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修仙大学,在线招生

时间:2024-05-15 18:00:02  状态:完结  作者:怪怪大王
  修仙大学,在线招生

  作者:怪怪大王

  简介:

  身为一名每日勤勤恳恳上早八的男大学生,陈颂声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靠发疯平等地创死全世界。

  结果一朝噎死,他眼睛一闭一睁,就穿进修仙世界,成为了某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弟子。

  做着吃香喝辣兼济天下的美梦,以为自己从此走上躺平之路,可是……

  这个普通高等宗门招生全修真界统一考试是什么鬼?

  外门课堂,不苟言笑的研究生师姐劈着嗓子咆哮:“你们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只能考去一本宗门扫地板!”

  内门路边,师兄低头懊悔叹息:“早知道当初就不该选择学剑,压力这么大,现在想想还是丹修比较适合我。”

  练武场上,年过半百的老头捶地长啸:“啊啊啊啊啊怎么又挂科了!我都延毕三百年了!为什么还是不让我过!”

  陈颂声:“……”

  如果他穿越前是高三,那他可以连夜赶出三千字有关《剑修行业目标规划与就业方向》的论文呈给长老。

  可惜他穿越前是大三,现在一顿能吃三碗大白米饭。

  因缘际会,陈颂声绑定了某不知名系统,对方则要求他在百年间将本校发扬光大,登上修真界第一的宝座。

  系统:“我们的目标是!将知识传遍九州!用实力创造第一仙门!”

  任务摆在眼前,他遂毅然决然地走上了这条足以让他名垂千古的道路。

  为了扩大招生,陈颂声干起了招生办主任的活,开始四处挖墙脚,什么药修符修剑修乐修,通通先骗进来再说!

  剑道院、医学院、锻体院、灵兽院、法学院纷纷崛起,宗门蓬勃发展,从此修真界的格局被重新洗牌,所有修士的就业率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某天,一个刚从大山里走出的修士来到了这片土地,御剑飞行不过一刻钟,就被身穿制服的片区弟子拦住。

  片区弟子板着一张脸,头也不抬地写着罚单,“前方学校限速,我需要查看你的御剑飞行资格证。”

  手握罚单怀疑人生的剑修:“啊?”

  注:正常情况更六休一,每周四休息,作者小白,欢迎提意见,但不要骂我QAQ

  突然发现本文其实是沙雕修仙日常文。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系统 东方玄幻 轻松 沙雕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颂声 ┃ 配角:未先雪,林钦凡,臧金子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修仙哪有不疯的?硬撑罢了

  立意:逆境中成长


第1章 退!退!退!

  秋风卷着梧桐的落叶,吹动茅檐,凄凄飞向这个荒凉偏僻的小山村。

  土泥堆砌的屋子已然生出裂痕,歪七扭八地横散座落在这里,村口竖着的石碑积满了灰尘,可见平常无人打理。

  村子规模不大,此时寂然无声,只偶有大风时不时扫过杂草的动静。大道上的沙土被前一日的雨水浸润,泥泞不堪。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

  有道声音重新打破了这片宁静。

  崭新的登云履重重踩入泥潭,丝毫不在意溅起的泥点粘在鞋面,青色的身影从村尾缓缓走出,来人手里捏着把笨重的铁锹,生锈的那面刮在地上,发出阵阵哀嚎。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

  铁锹被他重重敲在石板上,听得每个躲在屋里的人都瑟瑟发抖。

  李大娘捂着两个孙子的嘴巴,惴惴不安地缩在自家炕头。

  铁锹划过地板的声音逐渐靠近,她额头渗出冷汗,怀里的小孙子有些不解,挣开那只捂嘴的手,悄声问道:“奶奶,是那个村尾的……”

  李大娘吓得连忙制住他,“嘘!”

  铁锹擦地的声音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李大娘屏息片刻,想着人大约是走了,刚想松口气,自家大门却又被人敲响。

  那道阴恻恻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她耳中,“李婶,你知道我家的茅草被谁拿走了吗?”

  李大娘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原想装作不在家的样子搪塞过去,可门外那人像是不明白知难而退四个字怎么写一般,喊声更大了几分,“李婶!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偷茅草,你有本事开门呐!开门开门快开门!”

  抖着手擦了擦汗,李大娘思忖再三,咬咬牙开了锁,将门押了个缝。不敢直视门外人,她就看着地板,“颂声啊,那茅草真不是我偷的,你去问问别家吧。”

  说罢她便要关门,被她称作颂声的男子适时地将铁锹卡进缝隙中,逼得李大娘关门也不是开门也不是。

  百般无奈下,她的声音竟隐隐染上哭腔,“真不是我,你看我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干出那种事,要不你去问问王翠芬他们家,昨天我可看见她出门了……”

  见李大娘面色不似作伪,陈颂声收回铁锹,面前的木门砰地关上,房里马上就传来落锁的声音。

  见她这般避之若浼的模样,陈颂声嗤笑两声,“看人下菜碟的家伙……”

  他拖着铁锹,又绕村子转了一圈,时不时敲开谁家的门,看着他们诚惶诚恐地否认自己,又争先恐后地指认别人,心中只觉好笑。

  将几家平时就爱小偷小摸的惯犯作为目标敲打一番,陈颂声这才慢慢悠悠地往自家小屋回去。

  待他动静消失良久,刚才还默不作声装死的村民们陆续开了家门查看,见人真走了,大家都齐齐松了口气。

  李大娘拍着胸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吓死我了,刚才差点就让他进来了。”

  住在她家隔壁的王翠芬也惊魂未定,拉着李大娘的手直哆嗦,“真是奇了怪了,明明那孩子从小到大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跟那老道士如出一辙的性子,如今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自从他前些日子从山里回来就……你说,会不会是那什么上身?”李大娘被王翠芬启发,恍然大悟道。

  王翠芬瞪大眼睛,两边细眉几乎要挑到发前,尖细的嗓门不可抑制地呼喊出声,“鬼上身?要真这样就糟糕了,村子里混进这样的东西,我们还能有活路?”

