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一睁眼,穿书后的上司和我私奔了

时间:2024-05-14 18:00:03  状态:完结  作者:七坊酒
  一睁眼,穿书后的上司和我私奔了

  作者:七坊酒

  文案:

  [双男主+穿书ABO+心声+双洁1v1,]

  [十项全能吐槽力满满秘书O]*[高冷毒舌腹黑直男霸总A]

  俞川表面是个十项全能的社畜,背地里是个腐男小说家,喜欢在书里把霸总上司写成下场凄惨的反派。

  一朝不慎,他和霸总穿进了正在连载的ABO小说里,还在婚礼现场‘私奔’了。霸总骂哭小o,蔑视规则,极度护犊子,眼看在反派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为了拯救他,俞川拳打绿茶,脚踹疯批,花式挽回霸总的名声,没想到当代网友磕起了霸总x他的邪门cp。

  上司看着他的眼神也越来越怪。

  直到有一天桑枫握住他的手,将他压在办公桌上。

  “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我不对你负责的话,事情很难收场。”

  “不是!说好的直男呢!”

  “分人。”

  。

  自从穿进这个破书里,桑枫每天都在怀疑人生。

  奇葩的病、娇滴滴的小o、还有俞川时不时的心声都让他炸裂。

  还好,现实世界已故的母亲和弟弟都在,还有俞川的陪伴。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他们是最信任的伙伴,有着最紧密的关系。

  但不知怎的,这份亲密变了味儿……

  他不再满足于此。


第1章 穿越

  俞川用小蛋糕填了七八分饱的肚子,音乐渐强,换成了婚礼进行曲。他起身拍拍不太合身的西装,打算开溜了。

  就在刚刚,他穿越了。

  穿越之前他熬了两个大夜,睡眠不足加上重感冒,汇报工作时碰倒了水杯,一阵电流中,他穿越了。

  穿进自已正在连载的那本Abo小说《恰似一朵娇花》里。

  小说讲述的是,小白花主角季林然突然分化为s级的小o,引来了好几个男人的觊觎,最后被男主拯救,两人he的故事。

  而现在,就是反派霸总强娶季林然的婚礼现场。

  配角之一的病娇弟弟即将来抢婚。

  虽然很期待接下来的修罗场,但是反派霸总有个无差别攻击所有Ao的“信息素综合症”,刚才看了下,穿的这具身体是个路人甲,但也是omega,这种大型修罗场,消受不起。

  “下面有请今天的新人入场!”

  随着司仪的话,一对十分养眼的新人出现在了步道上。反派霸总桑枫和季林然都穿着白色的西装,阳光之下,两人都镀上了一层圣洁的金辉。

  季林然挽着桑枫的手肘,面上表情淡淡的,侧面的脸无可挑剔。

  桑枫面部折叠度很高,是中西混血的长相,灰茶色的瞳孔幽深冷漠,存在感十足的驼峰鼻让他五官俊美且凌厉,有种睥睨天下的倨傲。

  俞川转身的动作僵住了。

  【这个反派,和boss长得好像啊……】

  俞川没有注意到,步道上的人突然顿住了脚步。

  他开这本小说的时候,正在一个高压时期,对上司的怨念犹如滔滔江水。

  每天下班爬到电脑桌前含怨血更五千,嘴里还发出桀桀桀桀的声音,室友一度以为他加班加到魔怔了。

  可以说,反派桑枫是他笔下最惨的一位——童年惨淡,备受病痛折磨,公司被亲戚占去,在最风光的时候破产,以为自已遇到季林然是遇到了救赎,结果人家爱的是别人,最终他成为垫脚石,被扔到了荒野之中被群狼啃食殆尽。

  而这场婚礼,让他的特殊病情暴露在大众眼下,是耻辱的开始。

  【虽然是按照他的样子写的,这也太像了吧……他要是知道我把他写成苦逼反派,婚礼现场被抢老婆,会手撕我的吧,哈哈……】

  突然,一道凌厉刺骨的视线扫过来,俞川本能的直了直身子,然后才想自已已经穿越了!

  可是这个眼神,这个压迫感,怎么这么熟悉?

  婚礼戛然而止,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季林然也疑惑的看向身边的人,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台下的人。

  那年轻人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生得一双温和无辜的鹿眼,眸色纯净黑亮,眼睛微微下弯,好似沙漠里的月亮湾,季林然看了也有一秒的愣神。

  【不会吧……?】

  【难道boss也跟我一起穿了?】

  俞川被盯得莫名心虚,后退了几步,打算见状不对立马跑。

  桑枫咬牙道:“俞川!”

  俞川一激灵,在死亡的阴影下拔腿就跑!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去。

  而桑枫甩开季林然,紧随其后。


第2章 私奔

  很快,俞川就被追上了。

  桑枫把他拉到角落里,薄唇紧抿,看他的眼神冷冽的好像要杀人。

  对上那张冷厉严肃的脸,俞川哭笑不得的挤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你……你认错人了!”

  桑枫冷笑:“是吗?桑枫右手指节隔空描绘着季林然的腺体,沙哑的声线充满着致命的诱惑:‘林然,在不久的将来,你将属于我’……”

  桑枫冷冽的声线将小说的羞耻内容复述出来,读到某些戏份还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听得俞川头皮发麻。

  险些忘了,桑枫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俞川磨了磨后槽牙,面上佯装惊讶:“boss!原来真的是你啊,我说台上那个人怎么那么像你。我们两个一起穿越了诶,你说巧不巧?!”

