!许郎怎么会科举舞弊呢!他……他……他在考试前特意喝了一杯纯净的水,相信只有善良的人才能使用清净之物,如此善良的人,又怎么会去科举舞弊呢!”

  以为稳操胜券的皇太孙:??

  许烟杪感动坏了。

  【都是好人啊,哪怕脑子不好使,也努力帮我找理由找借口。】

  【但是我真的没办法翻盘了,唉,可惜我追的连续剧没追完,老皇帝昨晚惹皇后生气,灰溜溜地被赶出寝宫,我还没看到结局就要死了,他今天回去好像打算要往脸上涂墨水假扮猫咪哄皇后开心……】

  “砰——”

  老皇帝一拍桌子,强行打断那源源不断的心声:“朕相信许烟杪没有科举舞弊!无罪释放!”

  满朝文武迫不及待附议,生怕慢一步许烟杪就能抖出其他八卦。

  “对对对!无罪释放!”

  “陛下圣明!”

  “陛下快下朝吧!快让许郎回家歇歇!都把他站得累坏了!”

  皇太孙:???

  许烟杪给你们灌迷魂汤了吧?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系统 爽文 轻松 读心术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烟杪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但我不知道。

  立意:用诚实的品德驱散官场上的阴谋诡计,诚实是最大的美德

  作品简评:

  许烟杪带着八卦系统穿回古代,不想升官发财,只想躺平吃瓜。

  但他不知道官员们能听到他的心声。躺着躺着他发现,这些官员怎么对我又爱又怕?我怎么成宠臣了?

  太子怎么老靠近我?他没有看到,旁边能听到他心声的官员们,都是一脸又想吃瓜又害怕瓜主是自己的表情……

  本文行文流畅,语言诙谐,剧情生动有趣。

  全文通过主角许烟杪的朝堂经历,缓缓勾勒出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瓜中世界。

  满朝文武诸多人物在吃瓜与被吃瓜中,不断反转的爆笑剧情,在让读者捧腹大笑的同时,也不由期待,谁会是下一个瓜主。


第1章 惊!太孙闯进爷爷后宫!

  【凌晨三点起床去上朝,垃圾皇帝不干人事。】

  许烟杪往怀里揣了个蒸饼,顶着风走进朝房,往角落里一坐,开始啃饼。

  顺带用系统提供的八卦下饭。

  【按察佥事钓了十五天鱼都没钓上一条,哈哈哈哈哈哈,这钓鱼技术也太烂了!】

  【兵部尚书不洗澡不沐浴不换袜子已经有七天了,昨天晚上终于被老婆踹出房门了,难得啊,居然忍了七天,是我我不能忍。】

  【啧啧啧,太常寺卿……】

  “咳咳。”

  许烟杪抬头,恭恭敬敬起身:“不知郑卿有何事要交代下官?”

  太常寺卿郑鹏捋了捋胡子,微笑:“许郎啊,这个蒸饼是哪家买的,吾闻着香。”

  “哦哦,是……”

  许烟杪说完饼,太常寺卿又问他昨晚是不是睡得不好,眼底下好像青了,问完黑眼圈又问他公务处理的难不难,问他今天天冷怎么穿得这么少是不是家里下人怠慢了……

  从吃穿关心到住行,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聊到该上朝了,太常寺卿才捋着胡子笑呵呵地道别。

  许烟杪偷偷叹气。

  【太常寺卿居然还是个话唠?聊的我都没时间看八卦了。】

  【算了,先上朝吧。】

  许烟杪看向前方,正好看到太常寺卿的背影,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对方今天碰到了好事,走路带风,脚步都快乐了很多。

  还看到……兵部尚书幽怨地看着太常寺卿?

  【嘶——】

  【难道……太常寺卿和兵部尚书有什么你爱我我结婚我不知道你爱我你爬上高位只为了给我一个幽怨眼神的曾经?】

  “砰——”

  太常寺卿好像一个不慎踩到了裤脚,摔个大马趴。

  许烟杪连忙收起那些有的没的的想法,跟着其他官员上前去关怀摔跤的太常寺卿。眼角余光瞄到兵部尚书站了个最远的位置,站的特别……特意?

