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偏执反派痴迷和我贴贴

时间:2024-05-15 14:00:06  状态:完结  作者:青枫月
  书名:《偏执反派痴迷和我贴贴》

  作者:青枫月

  文案:

  迟茸意外发现,自己原来是书里的恶毒炮灰,对落魄大反派一见钟情、强取豪夺,最后惨死荒野。

  迟茸主动远离,可没想到,他梦游症状突然加重,每晚都精准无误的钻进反派江枝惑被窝里,手脚并用,紧密贴贴。

  迟茸一边奇怪,一边胡编乱造说自己梦游钻过很多人被窝,扭头想溜。可江枝惑却握住他脚踝,慢条斯理将人拖回来。

  “既然夜里这么不听话,那把茸茸和我绑在一起好不好。”

  他把玩少年玉白纤细的脚踝,摩挲那颗细小红痣,“这样就只能来我的被窝。”

  迟茸:“……??!”

  你是不是不太对劲。

  后来他才发现,江枝惑失眠严重,最厌有人打扰睡觉,对他却从不介意,反而会在他没梦游的夜里,将他抱到自己床上,亲昵肆意往他足踝上系脚链。

  甚至想将炮灰用在反派身上那套,重新用在他身上?!

  这大、大可不必!

  迟茸眼前发黑,连夜遁逃,以为分开能让大反派冷静一点,却不想,在他逃离的当天,江枝惑直接疯魔。

  一个月后,房屋门窗紧闭,邻居敲门而不得入。

  迟茸僵硬坐在床侧,江枝惑唇角微扬,单膝触地,伸手捧起少年双足放进温水里,双手掐住他白皙脚踝。

  “好茸茸,你答应过我,不背叛,不逃离。”他语调轻慢,笑意冰凉而温柔,“怎么能食言一走了之呢。”

  迟茸往后缩了缩,想把脚藏起来,“……你想要什么?”

  江枝惑愈发笑起来,用力箍住他,俯身在少年圆润膝盖上落下一吻,轻声低语,“我要什么还不明显,茸茸至少要补偿我几分,是不是?”

  ——

  ①攻受以前就认识但受不记得了

  ②这是个甜文,不要怕O(≧▽≦)O

  ③封面人设非独家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书 轻松 炮灰

  搜索关键字:主角:已完结文《偏执主角对我贴贴上瘾》 ┃ 配角:预收《戏耍逃生主神后逃不掉了》 ┃ 其它:《暗恋校霸后被赖上了》

  一句话简介:疯狂贴贴后,我跑路了

  立意:爱是良药,接纳爱,接纳自己


第1章 梦游

  八月末,京大刚开学,美院所有大二学生从南校区搬到北校区。

  迟茸抱着幅画走在校园里,一边举着电话,一边不断扫视来往的学生。

  电话那头声音传来,“迟茸,听说北校区特大,环境也好,真的假的?”

  “……真的。”

  不仅大,人还多,帅哥也多。

  小说里,他就是在这里对反派一见钟情的。

  迟茸脸上带着丝忧愁,蔫哒哒叹了口气。

  他前几天梦游磕到脑袋,意外发现,自己居然是一本小说世界里的炮灰?

  还是个对别人强取豪夺,蹂.躏囚禁的恶毒炮灰!

  小说通篇围绕主角攻受,但里面最出彩的人物却不是主角,而是一个家道中落,遭人欺凌折辱的终极反派——

  江枝惑。

  模样顶尖,斯文清贵,出身优渥又是校草学霸。

  只可惜一朝落魄,被富人家的小少爷看上,拒绝示爱后便遭到百般折磨。

  惨的令人怜惜。

  殊不知,反派一直是温润脸、疯批心,一朝翻身,当即将受过的屈辱千百倍还了回去。

  小少爷首当其冲,被折磨发疯后,生生冻死在冰天雪地里。

  迟茸……就是这个冻死的小少爷。

  迟茸慌得一批。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会对谁强取豪夺,但小说里的其他事都和现实对应上了,他实在有点方。

  好在现在还没遇见反派江枝惑。

  迟茸深吸口气,在心里再一次提醒自己多加注意,远离反派,抱着画进到约好的地方。

  里面人不多,他带着画上二楼,刚推开房门,一声惨叫瞬间钻进耳朵。

  “啊!操他么的,给老子打死他!”

  迟茸:“?”

  房间里十分混乱,桌椅东倒西歪,一个年轻男生正被一群花臂围堵群殴。

  ……不,好像是他一个男生殴打一群大花臂?

  男生背对房门,姿态从容,一身医学院学生的白大褂,通身矜贵清润,对面几个花臂哀嚎着歪在地上。

  他手里把玩着什么,慢条斯理,声音居然还是温和带笑的。

  “我是不是说过,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怎么,记不住我的话?”

  够嚣张的啊。

  蓝毛花臂怒骂,“操,你他妈家里都破产了,小心别走夜路,哥几个兄弟多,早晚弄死你!”

  “哦?”江枝惑浅浅笑了一下,“兄弟多?说曹操曹操到,帮手来了?”

  他转身望过来。

  迟茸猝不及防和男生对上视线。

  那是张极为惹眼的脸,眉目昳丽,唇角微微勾着,像披着月华从宴会走出来的贵气公子。

  迟茸自认不是颜控,心跳却当场漏了两拍。

  下一秒,视线下移,他看清男生手里东西——

  一把带血的军工刀。

  白大褂上血迹斑斑。

  迟茸:“……?!”

  卧槽?!

  迟茸头皮一阵发麻,险些扭头就撤,临门一脚想起手里的还没收到尾款的画,稳住了。

  金钱赋予他力量。

  他抱着画,礼貌且无害的弯起笑。

  “不好意思,请问,有谁是……'善良医生不秃头'吗?”

