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当修真界死对头,来到现代夺舍我

时间:2024-05-14 22:00:04  状态:完结  作者:清风听晚吟
  当修真界死对头,来到现代夺舍我

  作者:清风听晚吟

  简介:

  万人嫌死遁回现代后,本想安稳继续当007社畜,谁知魔尊跟过来要夺舍“报仇”?

  【双男主+被社会毒打的狂拽魔尊+搞笑爽文+先现代后修真界】

  前五十章是现代世界,后面是修真界。

  .

  万人嫌林听澜在修真界走剧情十年,一朝功成身退死遁回家。

  谁知被封印的魔尊也急吼吼跨位面追了过来!

  不知人间艰险的魔尊笑得一脸邪魅站在床前,俯下身咬牙切齿道:

  “别以为藏在这里我就找不到你,我要夺舍你,以报修真界封印之仇。”

  林听澜:?

  “恩人,今天是还卡日,记得帮我把卡债还了,还有,封印我得管饭……”

  .

  魔尊终于如愿过上了狗都嫌的夺舍生活。

  朝九晚五,996+007,月薪三千。

  直到有一天,干活的工地老板跑路了,一分工钱没讨到,魔尊看着自己搬砖累出来的满手血泡,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在修真界被封印时,都没吃过这么多的苦啊。我一定要让你重返修真界过好日子,你等我!”

  林:“?”

  .

  林听澜莫名其妙地又被系统送回修真界,发现当初的万人嫌剧情全崩了。

  林:“魔尊能来现代就够离谱的了,没想到后面更离谱,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所有剧情都没有在正轨上走?”


第1章 我死了

  【统子,走完这场戏,我就可以回到现代了对吗?】

  【对,赶紧的吧,都十年了,老子代码都快要长菌子了。】

  林听澜稍稍安了心,站在不起眼的修士身后,将目光投向仙魔交界处的赤荒之地。

  一个巨大的法阵正虚虚笼罩在魔窟之上,浓郁魔气顺着封印裂缝丝丝往外逸散。下首一群群面色焦急的修士正惊恐地看着布满蛛纹的封印,声音都沾染了惊惧。

  “不好了, 魔尊要突破封印逃出来了!”

  “这可怎么办啊?修真界只有那位隐姓埋名的天之骄子能对付的了魔族,若是让魔族重见天日,怕是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现如今,去哪里找那位隐世的骄子去,咱们连他的模样都不知道。”

  “嘶——你们快看,太上宗的那个万人嫌林听澜冲上去了!”

  众多修士纷纷扬起惊恐的眸子,盯着魔窟上空腾空而立的一袭单薄身影。

  罡风吹过,宽大衣袖猎猎作响,纷乱的发丝在半空中扬起一扇浓黑墨色。一脸视死如归的林听澜死死抿着唇,嗜血的眸子紧紧盯着魔气肆虐的封印。

  “尔等魔物,休要出来祸乱修真界!”

  万魔涌动的魔窟下面传出惊天的怒嗥与辱骂声,咆哮肆虐,挣扎着想要突破桎梏。

  在众人听不到的识海里,林听澜的声音却胆小了许多,与方才的视死如归形成鲜明对比。

  【统子,痛觉屏蔽开到最大了吗?】

  【开了开了,你他妈都问八百回了,有完没完。轮到你最后一场戏,你能不能麻利点?】

  【哦哦,我就是有点怕疼……】

  【赶紧走完最后一个剧情,你就可以死遁回家了,想想家的温暖,是不是觉得眼前这一幕也不怎么可怕了?】

  【我在现代那房子是租来的,一个月一千五的租金不含水电物业……没感觉到温暖啊。】

  【你回去多交两千块取暖费就能感觉到温暖了,再不行买一兜暖宝宝,心凉的时候往胸口窝贴上一贴,快走剧情吧你个万人嫌!】

  .

  林听澜舔了舔唇,又回神将目光投向快要突破封印逃窜而出的魔尊身上,隔着巨大封印,能清楚地看到魔窟里一片万魔涌动。

  身后,传来一声怒斥的声音:

  “林听澜,你冲上去做什么?给为师滚下来,少来添乱子。”

  林听澜垂眸一扫,只见一位宽袖大氅的修士正怒目圆睁,斥责他在这种时候还不忘记给宗门丢人现眼。

  呵斥完后犹不解气,又骂了一句:

  “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出风头,凭你那点灵力,还妄想着对付魔族?等回宗门,看为师怎么罚你!”

  旁人也纷纷附和:

  “就是就是,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显摆。”

  “这下面可是封印着魔尊,就凭你还想对付魔族?”

  “果然招人厌恶是有原因的,哎……就是不知道那位不知名的修士到底是谁,能以一己之力对付魔界。”

  “那人每次现身都带着块银色面具,去哪里找呢?”

  “……”

  林听澜安安静静地将所有人吐槽之语听完,抿了抿唇,将怀里那块银色面具藏严实。

  今天是他在修真界最后一场戏,其他小马甲一定要捂好,不能功亏一篑。

  林听澜自从在现代车祸身亡来到修真界,除了绑定万人嫌的任务,还私下还接了个匡扶正义除魔卫道的副业,就为了给亲爱的统子多挣点积分,好应付业绩考核。

  一路走来,兢兢业业当万人嫌走剧情,顺势自己的小马甲捂好,精分十年,一点都没有掉马。

  今日,任务终于走到了尽头,离回家仅有一步之遥。

  目光重回法阵,浓郁魔气充斥,布满蛛网的封印快要支撑不住了!