  【这是……避嫌?此地无银三百……】

  兵部尚书突然拔高声音:“郑卿可还好!”

  太常寺卿立刻答复:“还好还好,多谢黎兄关怀!”

  一个微笑,另一个也在微笑,充斥着成年人间虚伪客套的关怀。

  许烟杪偷偷啃了一口饼。双眼放光——

  【藕断丝连!藕断丝连啊!】

  原谅他吧,在迟早会被当科举舞弊拖下去午门斩首的时候,他也就只能看看八卦混混日子了。

  反正这些事情他就在心里逼逼两句,绝对不会说出去。问题不大!

  【我就说他们肯定有不可告人的曾经,果然,一方摔跤,另一方按耐不住要关怀的心情了吧!】

  【哦哦!笑容又僵住了,是发现自己不慎泄露心思,亡羊补牢吗?】

  许烟杪啃着饼,看着兵部尚书问候完太常寺卿后就转身继续往门口走去,脚步之利落,转身之干脆……

  许烟杪踮起脚,穿过厚厚人群眺望一眼兵部尚书的背影,轻轻眨一下眼。

  【奇怪,怎么感觉兵部尚书那么像是落荒而逃?怎么还在擦汗?】

  他当然不会把自己在心里开的小剧场当真,那些东西都是百无聊赖中,自己逗自己开心的玩意儿而已。

  【难道……】

  从许烟杪身边经过的好几个人不由自主绷紧身体。

  【是朝堂里出了什么变故?】

  刚想完,许烟杪就听到身边传来好几声轻轻喘息,好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许烟杪往旁边让了两步,满脸莫名其妙。

  *

  许烟杪是个穿越者。

  还是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跑个一千米八分钟才能跑完的废材穿越者。

  至于穿越者必备技能,什么炼铁炼钢,什么手搓火药,什么水泥、热气球、蒸汽机……他通通不会。

  唯一幸运的是,他有个系统,虽然没啥用,只能提供提供八卦,但有金手指也算不枉为穿越者了。只不过,这个系统……

  【喂,喂,系统,你能听到吗?】

  【滋滋……滋滋……系统故障……滋滋……】

  今天也是没办法联系系统的一天呢。

  许烟杪习以为常地关掉系统,整了整官帽,低着脑袋跟在队伍最后去参加朝会。

  原身今年十七岁,不算什么少年天才,下场科举完全是来吸取经验,熟悉考场流程,谁想到先是一场千年难遇大水灾,十几个郡遭了灾,老皇帝善心大发,特许有资格参与府试的考生们直接保送举人,等到来年二月参加会试。原身便是其中之一。

  又因为会试落第率近十年来高达九成,朝廷为了科举的发展以及官员的供给,制定了一系列科举落第政策——

  譬如,会试落第士子依旧享有功名,还譬如,会试落第者可入国子监肄业,然后,可以选择连续参加会试直到考中,或是等待时机,说不定就有机会分拨到各政府部门观政。

  原身……运气再次爆棚,进国子监后,没多久就因吏部缺人,被提溜去填充官职,成为吏部司务(从九品)。

  ——就是负责收收文书,登记杂事,分交各司办理。

  【像我这种小官,也不知道太常寺卿今早发了什么疯,来找我聊天。】

  上方传来礼官大大一声:“跪——”

  许烟杪跟着其他人一起跪下去,

  “拜——”

  便又跟着拜下去。

  估摸着是老皇帝出场了,许烟杪好奇地抬眼偷看,什么也看不到,四周熙熙攘攘一片人,只能看到身前的屁股。

  许烟杪下意识——

  【好翘的屁股。当官不仅看脸,还看屁股吗?】

  肃静的御道两侧出现七八声咳嗽,好像是被口水呛到,突兀之下响起。

  “……”

  金台之上,一片沉默后,太监传出老皇帝谕旨:“近些日子,京师转凉,诸肱骨且注意身体,切莫受寒。”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