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小夫郎和他的残疾赘婿

时间:2023-11-27 20:00:13  状态:完结  作者:Seelight
  本书名称:小夫郎和他的残疾赘婿

  本书作者:Seelight

  本书简介:正文完结。

  田遥是个长相清秀却力大无穷的哥儿,他无父无母,住在槐岭村的最深处。

  本应该是被媒人踏破门槛的年纪,却因为一件事把积攒下来的钱赔光了,人也没嫁出去,还落了个凶残的名声,以至于再没人来给他说亲了。

  直到有一天,村里来了个长相英俊却双腿残疾的外乡人,在村长的主持下,那人给田遥当了赘婿。

  田遥大笑三声:还有这种好事?

  郁年家道中落,被仇家羞辱给一个山村土哥儿做了赘婿,新婚夜他跟田遥约法三章,只搭伙过日子,做个有名无实的夫妻,田遥点头,表示理解。

  却在第二天,听见田遥在自家墙头跟人说话:

  我夫君虽然腿残了,但他腰好,我说自己动,他还不乐意。

  我夫君不笑,那是他生性不爱笑,我脱他衣服他笑得可好看了。

  我夫君说了,要三年抱俩,但我觉得一个孩子就够了。

  郁年:……

  夸下海口致力于假戏真做的田遥看着自己家这破破烂烂的房子,有些心虚。

  总不能让夫君就跟他睡草棚吧,何况城里人还娇气。

  于是田遥今天上山打野猪换钱,给夫君补身子;

  明天上山找药材,给夫君治腿;

  后天去镇上摆摊子,赚钱给他夫君买笔墨。

  用尽浑身解数的田遥,总算把郁年的心撬开了一个口子,却听说郁年的有权有势的远房亲戚来找他了。

  村里人都说郁年要休弃掉田遥,回到他的富贵温柔乡,田遥跟人打了一架,又赔了医药费,垂头丧气地回了家,用郁年教他的那几个字,写下了和离书。

  却被郁年撕碎了和离书和衣裳:“不是说要三年抱俩,一个都没生,离什么?”

  还是写一点排雷:

  1.受宠攻,介意勿入。

  2.力气大就是受的金手指,介意勿入。

  3.依旧是没啥文笔没啥逻辑,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

  4.弃文就不用告诉我啦,希望大家都能找到喜欢的文,也希望大家天天开心。


第1章

  槐岭村要办喜事了,办的还是村里嫁不出去的大龄哥儿田遥的喜事。

  田遥嫁不出去,倒不是因为他品行不好或是别的什么缺陷,就是因为他生的那一身的力气。

  年前曾有媒人带着邻村的郎君赵青上门来说亲,田遥本着来者是客的心态,算是热情地招待了他们,看热闹的村里人都觉得田遥算是默许了这门亲事,都给田遥道喜来着。

  田遥倒也没有特别喜欢,只是觉得成亲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能够给爹爹他们一个交代就行了。

  只是他的态度,让赵青觉得田遥就非他不可了,又知道他无父无母,一人独居,跟家中的老母合计,想省去一笔彩礼钱,所以晚上偷偷溜进了田遥的房里,结果被田遥打了个半死,还伤了命根子。

  亲事自然是不成了,田遥倒也没多难过,只是那家人却是赖上了田遥,说不嫁给他家就赔钱,田遥自然是不想嫁,所以只能赔了钱息事宁人,只可惜他那存了两三年,准备翻新房子的十三两银子。

  可那赵青因为被田遥打了一顿后不能人道,怀恨在心,便到处散播田遥的一些不实的消息,说他克父克母,将来说不定会克夫,又说他生得像夜叉,青面獠牙,饶是村里人总是解释,但因为传得太开了,田遥在别人眼中也就是这也样子了。久而久之,田遥的亲事就这么搁置了下来。

  夏秋交际,田遥病了一场,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要是他再不好起来,只怕这个冬天就该冻死了。

  他拖拖拉拉病了好几天,家里的草药马马虎虎地吃了好几天,总算松快了一些,这才能起身,准备上一趟山,看看生病之前做的陷阱里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他刚换上衣服,就听见有人叫他,是来这边锄草的顺婶子:“遥哥儿,村长让你去他家里一趟哩。”

  田遥住在槐岭村的最深处,平日里跟村长基本没什么交集,上次他被邻村的人找上门,村长倒是带着村里的汉子给他撑腰,他一直想去感谢他来着,只是自己生了病,过了病气给村长倒是不好,所以一直没去。

  村长也不轻易找他,田遥纳闷,但还是从空空如也的家里找到几个残存的鸡蛋,提溜着就去了村长家。村长家住在槐岭村的正中央,是村里的第一家青砖房。

  “村长,你找我?”

  田村长看着田遥,瘦得脸都脱相了,他拿着烟袋,深吸了一口:“最近还好?”

  “挺好的。”田遥有些摸不着头脑,在他的印象里,村长总是黑着一张脸,从来没有跟他打过招呼。

  “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门亲事,看你愿不愿意。”村长也没多说什么废话,按理说给人说亲,需得请媒人上门,但田遥无父无母,名声也不好,村长也就没有在意那么多礼数。

  “啊?”天上还能掉馅饼的吗?田遥看着自己手里的鸡蛋,觉得这礼还是有些太轻了。

  “就是一点,他的腿脚废了,也不是你嫁他,是他上你的门,给你做赘婿。”村长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他的脸很黑,看人的时候总像是在瞪人。

  “真有这种好事?”田遥有些不信任地看着村长,“这种好事能落在我的身上?”