  桑枫像看智障一样看着俞川。

  和俞川一样,桑枫也连续加了两天的班,在看完俞川写的那一章节的小说后,两人一起被电晕了,醒来就换了地方。

  可桑枫是切实的唯物主义者,当时四周朦朦胧胧的,他还以为自已在做梦。

  直到,他听到——

  【这个反派,和我的霸总上司长得好像啊……】

  像是拨开云雾,刹那间他清醒了过来,逐渐恢复身体的控制权后,他首要目标就是抓住这个罪魁祸首。

  但是……

  他盯着俞川的嘴,再三确定他没有开口,但是耳边却传来了……

  【啊啊啊救命!比钢铁还直的直男上司掉进我写的abo文里了怎么办?还好当初没有把他写成o,不然他一个大直男又是发情期,又是生孩子,他会原地炸裂的吧!】

  桑枫冷漠的表情出现了裂痕。

  发情期?生孩子?

  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俞川瞧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解释:“额,穿越是一种合理又不合理的现象,他主要出现在……”

  桑枫捏了捏鼻梁,打断他的话:“我问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

  “哦,这是个Abo的小说世界,这个世界有六种性别,男alpha,女alpha,男beta,女beta,男omega,女omega。alpha是天生的领导者和支配者,omega是带有优质基因的生育者,而beta最多,也最普通……”

  短短两分钟,桑枫的三观崩塌,又重建。

  “是有点离谱,这些都是设定啊,谁知道还能成真的。”

  桑枫咬牙,点头:“看来你确实够闲的。”

  俞川顿时心头一凉,连忙举手,“但我大概知道回去的方法!boss,给个机会让我将功折罪吧!”

  “说。”

  “按穿书文的常规套路来说,只要让主角二人排除困难在一起,我们就能回去了。”

  桑枫示意俞川继续说,但是听到找人的动静,于是将俞川带进了旁边的一个化妆间锁上门。

  常年在桑枫的强压下工作,俞川的抗压能力很强,很快就调整好自已的心态,并迅速地做出了以下的判断。

  桑枫看到的那张小说章节,是在婚礼之前。

  夜晚小白花季林然为了即将到来的婚礼在桑宅花园里哭泣,背后注视他的桑枫默默地注视着他,隔空抚摸他的腺体,并诉说着要得到他的誓言。

  【也就是说,boss目前只知道自已娶了个男的。还不知道自已是个反派,还是个公司将要破产,以后死得很惨的反派。】

  殊不知,此刻桑枫看着他的时候眸子幽深如墨。

  实际上,abo的设定就是在boss的雷区上蹦迪。

  桑枫是个铁直,但他的容貌极具有诱惑性,攻性十足。所以总有一些小0觍着脸要凑到桑枫跟前,试图跟他“交朋友”,让他相当的反感这个群体。

  桑枫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雷点,比如说某次团建玩游戏时,他不做无脑反派,不做配角,不做恋爱脑。

  反派、破产、惨死、恋爱脑……哪个都是雷区,这个组合牌足够炸得俞川尸骨无存了。

  【好在boss戏份不多,作为最先出场的反派,结束也是最早的。恋爱脑发作不断作死的那部分都没详写,跟随主线蒙混过关,问题应该不大。】

  “咳咳,这本小说又叫小o找A记,小说主角叫作季林然,他在第一次转化为小o 的时候发被一个A给救了,从此一见钟情,成年之后踏上了找A的路。

  boss是他遇上的第一位像A的人,面对季林然的穷追不舍,boss接受了,两人要结婚了,结果季林然婚前发现boss不是那个A……”

  【不过,不是季林然对他穷追不舍,是他对季林然穷追不舍。主语一换,嘿嘿……】

  “婚礼上,病娇弟弟王轩泽抢婚,对季林然进行圈养囚禁,之后被真正的主角A董彧给救了。季林然觉得董彧也很像救他的主角A,但是经历了两个人之后不敢随便确认了。

  董彧送季林然回去上学,季林然在上学的时候遇到了教授诸葛青云,诸葛青云对他很温柔,在性格上都与A相似……但是诸葛青云试图对他……董彧再次救了他,两人互诉衷肠,在一起。”

  桑枫:“……”

  看他眉头紧锁,俞川连忙说:“boss,现在就是男二号来抢婚的桥段,我们只要按兵不动,等待男主季林然被抢走就好了。”

  【病娇弟弟将男主受抢走。穿越来的boss铁直,并不会参与到后续为了得到主角受作死的部分,只要不参与,就可以避开惨死的命运,等待剧情结束就可以离开了,完美!】

  【等等,boss的脸色怎么有点不对……】

  殊不知,从进门听到俞川要隐瞒开始,桑枫的怒气值就蹭蹭上升,此刻隐隐有爆表的趋势。

  桑枫脖子后方传来刺痛感,一份不属于自已的记忆倾巢涌入脑海。

  阴暗的地下室里,只有天花板传来微弱的监视灯光,和他自已的痛苦呻吟。周围好像蛰伏着一只只可怖的怪物,它们咆哮的声音冲击着少年桑枫的耳膜。

  “咚咚咚”少年疯狂拍打着地面,试图与之对抗。

  他用脑袋撞击地面,砸得鲜血淋漓,想将脑子里的所有连接着痛苦的神经击碎。

  但是无济于事。

  只剩下漫漫长夜与可怖为伴。

  “扣扣扣”

  敲门声响起,温柔的女声在外面说道:“小枫,我是妈妈,出什么事了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