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穿成帝王的心腹大患

时间:2024-01-10 02:00:30  状态:完结  作者:弃脂焚椒
总书评数:99398 当前被收藏数:201726 营养液数:295638 文章积分:3,512,729,088

  《穿成帝王的心腹大患》作者:弃脂焚椒

  文案:

  周太祖应长川:以“乱臣贼子”之身终结乱世、开疆僻壤,创严刑峻法、影响千载,一生功过参半。

  死后数千年,依旧粉黑无数,是名副其实的历史书上最腥风血雨的男人。

  千年后博物馆里,黑粉·江玉珣吐槽:“应长川穷兵黩武、四处征讨、好大喜功,真正活在那个时代的百姓谁不叫苦连天?”

  话音落下,他便穿至宴上,朗声说出了这番话。

  ……

  ……十二冕旒下,历史书上的那个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爱卿不妨细说?”

  熟知应长川有个“发明酷刑”小爱好的江玉珣只想问:现在自裁重开来得及吗?

  下一秒本该闭嘴不言的江玉珣就发现:他身上多了个“忠言逆耳”的debuff。

  凡是应长川问,他都会将真心话通通道出。

  那一天,江玉珣的话响彻大殿。

  满朝文武无不噤若寒蝉,人人都以为他死定了。

  ……

  江玉珣细数得失,回顾历史,不留半分情面。

  第一次,被押入死牢差点砍头。

  第二次,禁闭思过,罚俸三年。

  第三次……应长川缓缓放下酒樽,问他“爱卿以为,应当如何?”

  寻良种、筑水利、革新制、创佳法。

  以史为鉴,本应一世而亡的大周革新除弊、日增月盛。

  成了千年来,最令人向往的巅峰盛世。

  ……唯一不大对劲的是,历史书上最腥风血雨的男人,他弯了。

  弯的对象,正是他的黑粉江玉珣。

  ……

  帝国肇始、政事繁重,君臣不得不秉烛夜谈,抵足而眠。

  终有一天,龙榻前,应长川缓缓握住了身边人的手腕。

  想到后世传闻,江玉珣不由一惊:“不对……不是说陛下无感于情爱,尤其厌恶龙阳之好吗?”

  应长川眯了眯眼睛:“孤早就想问,爱卿究竟是从何处,听来那些离谱传言?”

  ……

  小剧场:

  1.太监:“江大人此言实属无礼至极,大逆不道!因严惩才是。”

  应长川“哦?”他明明是替孤着想,忠言逆耳。

  #他超爱#

  ……

  2.天和殿上,各个都是应长川的心腹。

  只有江玉珣不同——他是应长川的心腹大患。

  内容标签:强强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玉珣,应长川 ┃ 配角:【下本《咸鱼和亲》求收藏】 ┃ 其它:基友的文:《不要学坏[娱乐圈]》by一丛音(娱乐圈甜饼!)

  一句话简介:史书上最腥风血雨的男人弯了。

  立意: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第1章

  盛夏,华国博物馆。

  錾满珍奇异兽的纯金酒盏,在灯下散发着熠熠光亮。

  “……在周楚两朝,只有皇室成员可以使用纯金、纯玉质地的酒器。”

  清润的声音,如戛玉敲冰,带走了游客因天气燥热而生出的不耐烦感。

  就连一旁从进博物馆起,就吵个不停的小孩,也暂时安静了下来。

  说着,江玉珣便向展柜侧面走去,将这里留给游客拍照:

  “从盏底铭文可知,这件酒器为周朝所制。周朝一世而亡,周太祖应长川没有后妃、子嗣,我们据此推断,这件酒盏的主人,很可能就是应长川本人。”

  下一秒,金盏便被游客团团包围。

  “草,太华丽了!”

  “要是我生在大周就好了,开疆辟壤、青史留名,这不比上班有意思多了?”说着,一脸中二的年轻游客,还忍不住回头向江玉珣找认同,“你说对吧,小江老师?”

  说完,又有游客跟着点起了头,脸颊随之泛起浅红。

  江玉珣:“……”

  真敢想啊。

  大周虽然一世而亡,但是周太祖应长川终结乱世、开疆辟壤的故事却流传至今。

  几乎每年,都会有以他为原型的影视作品被搬上荧幕。

  主人公或是与他谈恋爱,或是与他打天下。

  掀起一阵又一阵的腥风血雨。

  且不说按照史料推断,应长川不近美色,对谈恋爱这件事没有半点兴趣,大概率是个无性恋。

  单单是“穿到大周”这个愿望,在江玉珣看来就有够离谱的。

  暑期的博物馆塞满了游客,人多到连空气也变得稀薄。

  江玉珣忍不住微微皱眉:“应长川独裁专断、穷兵黩武。就连王侯将相在他手下,都活得战战兢兢,随时有可能命丧黄泉。占王朝人口大头的普通百姓,更是叫苦连天——”

  话还没说完,江玉珣便注意到有几个小孩,打闹、推搡着向自己所在的位置挤了过来。

  他下意识后退,却被展柜拦下。

  混乱间躲闪不及,小孩终于还是“砰”一下撞在了他的身上,推着他向斜后方倒去。

  “啊——”

  伴着游客的惊恐尖叫,江玉珣的身体彻底失去平衡,重重地撞在了另一组展柜的尖角处。

  锐痛从脑后传来,倒地的那一刹那,江玉珣只看到展柜里的金盏,仍在灯下闪着刺眼又夺目的光亮。

  就像是小心眼的应长川,在嘲笑他似的。

  下一刻,便彻彻底底地失去了意识。

  -

  余霞成绮,溪静如练。

  位于羽阳宫西北侧,被溪水环绕的兰池殿,早早点上了灯火。

  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趴跪在地,正抖如糠筛,声泪俱下说个不停。

  ……这是,话剧?