  不是田遥自卑,实在是因为先前那家人,把他的名声传得太坏,甚至连槐岭村跟他不熟悉的人都听信了这个传言,导致他的婚事耽搁得有些太久了。

  小爹弥留之际,告诉他能有一个两心相悦在一起的人最好,虽然他已经把田遥教得足够自立,但总归还是不希望他一个人太辛苦,所以也想着他将来能找个人来照顾他。

  可惜了,现在都没人上门来说亲。

  村长被烟呛了一口,这田遥,长得不像个哥儿那般软,还有着一身的力气,连对婚事都没有寻常哥儿那般含蓄害羞,像是迫不及待一般。

  “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你要是愿意的话,今天就可以把人带回去。”村长收了烟杆,“话我说在前面,人你带回去了,就好好对人家。”

  仿佛田遥才是那汉子,要嫁他的才是哥儿。

  “这,这也太匆忙了。”田遥连连摆手,“什么都没准备,怎么,怎么也得准备一下吧。”

  村长想了想,便说:“那你今天把人带回去,明日我看日子也好,宜嫁娶,就明日办事,我找几个婶子帮衬你。”

  “这么匆忙的吗?”田遥挠了挠头,“村长,你该不会是想坑我吧?”

  “你有什么让我坑的啊?”村长板起脸,“我是觉得与其等着别人给你介绍些什么不靠谱的人,不如选一个你自己能把控得住的人。”

  田遥有些讶异,他跟村长没什么交集的,也不知道他突然就这么为自己着想了。

  村长说了话之后,就有人把那人抬了出来,他有些狼狈地趴在一块木板上,头发已经打了结,遮住了大半边的脸,田遥只能看到他毫无血色的唇和冒着青筋的脖子。

  “除了腿断了,没有什么问题。”村长看着田遥,“可以把人带回去了吗?”

  田遥蹲了下来,还是看不到他被头发遮住的脸,他仰起头问:“村长,你们不会是在哪里拐来的人吧?”

  “呸。”村长淬了他一口,“是家里落了难,只有他一个人了,总要给人一条活路吧。”

  也许是只有他一个人这句话让田遥的心颤了一下,他抓了一把头发:“行吧,那我这会儿就把人带回去了?”

  “带回去吧,好好拾掇拾掇,明天把事办了,也算了结你爹和你小爹的一桩心事。”

  田遥叹了口气,不知道那人是睡着还是醒着,他靠过去,就闻到了一股酸臭味,也不知道这块木板和那个褥子,该脏成什么样子了。

  “大壮哥,搭把手。”田遥捏着鼻子把那褥子掀开,让田大壮把人放到他的背上,就这么背着人走了。

  看着田遥把人背走,田大壮才看向他爹:“爹,你这是把遥哥儿往火坑里推啊。”

  村长重新拿起烟袋,狠狠地吸了一口,看向围墙外,已经没了人影,他才小声说:“那也是条人命,遥哥儿是个好的,那些人就是看遥哥儿的名声被传成那样,才会让我叫遥哥儿来。”

  田大壮挠了挠头,有些不太明白,但也没再细问。

  郁年趴在田遥不算宽厚的背上,手心里还捏着一根簪子,簪子的一边,尖锐无比。

  他生活的前十九年都过得恣意随性,爹娘是原仓府的富商,风头无两,只是树大招风,因着一批上贡的贡品经了爹的手出了纰漏,爹娘下狱,上面雷厉风行地直接问斩,说稚子无知,留了他一命。

  在他被逐出原仓府的时候,遇到了他们郁家的仇家,冯喆一向看他不顺眼,他一朝落难,冯喆便要想尽办法来侮辱他,先是挑断他的脚筋,随后让人把他送到了这里。

  冯喆知道他心高气傲,就要将他所有的骄傲全部粉碎,在村长家,他像个牲畜一样躺在木板上,听着他们对自己品头论足,最后成交,被这人背在背上。

  村长家离田遥家的距离不算近,即使背着一个身高八尺的汉子,田遥依旧健步如飞,甚至大气都没喘一口。

  田遥把人放在自己的床上,他自己住,房子还是爹爹和小爹以前修的,两间砖房,一间做卧室,另一间本是他小时候睡得,现在已经用来堆放杂物,在院子的侧面是一个棚子,是用来做饭的,在离房子的不远处,还有一个用砖垒成的小空间,是他家的茅房。

  槐岭村其他的村民,家中都是不单独建茅房的,认为没有那个必要,但因为田遥的小爹是个特别爱干净的人,爹爹就给他单独建了茅房,田遥记得,当时爹爹还被村里的人嘲笑,说他怕自己怕媳妇,失了男子气概,但爹爹只是憨厚地笑。

  田遥把人带回来,想的是他们同病相怜,都是失去了双亲的人,做不做得成夫妻再说,要是田遥没把他带回来,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得了。

  小爹从小就跟他说,要做好事,即使收不到回报,只求自己心安。

  他把人放在床上,自己去了小棚子里烧热水,现在已经进入秋日,还是得把人洗干净才行。

  好在他住在村的深处,不用跟村里人共用水井,他用的水都是从山上引下来的,省去了挑水的很多麻烦。

  灶房的小棚子不大,一口土灶,一个小柜子装碗筷,还有一口大水缸,田遥坐在灶边,热气升起来,他叹了口气。

  而此时,郁年躺在床上,床铺很软,他很久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了,那个哥儿把他搬回来就不见了人影,他从原仓府一路流落到这里,有人把他带进了这个村,冯喆知道他不喜欢哥儿,就要让他给一个哥儿上门当赘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