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刑事检察官:边缘罪人

时间:2024-03-12 15:00:52  状态:完结  作者:封与
  《刑事检察官:边缘罪人》

  作者:封与

  文案:

  懸疑推理/強強/現代/刑事侦探

  「你知道专案组七人在我眼里是什么么?」

  「是什么?」

  「杂兵。」

  十年前与十年后交错的新旧案子,公检机关联手一步步揭开边缘隐秘的罪人们。

  刑事检察官钱律+刑警队长关腾 ‖ 公检悬疑推理

  作品日更中,欢迎读者大大们留言交流,么么哒~♡♡♡


第1章 追捕

  蓉城养老院每间屋子墙壁上,沾染有难以清理去除的污秽,还有大面积的墙皮爆皮脱落。院子里,杂草蔓生,偶有爬虫穿过。拥有几十个房间的平楼,陈旧得如恐怖电影中,上个世纪的建筑。忙于照顾老人们,表情麻木疲惫的护工身影匆忙,面对前来探望亲人的家属,难以露出笑容。

  端着饭碗,耐着性子给痴呆老人喂饭的护工,见其女主动接过饭碗,便站起离开给下一个失能老人喂饭。

  女人坐下,用勺子舀了煮得软烂的饭菜,微笑着喂进面容苍白脸颊凹瘦的父亲嘴里。

  “爸爸,我来看你了,还认出我是谁么?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我见你精神还不错,看来过得很好。”

  老人咀嚼嘴里的饭菜,吞咽下去,对眼前女儿的问话没有任何回应。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找妈妈。可我找啊找,就是找不到她,你能告诉我妈妈在哪里吗?”

  老人灰色的眼眸未聚焦在她的脸庞,他蠕动的嘴角饭菜掉下,落在胸口脏污变色的衣服上。

  “你看看你,这么不小心。”女人从口袋取出纸巾,为他擦掉米饭。“我曾为你付出太多,未和你要过任何东西。”把纸巾捏在手里,将碗搁在一旁的斑驳的木桌上,她温言道,“现在,我只想知道妈妈在哪里。”

  老人目光总算定在她脸上,但不认得眼前的女儿。

  女人直视着他,脸上带笑,眼里却一点笑意也没有。

  “你还能活着,真好。”

  她脸上笑容,渐渐地一点一点消失。

  “可妈妈是生是死,没人知道。”

  “我求求你了,告诉我妈妈在哪?”

  “她到底在哪里……”

  看着父亲的眼睛,平静的脸庞逐渐扭曲。她猛地抓住眼前老头,愤怒摇晃逼问:“说,妈妈到底在哪!是不是你杀了她!”

  随着摇晃,轮椅“哐啷”作响,移动撞到桌子上。

  “你告诉我!告诉我——”女人面目狰狞,双眼爬满血丝。

  “呜呜——”老人难受发声,想要挣脱,手指抓乱了她扎在脑后的长发。

  同间屋子的老人吓得大喊“护工”。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两名护工一声“你干什么”,急忙上前拉开她。

  “你告诉我,妈妈到底在哪里!”女人抓着老人的手劲极大,护工抱住她往后拉时,连带着老人从轮椅上摔下来。

  见女人失去冷静的癫狂模样,护工吓得报警。

  ***

  下城区人流量最大的武侯老街,身穿蓝色夏季警服的关腾步履如飞,巧妙穿过人群,如过无人之境。前面被追的小青年,满头汗水累如老狗,人急吼吼地大喊“让开”,被推搡的人群,骂骂咧咧不绝于耳。

  眼看着要被身后警察追上,小青年吓得爬上灯杆,那速度和姿势看得人咋舌。

  “砰”地一声,追上来的关腾一脚重重踏上灯柱,仰头喊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小青年吓得胆颤,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都追了我三天了,我还能跑哪去?我说关警官,我哪得罪你了吗?这下城区手脚不干净的,没有十个也有百个,你怎么老盯着我不放?”

  关腾笑得人畜无害,说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小青年回道:“真话!”

  关腾冷笑道:“我就讨厌你这种在派出所有裙带关系的。”

  小青年再问:“那假话是什么?”

  关腾“呵”地阴沉一笑:“你长得不符合法律标准。”

  小青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怒骂道:“我是长得不入你眼里的标准吧,我日你爹的@#@#%¥#¥%……”

  关腾的脚用力踹灯杆,踹得“砰砰”响:“刘京,你下不下来?”

  刘京死猪不怕开水烫:“我不下!”

  见街边门店有人拿着电锯在做装修,关腾三两步走过去“征用”。吃饭的工具突然被抢走,装修工怒地抄起地上锤子,想要抢回来,可在看清是警察,硬生生地把粗话咽下去,乖乖等待执法结束。

  “行,那你可千万别下来。”关腾拿起电锯开始锯路灯。电锯锯在金属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摩擦闪出火星。

  灯杆上的刘京腹部膀胱一紧,想要尿尿。

  “别锯了!我下来,我下来还不行吗!”他带着哭意的嗓音,发出可怜的叫喊。

  “你说什么,我没听到。”关腾手下不停。

  “关大爷,我错了!我以后改过自新,洗心革面再也不偷窃了!”刘京大吼。

  关腾停下电锯仍在一边仰头看他。

  刘京屈辱地从灯杆上滑下来。在他落地那一刻,关腾抓住他的脖后衣服,把人押去都院街派出所。装修工见两人走远了,才敢把电锯捡回来.

