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在诡异世界变成蜘蛛精

时间:2024-02-11 12:00:32  状态:完结  作者:岐山娘
总书评数:48991 当前被收藏数:55645 营养液数:453844 文章积分:1,435,069,312


  在诡异世界变成蜘蛛精

  作者:岐山娘

  简介:

  文案:贺堪重生到诡异世界生活。

  ———大夏历85年。

  蜘蛛精贺堪穿成刚死的15岁少年,原身路上被人拐卖,沦为献祭用的血食。

  贺堪看着不远处的对着他垂涎欲滴的诡物们……还好,技能都在!

  上辈子穿成大蜘蛛就是个神棍种族,上供皇天后土,下敬四时习俗,一生避凶化吉。

  靠的是什么?

  靠的是各路妖魔鬼怪大哥们的强烈支持!

  贺堪:谢谢妈妈,天赋很好用,这里大哥又多又好,十分适合当血祭材料,我超喜欢这里的。

  Ps:是公蜘蛛不是黑寡妇谢谢!

  Pss:蜘蛛精在恐怖世界生存的二三事。

  扫雷——本文主攻,别代入神话,世界背景自己编的。

  √作者主攻主受无cp都写,小天使们看视角哦。

  √本文每天早9点更新√作者幼稚精转世,你骂我,我就反弹!

  反弹!

  !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惊悚 爽文 爆笑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堪 ┃ 配角: ┃ 其它:幻想轻小说

  一句话简介:蜘蛛精遇到鬼怪世界的二三事

  立意:认真过好每一天

  vip强推奖章

  蜘蛛精贺堪穿到诡异世界,一睁眼,自己成了被献祭的贡品。面对接连不断送菜的诡物们,藏在人群中的野狐、躲在荒村的树母、怪异的“游城隍”,贺堪不忧反喜,第一次感受到了双向奔赴的美好……本文是篇充满奇异幻想的轻小说作品,充满诡物的诡异世界,风格粗野的蛮荒部落,各种神奇的生物相互碰撞。主角冷静果断,面对危险也进退有度,身为蜘蛛精,男主始终珍惜生命热爱生命,努力在蛮荒部落求生存,求发展,在诡异世界走出一条强者之路。


第1章 本能跟过来了?

  本能跟过来了。

  幽静。

  阴暗。

  天空是雾蒙蒙,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水汽,仿佛在水边,呼吸间都是粘稠的湿意,这股湿意仿佛有意识一般往肺部使劲粘连。

  山洞,山洞里面是监牢,十分寂静,监牢是一种类似于石质的栏杆,栏杆底部有淡淡的粘滑的青苔。

  贺堪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这副场景。

  监牢是一间一间单独,每一间监牢里面都有一个昏迷的人,或男或女,大多都昏迷的躺在地上,衣服十分简陋,短打布衣,是古代的衣服,样式与贺堪记忆中的现代服饰样式完全不同。

  看到这里,贺堪忍不住深深叹口气,他知道,自己又重生了。

  这已经是第三世了,他完全搞不清楚到底谁这么捉弄他,连死两次都死不掉,未免也太过分了。

  第一世的他就是个普通男大学生,在宿舍里打游戏打到一半猝死,睁开眼自己就到了一个上古蛮荒时代。

  第二世是个各种神话传说都盛行的上古时代,每个种族都分部落而聚居,有着各自的信仰,贺堪十分不幸的成为一种名叫佛骨魔蛛的巨大蜘蛛,据说是因为他们的先祖曾经吞食了一位佛陀,因此而得名。

  对此,贺堪有点不相信。

  主要是他的长辈们就不太像话,天天靠着佛骨魔蛛是神话种的身份各种坑蒙拐骗,什么诡异啊,不详啊,不少都被他们供奉诱惑然后直接被坑杀。

  这么狡猾怎么可能是吞食佛陀的傻子嘛,佛陀是那么好吃的吗?

  第二世的死因很简单,单纯就是蛮荒种族之间的部落战争,他刚成年就被派了过去,十分不幸的遇到了敌方蟒蜥中的一位强者,直接就被打死了。

  再次睁开眼睛就是现在。

  活活被撕扯开的疼痛仿佛还在身体上弥漫,贺堪揉了揉额头,想起自己临死之前母蛛赶过来时候的样子,人脸上都露出六只蛛眼了,以母蛛的修为绝对不可能犯这样的小错,恐怕还是过于惊慌的缘故。

  自己的蛛子在面前活活被杀死。

  贺堪已经不敢想象母蛛的心情了。

  想到这里,贺堪就有点庆幸自己是只雄蛛,部落里的雄蛛成年后都会离开部落,自己死后,母蛛也能想成他是离开了部落,母蛛性格坚毅,十有八九会帮他报仇,报完仇后也能很快进入新生活。

  这是那个蛮荒时代每一个兽种的本能,神话种也不例外。

  “……呼。”贺堪很快整理了心情,不再继续沉湎于过往记忆,上辈子的经验告诉他,十有八九是回不去了,死了就真的死了,他只是转世轮回没喝孟婆汤而已。

  所以这一世是什么身份?