  接下来,是他这个万人嫌在修真界最后一场死遁的戏——

  林听澜紧握本命剑,毫不犹豫地以灵力催动,泛着森森寒光的剑尖狠狠贯穿腹部,浓稠滚烫的鲜血喷涌而出洒落一地。

  一双坚韧的眸子临危不惧,以全身灵力开启逆天血祭。

  “以我血肉,化为封印,当还修真界永生安宁!”

  铿锵有力的话音落地,周身一片血色凝聚,喷涌的殷红化为一团团血雾将人笼罩,站在不远处的同宗门修士们都瞠目结舌的盯着这一幕。

  天地间一片鸦雀无声。

  这……这还是那个传说中的万人嫌大师兄吗?

  不是说此人又懒又蠢,天天在背后残害同门吗?

  漫天红雨将林听澜舍生取义的身姿笼罩在祭祀阵法里,从外面看,只能看到铮铮挺拔的傲骨。

  下一秒,祭祀法阵大开,周遭光芒大盛,林听澜血肉被生生撕裂在血阵中,化为一阵流淌的金光,附着到濒临破碎的封印上再一次加固。

  本已岌岌可危的封印裂纹消失不见,灵力涌动的阵法继续牢牢封印着魔窟里哀嚎嘶吼的万魔。

  一己之身血祭镇魔,再无法入轮回。

  【叮咚,万人嫌任务已完成,解除绑定,宿主您表现不错,两个任务都完成圆满,现在获得一次在现代复活的机会。】

  【统子,我那除魔卫道的副业没有掉马吧。】

  【没有没有,小马甲捂得可好了,这法阵连你的肉身都撕成碎片,那面具也一定能彻底烟消云散。江湖道远,极有可能再也不复相见,宿主您还有什么心愿吗?我可以帮您实现哦】

  【我在现实世界太穷了,能往我卡里打二百块钱吗?】

  【你方才丧尽天良的血盆大口张嘴要多少钱?】

  【二……二百块……】

  【我可去你妈的吧你个万人嫌,卖了你都不值这二百块,赶紧滚回你原来的世界吧,走你!】

  冷着脸的系统嫌弃地飞起一脚,将林听澜已经剥离的魂魄踹向虚空之中的时空门。

  随着一声惨叫,人瞬间被一片耀眼光芒包裹脱离修真界。

  身后系统本就透明的身形也渐渐消失在半空中。

  .

  所有修士们一动不动地看着被撕扯的漫天血雨,脸上流露出痛惜与惊恐,甚至还有人传出小小的啜泣声。

  抽抽噎噎,婉转悲鸣。

  太上宗万人嫌的大师兄,竟然一己之身血祭镇魔,落了个再也无法入轮回的下场。

  往日与林听澜起过争执的人,都纷纷噤声,神色悲悯,似有悔恨。

  在早已离去的一人一统未曾瞧见的身后,一块没有被阵法撕扯的银色面具从半空中缓缓掉落。

  啪嗒——

  面具落在了法阵上,闪烁着银色熠熠光辉。

  周遭静谧无声,抽噎声一瞬间全部消失,所有人惊恐地盯着那块极其熟悉的银色面具。

  震惊笼罩着一群群浑身狼狈不堪的修士们,在无人注意到的地方,被封印着的魔尊在瞧见那块面具后瞳孔骤然一缩,法阵之下钻出一道虚无的黑色流光,附着在林听澜的魂魄之上,一起踏过了时空门。


第2章 我活了

  一阵剧烈的天旋地转后,林听澜睁开了晕乎乎的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他那月租一千五的出租房,阴暗逼仄,坐南朝北,位于顶楼,时不时还要漏一次水。

  屋外下大雨,屋内飘水帘。

  屋顶墙角还长满了一圈圈的青色霉斑,蜘蛛见了都要绕道结网,苍蝇落上去要打滑劈叉,壁虎趴上去大概率摔个四仰朝天。

  林听澜眼疾手快地伸手接住了一只滑下来的小小壁虎,然后欣慰地摸了摸小可爱的脑袋,又放回了墙面。

  他回来了!

  在修真界待了足足十年,走了十年万人嫌的剧情后,他终于回家了!

  家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与他出车祸死亡的那一日摆设完全相同。

  破旧的沙发,快要倒塌的茶几,喝了一半的桶装水,几乎占据了客厅的半壁江山;

  这套一居室只有一间狭小的卧室,放置上单人床后,连转身都困难;

  衣橱里稀稀拉拉挂着的几件衣服,是他一年四季的所有家当;

  洗手间里,毛巾已经破旧的不成样子,有气无力地搭在挂钩上,上面还被扯出一个破烂大洞;

  洗漱品更是简单,一块光溜溜的香皂从头洗到脚,半个矿泉水瓶子做成的牙杯,里面装了只炸毛的牙刷,再加一把缺齿的梳子,就是洗手间所有能看得到的物品。

  就连牙膏皮,都被挤成了薄片,仿佛压成饼的牙膏皮就能源源不断地出产新的牙膏。

  人看了流泪,鬼看了直呼遭罪。

  林听澜抬头往窗外万家灯火上望了一眼。

  不远处的大楼一片璀璨炫目,夜晚的霓虹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灯红酒绿中,连他住着的破旧城中村都感受到了大城市的纸迷金醉。

  破败的城中村像冤魂厉鬼似得一圈圈将大城市围绕,伸长了手臂想往灯火辉煌的市中心靠拢。

  他无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口袋,指间接触到纸张一样的东西。

  脑袋一个激灵,疑惑地摸出来一瞧。

  赫然是两张崭新的红色票子!

  林听澜开心地一蹦三尺高,在狭小的房间来跳了好几个来回,直到墙上那只想逮蚊子吃的壁虎再一次啪嗒掉到地上,兴奋的年轻人才缓过神来。

  他那刀子嘴铁板心的统子,终于心疼了他一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