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第一权臣是病美人[穿越]

时间:2024-01-31 13:02:08  状态:完结  作者:百里牧烟
总书评数:54883 当前被收藏数:121055 营养液数:239540 文章积分:1,400,275,712

《第一权臣是病美人[穿越]》作者:百里牧烟

文案:萧宇穿越成书中第一权臣,反派、乱世枭雄萧暥。

一身病骨沉疴,却风华倾世,只可惜为人狠辣,野心勃勃,残害忠良,祸国殃民。

他一手扶植起来的傀儡小皇帝魏瑄,在他的威压阴影下,成长为一代偏执阴鸷的暗黑系暴君,最终一举反杀,将萧暥千刀万剐!

……

穿越后的萧暥只想保命,尽心尽力辅佐、无微不至关爱小魏瑄,只求皇帝别黑化!

奈何原主的黑历史实在精彩纷呈登峰造极,他辛辛苦苦七八年都没洗白,还是脱不掉奸雄权臣之名,这就罢了,为什么连魏瑄不纳后宫也能算到他头上了?怪他咯?

为什么连他以前的敌人都一个个来攻略他?看他变软变酥好欺负了是不是?

谢大名士:纵使山高水长,我会一直等你。

北狄大单于:我要率领草原铁骑踏平中原,迎娶我的阏氏!

冷面战神:上面那位,我们出来练练。

魏瑄:黑化加速中——

萧暥(见势不妙):陛下,臣请告病归田……

魏瑄(黑化完成,细思恐极的微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爱卿这次又想逃到哪里去?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暥

一句话简介:乱世枭雄的暴君成长记。

立意:立意待补充。

作品简评:萧宇穿越成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乱世枭雄萧暥。原主手腕狠辣、野心勃勃,他一手扶植起来的小皇帝魏瑄在他阴影下成长为暴君,最终一局反杀。穿越后的萧宇,为了避免原主的悲催下场,尽心尽力辅佐魏瑄,南征北战,平定乱世,一次次救国于危难之际,获得朝廷内外一致的支持和无数人仰慕。

主角穿越成狠辣果决的权臣萧暥,在金戈铁马的乱世里,内有朝堂暗流汹涌,外有诸侯虎视眈眈,他从一个性格温和的现代人,到纵横捭阖游刃有余,走上了乱世枭雄之路。本文故事紧凑,情节曲折,语言轻松欢脱,众多人物个性饱满, 实为值得一读的佳作。


第1章 权臣

  寝居里很幽暗,偶尔有风微微扑起纱幔的下摆,渗进一小缕天光来,屋角的鎏金香炉里正升起冷淡的檀香,和屋内弥漫的血腥气混合在一起。

  萧宇朦朦胧胧睁开眼,只觉得浑身虚脱无力,被冷汗湿透的衣衫像蝉翼紧贴身上,胸口似被火炭烙过,灼燎地痛,他挣扎着坐起来,只觉得身躯犹如风中脆弱的枯叶,随时都摇摇欲坠。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宽阔的床榻上,四周帐幔深垂,看这古色古香的床架,莫非是……穿越了?

  他抬手拨开丝帐,下一刻,他差点眼前一黑,又昏厥过去。

  这、这、这是一个谋杀现场吗?

  只见正对着床榻的是一扇游猎漆画屏风,大片喷溅血迹在屏风上炸开诡艳的花朵。屏风下方躺着一个人,帽冠歪倒,眼白翻起,目睁欲裂,一副死不瞑目之状。

  随即他的手就摸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那是一把剑,白刃上血迹未干,再一看,连自己中衣、丝被上都染着飞溅的血点。

  萧宇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来人,有人吗?”

  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放着一具死尸在卧室里呼呼大睡,就算是穿越了,这身主的口味也太重了吧!

  随着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家仆从屏风后绕了出来,低声细气道:“主公醒了啊,小的一直守在门口,没人进来。”

  萧宇招手让他近前,问:“这人是谁?”

  那家仆谨慎地飞瞟他的脸色,“禀主公,此贼叫薛章,胆大妄为,借看病之机刺杀主公,被主公斩杀。”

  接着他试探着问: “主公……不记得了?”

  薛章……医官薛章?

  他怎么会不记得了?!这就是他不久前看的一本书里的人啊!

  几天前,他看了一本系统书城里新上线的《庄武史录》,记录的是大雍朝历史上有名的暴君庄武帝的一生[1]。

  庄武帝魏瑄少年登基,在权臣萧暥的威压下,前期忍辱负重,甘当傀儡,后期黑化逆袭,一举反杀。

  虽说这是本古人写的史书,但整本书集逆袭、黑化、复仇等暴爽的元素一个不少,萧宇居然看出了一股浓浓的网络小说的即视感。这武帝简直就是把自己的一生活成了爆红网络小说男主角。

  魏瑄出生的时候,大雍帝国刚经历过术士乱政,整个国家乌烟瘴气,他十岁时发生了兰台之变,京城被北狄攻陷,苦逼的小魏瑄只能随着哥哥桓帝到处逃难,逃难途中被前来勤王的武威将军萧暥所救。

  那时萧暥还只是大将军秦羽麾下的前锋,这个日后一手遮天的权臣还不到二十岁,却表现出了玩弄权柄的天赋。

  他可没安什么好心,他劝秦羽迎接皇帝到大梁城登基,从此挟天子以令诸侯。

  几年后,萧暥又嫌秦羽妇人之仁碍手碍脚,干脆把这老大哥弄死了事,自己大权独揽。

  不得不说,萧暥这个人很有本事,在外能打,在内能治,只可惜野心太大,位极人臣还不够,整天想着篡权夺位。

  他丧心病狂杀了不听话的桓帝,立了他的异母亲弟弟,只有十来岁的魏瑄即位。以为这样就可以操纵小皇帝为所欲为了。

  当时看书的时候萧宇就想冲他大吼一声:醒醒吧兄弟,这位主儿将来可是暗黑系暴君啊!