  约的稿子完成,他专门过来送画的。

  少年穿了身简单的白T恤,身型纤细,白皙脸蛋上唇瓣红润,奶乖漂亮。

  江枝惑目光有一瞬间停顿,墨色眸子意味不明。

  片刻,唇角微弯。

  “我不是。”

  只有这人像个医生,其他人没有应声的,迟茸微笑点头,“好的,打扰了。”

  他悄摸松口气,转身,嗖一下把门扣上,直接拿出手机报警。

  正要按下拨号键,颈侧滚烫气息忽的擦过,带着浅浅冷香,他眼前一晃,手机瞬间被抽走,整个人被蛮力握住手腕一把拽进房间。

  迟茸:“!!”

  他一惊,身体绷紧,不知觉扬起点声音,“你干嘛?”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哇?!

  江枝惑将人堵在门后,瞥向拨号页面,轻轻露出个笑,面目几乎可以说得上温柔。

  但配上染血的白大褂……

  “小朋友,打算报警抓谁呀?”

  迟茸:“……”你才小朋友。

  这白大褂够可怕的。

  他紧贴着门板,试图把手抽出来,警惕瞧向男生,抿了下唇瓣信口胡说,“越狱出逃,打算报警自首,行不行?”

  少年嗓音很软,透澈干净。

  江枝惑轻轻笑了一下,就近把刀丢给蓝毛花臂,和善出声。

  “你,解释一下。”

  “刀是你们的,你们堵我我才还手,这里的损失由你们全部承担。”

  蓝毛:“……”

  迟茸:“……??”

  还带这样的?

  蓝毛感觉自己被鄙视了,当即要骂。男生淡淡垂眸,他像被人凭空掐住脖子,语句一滞,气势瞬间弱下去。

  “……我们带刀堵人,我们赔,不用报警。”

  江枝惑满意点头,转向少年,把手机递过去。

  “好了,解决了,现在不需要你报警自首了。”

  迟茸:“……?”

  迟茸嘴角抽了抽。

  且不说蓝毛说话真假,白大褂把他拉进来,难不成就是为了让小混混给他当面解释一下?

  离谱哎。

  迟茸表情一言难尽,慢吞吞“哦”了一声,挣挣被握住的手腕,这次挣开了。

  他没说什么,拿回手机,转身往外走。

  江枝惑指尖细微动了动,又按耐住,瞧向少年背影,黑漆漆的眸子直直盯着。

  好半晌,似有似无勾出个笑,眼底暗色笼罩。

  .

  迟茸下了楼,心里依然觉得白大褂男生把玩军工刀的样子有点变态,简直和小说里的反派江枝惑有的一拼。

  只是江枝惑好像是学金融的。

  这毕竟是学校,他想了想,直接把报警电话拨了出去。

  ……还小朋友呢,小朋友送你们去警察局做客。

  他撇撇嘴,瞥一眼楼上,抱着画干脆离开。

  买主在楼外,迟茸把画交过去后回寝收拾行李。

  大二刚开学,他之前住在迟家,这是第一次住宿,虽然是双人寝,但据说另一个室友几乎不回来住。

  屋子里空荡荡的,迟茸进门先把窗帘严严实实拉起来,然后直奔衣柜,打开看了看,挺大。

  他找出几个毯子,熟练的贴着衣柜四壁挂好,再在底部铺上厚厚的软垫,最后塞一个小号枕头进去。

  木质的衣柜顿时变成一个毛绒绒小窝。

  迟茸脱鞋钻进去,关上衣柜门,窝在里面感受一下。

  不错,挺软,差不多能躺下。

  他弯起眼睛,觉得挺满意。

  他十六岁那年出了点意外,缺了半年记忆,之后突然开始梦游。

  倒也不乱跑,就是喜欢藏到衣柜里,有时候窝一会儿就回床上,有时候干脆就在衣柜里靠着睡了。

  一来二去,他干脆就把衣柜收拾成窝了,睡起来还舒服点。

  .

  东西收拾的差不多,迟茸洗完澡出来,踮着脚去够床铺上的干净内裤,上床下桌式的床铺很高,他手指将将擦到一点布料边缘。

  “吱呀。”

  寝室门突然被推开,伴着清冽悦耳的男声。

  “对,仔细查一下,他就在学校——”

  谁进来了?

  江枝惑来宿舍取东西,一开门倏忽顿住。

  屋里灯亮着,白嫩精致的少年只裹了件宽松衬衫,抬手抓着上铺护栏,衣摆随抬臂动作向上掀起,露出两条白皙纤细的长腿,腰身纤薄,不盈一握。

  好似轻轻一拥,就能将少年禁锢在怀里,肆意把玩那段柔软纤细的腰身。

  江枝惑眸色暗下去,打量屋里多出来的物和人,挂断电话,笑意微深。

  “原来新室友是你啊,好巧。”

  男生弯了弯唇角,眼底神色莫名,笑容柔和到几乎可怕,温声说道:“托你的福,我刚从警局做完笔录回来。”

  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迟茸:“……”

  完蛋。

  迟茸一扭头就瞧见那熟悉的血污白大褂,头皮发紧,忽略最后那句警局,讪笑出声,“哈哈,是好巧。”

  这什么倒霉运气。

  他手还抓着上铺床栏,里面远一点的位置放着块白色的小小布料,江枝惑弯着唇,笑意不明,“需要我帮你拿吗?”

  “什么?“迟茸没反应过来。

  江枝惑顿了顿,勾起嘴角温和出声,“你的……小裤子,放的远,你个子不够,好像够不到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