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正在调查中

时间:2024-03-15 11:02:04  状态:完结  作者:顾兰亭
  《正在调查中》作者:顾兰亭

  文案:

  一场横跨二十年的审判,每一朵玫瑰的出现,都是一个灵魂的归去,死者的罪孽,与凶手的罪孽,谁才是真正应该被审判的人?

  混乱,迷雾交织;抉择,正确与否,一步深渊,一步人间,我要你,心甘情愿!

  从前,谢林想的是一起消失,往后,他终于摆脱桎梏,因为有好多人,为他搏出了一条生路。

  谢林和黎元的第一次见面是一场阴谋,但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最难控制的就是人心,最微小的变动,却能迎来最宏大的翻转。从最开始的猜忌,到最后的完全信任,这一切在别人眼中的不可能,却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黎元:“市刑侦大队,黎元,请配合调查。”

  谢林:“心理医生,谢林,很高兴能为你提供帮助。”

  ……

  谢林:“你废话好多。”

  黎元委屈:“别人想让我说我还不说呢。”

  谢林敷衍:“好荣幸……”

  本文已完结,各位放心看,还在连载是因为还有番外,蠢作者等级低,点了完结就没权限写番外了。


第1章 以武会友,以理服人

  清晨,天边泛起一片鱼肚白,空气中还余留着微凉的水汽,风一吹,就能蒙人一脸。 此时城市还未完全苏醒,拾荒者们已经奔走在各大垃圾场、垃圾桶里,寻找“宝物”。

  老人费劲地在墨绿色的垃圾桶里摸索,摸到一个矿泉水瓶子,小心翼翼地用手擦了擦,放进印着“猪饲料”字样的蛇皮袋里。

  蛇皮袋里面的那一层透明膜已经烂透了,装着几个不同包装的矿泉水瓶子,显得很是凄惨。

  老人花白的头发在寒风中抖动,像一团等待远行的蒲公英。

  一个黑色的垃圾袋进入他的视线,老人提起垃圾袋放到地上,打算拆开。

  可颤颤巍巍的手怎么也解不开垃圾袋上的结。

  这打的是死结。

  老人叹了口气,有些恼地踢了一下垃圾袋,袋子在地上滚一圈,奇异地破开了。

  一个球状物从破口里滚了出来,老人弯腰凑近去看,却被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一声尖叫划破天际。

  那是一颗头,一颗人头。

  ……

  现场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刑事摄像的闪光灯此起彼伏,痕检员正在仔细分装可疑物品,警犬在警察的带领下寻找着与被害人有关的线索。

  忙碌而又有条不紊。

  黎元半蹲在地上看法医拼接尸块,女警站在一旁汇报:“我们已经进行了初步分拣,受害人的尸体不完整,只找到头颅和一些身体碎块,垃圾桶里的垃圾多而杂乱,严重干扰排查……”

  黎元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抬手示意沈乔安暂停汇报,女警瞬间噤声。

  电话被接通,对面传来一道清亮的少年音:“老大,死者的身份确认了。”

  市局里,陈意白的面前分别放着一台电脑和一部手机,他一边汇报,一边飞快地用手指在键盘上敲打。

  可谓是一心二用,操作行云流水,带着一股“尔等都是垃圾”的气势。

  “死者名叫陆深,是上阳市第二中学高二(8)班的学生。两天前已报案失踪,并且,与其一起失踪的还有一个他的同班同学——林宣。”

  “林宣?”黎元重复一遍,轻轻蹙了蹙眉,“女同学?”

  陈意白:“没错,分局那边觉得这俩是私奔了。”

  黎元:“两天前的报案,现在还没有处理?”

  陈意白:“基层警力本就紧张,案子过了24小时才正式立案,这才刚出警,没进度很正常。”

  听着那头不间断的键盘敲击声,黎元问:“你在做什么?那边怎么这么吵。”

  话音刚落,定位出现在屏幕上,陈意白看了一眼,愣了愣:“我的个乖乖,这么巧的吗?”

  黎元说:“怎么了?”

  陈意白:“我定位到林宣了,她……她就在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

  黎元忽地抬头,目光在人群中不断地搜寻,法医正在皱着眉,拿着笔在手上的纸上写写画画。

  刑事摄像咔咔闪个不停,警戒线外守着的两名警员站得笔直,居民围在外面叽叽喳喳,指指点点。

  视线穿过一层层的人影,遥遥地落在一个女孩身上,女孩似有所感地抬头,正好与黎元对视。

  女孩愣了一下,猛地站起身抬脚要跑,神情慌张。

  有问题!

