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惜春容

时间:2023-11-10 19:00:11  状态:完结  作者:秦柒
  题名:惜春容

  作者:秦柒

  Tag列表:原创小说、古代、BL、长篇、连载、HE、双性、先婚后爱

  简介:不情不愿的和亲但双双真香。

  知道要和亲的时候,太子是无所谓的,玉春是不想嫁的。

  直到成亲当天初次见面。

  玉春:太子人还怪好的。

  ————--————

  年上,背景架空,请勿深究。

  需要注意的点:

  *后期可能会揣崽。

  *太子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温柔,有点奇怪癖好在身上的。

  *受养蛇,偶尔含蛇量高。


第一章 如意凉糕

  ==

  西南王的小世子要嫁来大胤和亲的消息已经传了有两个月了。

  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但最初朝中当真的人并不多,毕竟是一朝太子,怎么能娶个男子做正妃。

  直到皇帝下令让礼部开始筹备东宫大婚的诸项事宜时,众人才意识到和亲一事已是定局,于是纷纷备了贺礼送去太子府上,也借此试图揣测太子的心思。

  太子倒是对贺礼来者不拒,温和有礼地道谢又送客,看不出对这桩婚事的半点不满。

  三月廿六,东宫大婚,天子龙颜大悦,下令与民同乐,上京城内一时热闹非凡,百姓更是将太子迎亲的主路堵得水泄不通,想要看一看这嫁来的太子妃到底是什么模样。

  听闻是个绝世美人。

  长乐宫正殿里红绸轻晃,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了两下,玉春穿着嫁衣回过身,对着那不安分钻动的蛇脑袋轻轻拍了拍,口中不知说了什么,绸带下钻出一条很漂亮的银环蛇朝他仰着脑袋吐了吐信子,又很快安分下来。

  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两个嬷嬷和六个宫女手中捧着东西鱼贯而入,隔着屏风朝他恭敬地行了个礼,“世子殿下,您衣裳换好了吗?”

  玉春应了一声,她们便上来替玉春梳发上妆,小世子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的脸,好像有点难过似的道:“我不想嫁。”

  到这个时候他又有点怕了。

  他说的是西南那边的土话,宫女听不懂,只有两个嬷嬷是从西南过来陪着他一道的,闻言也只能安慰道:“小殿下,您得听王爷的话。”

  玉春不说话了。

  过一会儿,他又扭头对宫女道:“我有点饿了……”

  宫女捧着他如绸缎般的长发轻柔地侍弄着,闻言看了看镜子里一张可怜巴巴的小脸,好似有点心软似的,低声道:“奴婢给小殿下……”

  话音未落,身后的嬷嬷语气就严厉起来,“新嫁娘这一日不能吃东西。”

  “坏了规矩被人发现,你们不要命了?”

  那宫女吓得一哆嗦,没有再敢出声,只是依旧给玉春挽发,玉春抿唇道:“我知道了。”

  他朝人乖巧地笑了一下,“嬷嬷别生气。”

  昨天其实嬷嬷跟他讲过规矩,也再三告诉他大胤这里规矩严格千万不能出了差错,是他自己一早被饿了太久给忘记了。

  身边没跟着太多亲近的人,这两个嬷嬷又是看着他长大的,在玉春这里同长辈无异,小世子回过神看着自己头上梳好的发髻,宫女正要给他戴上发冠。

  珠玉华美,冰凉凉地垂下来贴着脸颊,玉春歪着头有些不适应,太重,压得他脖子疼。

  正殿中燃着的沉水香被窗外的风吹散几许,宫女扶着收拾好的玉春起身坐回床榻,“还有一刻钟的时间太子殿下就来接您了。”

  玉春点点头,没多久外边陡然热闹起来,太子接亲的阵仗自然很大,殿外鞭炮声响了许久,而后是马蹄顿下的声音,玉春还想再看时嬷嬷已经将盖头盖在了他的头上,眼前只能看到一片喜庆的红色。

  “这一日还长着呢,世子殿下不要心急。”

  嬷嬷扶着他的手将他送至正殿的门槛处,太子正站在那儿等他,玉春什么也看不到,只是被牵着手小心翼翼地跨过去,嫁衣拂过门槛又掠过青石台阶,太子的手比他大了许多,稳稳地将他牵住了送上花轿。

  玉春老老实实坐在轿子里,不知道太子高不高兴这一门亲事,反正他不太高兴,也懒得和太子说话。

  这一日确实很长。

  太子娶亲既是家事更是国事,其间流程繁琐复杂,及至吉时拜天地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不像话本子里讲的那样随便拜完就能结束,而是要老老实实地在拜完高堂之后再拜四方,而后再拜天子,到第五回才夫妻对拜。

  玉春脖子被压得疼了,有点生气地想,高堂和天子都是一个人,做什么要拜两回。

  太子十五岁行了束发礼之后便不再住在宫中,而是在宫外另建了太子府,而玉春因为是从西南来的上京,在这里并没有正经府邸,皇帝便特许他在皇宫内出嫁,住的就是先前太子住过的长乐宫。

  礼成后已经是申时初,绕了大半个皇宫,玉春终于再一次坐上了轿子,他又困又累又饿,好在回太子府之后就不用他再做什么,嬷嬷和宫女将他送进洞房后便只剩他一人。

  房内安静,只剩龙凤烛燃烧时烛火炸开的噼啪声,玉春想揭盖头又不敢,垂着眸子从大红盖头下打量着偌大的太子寝宫,外头的喧闹声离他很远,他坐在床畔发呆,已经饿得有点不太舒服了。

  喜被上滚着一堆桂圆花生和莲子,他伸手摸了两颗,想着吃不了就这样解解馋也好,刚摸到手里还没捂热就传来了推门声,他吓得立刻把手收回来,安分地并在身前,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等着太子来揭他的盖头。

  先闯入视线的是一双靴子,而后是大红喜服的下摆,离得近时能闻到一点酒气,玉春有些不安,不自觉地坐直身子往后退了些。

  听脚步声很稳重,应该并未曾醉酒吧?