  但这也难怪萧暥,武帝前期怎么看都是一朵人畜无害的小白花啊!

  这魏瑄小小年纪却功于心计,沉得住气,表面上对萧暥言听计从,将所有的憎恨都埋在心底,终于在八年后一局反杀,将萧暥千刀万剐。

  这可真是千刀万剐,一点没夸张,整整折磨了半年才挂啊。可见武帝恨他有多深。

  也许是小时候在萧暥的阴影下憋成了精分蛇精病,武帝一朝是大雍帝国最强盛也是最黑暗的一朝。

  说强盛,武帝雄才大略,一统天下,驱逐四夷。说黑暗,武帝心理阴鸷,残暴不仁,重用酷吏,不要说对别人,就是他的十几个儿子,不是怀疑图谋不轨下狱了,就是被这恐怖老爹活活吓疯吓死。

  武帝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这样,更何况对待萧暥这个仇敌?简直是恨不得剔骨食肉。

  武帝到底有没有真的那么干,萧宇不知道,据说武帝的野史更加精彩纷呈(bian tai),搞得他心痒痒很想充值买书再看武帝逆天鬼蓄的野史。

  但他现在没心思好奇武帝的黑历史了,因为他就是萧暥啊!

  他看着卧室中央横陈的那具尸体,胸口又是一阵钝痛。

  此人叫薛章,假借看病行刺萧暥,被萧暥当场杀死。

  书中描述是,薛章被杀后,萧暥尤怒气未消,遂下令将其尸悬于城墙上长达三年,以儆效尤。

  他当时看书时对这一段印象深刻,死了还要晾成咸鱼挂着。太不仁道了!

  敢情之后武帝的酷戾都是有本可依的?这算什么,言传身教?

  萧暥哀叹一声,觉得眼前发黑,无力地躺在榻上,他千不该万不该穿越成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权臣,当权臣就算了,好歹也让他遇到个汉献帝这样的软柿子。怎么就碰到个邪魅狷狂的皇帝啊!

  连萧暥这么牛逼哄哄的人物最后都被灭了,他算哪根葱?跟原主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他在这个乱世上能活过三集吗?

  等等,差点忘了,他是个穿越者,自带开挂属性——他知道今后事件的走向。

  所以说,为了自己的小命,他绝对不能让武帝即位,千万不能铸成大错啊。

  他约莫算了算,他杀薛章的时候,应该是武帝的哥哥也就是桓帝时期。萧暥现在只能祈求自己还没有把桓帝得罪透了,还有机会表表忠心,争取一个君臣和睦的大好局面。

  只要桓帝在位,就没有武帝什么事儿了。

  对,就那么办。这可能是他目前唯一的生机了。

  那家仆看他面色几变,“主公?这里……怎么处置?还请示下?”

  这边萧暥正心烦呢,拉出去埋了啊,这还需要他说?

  等等,好像还真是需要他说……原主可是把薛章晒成了咸鱼,还是保质期三年的……

  萧暥叹了口气,摆手道:“买副棺材葬了。”

  家仆愣了下,确认自己没听错,才打了个手势,进来两个人把那尸体拖了出去。

  等到卧室里全部清洗干净,家仆们退了出去后。萧暥无力地靠在床头,喉咙里隐约有一股铁锈味翻涌起来。

  终于,他扶着床榻,咳出了一口血。刚刚换上的新被褥又被染红了。

  真糟心。他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萧暥这具身体好像还……有病!

  不然他找医官做什么?看起来还病的不轻!

  关于萧暥这病,书里可没有写,到底是什么病啊?能治好吗?

  他满心惆怅地又咳出几口血,觉得自己真是生着林黛玉的病,操着司马昭的心。

  想到这里,徒然一股疲倦涌起。只觉得秋风瑟瑟,悲从中来。

  这时外面一阵脚步声,刚才那家仆又出现在门前。

  萧暥叹气,还能不能让人清净一会儿了?

  “主公,大司马来探望你了。”

  秦羽?他那个便宜大哥?

  “请他在客厅稍等。”

  秦羽还没和他翻脸,说明他的判断没错,这还是在桓帝早期,所以,一切或许还有转圜。

  想到这里,他陡然来了点精神,颤巍巍起身,让家仆服侍着穿衣束发。

  坐在案前,烛光幽幽映照下,铜镜里粼粼映出一个模糊的人影。乍一看到,萧暥的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灼了一下。

  受《庄武史录》影响,他一直脑补萧暥是曹操王莽这样的奸雄形象,具体地说就是英雄眉三角眼鹰视狼顾,这形象根深蒂固,使得他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这这这反差太大了!没想到萧暥这个乱臣贼子长得那么好看!

  只见镜中之人,鬓似乌云翻墨,眉如远黛飞烟,眼尾分明被病容烧出一抹残红,却仿如暮春凋零之花色,哀婉清艳,染尽世间风华。

  更让萧暥暗暗吃惊的是,这张脸虽满面病容,却丝毫不见娇弱之态。

  一点烛光恰落于眼底,映出双眸光华流转,宛如幽兰夜火,蕴秀藏媚,清夭暗生。

  萧暥左看右看,这张脸真是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这恐怕是他穿越以来唯一满意的地方了。

  不过再好看又如何,日后他可是要被武帝千刀万剐的啊!也不知道将来那位暗黑系庄武帝会把这张脸怎么割?从哪里下刀?

  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后心一寒,抓住身边的家仆道,“我发病的事,不要让大司马知道。”

  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时候,不能暴露自己的弱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