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中二少年的虫族之旅

时间:2024-05-15 02:00:03  状态:完结  作者:佐玄26
  《中二少年的虫族之旅》 作者:佐玄26

  本篇文案

  沈醉一朝穿越,流落荒星被正在外面执行任务的亚恩了捡回去

  亚恩:身手不错,肯定是个雌虫!

  沈醉:他好厉害!我要让他教我功夫!

  就这样沈醉稀里糊涂地进了军部还死缠烂打地成了亚恩的“舍友”。

  亚恩对这个会做饭、能陪练、嘴还甜的舍友甚是满意。

  除了天天嘟囔:“我以一剑破苍穹”的样子有点傻。

  直到有一天,沈醉指着亚恩腹部的虫纹疑惑地问道:“真好看,我为什么没有?”

  亚恩看见他指着雌虫特有的虫纹,才发现自己竟然捡了个雄虫回家!!!

  【我的爱人,我明白你的骄傲与自由。如果你要推翻这个畸形的制度,那请让我做你最锋利的剑。】

  #惊!我竟然是个虫子!震惊!我竟然还是个雄虫!

  #老婆动嘴我动手,夫妻携手虐渣实录

  ——————

  视角其他虫:

  亚恩是帝国桀骜不驯的上将,每只虫都好奇他最后是精神海崩溃战死沙场还是低下高傲的头颅。

  直到一场宴会,大家看见一只黑眸黑发的虫子,手持长剑,挡在亚恩的身前

  后来,这只虫子变成了帝国首只S级雄虫

  众虫都在等待上将被抛弃、被虐待,一年、两年.....始终没有

  因为他们不知道,少年做出了两辈子最真挚的承诺: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

  主攻

  沈醉X亚恩

  中二热血白切黑X傲娇颜控上将受

  此文平权!(划重点)前期感情多后期搞事业

  因为本人荤素不忌没有雷点,实在不知道要排哪些雷,所以请大家按章购买,啾咪o(≧v≦)o

  【喜欢的话可以点个收藏嘛(卖萌脸)】

  尽量日更,有事会请假。更新时间大多阴间,可以选择留到第二天早上再看。

  欢迎大家评论区交流,有意见也欢迎指出!

  最后感谢大家,相遇是缘,祝你开心顺利!

  内容标签: 重生 星际 甜文 虫族 轻松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醉 ┃ 配角:亚恩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立意:希望之火,生生不息。

  https://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8066968


第1章

  重生,虫生

  【我静听神的低语,那是来自地狱的呢喃。我从遥远的历史深处踏来,带去一片无垠的世界。】

  126星寸草不生,只有一群群星兽时不时地集结而过,此地没有太阳,连月亮也将这里抛弃,只有亿万的星辰在广袤的长空流淌,不懂疲惫,不知归途。

  沈醉的记忆还停留在哭叫的妇女,呆若木鸡的孩童,呼啸而来的大卡车里。没感觉到四肢分崩离析的痛苦,让他有些疑惑。

  我还没死?

  他四肢舒展,仰头躺在地上,努力挣脱头脑的昏沉,缓缓睁开双眼,漫天星河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神秘而又诡谲。

  沈醉单手撑地,挣扎着爬起。环顾四周,发现到处都是焦黑的土壤,奇形怪状的虫子在沟沟壑壑的孔洞中来回穿梭,空气中弥漫着尸体腐烂和硫酸腐蚀的味道。

  “这是...地狱?”

  沈醉有些疑惑,斜眼一瞥,一个氧化风干的骷髅头正直愣愣地盯着他,空洞阴森的眼眶中还不断爬出红褐色的蚂蚁。

  啧.....

  沈醉心里发毛,没有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扑哧”,他感觉左脚底出现一种坚硬而熟悉的触感,随即又泄松下来。

  这感觉好像.....

  沈醉身体顿时僵住,缓慢地低头,小心翼翼抬起脚,映入眼帘的一滩绿色伴有恶臭的液体,里面混杂着藕断丝连的节肢残骸。

  突然,液体里涌动出一个长有密密麻麻凸起的头,看了一眼化成浆糊的身体,在与沈醉对视的刹那,组织起仅存的节肢,飞快地窜逃。

  “啊!!!”沈醉被这惊悚的一幕彻底冲击。

  这虫子tm比蟑螂还要吓人。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沈醉心里存在一丝侥幸,闭上幽黑的眼眸。嘴里念念叨叨:

  “黑无常,白无常,阎王老爷你们把我放错了地方!我这辈子没做过任何坏事,你们快快显灵吧!”

  默念完,沈醉满怀期待地重新睁开眼睛。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就是背后多出了些吵闹。

  这种诡异的地方,一切莫名的声音都代表危险将至。

  沈醉浑身汗毛竖立,眯着眼,咬着嘴,像个生锈的机器人一寸一寸地转动脑袋。

  滚滚黄沙伴随着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瞬间,沈醉的身体已经先于思考,撒腿狂奔。

  没几步,脚下突然被一个坚硬的东西绊住,坑坑洼洼的地面在眼前不断放大。沈醉猛地气运丹田,凭借着惊人的身体控制力和浓厚的求生欲望,稳住了身形。

  幸亏练过!沈醉心理暗暗庆幸,忿忿地回头要看看是什么绊住自己逃生的路。

  是一把纯黑的剑,剑长八十有余,古朴的剑鞘上蔓延着金色的纹路,脉脉隐入鞘口处一朵被荆棘缠绕的蔷薇图腾。但一颗颗僵硬地镶嵌在各处的五颜六色的宝石,将这把剑浑厚神秘的气质瞬间打破。

  沈醉看着这把剑,瞳孔不断放大,眼睛泛起一层水雾,他喃喃道:“我的九歌,你竟然在这里!”