  玉春正想着,喜帕已经被人揭开了,太子并没有用玉如意来挑他的盖头,而是直接用两只手卷着盖头往上轻轻掀起一角,动作并不轻佻,玉春猝不及防对上了他的视线,怔了一下。

  他其实不知道太子长什么样。

  从定下这门婚事到他嫁过来,前后不过才半年,匆忙得连面都没见过。

  他只是从父王那里听说太子长得一表人才,眼下见了面才发现太子竟然长了一双极风流的桃花眼,给人的第一眼就是个多情种。

  大概是他盯着人看的时间实在太久了,萧景元攥着盖头闷闷地笑了一声,“太子妃怎么这样看着孤?”

  从西南远道而来的小美人生了一双绿盈盈的猫儿眼,长睫卷翘,睁着这双漂亮的圆眼睛一错不错地看他,像只初来乍到怕生的猫,嘴巴也微微张开了,好半晌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慌乱地低下头并不说话。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避开了太子的视线,安静的寝宫中却突然传来咕噜一声响。

  玉春仓惶地捂住自己饿得开始叫唤的肚子,发冠珠玉晃动间撞出轻微的声响,他从脖子红到耳朵,只觉得丢人。

  萧景元不禁失笑,“可是一天未曾进食了?”

  玉春原以为太子会凶他失了教养,没想到这人却递了块喜饼给他,刚刚说话的语气也很温和,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

  玉春用眼角余光瞥他一眼,犹豫了一会儿才接过来,“吃了的话……会坏规矩吗?”

  “不会。”萧景元笑了下,不在意地道:“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要守。”

  玉春没注意到他的自称从“孤”换成了“我”,只是放心地拿着喜饼,里头包着红豆馅,是他喜欢的甜味,他吃得高兴,小口小口很快就啃完了一个。

  萧景元看他吃完了又道:“还要不要吃?”

  玉春点点头,他头上还压着发冠,点头的幅度都很小,萧景元道:“可要替发冠拆了?你似乎有些不舒服。”

  玉春想过很多次他跟太子的初见,但怎么也没想过会是这样,萧景元俯身替他拆发冠的动作轻柔而体贴,一点也没有让珠玉扯着头发,他好像就这么被人整个拢住一样,鼻息间能闻到太子身上的味道。

  除了酒气,还有另一种很好闻的熏香气息。

  发冠被拆下放到一旁,太子又给他拿糕点去了。

  似乎是怕他等会儿吃渴了,萧景元还给他倒了杯清酒,他在桌边好像是在想什么事,动作停顿了一会儿。

  再抬头时玉春正理自己的头发,桌上儿臂粗的龙凤烛已经燃了不少,猩红的烛泪滚在金色的烛盘上。而隔着昏黄的烛光看过去,他的新婚妻子长发如瀑,迤逦地铺陈在鲜艳的绸被上,侧脸在光下如玉如瓷,像幅工笔描摹出的画。

  他大概还是饿的,不自觉地舔着嘴唇上刚刚剩下的一点甜味,胭脂全被他吃了个干净,但嘴巴还是红艳艳的,好像终于意识到有人在看他,那双绿色的猫儿眼疑惑地看过来,既可怜又可爱,满眼的天真却配着一张秾艳的脸,哪里还像工笔画,反倒像个怪谈里的妖精。

  萧景元摩挲着手中的酒杯,将碟子里的如意凉糕递过去,玉春乖乖道了谢,又吃了两块糕点,差点噎着的时候唇边适时地递了杯酒过来。

  他疑惑地抬眸看去。

  萧景元道:“合卺酒还没喝。”

  玉春舔了舔唇边的糕点屑,“中午那会儿不是喝过了吗?放在半个葫芦里的那个。”

  萧景元将酒杯递给他,自己又倒了一杯,“现在这个也是。”

  大胤这里讲究的东西真多,玉春心里这样想,但还是听话地把酒杯举起来,同萧景元交臂喝了,酒并不烈,比先前的那个要好喝点。

  合卺酒喝完,萧景元便唤侍女进来将床榻上那些桂圆莲子之类的都收拾了,又重新换了喜被,才对玉春道:“时候不早,该歇息了。”

  玉春又开始紧张起来,不知怎的,明明太子的语气无甚变化,但他却偏偏觉得里面多了几分逗弄。

  ----

  ————--————--

  开新文啦!

  先放一章,暂时没存稿,攒一点再开始更新。

  啵啵啵啵啵!猛烈亲亲大家!


第二章 牛乳糕

  

  玉春站在床侧,思考太子刚刚那句话究竟有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可即便有,他似乎也没有什么拒绝的余地。

  毕竟是新婚之夜,太子要同他圆房,也在情理之中。只是不清楚太子是否知晓他身上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玉春的手攥着嫁衣袖口,他看一眼,太子已经脱了外衫,并不催促他。

  腰间大带垂落,那被束得细而窄的腰掩在衣衫下,玉春往床边走去,心想总归是躲不掉,不是今天也要是明天,但他实在太紧张,又穿不惯身上这累赘繁复的衣裳,脚下踩着嫁衣的长摆,硬生生把自己绊了一跤。

  没栽在地上,太子攥着他的手腕,将他轻轻松松地捞了回来。

  玉春面红耳赤,他今天快把一辈子的脸都丢完了,连带着脖颈间都浮了一层薄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