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不归谷

时间:2024-05-09 18:00:02  状态:完结  作者:明月上西楼
  不归谷

  作者:明月上西楼

  简介:

  【第一次写武侠,报看,谨慎观看QAQ】

  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天心诀出,一统江湖

  二十年前,为争夺武林至尊心法《天心诀》,江湖纷争不断,名门世家风霜城惨遭灭门。

  二十年后,消失已久的《天心诀》再次出现,浩劫再起。

  楚不归身负血海深仇,蛰伏二十年,伺机而动。

  他企图用两本假的《天心诀》引出武林争斗,从而找到二十年前的灭门仇人,

  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在计划开始之际被人暗害,身中剧毒,跌落山崖。

  幸而得到少年侠士叶星河相救。

  楚不归和叶星河互相隐瞒身份,结伴同行,寻找解毒之法。

  路上偶遇一桩桩命案,凶手皆指向楚不归,楚不归一时成为武林公敌。

  就在他准备告诉叶星河自己的真实身份时,却意外发现一直视为知己的叶星河居然是杀父仇人之子,而他接近自己也是另有目的……

  *

  楚不归:你走吧,不然我一定杀了你!

  叶星河:要走可以,你还欠我一件事,你替我办完,我们两清,再不纠缠。

  楚不归:你说。

  叶星河:我要你陪我睡一觉。

  楚不归:……你找死

  *

  武侠,年下,群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希望我能把这个故事讲好。

  卑微求个收藏,拜托了!

  年下、强强、剧情、江湖、情投意合、恩怨情仇、群像


第1章 天心决出,一统江湖

  *

  一片无边的竹林深处,隐着一个小院子,院子里头有一座小木屋,空旷之处摆着青石桌椅,楚不归静静坐在石凳上,面前的白瓷茶杯里飘出淡淡的茶香。

  他闻了闻茶香,又取出一个新的茶杯,倒上茶水后放在桌子的另一边。

  头顶的竹林突然簌簌作响,落下许多竹叶来,连同竹叶一起落下来的,还有一个白衣男子,他稳稳坐于楚不归对面,端起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笑道:“好香的茶。”

  “你的轻功还需多练练。”楚不归头也不抬,说出的话毫不留情。

  白衣男子也不恼,依旧是一副笑模样,“比你是差了些,但也足够了。”

  楚不归抬眸看向对方,眼中情绪淡淡,“何事扰我?”

  白衣男子凑近楚不归,道:“有大生意了。”

  楚不归倒茶的手并未停顿,也没说话,白衣男子便继续说下去,“有人出五万两黄金,让我们帮他保管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楚不归将茶盏放下,来了兴趣,能让人花这么多钱的,想必不是普通东西。

  “天心诀。”白衣男子说出三个字。

  楚不归仍是岿然不动,只是眉心微微蹙了下,白衣男子瞧着他的样子,不禁道:“这可是整个江湖都眼红的宝贝,你怎么不为所动?”

  “整个江湖都眼红的宝贝,不一定就是好东西。”

  “也是,眼瞧着武林大会召开在即,这东西突然出现了,恐怕将有大变啊。”白衣男子摇着扇子,感慨道。

  楚不归问:“他人在哪?”

  “还在谷里,她说要当面和谷主交易,我不就只能来找你了吗。”白衣男子边说边咂舌,“我细柳剑戚飞英的名号都不管用咯。”

  “走吧,回谷。”楚不归说着起身,脚尖轻轻一点,越上了屋顶,之后又朝后山飞去。

  戚飞英连忙紧随其后,冲着楚不归的背影大叫:“等等我啊!”

  *

  不归谷座落在这片竹林之后,望云崖之北,一条隐蔽的小径穿过山涧,进去后别有洞天,亭台楼阁环着山腰而建,彼此相连,入口处一块五人高的白玉山石,上书“不归谷”三个大字。

  作为江湖中的一个神秘组织,不归谷干的是钱货两讫的买卖,只要对方付了足够的钱,无论是运送货物、收集情报、杀人越货,不归谷都不会拒绝。

  所以,不归谷中,不仅有顶尖的杀手,也有顶级的情报。

  谷主楚不归为江湖正派人士所不齿的同时,又为他们所忌惮,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柄落在这个人手里。

  楚不归和戚飞英二人从天而降,落在不归谷的山门处,守门的护卫立刻抱拳行礼,“见过谷主,戚门主。”

  “方才来的那个女人呢?”戚飞英问。

  守门人道:“在静室等候。”

  “是个女人?”楚不归好奇地问。

  戚飞英立刻笑起来,凑近楚不归道:“不仅是个女人,还是个美丽的女人,令人一见难忘呢。”

  楚不归白了戚飞英一眼,两人朝静室走去,静室外头有人把守,推门而入,里头却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女人和黄金,只有清幽的脂粉香气证明戚飞英并未说谎。

  楚不归疑惑看向戚飞英。

  戚飞英也傻了眼,冲出去问守卫:“人呢!”

  守卫忙道:“一直在屋子里,并未离开啊!”