  贺堪低头环顾,试图在自己所在的监牢中寻找自己身份的线索。

  下一秒,贺堪只感觉自己脑子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一片空白,随后,数不清的信息冒出来,一时间冲刷他的理智。

  又过了一会儿,贺堪这才理清楚自己的记忆。

  贺堪表情有些奇怪,这第三世的身体——是一个半傻子,准确的说,是个大部分理智偶尔会不清醒的人,更关键的是这一世的脸与他的脸一模一样。

  这不得不让贺堪怀疑这是不是某个世界的他自己,否则未免太过于巧合了。

  至于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是被拐卖,准确的说,是在去大启城当术师的时候,没想到正巧赶上变傻,脑子不清醒,被路上的商队抓住,沦为了诡物的祭品。

  这一世同样有着超自然力量,人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占据主流,占据强势地位的是各种各样强大力量的诡物。

  不过人类是种会主动学习的生物,在诡物成为食物链最顶端的时候,人类也随即出现根据诡物力量而诞生的术师。

  贺堪抬头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监牢,整个监牢都潮湿无比,呼吸间都仿佛带着浓重的水汽,时间久了,贺堪闻到的都是河水的腥气,让人作呕,几乎估计在水底的程度。

  目前不知道具体情况,监牢的石柱不像是普通石头,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只能看一步走一步。贺堪捏了捏自己的手,很可惜,曾经感受丰盈的力量荡然无存。

  山洞外面。

  传来“啪嚓啪擦”的声音,像是好几个人的脚步声,在慢慢的走进山洞,那种声音也很像金属与石块相互碰撞的声音。

  贺堪第一时间闭上眼睛,重新躺回原来的位置。贺堪的监牢位于最前面,从脚步声进入山洞的那一刻,贺堪就嗅到了浓重的腥气,像是鱼类身上的味道,不,是死鱼,菜市场中那些死鱼散发的味道。

  “砰砰!!”

  “快起来,吃饭了,一个个别睡了。”低哑古怪的男声在山洞中响起,伴随着重物击打栏杆的声音,贺堪听着旁边人不断被惊醒时候发出的呻吟声,这才缓缓睁开眼睛,为了假装睡醒的迷茫,他特意多眨了几下眼睛。

  监牢外面,是一群穿着短款布衣的伙计抬着差不多一人高的巨大罐子,浓重的死鱼气味正是从罐子里面散发出来的,时不时还有液体撞击罐子的声音,最前面是一个穿着长衫的瘦高男人,面目刻薄,眉毛细长。

  贺堪认识这个人,正是当初抓住他的商队首领。

  这一世的规则几乎与上一辈的蛮荒时代差不多,弱肉强食,除了在城里面有监天司的管辖,一些权贵或许会收敛,到了郊外,没有监天司的管辖,普通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被更强的人抓为奴隶,变成血食的事情时有发生。

  商队首领满意的看着监牢里的血食苏醒后惶恐的模样,他此次奉命办事,为的就是万无一失,好事也成双,路过这荒凉的大启城的时候,竟然意外抓到一个血气丰沛的平民。

  商队首领想到这里,看了眼贺堪的监牢,发现这只血食十分安分的待在监牢当中,可能是刚刚苏醒的缘故,表情十分惶恐。

  “大人,这药食——”在队伍中一个矮小的男人如同老鼠一般窜出来,来到商队首领身边,低声说着话。

  商队首领毫不犹豫的开口道:“全部都喂下去,每一个血食都要喂,不要漏了。”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商队首领转过头盯住这个矮小如鼠的男人,一双眯起来的眼睛终于睁开,如同一只奸诈贪婪的狐狸,怪异的不像是人,被盯住的人会从心里发寒。

  那矮小的男人只感觉一阵寒意从心头起,立马低头,根本不敢对上商队首领的眼睛,心中又惊又恐,只凭本能回答道:“是!”

  商队首领满意的听见这个回答,再次环顾四周,确认监牢中所有血食没有错漏,这才转过身离去,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起码整个血祭仪式都需要他来管。

  所有人都目送商队首领的离开。贺堪这才将目光投注在商队首领离开的背影,刚刚这两个人的对话他都听清楚了,所有药食都要喂下去。

  这让贺堪很容易就想到一种食物,上上辈子的时候,一些达官贵人都喜欢吃专门饲料喂养过的牲畜。

  恐怕,他们就是这种牲畜吧。

  贺堪很快就收回目光没有继续看商队首领的背影,这种比自己强的人,很容易就会感觉到目光,看一会儿就行了。

  那矮小男人在商队首领走后,态度立刻加快,不停催促着手底下的人将监牢里的人一个一个的拎出来。

  “快点,吃下去。”矮小男人现在一人高的罐子边,在他右侧,有个专门喂食的中年男人,手中拿着长柄勺子,其他人则是前往监牢,一个一个将人拎出来。

  那被拎出来的是个矮胖青年,衣衫褴褛,手指间满是土,应该是普通平民,被拎出来的时候神情恍惚,完全没有张口,在听见矮小男人说话也满脸茫然,还是被另外一人硬生生灌进去的。

  灌进去之后,他很快就安静下来。

  一个接着一个,每个出来的男女老少神情都是类似的恍惚,好似完全没有神智。

  贺堪心底一沉,他明白,这些人十有八九是废了。

  这所谓的药食恐怕里面有影响神智的东西,也对,这是真正的世界,又不是小说,都是要当祭品的,怎么可能留下漏洞,反正都是血食要不要神智都无所谓,没有神智反而更轻松方便一点。

  “这具身体之前的意识不会就因为这药食没了的吧。”贺堪苦笑了一声,怪不得他苏醒过来之后还能接受到身体里面的记忆,恐怕本来就神智脆弱的原主,被这毒药食硬生生灌成活死人了,然后他就死后恰巧过来了。

  整个过程中,除了这些商队队员们的呵斥声,其他都寂静到可怕。

  很快,就到了贺堪的这个监牢。

  贺堪同样装作精神恍惚的样子,老老实实的被两个商队队员抓出了监牢,走向了药食的罐子,一开始,贺堪打定主意,这药食绝对不能喝,谁知道会不会继续影响神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