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萧王爷的小花奴

时间:2024-05-12 14:00:03  状态:完结  作者:太公
  萧王爷的小花奴

  作者:太公

  文案:

  【前期虐,后期宠】【强攻弱受】

  萧衍之生性凉薄,只想着让登上皇室的这条血路上多添杀戮,心爱的人怀揣着司马昭之心,他却假意逢迎;爱他的人怀揣着一颗赤诚,他却怕招来无端祸患。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柳渊,你本可以拥有更灿烂的人生。”

  “只有在王爷身边,柳渊才是最完整的。”

  有的人生来就粗鄙不堪,但仍祈求天上明月。

  柳渊的这一生只许了三个愿望。

  一愿王爷诸事顺遂。

  二愿王爷身体安康。

  三愿王爷幸福永痕。

  「一个是嘴硬心软差点就追妻火葬场的王爷攻

  一个是人美心善但独宠攻的小可怜受」


第1章

  ‘啪!啪!’

  “废物!本王再给你一个机会,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又是一鞭子抽在了身上,萧衍之都能听到人身上皮开肉绽的声音。

  可他却毫不怜悯,甚至是又扬起手,想要彻底的了结了这个叛徒。

  “萧衍之,他已经死了!”

  飞速敢来的魏呈延立马拽住了好友。

  “你堂堂一个萧王爷,还是我们景城的大将军,难道就因为一个圣旨就怕成了这样?”

  “萧衍之,你别以为你能骗得了其他人就能骗的过我!”

  萧衍之见人突然往后退了一步:“如何?你那边有消息了吗?”说完就坐到了椅子上,像是没有听到好友的怒吼。

  他身体里的内力才刚刚平复,但一想到三日后的大婚,萧衍之就又感到了无比糟心。

  他实在是没想到,那个看似柔弱,满心满眼里都是他的小花奴,居然敢背着他去见皇帝?

  还有他身边的那些个死侍,难道是他对他们还不够好吗?

  “柳渊确实是被宣公公接走的,直接就去了皇宫,路上谁也没见过。”

  话落,魏呈延把收到的密信全都放在了桌上。

  他看着萧衍之说道:“等人进了宫宣公公更是一路护送,直到进了那养心殿才离开。”

  “半个时辰后,柳渊就被皇帝亲自带了出来,更是亲自把人送进了朝阳殿。”

  “所以呢?我们的人都是废物吗?”萧衍之把所有的密信都扫了一遍,可上面除了亲眼所见就是亲眼所见。

  他要听的是这些吗?他要知道的,是那小花奴到底和皇上说了什么。

  “呵,那你还想知道什么?啊?”魏呈延最见不得的就是他这副模样。

  他一脚踢翻了桌子,用了五成内力才把萧衍之拽到了面前。

  他狠狠地盯着他,像是失望,又像是谴责。

  “萧衍之,你他妈到底还有什么是不满意的?你要是真不想娶那柳渊,那你当时为什么还要去接那道圣旨?”魏呈延满腔怒火的拽着人逼问。

  他一手拽着人的领子,一手拿过那道染血的圣旨,直接就怼到了萧衍之面前。

  他让人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看:“你可是这景城的大将军,民心所向,你到底是在怕什么啊?”

  “当初老子就和你说了,你要想报仇,那老子就陪你!那五千琳琅军也都就做好了随时冲锋陷阵的准备,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就算踏了这景城又有何妨?”

  “可你呢?你二话不说的带着琳琅军就走,还给这虞家的人守江山。现在又因为一道圣旨发疯,萧衍之,你他妈到底还记不记得你当初都是怎么跟我说的?”

  魏呈延实在是看不下去,暗喜死了,悲欢离合四死侍也还在刑堂领罚,要不是他收到消息及时赶到,他身边或许就真的没人了。

  “萧衍之,你要真不想娶那柳渊,我可以替你去杀了他。”

  ......

  夜色如水,高悬于天幕的一轮明月映照着金碧辉煌的琉璃瓦,给红墙洒下了一片朦胧的光景。

  皇宫里很安静,四周都静悄悄的。

  柳渊站在窗前,头顶皓月当空,应着清冷的月色,他是如此清晰的就看见了那坐落在不远处的辉煌宫殿。

  其实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宫,更是他第一次面见皇上。

  他今天本来是想离开王府,去城外一百里的村庄落脚。

  因为李伯说,他和王爷是不一样的,他在王府只会害了王爷,还让他最好收起那份心思,可千万不要幻想,也不要再抱有希望。

  可是喜欢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是说变就变的呢?

  “王爷......”柳渊满眼伤情,嘴里也轻轻的呢喃着。

  偌大的宫殿里就只有他一个人,面对着眼前陌生而又精致华丽的装饰,柳渊像是呼吸困难,逃命般的就跑到了院外。

  他想王爷了......

  原本是不想让李伯难做,所以才决定出府,可谁知道半路又杀出了个宣公公,还又莫名其妙的跟人进了宫。

  其实柳渊都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王爷喜欢江太傅。

  可是王爷,你既然都与江太傅两情相悦,相守此生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接下那道圣旨,决意与我成婚呢?

  宽敞的院子里凉风习习,柳渊不禁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裳,混乱的思绪这才肯作罢。

  他听见了花丛里的蝉鸣此起彼伏,混合着百花的清香,就像是他此刻的所有不堪和委屈都一起被埋藏在了这朦胧的夜色里。

  不远处的树影还在随风摇曳,花枝纷纷扰扰的,阴暗交错,忽明忽暗。

  柳渊现在是真的好想回到王府,回到王爷身边。

  他想告诉王爷,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也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突然找上他......