  押着刘京回到督院街派出所,正好碰到所长屠致安。屠所长见刘京被抓,说了句“怎么又是你小子”,下一句道:“刚刚养老院报警,说侯雪慧对她亲爸动手,你过去看看。”

  把刘京交给所里的同志,关腾问道:“她怎么对她爸动手了?”

  屠致安回道:“不清楚,你过去看看……关队长,我真劝你别管她的事了,一个疯女人真是没完没了。”

  关腾说了句“行了,我去看看”,便戴上头盔,开上警用摩托前往蓉城养老院。

  再次被抓进派出所的刘京,被表哥梁池押到后面滞留室,在进去前,梁池让人把监控关掉半个小时。

  进入滞留室,反锁上门,梁池抽出腰间皮带,狠狠抽在刘京身上。刘京嚎哭“哎哟,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梁池充耳不闻,瞋目切齿地狠狠抽打他。

  外面,关腾开着摩托穿过低矮错落的老城区,这里,是蓉城发展最落后的行政区。

  蓉城几个大区,一条蜿蜒的锦江便穿过了中心区和城东区,中心区再往下衔接的下城区。

  和前两个区的光鲜热闹繁华不同,曾经作为中心行政区域的下城区,随着别的区发展逐渐落后,成为了一座外来人口聚集最多的地方,里面人口结构也早已改变。

  低廉的房租,早市晚市的路边摊,各种明面上的暗地里的小店,还有打工者与游手好闲之人。

  因这里保留着大量旧建筑,曾有电影在这里取景拍摄,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但随着电影热度下降,下城区又恢复了往昔世俗尘烟的模样。

  几分钟后,摩托车停在养老院外面,他下车走了进去。


第2章 寻找

  养老院里,护工把侯雪慧拦在荒草杂生的院子,不让她靠近老头。见警察到来,护工上前说明情况。侯雪慧迎上来,想要询问照片一事,关腾让一旁等着。

  在详细了解事情经过以后,他让她坐上摩托车,带离养老院,前往市公安局。

  顺着沿江大道,迎着江面而来的风,进入中心区,接着再转入新华大道文东路,到达了市公安局。他带着侯雪慧上楼,直进刑警大队。

  刑警大队办公室,副队长齐遇见他回来喊了声:“哟,队长回来了。”

  关腾走到她面前:“我现在不是你队长,之前委托你的事做好了吗?”

  齐遇从抽屉里拿出装在密封袋,被圆珠笔涂得模糊看不清人像的照片递过。侯雪慧小心翼翼接下照片,希冀地问道:“还有吗?”

  对她温和一笑,齐遇将电脑复原技术的照片递过,关腾拿过查看。

  “原相片过于模糊,人像复原重建技术出来是存在差别的。”齐遇解释,何况是二十七年前,被划得差点看不到脸的相片。

  侯雪慧取过一张认真看。模拟复原出来的年轻女子人像,她只感到十分陌生,愣是想不起妈妈的模样。

  “原照片面容恶意损坏严重,在进行复原时,是不可能做到一样的。而且用这张照片进行衰老演化,只会失真得更加厉害。”齐遇歉意道。

  “谢了!”关腾收起照片,要带侯雪慧离开。

  “队长要是有什么事,尽管叫上我们。”另外刑警队员王冷喊道。

  “到时我一定不客气。”关腾笑着挥手。

  带着侯雪慧返回到督院街派出所,他利用自己的警号上警务系统,查找下城区名为“傅芝”的女人。

  记录下三个地址,关腾给她其中一个,让其过去看看。

  “谢谢关队长,谢谢关队长!”侯雪慧感激鞠躬,捏着照片转身离开。

  在她离开后,开着电脑看盗版电影的梁池不解问道:“关队长为什么这么帮她?”几天前,对方拿着一张划掉面容,要寻找分开了二十七年的母亲。接到老旧照片,看着面容被圆珠笔画毁的人脸,所长屠致安以为她在开玩笑。又询问其母详细信息,除了名字“傅芝”之外,一无所知。就在屠所长委婉拒绝时,关腾接下照片,详细询问寻人一事。随后,把照片带到市公安局,进行人像模拟复原。

  关腾接下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这位被“贬职”到这里的刑警队长,行为实在让他小小的派出所民警,感到十分不解。

  下城区是几个区最混乱的,治安也是最差的,真要什么都管,哪管得过来?很多事情,执勤民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和稀泥过去了。

  这种二十七年前的失踪案,能找回侯雪慧母亲的概率0.01%。这点对方不可能不知道。

  对于相处了两个多月的同事疑问,关腾笑说了一句:“我对人下菜管闲事。”

  梁池:“……”

  关腾问道:“你表弟呢?”

  梁池脸色不太好看的说:“放了,他以后改邪归正,不会再做偷鸡摸狗之事。”

  关腾点头:“那就好,他以后最好别再犯我手里……你要是没事,和我一起去找人。”

  梁池关掉电影,拿起警棍:“我还要执勤,就不去了。”

  关腾也不强求,独自一人离开派出所,出门寻找与侯雪慧分离了二十七年的母亲。

  这一找,两人找了好几天。除了公安系统上调出来的人,他们街头巷尾寻找打听。

  侯雪慧今年32岁,27年前和母亲分开,照片是她一岁时拍的。以此推出,其母现年55至60岁之间。

  他们敲开每一户有名为“傅芝”的人家大门,向户主道明寻人来意,递过复原技术的相片。可每一次得到的回应是“我就是傅芝,但不是照片上的这个人”,或是“家里没有叫傅芝的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