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我不是天生冠军[竞技]

时间:2024-05-08 22:00:04  状态:完结  作者:亡灵大菜菜
总书评数:94753 当前被收藏数:50817 营养液数:512179 文章积分:3,516,928,256

  《我不是天生冠军[竞技]》作者:亡灵大菜菜

  文案:

  重生前,苏屿正看着直播画面中的国家队金牌短跑教练裴定山

  十年前的画面在他眼前浮现

  他因为参加学校的夏令营,被送到省田径队参训

  那时还是省队助理教练的裴定山挑中了他

  【苏屿?你很有天赋,愿意跟我练短跑吗。】

  因为夏令营,亲眼见证了职业运动员辛苦程度的他根本想也没想地就选择了放弃

  但是之后,

  当他在短跑测试中取得好成绩后,

  当他的同学无意中称赞他的速度时……

  他忍不住后悔了当初的选择,

  他曾经鼓足了勇气,跑到省队再找到裴定山,询问自己还能不能跟他训练,但得到的回复是:【已经太迟了。】

  直到一个恍神间,他拎着手中的行李,重新站在了省队的门口

  ——这是他第一次跟着夏令营的队伍,进入省队时。

  苏屿清楚,即便人生重来,他身上也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

  但他想试试,如果他能够咬牙坚定地向前,自己的人生可以走到怎样的高度。

  他想,他可以。

  ***

  苏屿,一个觉得自己不是天才其实天赋卓绝在裴定山的指导下逐渐成长为大魔王的狗脾气狼崽子(?)

  大概就是很多年以后

  记者采访:作为带领中国短跑走向世界的天才……

  狗崽子:(臭脸凝视)我不是天才。

  记者:……

  狗崽子:(臭脸凝视)大家的天赋差不多,实力都很好,我只是运气比较好。

  记者:(抹了一把脸)(OS)行叭,你是天才你说了算,你说大家天赋都好就都好吧。

  其余选手:(……)(OS)求求了,大佬,球你别扎心了啊QAQ

  铁血无情大魔王天才教练攻VS咬牙努力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天才其实大魔王受

  阅读提示:

  *架空平行世界,默认同性可婚么么哒!

  *年上攻,攻受年龄差8岁,受未成年前不会有感情线嗷呜

  *金手指不够努力凑(虽然但是其实还是牛逼的天才只是没有自觉),成长的路上会有波折,但是还是向着最高点冲刺

  *理论靠参考书和各路论文还有瞎掰,咳

  内容标签: 体育竞技 重生 爽文 升级流 成长 师徒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屿 ┃ 配角:裴定山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不是天才。路人:不,你是!!

  立意:只要坚定向前,人生有无限可能

  VIP强推奖章

  新文孵化季-现代都市纯爱征文活动二等奖 意外重生的苏屿在面对走上田径道路的机会时,咬牙决定走上另外一种可能的人生——伴随着他全新的选择与成长,也让他身边所认识的朋友、对手同样走上了与过往所不同的道路,让中国田径也增添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光彩。

  本文行文流畅,是作者所擅长的爽文题材,描绘了苏屿重生之后一路踏上田径赛场,与队友、对手一起带着中国田径军团向着世界顶尖水平发起冲刺的热血故事。


第1章

  “裴教练!!恭喜您!恭喜中国队!!”

  “恭喜您带领中国田径队短跑组在本次的中国北京世界田径锦标赛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在田径世锦赛时隔十二年重回北京之后,在中国的土地上,您带领中国队的短跑选手创造了多项突破性的成绩,作为中国短跑项目的功勋教练,想请问您此刻的心情如何?”

  央视的直播采访画面中,记者喜气洋洋地在向中国的田径短跑队主教练裴定山提问。

  画面中的裴定山看起来不过三十岁有余,有着一张一眼看过去就并不好惹的严肃面孔,哪怕有着不输娱乐圈明星的颜值,却很难让人生得起冒犯的心思。

  裴定山从容地回复着记者的提问,用词精炼,从态度上却看不出他对于本次中国队取得的成绩究竟是满意或是不满意。

  B市某大学研究生宿舍里,苏屿正在和舍友一起看着宿舍电视里的直播采访,身边的舍友正在感慨。

  “裴帅是真的牛逼啊,自从他执教国家队之后,咱们国家队不论是从100米、200米还是400米上成绩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次的世锦赛上周宇昂还历史性地拿下了200米铜牌!这是咱们中国队在世界田径锦标赛上创纪录的成绩了!”

  “可不是吗?周宇昂的天赋也是真的牛逼,听说是初中参加夏令营被裴帅挖掘的,之后一路从国内U系列的比赛打起,跟着裴帅升到了国家队。”

  “诶,说起来,老幺,周宇昂也是S市的吧?他年纪和你还差不多,当年说不准你们还有机会认识呢?”

  几人口中的老幺正是坐在一旁的苏屿,他一头半场的头发扎在脑后,只看脸的话比电视上那些爱豆明星还要精致,但是脸上和裴定山同样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性格。

  苏屿看着眼前的直播画面,抿了下嘴,片刻后道:“是认识。”

  “哈?”

  他周围的两个室友听到这回答大吃一惊:“好小子,你还真认识啊?哦,对了,我差点儿忘了,你小子的短跑成绩当初也挺有名,你以前不会还跟周宇昂在同一个校田径队什么的吧?”