  头还在晕痛的江玉珣看了半天,才迷迷糊糊地想起眼前这场戏,源自哪段历史故事。

  周太祖三年,有贵族暗中勾结西南十二国谋反。

  没承想应长川不但成功反杀十二国,甚至还借此机会,第一次将越岭以南的土地纳入版图。

  这一幕正是应长川战胜回朝后,在宴席上清算谋反贵族的场景。

  在历史上,眼前这名贵族,宴后便被五马分尸,弃于荒野了。

  果然!见事情彻底败露、求情无果,原本跪在地上的贵族索性破罐破摔。

  他冷笑着起身,想用手指应长川,却抖个不停,半天都没法将胳膊抬起。

  最后,只能深吸一口气,高声道:“吾,吾等乃替天行道!陛下登基后迁毁祖庙、不敬鬼神,这都是昏君之为、暴君之行啊!”

  大殿瞬间鸦雀无声。

  最上席者轻放酒盏的声音,也因此变得格外清晰。

  哦豁。

  听到这里,江玉珣的脑袋,终于不再那么昏沉。

  周太祖灭神,后世无人不知。

  比起谋反,应长川或许更讨厌听到这种有关鬼神的言论。

  江玉珣忍不住抬头,朝殿上看去。

  可惜高台之上灯火昏幽,他第一眼只注意到,案上摆着的纯金酒盏,竟做得以假乱真。

  要不是新了一点,江玉珣甚至会以为是有人将馆里的文物,给偷了出来。

  “江玉珣,江玉珣……”

  正想着,江玉珣忽然察觉到自己衣袖,被人轻轻拽了一下。

  他转身看到,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少年,正一脸愁容地看着自己,并压低了声音提醒:“别乱动。”

  江玉珣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像古人那样,双膝跪地、脚背着地正坐在这里的。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腿都没了知觉。

  ……看场话剧而已,有必要这样沉浸吗?

  “暴君?”上席者似听到什么有趣的话般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又问,“诸爱卿以为呢?”

  他的声音低沉而慵懒,语气漫不经心中又透着一股难掩的危险。

  像是将一杯鸩酒,缓缓摆到了众人面前。

  开玩笑,只有不要命的人,才会在这个时候和他搭话吧?

  应长川独裁、好杀,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与他搭话,一定要努力装死,尽量避免去触他的霉头。

  正坐太久,江玉珣的肩背,忍不住轻轻地晃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玉珣总觉得,整座兰池殿,好像都随之静了一静。

  气氛使然,他也与众人一道低头咬紧牙关,努力降低存在感。

  ——别看我,别看我,别看我。

  江玉珣屏住呼吸,在心里默默念叨。

  一秒,两秒,三秒……

  四周一片寂静。

  就在江玉珣以为不会有人搭腔时,一阵清润又略带少年气的声音,竟突然响彻了整座兰池殿:“陛下独裁专断、穷兵黩武。朝堂之下民生凋敝,百姓莫不是叫苦连天……”

  说得对!

  江玉珣不由眼前一亮,他没有料到,这世上居然有人和自己想得一样。

  只不过,这段台词怎么有些耳熟?

  甚至于就连声音,都像是从哪里听过。

  腿部的酸麻感延迟袭来。

  连带着被撞晕的头脑,也逐渐清醒。

  江玉珣终于意识到,方才那阵,似乎是自己的声音……

  他看到,身侧的雁鱼铜灯,形态与华博馆藏的一模一样。

  只是灯上多了漆彩的雁翎与鱼鳞,不再是青铜外裸的模样。

  眼前器物,如果是话剧道具的话,也未免做得太过逼真了吧?

  江玉珣的背后,不由一阵阵发起了寒。

  ……不会吧。

  “穿越”两个字,有些突兀地出现在了江玉珣的脑海之中。

  江玉珣想要催眠自己,这一切不过是撞了后脑勺后做的一场梦。

  但是腿上清晰的酸麻感,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梦境绝对不会如此真实。

  话音落下那一刻,周围众人均如见了鬼似地将目光投了过来。

  他身边那个少年,脸上更是瞬间就失了血色。

  江玉珣终于在这一瞬间,彻彻底底地清醒了。

  ……事情好像有些棘手。

  这一切并不是梦,更不是什么话剧。

  而是穿越。

  “快跪下。”

  江玉珣余光看到,身边的少年,正努力向自己打着口型。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大周官员同应长川说话时,都是默认离席、伏跪在地的。

  天要亡我……!

  江玉珣的心情,愈发绝望。

  他不是不跪,实在是腿坐麻了,难以动弹啊!

  凉凉的水汽顺着九曲的回廊,传入兰池殿内。

  刹那间便透过宽大的衣袖,带走了他的全部体温。

  闭嘴,闭嘴,千万闭嘴啊!

  天不遂人愿,江玉珣听到,自己的声音竟又一次响了起来。

  “如此看来,的确难称‘贤明之君’。”

  完了。

  自裁重开算了。

  江玉珣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