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却将万字平戎策

时间:2024-05-12 10:00:03  状态:完结  作者:森木666
  却将万字平戎策

  作者:森木666

  文案:

  柳柒和云时卿同朝为官,两人明争暗斗多年,是一对举世皆知的宿敌。

  上元佳节,北狄王室有意与中原和亲,小公主一眼就相中了左丞相柳柒。

  皇帝正头疼时,柳柒却看向那个幸灾乐祸的男人,眉眼噙笑,谈吐温雅:“柳柒之钦慕,譬如时卿者。”

  云时卿:……

  霎时间,满朝哗然。

  *

  一次意外,柳柒不慎遭人暗算,和死对头云时卿滚了又滚。

  一夜之后,柳柒提刀来到右相府,誓要剁了云时卿泄恨。

  云时卿将人制服,轻佻抚弄他的眉眼:“柳大人不是喜欢我这类的么,为何用过之后便翻脸不认人了?”

  见他沉吟,云时卿愈发浮浪,“柒郎以后每个月都需要我,若真剁了,谁让你欢愉?”

  柳柒身中奇蛊,此蛊遇酒生香,可诱之情动,每逢月中必会复发。

  而唯一能疏解蛊毒之法,便是与初次那人再行鱼水之欢。

  思及此,素来温儒的柳柒咬牙吐出一个字:“滚!”

  后来早朝,各党派吵得面红耳赤之际,柳柒以一声干呕平息了争执。

  散朝后,云时卿把人拦住,戏谑道:“柳大人吐得这么厉害,莫不是身怀六甲、孕症发作了?”

  柳柒阴沉沉地看着他。

  云时卿:……

  真、真有了?

  柳柒原打算借云时卿之手除掉腹中的罪孽,结束两人之间本不该存在的因和果。可是一碗药灌下去,自己肚子竟毫无反应,而那个一心和他作对的人却红了眼……

  *

  山河飘摇,大厦将倾。

  强权更迭,浮尸遍野。

  柳柒于乱世中颠沛,在风刀雨剑里产下一子。

  云开雾散时,那人打马而来,俯身拥他入怀。

  “柒郎,我们回家。”

  死对头文学,巫术生子,轻微万人迷。

  狗血,泼不泼天不知道,反正狗血

  架空,文盲写作,勿考究

  文名取自《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宋.辛弃疾——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

  下本写《情敌喝醉后喊我老婆》

  连洲,一个长得人模狗样、清冷孤傲的外科医生,是远近闻名的禁欲男神,也是我的情敌。

  怎么看怎么烦。

  某次宴会上,连洲被人灌了个烂醉,褪去骄矜的伪装后,他似乎变得跟平常不太一样了。

  我原打算戏弄戏弄他,谁知把人惹急了,他竟一把将我塞进车后座,欺身附在我耳侧,嗓音低而沉:“老婆。”

  我:?

  说话就说话,能不能别咬我耳朵?

  还有,谁tm是你老婆!

  -

  后来朋友聚会时,有人问连洲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连洲撩起眼皮,不露声色地说道:“皮肤白、会画画、厨艺佳,身上有书生气。”

  “最好还有点儿浪。”

  朋友们不约而同地看向我。

  我:??

  -

  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所谓的清冷孤傲,不过是连洲诱捕我的一种方式。

  注: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朝堂 正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完结文《和死对头协议结婚后怀崽了》《小美人带球跑失败了》 ┃ 其它:预收《情敌喝醉后喊我老婆》、《协议营业100天》

  一句话简介:怀了政敌的孽种

  立意:国泰民安,盛世长存。


第1章 风起汴京城

  正月十四,雪落汴京。

  北狄长公主述律蓉蓉率领和亲使臣从临潢府出发,翻越白雪皑皑的太行山,历时两个月,终于在上元节前夕来到了大邺都城汴京。

  天空依旧飘着雪片,寒风阵阵,凛冽刺骨。

  未时四刻,北狄和亲队伍抵达南熏门外。

  四名皮肤偏黑、身材壮硕的北狄侍卫骑着骏马行走在队伍前列,他们腰间均配有一把做工精湛的弯刀,两鬓的编发被整整齐齐束在脑后,狼皮短袄尽显魁梧与野性,是草原蛮夷特有的装扮。

  述律公主的马车就在四名侍卫身后,车马行进至南熏门外时,与早已候在此处的大邺官员相遇。

  北狄侍卫与使臣们纷纷下马,在三丈开外的雪地上对大邺的官员曲臂弓身行礼。

  须臾,一名身着碧色左衽窄袖袍、头戴圆顶帽的少女拨开车帘轻盈一跃,几步便来到了人前,双眼扫过大邺朝这群粉头白面的文臣书生,最终将视线停留在一道紫色的身影上。

  清风微漾,细雪拂衣。那人着紫袍、佩金带,眉如墨画,身似修竹,一双凤目隐若含情,通身气派风流自现。

  仅这一眼,便让小公主愣在了原地。

  早在来汴京之前她就已有耳闻,道是大邺朝十年前出了两位状元郎,惊才风逸、品貌非凡,是汴京权贵们求而不得的良婿。后来这两位状元郎青云直上,不到而立之年便双双位极人臣。

  有人曾如此评赞这两位权势滔天的青年——若问何处公子无双?且看金陵云相、扬州柒郎。

  而眼前这个位便是扬州柒郎,左丞相柳柒。

  柳柒踏着积雪前行,在距离北狄公主两丈开外的地方顿足,旋即拱手揖礼:“微臣柳柒拜见公主。”

  其声泠然,宛若清泉撞击玉石。

  对方许久不予回应,柳柒微一颔首,刻意提高了嗓音,再次说道:“微臣柳柒,拜见公主。”