  苏屿看着电视上的直播,没有回答。

  但他心里却默默地道:不是同一个校田径队,是同一个夏令营。

  并且不止是同一个夏令营,甚至是电视上此时正在接受采访的国家队短跑主教练裴定山,当时也是先找上的他。

  在他模糊的记忆里,是在夏令营的第三天,有个夏令营的助教找到了他,对他说‘苏屿,你很有天赋,愿意跟我练短跑吗?’。

  彼时的他刚刚接受完夏令营一天的训练,累得像条死狗,从小到大身体都不算太健康的他很少经历过那样高强度的训练,仅仅是夏令营就这样辛苦了,更别提那些职业运动员。

  裴定山的询问对他来说根本不可能接受。

  第二天,他听说夏令营的另外一个叫周宇昂的同学接受了一位助理教练的邀请,要跟着他一起练短跑。

  再之后,夏令营结束,他和周宇昂的命运轨迹就走向了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

  最初离开夏令回到熟悉的环境里时,他只觉得终于松了口气,不用那么累的训练了,但时间久了,却似乎总有来自不同方向的声音提醒他重新想起那个炎热夏天的夏令营和当时虽然疲惫却奔跑轻盈的自己。

  ——哟,苏屿,短跑测试满分?牛逼啊!

  ——你小子跑挺快啊?

  ——啧,就你这速度,不去当运动员可惜了。

  在这些声音的驱动下,他曾经冲动地跑到省体工队中找到裴定山,想问问自己还能不能跟着他训练,但得到的答复是‘太迟了’。

  ‘高三了吧?你如果想考个体育特招生,那你的天赋没什么问题。’

  ‘如果想走专业,迟了。’

  这是裴定山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再往后,裴定山调职国家队,带着周宇昂和其他那些由他挖掘而来的年轻选手,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好成绩。

  最终,裴定山带着这些选手站在了一个又一个的领奖台上,打破了此前禁锢了许多年的中国纪录,也打破了短跑圈子里所谓的‘黄种人极限’的论调。

  此时的电视上,裴定山的采访还在继续。

  记者问:“裴教练,在您的执教生涯中,是否有哪些遗憾呢?”

  听到记者的这个问题,裴定山的眉头微拧了下。

  宿舍里,苏屿的舍友们还在讨论。

  “这记者的问题没什么水平啊。”

  “是啊,就裴帅这性格,感觉一般都是有仇当场就报了,遗憾什么的,不存在的……”

  话音刚落,电视上的裴定山却道:“有。”

  很显然,提问的记者自己也愣住了:“呃,您的遗憾是?”

  裴定山的眼中难得的有一丝回忆的神色,半晌后,他道:“当年有个天赋很好的短跑苗子,我错过了……”

  ……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苏屿并没有再听到电视里记者和裴定山的采访问答,他在回忆自己14岁那年乘坐着学校大巴车前往S省体工队参加夏令营的画面。

  他曾经无数次地问自己:苏屿,你是真的因为遗憾所以才感到后悔吗?

  ——或者仅仅只是因为别人对你的夸奖让你对自己生出了不自知的期待?

  他无法回答。

  就在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不知怎么,只觉得一晃神怀里就被塞了个什么东西进来。

  等他低头看时,看到的是一个蓝白相间的皮质运动手提包。

  “……这是?”

  “这是什么呀?苏屿你人傻了还是晕车了?”

  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在跟前响起,苏屿一抬头看到的却是缩水了起码10年的发小江源的身影。

  大约是从小照顾苏屿习惯了,江源看到苏屿拧起眉头就叹了口气,他认命地一把拎起苏屿怀里的蓝白色运动包,道:“行了祖宗,我给你拎着吧。”

  说着,江源把苏屿的蓝白色运动包放到了自己的行李箱上头,准备亲自替他家小祖宗把行李运进去。

  “走吧,还站着干嘛?”

  江源一手扶好行李箱,一边回头看苏屿,等苏屿好像晃过神来面无表情地跟着他走后,江源才开始絮絮叨叨:“唉,就祖宗你这身体体质,我说叔叔和阿姨就不该着急把你送来参加这个夏令营。”

  “又不是什么轻松的玩意儿,我都听说了,管我们的都是省队的助理教练,还有个主教练是省队的资深教练,去年那批来参加夏令营的回去之后鬼哭狼嚎,说一天练下来一顿饭恨不得吃两个大海碗……”

  “就祖宗你这体质,好不容易暑假了在家里养养不是更好吗?”

  江源和苏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家住在门对门,打小看着苏屿因为身体问题住过好几次医院,于是从小被自家爹妈耳提面命地交代要照顾好苏屿。

  江源一边走一边絮叨着,回头就看到苏屿拧着眉头一手扶着额角。

  “卧槽,你没事吧?”

  苏屿皱了皱眉,环视了眼周围这陌生中带点熟悉的环境,然后摇摇头:“没事,有点晕。”

  江·老妈子·源当即苦了张脸,原地站定掏出了手机:“诶,我说小屿,要么咱们跟刘老师说声不参加了,咱这就回去行不行?”

  苏屿过去因为身体问题被娇惯得很,学校的体育课请假那是家常便饭,就在江源以为苏屿要点头同意时,苏屿却摇了摇头。

  江源:?

  苏屿站在原地想了想,然后道:“我要参加夏令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