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晦暗终明

时间:2024-03-18 11:00:37  状态:完结  作者:念念的晞
  晦暗终明

  作者:念念的晞

  简介:

  本文双强,双向奔赴,双向救赎。

  双男主刑侦文+双警察+多单元破案+双强+甜宠

  年下暗恋+1V1双洁(非奶包,非哭包,非病娇,非女性化性格。喜欢以上的请划走,害怕莫名其妙的差评)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有点小腹黑》+《宠哥狂魔》(年下攻)VS《智商颜值双在线》+《温柔有点怂》+《霸道有点懒》(哥哥为爱做受)

  请相信我,再等一等,黎明总会到来,晦暗终将过去。

  十五年前,江城市某房地产企业老总的别墅,突然失火。老总一家三口,还有保姆和司机,都没能逃出火海,全部遇难。

  老总同父异母的弟弟,接管了公司。并在十五年后,将当初仅有百人规模的房地产公司,扩大成涵盖多个领域的大集团。

  随着大集团旗下的一所酒店发生自杀式爆炸,一场不为人知的复仇开启。

  顺带着,层层剥丝抽茧,竟牵扯出十五年前,隐藏极深的真相……

  双向救赎,信仰不可撼动,信任无价,爱无疆,正义永不缺席!


第1章 死水微澜

  没有被妥善处理的冤屈,最容易走火入魔,滋生仇恨。

  ***

  夜幕降临。

  江城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六楼刑侦支队办公室,连着三个夜晚,灯火通明。

  备受关注的少女失踪案,还没能理出点头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报警人是谁?”

  出租屋外,一名头发蓬乱,胡子拉碴,浓重黑眼圈下,掩饰不住倦意的年轻男子。

  边麻利的穿戴防护装备,边冷声问向守在门口,眼瞅着快憋不住,要被熏吐的街道派出所民警。

  他是新上任才一个多月的刑侦支队队长,陆康,二十七岁。

  身高一米八五,体型匀称矫健,五官棱角分明,气质干练。

  就是,看起来有点生人勿近,凶巴巴的。

  民警听到问话,吓得赶紧将快要顶到嗓子眼的酸水,伸伸脖子压下去。

  然后,小心翼翼答道:

  “噢。是对门的邻居。她说,最近几天,总是闻到股子臭味,尤其是阳台那边。”民警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下对面。

  那里有位惊魂未定,但又抑制不住好奇,正扒拉着门框,战战兢兢往外打望的中年妇女。

  三魂六魄都快吓跑了一半,剩下那一半,仍惦记着吃瓜。

  陆康面无表情瞥了眼,低头将白色手套戴好,十指交叉,用力握了握。

  民警继续说下去:

  “她一开始以为家里有什么东西坏掉,便敲了很多次门,却一直没人搭理。后来,实在忍受不了,就联系房东,两人将门给撬开了……。”

  陆康点点头,问:“嗯。现场有没有被破坏?”

  民警忙摆摆手:“没,没。这两人门开开,看到了地上的血迹。吓得不敢往里走,关上门就打了报警电话。”

  简短的谈话中,陆康已经准备妥当,口罩、帽子、鞋套、手套全都穿戴整齐。

  身后跟来两位更年轻一些的刑警,也一前一后,准备完毕。

  “好的,谢谢。”他礼貌但冷冰冰的朝民警道了谢。

  然后,抬起手指,点了点楼梯口另外两名没有穿戴装备的刑警,分派任务:

  “麻烦带着他们,去跟目击者录个口供。里面,你们就不要进去了。”

  民警正求之不得呢,闻言如蒙大赦。

  连连说:“领导客气了,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既然如此,两位这边来。”

  他忙不迭带着那两名刑警,就地取材,到对面中年妇女家里去录口供了。

  闻着尸臭,里面的人不知道死了多久。

  再加上又是凶案现场。

  他一个日常只负责处理点纠纷矛盾的小警察, 遇到打架斗殴鼻血淌一地的,都能渗起一身鸡皮疙瘩。

  所以,专业的事情,就应该交给人家更专业的刑侦警察来做吧。

  陆康领着两名队员,轻轻推开了门。

  瞬间,一股子难以名状的臭味,穿透特殊材质的防护口罩,扑入鼻息。

  “呕!”李禅没忍住,捂着嘴,喉咙里发出一阵干呕。

  陆康皱皱眉头,也控制不住压压涌到嗓子眼的酸水。

  他面上虽保持镇定,心里却不由得泛起嘀咕:

  这些年办案,房间里死人腐烂发臭的现场,他们侦查,处理过很多次。

  但是吧,像这种臭度,接近击穿陆康承受底线的,还真是头一次遇到。

  难道,房间里的死者,并非一个人?

  ***

  差不多同一时间。

  与刚刚出警的凶案现场,相隔两公里外的东阳大街,尤其热闹。

  再有两日,便是阖家团圆的中秋节。

  商家很应景,各种传统和现代的节日装饰物,摆满了透亮的玻璃橱窗,引着行人纷纷驻足观赏、拍照。

  欢声笑语充斥的熙熙攘攘中,很煞风景的出现两个衣衫破旧,佝偻的身影。

  他们相互搀扶着,脚步蹒跚的从一片祥和欢乐中走出来。

  看起来是一对老夫妇。

  说老吧,其实也就五十多岁。

  在当今普遍年轻化的社会,这个年龄还在岗位发光发热,比大学生都有激情。

  可两人头发全都白了。

  除此以外,他们仿佛被吸走了魂魄,抽去筋骨,像两具行尸走肉。

  “哈哈,来追我呀!”几名顽童嬉戏打闹着奔跑而过,衣袂带起一阵风。

  夫妇两人身躯颤了颤,竟险些被这微不足道的风吹倒。

  明明站在热热闹闹的暖光下,他们却跟自带阴暗BUFF似的。

  每朝前迈一步,身后看不见的悲伤,逆流成河。

  苦大仇深,怨气滔天,格外破坏周遭幸福的气氛。

  但,有谁会在意呢?