  黎元当机立断,拔腿往那边追去,绝对不能让人随随便便给跑了。

  林宣坐在与案发现场有些距离的喷泉边沿,她就像每一个好奇的路人,遥遥望着那边,只是没有别人那么激动。

  她在等人。

  但此时黎元的眼神让她感觉到了危险,于是想都不想,脑子一抽就要跑路。

  但她刚一转头就愣住了,似乎有些进退两难。

  因为她等的人,到了。

  男人站在喷泉的不远处,已经停了下来,清浅的目光透过镜片投在林宣的身上。

  透着几分疑惑,以及温柔。

  他的唇线总是轻轻浅浅地勾着,宛若在笑,端得一副温雅贵气模样,站在那里像一株雪松。

  林宣衡量了几秒,果断跑向男人,拽着他的袖子躲在了他的背后。

  林宣垂眸,弱弱的请求:“谢医生,帮帮我。”

  谢林看见朝着自己跑来的黎元,又低头看了一眼林宣,最后叹了口气,挪了挪脚,挡在了她前面。

  那是一副保护的姿态。

  谢林的手臂肌肉微微绷紧,悄悄思量他们要是打起来,自己赢的可能性。

  眼前的黎元身高目测超过185,双腿修长笔直,露出的双臂肌肉紧实,脸倒是长得俊俏,是那种带着攻击性的,坚毅的俊。

  就是这周身的气势像极了蹲在巷尾、提着钢管、抽着烟的混混头子。

  只消一眼打量,谢林便知,他们俩要是打起来了,自己赢的可能性也就半成不到。

  他推了推眼镜,打算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以理服人,这种时候不适合以武会友,比较适合讨论一下中华礼仪,以德服人。

  结果黎元往兜里一掏,拿出一张警官证,道:“上阳市,刑侦第一支队长,黎元。请您配合调查,谢谢。”

  得了,这连以德服人都用不着了,他俩谁也跑不了,今天都得去警局喝杯茶。

  谢林安慰式地拍了拍林宣的肩膀,冲黎元伸出手:“你好,我是谢林,一名心理医生。”

  俩人握了一下,跟两边会谈时,双方领导会晤似的,都拿出了强大的气势。

  谢林一个心理医生,只推一推眼镜,就有了律师的感觉。


第2章 他不信这是巧合

  阅读前提醒:【因为作者不是专业的,大部分都是百度和自己脑补,此文中涉及到的专业知识请勿全部当真,其次,书中人物的智商取决于作者智商,可以骂我是撒比,但请放过我儿子。

  双男主文,触碰雷区者可以退了。】

  黎元把谢林和林宣一起带到了市局。

  林宣这姑娘很敏感,她被沈乔安带到了另一处,女生和女生对话更容易让对方放下警惕心,而黎元长得太有攻击力了,小姑娘容易被吓哭。

  所以黎元只能先在谢林这里曲线救国。

  “谢医生,林宣在心理方面有什么问题吗?你放心,我们只是例行取证,不会泄露病人隐私。”

  黎元问得很礼貌认真,目光也十分平静沉稳,与他的长相反差还挺大。

  谢林揉了揉眉心,他总觉得面前的人很危险,但是现在的他必须配合,即使眼前这个人让自己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谢林说:“林宣患有人格缺失症,类似于人格分裂,患有这种疾病的人会对外界感知减弱,有时会产生‘世界是虚假的’这种想法,不过她一般情况下表现得都很正常。”

  “这件事学校也是知情的,林宣想在学校继续读书,所以她和学校签订了免责协议。

  谢林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她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黎元点头,问:“她接受治疗多久了?”

  谢林颤了颤眼睫,说:“三年。”

  三年,是很久的时间了,林宣现在是高二,也就是说,这个姑娘在初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看医生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悲惨的人,林宣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黎元见多了这种事情,面上不显波澜,他说:“你知道心理医生私自与自己的病人接触是违规的吗?”

  他的语气太平淡了,根本没有疑惑也没有气愤,让人看不清对方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

  谢林顿了顿:“她在向我求救,我没有办法不去管。”他说着微微笑了笑,“所以,从人文关怀上来说,我应该是正确的。”

  黎元没有揪着这件事不放,他问:“林宣她是怎样向你求救的?”

  谢林回想了一会儿才开口:“今天早上,大概是五点零六分的时候,我接到了林宣的电话,接通之后她就是哭,然后一直重复‘我就快要死了……’这句话。”

  “她那个时候很混乱,我费劲安抚好后,她给了我一个地址,就是我们相遇的那个地方,然后我再拨打过去就联系不上她了。”

  “如果需要证据,你们也可以查一下我手机的通话记录。”

  黎元使了一个眼色,单向玻璃外面的人接到指令开始行动。

  一会儿后,耳机里传出陈意白的声音:“老大,他没有说谎,五点零六分谢林接到林宣的电话,两人通话时间是九分二十七秒,挂断后谢林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但没有接听。证明那个时候他确实联系不上林宣了。”

  林宣出现在陆深的抛尸地,两人又是几乎同时失踪,再出现时,陆深已经死亡,而林宣宁愿向谢林求救也不肯报警,这些事情怎么看都充满了不对劲。

  黎元看向谢林的眼神带上了探究,他犀利逼问:“你明明知道她的状态不对劲,为什么不选择报警,而是孤身一人去找林宣?”

  谢林依旧温和,没有因为黎元的态度变化而气愤,好脾气地说:“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我总得确认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做出对策。

  “而且,当时她身边没有第三人,也没有被胁迫,求生意识很强烈,没有自杀倾向,万一是恶作剧,我不就是报假警吗?”

  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黎元敛眸道:“谢医生真的很负责呢~”

  谢林皱了皱眉,抬头直视对方:“这位警官,在你眼里,我似乎成了犯罪嫌疑人?”

  黎元一脸风轻云淡:“怎么会呢?我们就是例行调查而已,而且,在真相没有降临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我们现在做的只是排除一些人,以及找寻真相。”

  谢林:“……”

  这说的还挺冠冕堂皇,可实际上这家伙就是在怀疑自己,貌似对自己还微微有点敌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