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重生后被哥哥盯上了

时间:2024-05-14 20:00:03  状态:完结  作者:草莓绵绵冰
  重生后被哥哥盯上了

  作者:草莓绵绵冰

  简介:

  季祈年十八岁那年,爸爸妈妈带回来一个跟他同龄的男生,残忍地告诉他他不是亲生的,季宴礼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一场人为的车祸,让季祈年回到十七岁。他提前找到了季宴礼。季宴礼看着身后亦步亦趋跟着他的小少爷,举起拳头威胁道:“回去,要不然揍你。”“我不走,除非你跟我回去!”季宴礼挑眉笑道:“跟你回去也行,叫声哥哥听听。”从此季祈年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十八岁生日那天,季祈年分化成了omega,从此季宴礼看着他的眼神就变了。在他又一次跟洛川一起打游戏到深夜的时候,季宴礼终于忍不住把他抵到墙上。他叼着季祈年的后脖子,尖说的虎牙一下子就刺破了他的腺体,属于alpha的信息素蛮横地冲进他的身体。季祈年只能无助地撑着墙,“可恶,你不是说过你不喜欢男性omega吗?“我喜欢的从来不是你的信息素,是你。真假少爷,无血缘关系,偏日常小甜饼,剧情线集中在高中和大学,恋爱线在大学攻受双穿越


第一章 我噶了

  【没想到季祈年是这种人,占着季家少爷的身份在娱乐圈捞钱,还不赡养自己的亲生父母,真是令人恶心的208万】

  【点了,他们团队天天营销真公子,结果是一只插着凤尾的野鸡xswl】

  【年年从来没营销过真少爷,都是无良营销号扒的】

  【切,现在还有年粉呢,不赡养亲生父母,这是犯法的。你们粉丝还是静静等着法院的通报吧】

  季祈年划拉着微博的评论,自从前两天他亲生父母在网上发了一条长文,说他贪慕季家富贵,这么多年都不愿意认祖归宗,甚至还不赡养自己的亲生父母,他的微博下面就被攻陷了。

  经纪人看着季祈年逐渐冷下来的脸色,安慰道:“别看网上这些东西,这些还指不定是哪个对家落井下石买来的水军呢。发布会马上要开始了,麻烦老师给我们家年年补一下妆。”

  一边的化妆师拿着工具走上来,近看,季祈年的脸更精致了,在这种距离下都看不出什么瑕疵。化妆师压力巨大,她每化一笔就要看看季祈年的反应,生怕自己在这么完美的脸上画蛇添足。

  季祈年放在桌上的手机不断震动,他挂断几次,但对方还是穷追不舍地继续打过来。季祈年握起手机,有些抱歉地对化妆师说:“请等一下。”

  他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立刻传来急切的声音,“祈年啊!你终于肯接爸爸的电话了,爸爸只是在网上发发牢骚,我也不知道会有这么多人看。”

  一个新号以季祈年的父母的名义发了一篇控诉他的博文,就立刻发酵甚至登上了微博热搜,季祈年才不会信这只是简单地发牢骚。

  季祈年冷哼一声,“你有什么事?”

  郑建明讪笑一声,“爸爸也知道现在的事情对你的工作影响特别大,所以……只要你给我一百万——不两百万,我就再发一篇文跟网友们解释一下。”

  要不是化妆师还在季祈年旁边,他怕是要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两百万,你真是狮子大开口!我不会给你钱的。还有,通话已经录音了,我会去告你敲诈。”

  “祈年!季祈年你不能——”郑建明还没说完,季祈年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再多听一秒这个人的声音,季祈年都怕自己吐出来。当年季父母接回季宴礼回来之后,郑建明也想方设法找到他,开口就问他要钱。他当时真的以为他们不容易,把身上攒下来的一点钱都给了他们。但那之后郑建明问他要得越来越多,尤其是在他进入娱乐圈之后。

  季祈年深吸一口气,摒弃脑子里这些不开心的东西。

  下一秒,手机又打进来一个电话,季祈年看都没看,直接痛骂道:“我说过我不会给你一分钱的,你要是再给我打电话,咱们就法院见吧。”

  “季少爷……”陈助理有些尴尬地叫了季祈年一声,“我给您打电话是转达季总的意思,这件事情影响力实在太大了,如果您解决不了,季氏集团会为您出面解决。”

  季祈年一听这话就炸了,“你去告诉季宴礼,我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不需要他假好人。”说着,他在手机上操作一番,“最后一笔钱我已经给季宴礼转过去了,以后我就跟季家没有关系了,你也不要再叫我季少爷了。”

  季祈年挂断电话,大学毕业之后,他进入娱乐圈把赚来的钱都打到父母的卡上,算是报答他们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按照一年一百万来算,这是最后一笔了。

  “祈年,发布会快开始了,咱们快点走吧。”经纪人边收拾着东西边说,季祈年跟着他坐上保姆车,“然哥,你跟着我五年了吧,如果这一次发布会以后我的风评还没逆转,你就去带别的艺人吧。”

  周然关上车门,他呸呸呸了几声,“你说什么呢,那些网友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你的户口在季家,就是季家人,说什么真少爷假少爷的。再说了,这些年你赚的钱都转到季家了,恩情早该还完了。”