  女人抬起头,她脸色苍白憔悴,空洞呆滞的眼神环视四周,木然定格在前方。

  霎时,先前死寂沉沉,黯淡无神的眸孔收紧,突然有了点活人气息。

  只不过,这活人的气息与正常人不同。

  像是烧开了的热水,眼底沸沸扬扬的冒着一种叫做恨的怒意。

  “沫沫她爸,咱们到了。”

  女人咬着牙,望着不远处门口摆放两条大红色巨龙装饰物的酒店,喉咙里发出悲鸣。

  隔着一条街,依稀都能听到酒店里传来轰鸣的音乐声,此起彼伏的笑声,还有领导接过话筒假模假样的发言,和紧随其后卖力的掌声……。

  那里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周沫沫,大学毕业后,仅仅工作三个月的地方。

  所谓,悲喜不能互通。

  发生那么大的事,他们竟然还可以载歌载舞,喜气洋洋,一头发丝的影响都没有。

  而站在马路对岸的夫妇,却从此坠入无间地狱,人生只剩绝望。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良心不会痛吗?

  不,他们才不会。

  因为,恶魔是没有心的。

  男人缓慢直起腰,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皮肿胀得睁不开。

  他艰难的将头颅高高举起,从缝隙中觑到那富丽堂皇中透出来的光亮。

  竟猩红似血,染透男人微弱的视线。

  他浑身战栗,下意识紧紧身上破旧的夹克。

  嘴角挤出一个惨淡的笑,语气平静又坚定:

  “走吧,别让闺女一个人等太久了。”

  ……


第2章 倒计时

  出租屋里。

  等法医科的人赶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陆康叮嘱队员们注意保护现场后,抬脚小心往屋内走。

  如民警所说,打开门,除了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把人熏得呼吸凝滞,头脑发昏的恶臭。

  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滩血迹,将干未干,张牙舞爪的铺在地板上。

  李禅忍着反胃,将相机镜头对准触目惊心的红褐色,接连拍了好几个角度的照片。

  奇怪。

  陆康站在血迹前,环视四周。

  房间不大,一室一厅,五十多平米左右。

  除了客厅正中间,很怪异的摆着个一人高,两米多长的大鱼缸之外。

  空荡荡的,再无他物。

  甚至,连个能坐下来歇歇脚的板凳,都不曾见到。

  更别提沙发、电视、冰箱、餐椅等之类,日常生活所需的家具了。

  由此看来,租客有些,不似寻常人啊。

  陆康盯着血迹思索时,夏良叫了他一声:

  “头儿,不对劲啊。”

  夏良半蹲着身子,用裹着手套的指腹,轻轻在木质地板上抹了一把。

  “江城的鬼天气,秋天风沙大。两天不打扫,地上早该落满灰尘了。”

  他说着,举起不沾染一丝尘土的手指头,给陆康瞧:

  “太干净了吧!”

  陆康瞅了一眼,的确如此。脚下的地板整洁如新,像是刚刚被仔仔细细的擦拭过。

  “嗯,是很反常。再去其他房间看看。”夏良得令,起身先走向卧室。

  陆康将视线定格在那个被血迹包围,硕大到与局促客厅不怎么匹配的鱼缸上。

  莫名竟隐隐觉得头皮发麻,阵阵寒意爬上后脊背。

  鱼缸像是好久没有清洗,水很浑浊,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

  进门的那股子被陆康怀疑多具腐尸的恶臭,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此。

  陆康凑近些,才看清里面还有几十条小孩巴掌大的食人鱼,呲着牙齿,狂躁的游来游去。

  它们还时不时猛烈撞击一下玻璃,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些食人鱼,不知道饿了多久,感应到有生人靠近。

  一呼啦都聚在鱼缸的外壁上,嘴巴一张一翕,阴沉沉与陆康对视着。

  在它们的身后,模模糊糊似有几块石头样的东西,被几条食人鱼围着啃。

  啃掉的白色粉末,散在水中。跟泡沫一样,很快被混浊的水吞噬。

  陆康还想再凑近一些,好看清那些白色的石头,究竟是什么东西。

  “头儿,快过来!”忽然,从阳台传来李禅急切,声音打颤的呼唤。

  陆康意识到,负责拍摄现场的他,应该发现重大情况,很可能是尸体所在。

  他没敢耽搁,暂时放弃研究诡异的鱼缸,朝着阳台奔去。

  适才打量房间时,都没有注意到被厚重窗帘遮挡的阳台后面,竟然还藏着一个五六平米,四周被玻璃简单封起来的小露台。

  窗帘一拉开,光亮照过去,小露台上的视野一览无余。

  “头儿……”

  李禅抖着手,指向露台角落,那里像是跪着一个黑影。

  黑影从上到下,都被白色垃圾袋包裹,缠绕出一个似人非人的形状。

  为什么说似人非人呢?

  因为,它看起来四肢和躯干都在。但,肩膀以上是空的,没有脑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