  他明明只是一个卑贱的花奴。

  他明明都已经做好了要离开王府的决心。

  可宫城之大,城墙之高,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哪里又能去拒绝一个本来就不能拒绝的邀请呢?

  宣公公说皇上想见他,还说皇上一直都看着萧王府,若是让皇上不高兴了,那么萧王爷也不会好过。

  就是这样短短的一句话,却是让柳渊直接投了降。

  他小心翼翼的跟人上了马车,进了或许是他一辈子都无法触及的皇宫,更是见了那受万人敬仰的真龙天子。

  皇上对他说:“朕可以帮你实现愿望。”


第2章

  “他五脏六腑都已经被人震碎了,就算是仙人临世,那也救不了。”

  魏府书房,魏老尚书对着自己的儿子摇了摇头。

  “出手的人根本就没想让他活命,你就算把他带来,我也是无力回天。”

  魏尚书坐到了一边,拉了拉肩上的大氅,心里却是心如明镜。

  残留在人体内的内力他简直是太熟悉了,浑厚而又阴柔。

  恐怕这世上除了那位萧王爷,就再没有人能习得了如此恐怖且又古怪的内力。

  “呈延,萧王爷呢?”

  魏尚书看向了自己的儿子,一双浑浊的眼里也满是精明。

  他想,他告老还乡的奏折恐怕是又要被驳回来了。

  魏呈延垂眸看着就这么轻易死了的暗喜:“啊,衍之啊,他进宫去了。”

  这家伙死的也太可惜了,连幕后之人都还没审出来,而且,他们怎么能让他死的这么快呢?

  魏呈延挥了挥手就让人处理,可刚一抬头就正好碰上了自家老爹想吃人的视线。

  “呃......”

  他下意识的挠了挠了头,随即抽出了折扇轻摇着,想以此来掩饰掉他的心虚。

  天啊,他真的是冤枉啊!不是他不想拦,只是那家伙实在狡诈,居然趁他不注意搞偷袭,直接就定了他的身。

  他一不能动,二又不能说的,真的是没有办法,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喽。

  被自己的老父亲盯的发寒,魏呈延清了清嗓子,连忙凑了上去讨好道“爹,你别这么看着我呀。”

  “你也知道我打不过衍之的,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儿子作死,被人打的满地找牙吧?”

  说着说着他就又想到了那道圣旨,不用想,衍之他现在啊,肯定正和他的新娘子在一起呢。

  三月沐风,夜凉,风清。

  高耸直立的城墙之上,一身玄衣的萧衍之果然是来到了皇宫。

  趁着夜色,他身形如鬼魅的躲过了守夜的禁军,悄无声息的就来到了朝阳殿。

  他看到了那站在院子里的人,小花奴正背对着他,单薄的身影仿佛都禁不起一阵风吹。

  萧衍之看的直皱眉头,心想这人原来这么瘦的?

  他看着人似乎是打了个冷颤,但却还没有进屋的想法,于是立马就走了过去。

  他语气不悦,甚至是带着怒气的一脚就把人踹到了地上:“怎么?难道是因为马上就要和本王成婚了,所以都兴奋的睡不着?”

  祁渊毫无抵抗的就挨了一脚,吃痛的转过头,发现竟然是王爷?

  他惊讶的叫了一声:“王,王爷?”

  王爷为什么会在这儿?

  难,难道是来找他的?还是说,王爷这是来兴师问罪了?

  “王,王爷,不是你想的这样的!柳渊,柳渊只是,”柳渊连忙跑了过去,可看着王爷冰冷异常的眼睛,解释的话都到嘴边了,但就是怎么也说出口。

  他要怎么说呢?

  要说他真的没有背叛王爷?还是要说他只是被皇帝威胁进宫?还是要说,他其实不想和王爷成婚.......

  “呵,怎么不继续说了?”萧衍之闻言捏起了小花奴的下巴,强迫着人抬头。

  “你是什么?你是没有背叛我?还是说,这道圣旨你是真的不知情?”他看着小花奴躲闪的目光,一把就把人甩到了一边。

  柳渊吃痛的再次摔在了地上,不规则的青石板小路凹凸不平,锋利的边角瞬间就割破了他的衣裳,手腕。

  柳渊可怜兮兮的抬起头,在地上爬着抓紧了王爷的大腿:“王爷,柳渊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他哭了,滴滴晶莹瞬间夺眶而出,映着清冷的月色,发出了银色的闪光。

  柳渊的姿色其实还算上等,清冷艳丽的小脸,就像是一朵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莲,拒人于千里之外。

  细长的柳叶眉下有着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每次看向他时,都像是装满了无限爱意,即使是现在,萧衍之也能感受到小花奴身上的强烈爱意。

  可是,就算是这样爱着他的人还是背叛他了,不是吗?

  “柳渊,你真的是太恶心了!”

  一脚就踢开了跟前的人,萧衍之无视了小花奴痛苦的模样,满眼的嫌弃。

  他轻启薄唇,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伤人:“本王是待你还不够好吗,柳渊?”

  密信中说他是擅自出府,目无章法,想离开就离开,若不是他,皇帝又怎么会钻到空子?

  “好吃的,好玩的,甚至就是和呈延出去游玩本王带的都是你,不是屿秋,所以,你到底还有什么是不满意的,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