  季祈年靠着窗,他的目光放空,显然是没听进去。季家养他的钱能还完,但是恩情他却是一辈子都还不了的。

  他握在手里的手机不断地震动着,电话都不知道自动挂断了几次。季祈年看着上面的名字,怎么今天这些不想见的人都一个一个跟他打电话。

  “季祈年。你准备怎么解决这次的问题?事情发酵成这样,背后肯定还有推手。”

  季祈年把手机拿远了一点,等季宴礼说完才把手机拿过来。

  季宴礼上大学之后季父就带着他熟悉家里的业务,毕业之后更是直接接管了公司,这些年季氏集团在他手里壮大了一倍不止。他比季祈年聪明太多了,正因如此,他说话总让季祈年有一种在教训不懂事的下属的感觉。

  季祈年撇了撇嘴,语气颇有些无所谓,“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影响你的季氏集团的,大不了我就退圈,反正这几年也赚够了。”

  季宴礼那边静默了几分钟,“哥……爸妈生前让我们俩好好照顾彼此,只要你——”

  “你别搬出来爸妈!你也别叫我哥,我不是你哥,这些年季家养我的钱,我都还清了,以后咱们就没关系。”季祈年握着手机的手逐渐颤抖,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怒意几乎要冲破屏幕。

  周然有些担忧地看过来,季祈年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刚想挂断电话,就听到季宴礼低沉的声音,“明天就是爸妈的忌日,你来吗?”季宴礼的尾音有些颤抖,似乎有些恳求的意思。

  听到爸妈忌日,季祈年这一次少见地沉默了,良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会去的。”

  “然哥怎么办?刹车好像失灵了,刹不住,前面就是红绿灯,怎么办啊!”司机不断踩着刹车,但是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怎么办?我不想死啊!”

  “季祈年,你那边怎么了?”季宴礼的声音紧张起来,但是季祈年现在哪里还有功夫跟季宴礼说话。他果断地想要打开车门跳车,但是车已经到了十字路口。眼见着一辆车就要撞上来了,周然赶紧把季祈年拽回来,用自己的身躯护着季祈年。

  他们的车被撞飞出去,季祈年的头撞到玻璃窗上。

  车子的轮盘也失控了,在朝着车流的方向继续崩腾着,季祈年被撞得有些懵,他还没反应过来,侧面又有一辆车直直地撞了上来。

  季祈年只能本能地推开周然。

  恍惚中,季祈年觉得整个人好像都被甩出去了,浑身都在疼,血液不断地从身体中流失。

  他听到很多声音,汽车的鸣笛声,耳边的说话声,似乎还有警笛的声音。

  “季祈年!季祈年!醒醒别睡,马上就到医院了。”

  这个声音好耳熟,但是始终听不真切,他费力地想要睁开眼睛,想看看是谁,但是意识却越来越沉,直到他感知不到周围的一切。

  ……


第二章 我又活了,还变年轻了

  “祈年,这周末去不去葫芦山?”

  车祸留下的震颤实在太大了,季祈年感觉灵魂都像是要被撕裂一样。耳边有很多人在说话,这次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眼前是熟悉的教室,还有熟悉的同学,季祈年又闭上眼睛,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

  刚才没得到答案的同学继续骚扰他,“季祈年,去不去,你说一句准话。”

  “去哪?”季祈年懒懒地抬起眼睛。

  对方立刻激动起来,“隔壁市的葫芦山,你要是去咱们明天晚上就走,第二天早早起来爬山看日出,白天去镇上玩,露营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你人去就行。”

  后面的话季祈年一句都没听进去,他只注意到了葫芦山,当年季父季母好像就是在葫芦镇找到季宴礼的。

  “年年,你想去葫芦山?”季祈年的同桌突然揽住他的肩问道,季祈年扭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他的死党洛川。

  洛川看着那人,面色有些不善,“葫芦山在隔壁市吧,你们怎么去?”

  曾逸明得意一笑,“今年我拿到驾照了,我爸送了我一辆车。”他挤眉弄眼地看着季祈年,“祈年,你就跟着我们去吧。”

  洛川也看着季祈年,眼底里满是拒绝。

  季祈年终于想起来这个场景为什么这么熟悉了,这是他高三的时候发生过的事情,当时他拒绝了曾逸明。也就是说他回到了17岁,在父母还没接回季宴礼的前一年。

  季祈年对此接受十分良好,毕竟他前世演过很多穿越重生的电视剧。

  想起前世的车祸,他又是一阵心悸,或许老天也想让他重活一次。但是季宴礼,他还记得季宴礼当年被找回来的时候,是先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据说是因为那个酒鬼父亲家暴。

  季祈年片刻便下定决心,“我去!”不管怎么说,他都不能让季宴礼一个人受苦。

  “那我也要去。”洛川在一边不满地说。

  曾逸明哪管洛川去不去,“我的车满了,你要去自己开车,对了,东西也自己准备!”

  洛川冷哼一声,“谁还没个驾照和车了。”

  季祈年看着他们,心里的选择也更坚定了一点。前世季父季母对他也是这样,随手一个礼物就十几万,名下房产更是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但是这一切原本全都属于另一个人。

  他必须赶紧把这一切全都拨回正轨。

  放学后,司机早已等在校门口,季祈年坐上车,离家里越近他越心慌。

  上一世,季父把公司交给季宴礼打理之后,他就带着季母四处旅游,没想到遇上暴雨,两人均在车祸中不幸离世。

  算一算,季祈年也有三四年没见过他们了。

  “少爷,您怎么不进来?”管家看着伫立在门口的季祈年忍不住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