  直到公主身后的侍卫出声提醒,她才堪堪回过神来,面上挂着一抹红晕:“柳、柳相不必多礼。”

  若按邦交礼仪,接待他国来使只需鸿胪寺的官吏出面即可,然而此次和亲事关重大,皇帝便委派官拜丞相并身兼礼部尚书的柳柒出面,由他接见北狄公主及随行的使臣,以示上国风范。

  柳柒公事公办地把和亲队伍带到皇家驿馆,待一切都安排妥善之后适才离开。

  暮色四合时,柳柒回到府中去了东厢房,还未来得及坐下吃杯热茶,他的贴身小厮便急急忙忙跑了进来,一边喘气一边说道:“诚如公子所料,北狄和亲队伍在进京之前曾与人接触过。”

  柳柒站在黄梨木雕花案几前,任由侍女替他解下氅衣与官帽。他微一侧眸,淡淡地问道:“何人何地?”

  小厮顺过气之后恭声回答:“在大名府驿馆里,和公主会面的人正是云家的暗卫。”

  柳柒眉梢颦蹙,侧颜线条被一豆灯影拉得格外凌锐:“云时卿?”

  大邺朝官制复杂,三公虽不复,可丞相之职却一分为二,与中书令共同辅政,形同三公。

  云时卿和柳柒不睦已久,两人官拜丞相之后又深陷党政之争,势同水火。乍然听见这个名字,素来温雅的柳丞相难得露出些许厌恶的神色。

  小厮点头:“属下曾会过那群杀手,断不会认错,是云家的暗卫无疑。”

  柳柒缓缓坐下,沉吟半晌后说道:“私通蛮夷无异于叛国之举,云时卿做事素来严谨,岂能轻易让人发现他与北狄公主有来往?”

  小斯疑惑道:“如此说来,是有人想嫁祸云相?”

  “不尽然。”柳柒浅饮两口清茶,“没人有胆量敢冒充云府的暗卫,旁人也无法调遣。他们许是避开了其他耳目,故意让你发现。”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为了三殿下罢。”

  小厮愣了愣,旋即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难道云相打算借北狄之手干预陛下立储?可是……干预立储乃天家大忌!”

  柳柒淡淡一笑:“储君者,关乎国祚也。帝王虽有忌,却不得不听取百官之谏,此为顺应民意。对于臣子而言,若能拥立明君开辟盛世,便是青史永垂、千古不朽的贤臣。”

  小厮听完轻嗤道:“云时卿的手段何其狠毒,与贤臣可扯不上半点关系,更何况三殿下他——”

  未说出口的话被柳柒一记眼神堵了回去,小斯立马闭嘴。

  顿了顿,又有些担忧地说道,“公子,如果云相此次的目的不是干预立储,而是想借蛮夷之手对付你,该如何应对?”

  柳柒敛眸,温声说道:“不管他有什么企图,明日洗尘宴自能见分晓。”

  翌日,上元节,昭元帝携群臣于金明池为北狄公主述律蓉蓉设宴洗尘。

  这场御宴名义上是接风洗尘,其真正用意则是为公主择婿。昭元帝下了口谕,凡京中三品以上的官员务必前往金明池,若家中有未婚配的儿郎,也一并恩准入宴。

  此番北狄人南下,旨在与大邺和亲。

  草原八部历来不合,自从一年前北狄王次子杀掉八部之首遥念部大王之后,整个草原便群龙无首,其余几个部落人心不聚,明里暗里都在针对北狄。

  北狄人虽然骁勇,然双拳难敌四手,如今被其余几部联手打压,腹背受敌,处境艰辛,不得已之下只能以和亲之名向大邺称臣——或者说,借大邺朝之手吞并其余六部,让北狄稳坐草原之主的宝座。

  这群徙水草而居的蛮夷人是匈奴后裔,嗜血好战、生性残忍,一旦各部统一,无论将来谁当这个草原之主,他们都会过河拆桥,兔死狗烹,届时蛮夷就会挥兵南下,进入中原烧杀抢掠。

  昭元帝之所以应下和亲,甚至承诺北狄公主可亲自入中原挑选驸马,并非因为北狄称臣这个条件,而是他们甘愿奉让幽州、蓟州、涿州以及蔚州四座城池。

  幽州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进可攻退可守,若能攻克这道防线,于北伐颇为得益。

  不过大邺朝自开国伊始便南征北战,如今兵乏马困,正休养生息,更何况燕云十六州丢失已久,若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收回失地,定能功震千秋、惠利万民。

  酉正时分,宝津楼内御宴起,飞觥献斝,笙歌曼舞,一派热闹之象。

  那群玩世不恭的权贵子弟们都不想远赴蛮夷做一个老死异乡的和亲相公,所以今日纷纷收敛了本性,怎么无趣怎么来,唯恐不小心展露出自己优秀的一面被公主相中。

  不过述律公主对这群脂粉膏里养出来的纨绔似乎毫无兴趣,甚至连金尊玉贵的三位皇子殿下都没瞧上几眼,现下正兴致盎然地欣赏歌舞,偶尔与贵妃娘娘搭几句话,气氛倒也和谐。

  柳柒吃下一块香甜软糯的梅花煎,微一抬眼,竟发现公主在打量他,他心下怔然,面上却恭谦一笑,不失礼貌地举杯,隔空敬了敬她。

  饮罢,柳柒从容不迫地放下酒盏,还想再吃一块浸了蜜的梅花煎解解酒,却发现坐在对面的云时卿也在打量他。

  右丞相云时卿坐姿端雅,单手搭在膝上,闲适悠然,紫袍金带衬得他面冠如玉,就连本该冷锐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不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