  两人目光相接,一拍即合,不约而同地一齐朝村长家奔去。

  .

  另一边,陈颂声拎着铁锹,站在这四四方方的破墙泥瓦前陷入了沉思。

  他怎么都想不到,只是一个晚上没回家,自家的茅草屋顶居然会不翼而飞。

  空荡荡的房子只余半扇大门,桌子椅子锅碗瓢盆一个没有,要不是屋头还剩个炕,他这几日甚至要打地铺。

  从前有个茅草篷盖着起码还像模像样,现在没有了天花板,整间屋子看起来像极了牛圈。

  命运无常,数日前,他还是一枚熬夜乖巧跑操的大学生,因偷吃小面包被噎死,再一睁眼就来到了这个陌生世界。

  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也叫陈颂声,自小父母双亡无亲无故,被一个路过的老道士收养,从此开始修仙问道,甚至一路考上最高学府。

  这个世界虽然修仙,但升学方式和现代极其雷同。修士通过中、高考进入各大宗门的外、内门,往上甚至可以考编考研。原主这样的就是社会考生,并不是通过宗门考试升上去的。

  为求一份安稳,老道士带着年幼的原主住进了这个村子,但村里人排外,并不待见他二人,甚至经常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

  修仙者不能靠灵力无故危害凡人,老道士从小就这么教育原主,对村里人从来是有求必应,也让原主养成了这么个性子。

  结果就在原主前去考大学的这段时间,老道士帮助村民上山采药时不慎跌倒,年迈加上无人发觉,他就在山里躺了三天,最终撒手人寰,被后知后觉的村民草草埋葬。

  赶回来的原主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激动得直接随养父一块去了。直到陈颂声在那具躯壳里复活,这才堪堪靠着原主的记忆从荒山野岭回来。

  更可笑的是,那日村长得知原主回村,却没在采药队列里看见原主,先入为主觉得他定是躲到哪里去玩了。看见陈颂声从村外回来,上来就不由分说给了他脑门一巴掌,还嚷嚷着其没有奉献精神,要罚他写检讨。

  陈颂声被这巴掌打得脑子一懵,回过神来后又气得火冒三丈。趁周围几个村民不注意,他一脚就将药篮子踢翻,反手就是个肘击,直接干到村长右肾上。

  紧接着他转身一个下腰,将上半身一百八十度翻转过来,四肢着地脑袋歪斜,披散着头发翻起眼白,一边高声尖叫一边往村长的方向手脚并用地冲刺。

  后者吓得篮子也不要了,捂着腰子连滚带爬地朝自己家狂奔,边上的几个村民四下逃散,整条村路瞬间一扫而光。

  但仅仅只是这样,又怎能一解陈颂声心头之恨。

  为了帮原主和老道士报仇,他连夜偷了几斤正在发酵的农家土肥,摸黑找到几个欺负原主最狠的村民家,爬上屋顶,将肥料哗啦一下倒在他们床上。

  当晚,全村都被呕吐的声音吵醒了。

  那股味道久久不散,浓郁且顽强地弥漫在空气里,那几户人家边吐边骂,整个夜晚都热闹极了。

  料到这群人迟早会上门找他要个说法,陈颂声一早就做好了应战的准备。待他们冲进自家大门时,陈颂声一个飞扑,撞晕了为首的村长,啪啪就是两个大比斗!

  左勾拳!右勾拳!飞踢!借着自己的身形优势,他灵活地游走在所有人身上,一会踹踹这个人的肾,一会插插那个人的鼻孔。要不是他们身上的味道依旧有点重,陈颂声能一路跟他们打到村外。

  上门的村民自然是落荒而逃,自打那以后倒是没人敢再招惹他,避他如避蛇蝎。

  解决掉外患,陈颂声就开始处理内忧,当下,他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房子。

  漏风的屋顶和破洞的墙,空荡的钱包和寂寞的床。

  陈颂声真想迎风流泪。

  .

  此时此刻,村头。

  一只高脚仙鹤落在泥土地上,收起翅膀,颇有灵性地歪了歪脑袋,眼睛紧紧盯着村口石碑上的南宁村三字。

  确认地址没错,仙鹤仰头高鸣一声,随即迈着优雅的小碎步,缓缓走进村子。

  .

  为了补上墙洞,陈颂声从溪边和了两桶泥浆回来。

  这两个小木桶是他为数不多的个人财产,一侧桶璧已经豁了口,许是因为太过老旧,没有村民看得上眼,这才勉强留了下来。

  就在他提着泥浆低头思考该如何处理时这片土墙时,头顶忽然投下一片阴影。

  猛地抬头,陈颂声撞入一双黄豆大小的眸子里。

  一只巨型丹顶鹤?

  仙鹤定定盯了他半晌,随后凑上前仔细嗅了嗅,确认身份无误后,它又抬首叫了两声,转头从身上的羽毛里扒拉出两个包裹,递到陈颂声面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