  他伸手将长剑拾起抱在怀中,用比较干净的袖子轻柔擦拭,“九歌啊!我说你怎么就不见了,原来你比我先到了这个鬼地方。”

  这把剑是沈醉6岁的礼物,他是孤儿,被隐世高人收养长大,从小练功习武。在一个平常的午后,他的师傅出门后就再没回来。

  他给这把剑起名九歌,每天都要抱着睡觉,无聊时也会对着它自言自语。

  长剑陪伴他度过短暂的一生,上学、考研、读博,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只有九歌几乎是形影不离。但是三个月前长剑凭空消失,他找了好久,到死都没有放弃。

  手中执剑,沈醉顿时有了底气!他抽出长剑,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剑身反转在空气中泛着闪耀的银光,弥漫着肃杀之气!

  “来吧,真正的勇士不会退缩,我以九歌制万敌!”

  沈醉手腕反转,重心微低,目光坚毅地看向滚滚黄沙之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就是我沈醉的处事准则!

  万里高空之上,一艘艘悬浮军舰整齐排列。最中间的一架比其他大上许多,黑色条纹描绘出一对骨翅,清晰地印在金色的机身。军舰里,几个 “人”围坐在一起,他们身着金黑色的军装,胸前的戴有荆棘缠绕着宝剑的徽章,赫然是第一军团的标识。

  “报告上将,126星有星兽异动。”驾驶员指着热感仪上一群密密麻麻的快速集结的红色小点说道。

  “星兽潮?那不是正常,126星除了星兽还有什么?”一个军官抢先接过话茬。

  “林斯,你老毛病又犯了。”亚恩虽然嘴上在训斥,但并没有驳斥林斯。

  所有虫都知道,126星本是帝国古遗迹的始发地, 8年前星兽突然出现在这里,数量更是像滚雪球一般壮大。帝国几次派军团围剿但一直效果不佳。

  但有一点甚是诡异,星兽一般没有思想,本能驱使着他们入侵其他星系。126星的星兽不同,他们不会入侵临近星球,始终呆在126星,像是在守护什么东西。发现这一点后,帝国便不再派遣部队,126星从此变成不可多谈之地。

  而亚恩是帝国第一军团的上将,这回的目的地是126星临近的天马星,那里的星兽有入侵临近第六副星的意图,而他们负责此次的围剿。

  “不对,不对!你们快看。”驾驶员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他眉头紧皱,指着显示屏上突然出现的蓝色小点说道:“这里除了星兽,还有个虫。”

  “怎么可能?”军官们的语气满是不可思议,齐刷刷地起身看向屏幕。

  最终都在看见蓝色小点时禁了声,这确实是一只虫,并且是是生命体征还不错的虫。

  “准备降落营救。”亚恩当机立断,快步走向武器库,伸出修长的手指,用指纹开启了武器库权限。他将激光枪佩戴在腰间,又顺手抄起原子炮。“主军舰降落至星球表面10米处,随时准备接应,其余军舰原地待命。”

  “上将,你自己去风险太大。现在是星兽正在集结,马上就会形成星兽潮,你.....”

  “所以呢?看着下面的虫去死?”亚恩鎏金色的瞳孔浮现出一丝愤怒,“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虫子跑到这里。”

  “上将,带上我们一起去,多一只虫多一份保障。”林斯焦急地说道,其他军官也随声附和。他们多次和上将出生入死,要不是亚恩他们早死在不知道哪一次的战役中了。如今面对凶猛的星兽潮,他们无法看着上将独自冒险,纷纷伸手也要佩戴上武器。

  “停!你们应该清楚,这种情况只有我能应对。”亚恩的酒红色的长发高高束起,眉峰微蹙,鎏金色的眼眸划过一丝桀骜。

  听到这话,林斯他们伸向武器的手顿住。的确,想要在星兽潮里救人确实只有S级军雌才能做到,他们帮不上任何忙。

  林斯咬紧牙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哽咽:“上将...”

  亚恩打开军舰,看向他们扬起嘴角,眉眼间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等我把那只虫子抓回来。”

  酒红色的发丝随风舞动,划过他清晰的下颚线和高挺的鼻梁,一双纯黑的翅膀从肩胛处缓缓展开。他凌空而起,划破滚滚黄沙,向着目标位置疾飞而去。

  沈醉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他手臂酸痛,浑身鲜血,耳边是星兽的悲鸣与怒号,呼吸间便能嗅到浓重的腥臭味。一波波星兽的冲击让他筋疲力尽,它们幽绿的鲜血顺着九歌的剑身缓缓滴落,形成一个个诡异的血滩。

  可能是他杀得太猛,一时间星兽不敢上前,它们放弃正面冲击,将沈醉慢慢包围,打算将这个入侵者合理绞杀。

  沈醉发现了它们的想法,无奈他孤身一人,星兽们太多了,他只能顾得上眼前。

  存活不到一天,又得死一次。沈醉在心里吐槽:上回被卡车撞好歹还有个全尸,这回估计骨头都能被这群怪兽踏平。

  其实此刻的沈醉早没了对死的恐惧,在他看见这群长着獠牙,三只眼睛,五条腿的怪物时,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没什么的。出生就被抛弃,后来师傅也不告而别,九歌也悄然消失,他的生命里没有人和物愿意停留,无人救我。沈醉暗暗自嘲。

  他用最后的力气握紧手里的剑,手臂上的伤口蜿蜒着红色的血液流经剑柄上的蔷薇花,使之增添了一份妖异。

  “战斗到最后一刻,灵魂不死,我心不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