  待他们看到屋子里的情形后,也惊得瞪圆了眼睛,静室是不归谷的会客厅,背靠山壁,为了防止交易的客人生有异心,所以只有一个出入口,一个人不可能在守卫的眼皮底下从静室凭空消失。

  戚飞英不死心地将静室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还是一无所获,他插着腰难以置信,“真是邪了门了。”

  “你确定她带的东西是天心诀?”楚不归问。

  戚飞英点头,“东西我验过,是天心诀无误,但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这本心诀已在江湖上消失二十年之久,我也没见过真的。”

  楚不归不再说话,闭上眼睛屏息凝神嗅了嗅,睁开眼,对戚飞英道,“这是城南胭脂铺的胭脂味道,你去查一查,最近都有谁在那里买过胭脂。”

  戚飞英听后先是一愣,之后摇着扇子笑起来,“我说你不仅精通药理,对姑娘用的东西怎么也这么精通,我这个万花丛中过的人都分辨不出来这是哪家的胭脂。”

  戚飞英边说边拿折扇去挑楚不归的下巴,被楚不归厌恶挥开,“只有城南胭脂铺里的胭脂会放一味薄荷。”

  “好,我这就去查。”戚飞英收回扇子,笑得俊美,“此去城中少不得要花上几天时间,不要太想我哦,等我回来给你带你爱吃的点心。”

  楚不归并没有耐心去听戚飞英的油腔滑调,迈步走出了静室,他面上虽不动分毫,心里却已经计较了万分。

  江湖上一直传言着“天心诀出,一统江湖”的传言,据说天心诀是最上乘的心法秘诀,习得它便可成为武林至尊。

  二十年前,为了争夺天心诀,武林起了不小的浩劫,名门世家风霜城在这场浩劫中惨遭灭门,最后传说天心决被一个世外高人带去了雪山之巅,从此再未出现。

  二十年过去,当初那场浩劫已经快要被人淡忘,不料这本心诀却再次出现,在武林大会即将召开之际,它的出现是否会引来另一场劫难,楚不归不知道。

  *

  晚上的不归谷很安静,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听不见。

  一轮弯月悬于空中,楚不归负手站在窗前,遥遥看着它,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这样寂静的夜色,他看了许多年,可今日,他总觉得有些地方和往日不同。

  忽然,窗外起了一阵夜风,地上的落叶被狂风席卷而起,楚不归神色一凛,闪身避开的同时,一支暗器“咻”地擦过他的身体,直直钉入身后的墙中。

  紧接着,有人破窗而入,楚不归一跃而起跳上屋顶,只扫了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横七竖八的尸体,都是他门下的护卫。

  来人身着夜行衣,紧随楚不归身后,又朝着他的方向放了几支暗器,同时挥剑而出,都被楚不归一一避开,与此同时,又有数名黑衣人跳入了院子里。

  他瞧了一眼,黑衣人约莫有二十来个,包的严严实实,一点儿看不出身份。

  还未等楚不归开口询问,他们又起了攻势,银色长剑在黑夜中泛着寒光,寒光掠过楚不归的双眼,照出里头冰冷的杀意。

  楚不归以掌风劈开剑势,手臂上很快缠上了一缕银丝,那是他的武器,霜寒丝,细丝蜿蜒坚韧,细到肉眼几乎不可见,悄无声息就缠上了对方的脖颈,楚不归稍一用力,其中一个黑衣人就被割了喉。

  “好大的胆子,敢擅闯我不归谷。”楚不归收势,一人对峙着多人。

  对方头目目露凶光,盯着楚不归,声音十分的沙哑难听,“交出天心诀,或可留你全尸。”

  楚不归轻笑一声,“有意思,这东西我还没瞧见,消息就已经漏了出去。”

  “少废话!”黑衣人大喝一声,再次一起攻来。

  楚不归脚尖轻点而起,不费吹灰之力飞到了山巅,他看一眼紧紧跟在身后的人,眉心紧蹙,他武功虽然不错,但是要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么多人,还是有些麻烦,后山有一片密林,是他设计的机关,寻常人走进去一定走不出来,他要将他们引到密林里去,再来个瓮中捉鳖。

  谁知,竟从后山之中又涌出了一队人,来了个两面夹击。

  几把长剑同时刺来,楚不归脚下生风,一个转身轻巧闪过,稳稳落地,被围在人群之中。

  以少对多,他没有胜算,手里头的霜寒丝如蛇信子一样在夜色中悄无声息地杀人,却也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不妨,他被暗箭射中了左肩,他毫不犹豫折断箭杆,反射出去,箭杆穿透了放暗箭之人的咽喉。

  “何人派你们来的?”楚不归出声质问,同时察觉到自身情况不妙,那支暗箭有毒!

  “死到临头还如此多话。”对方见他受伤,越发有恃无恐。

  “杀了我,你们永远不会知道天心诀的下落。”

  “那也没关系,你的命一样值钱。”

  对方攻势很快,楚不归已有些不支,精通医理的他很快判断出自己中的是噬心蛊,此毒甚是凶猛,中毒之人不运功时与常人无异,一旦运功,毒性便会发作,封住全身经脉,强行运功,则会催动体内血脉逆行,加速毒性发作,最后经历噬心之痛凄惨而死。

  眼见着他们要攻上来,楚不归猛地提气挥掌劈去,掌风将几人震飞,楚不归自己也因为强行运气导致气血逆行,喷出一口鲜血来。

  黑衣人见他吐了血,互相对视一眼,眉梢已浮上喜色,再次挥剑攻来。

  楚不归闪身勉强躲过,右手摸到袖箭,朝着最近的黑衣人射去,二人瞬间毙命。

  余下的人还不少,楚不归袖箭数量有限,此时内力尽废,对付起来恐怕有些吃力。

  第三支袖箭刚刚放出去,远处忽而飞来另外一个黑衣人,轻而易举躲过袖箭,一掌朝楚不归胸前劈来。

  楚不归顿觉五脏六腑似乎都被震碎了,猛地又喷出一口鲜血,黑衣人紧接着又劈了一掌,楚不归不敌,被内力震飞,脚下一滑,踩中的几粒石子纷纷跌下了望云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