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罂粟

时间:2024-03-24 06:00:10  状态:完结  作者:ZIYAoun
  罂粟

  作者:ZIYAoun

  文案:

  八年前杀人案迷影重重,攻受一行人的命运就此改变。

  原先的 校霸 为何 收敛个性 伪装成阴沉内敛好学生

  原先的 乖学生 为何 风评脏乱 沉溺⭐️事乱j

  “这样,我教你,你应该威胁我,如果我不答应,你就毁掉我的人生~”

  “和我交往吧,一个月就够了。”

  换个方式。

  陈任瞳看起来是个只会学习的阴批,不知道为什么和自己同导那个漂亮的小抹布一直在讨好自己。在机缘巧合下帮小抹布挡了一酒瓶攻击后,才发现他和自己有着更复杂的关系。

  “八年前我们见过的啊。”

  “八年前我就对你……”

  ‘一见钟情了。’

  为期一个月的契约恋爱,相互交换彼此所需。

  在日常相处内,陈任瞳发现周诺子似乎和传闻有所出入。

  多重谜团,悬案追踪。

  事实明晰跟前,探寻谎言内的真相又有何种意义。

  欢迎收看翻案大剧——《罂粟》

  换言之——老婆追我追八年,一朝交往是威胁。

  横批:几把干净是攻哥最好的聘礼。

  —————

  内含预警:暴力/多人运动/强制/受不洁

  标签:救赎/阴暗/悬疑/偏虐/三观不正/稍微有点全员恶人/有点现实向。?(反正我往那方向靠拢了

  适合鱼鱼:闲来无事找个刺激。文章有逻辑因果关系强。

  避雷:需要脑子。侧重主攻视角。并非单纯写恋情,剧情线有点复杂。文笔随心风格异常。

  更新状态:进入番外期,与修订期同时进行。

  阴沉内敛暴力倾向攻×三观扭曲执迷性暴受

  麻木攻——陈任瞳● 诱受——周诺子

  一句话简介:麻木攻×诱受‖强迫救赎

  标签:长篇,BL,悬疑,三观不正,校园,荤素均衡


第1章 药香

  草药,微风,窗棂……是我对他的印象。

  他是我……

  唯一的……

  英雄啊……

  ……

  “嗯嗯~啊~啊啊~老师~老师嗯嗯~不要嗯嗯~”

  “小诺~你夹得不是很紧嘛?不要的话松嘴呀。”

  “不要不要~呜呜~喜欢~喜欢老师的大肉根肏我~喜欢您肏进我的深处~喜欢~嗯嗯~好喜欢~啊啊~”

  “呜呜——”

  趴在案台上的美人挺起上半身,乳头微挺,粉亮的模样淫色勾人。氤氲的下垂眼柔媚,痴笑的唇瓣吐出了水润的舌尖,胯下的嫩茎喷出了一点明亮的腥液,染湿了案台前方的资料。

  身后的老师紧紧束缚住他的细柳腰,凶器在美人后嘴突突两下,浓稠的精液喷进了黏腻的套子里。套子在穴道内往前窜了会儿,却填不满这小色嘴的贪欲。

  他纤细的玉手轻轻扶上老师爆出青筋的手臂,指尖虚虚挠蹭了会儿他的肌皮,微微侧转会脑袋,红唇勾起弧度,嫩瓣吐出了几个字……

  “呜!咳——”

  “艹,诺子同学,你可真不听话啊……万一失手了,老师要怎么收场呢?你就不能考虑一下老师的立场吗?你太贪心了……”

  美人被一只爬了些纹路的大手锁死了脖颈,窒息感一涌而上,泪液禁不住落了两颗,面颊上的潮红却越发淫秽,紧缩的小穴以及逐渐虚焦的视线,钓出了隐匿于心底深处的快意,高潮随着僵硬的小腿肌“啊啊啊呜呜~”地噗噗射了一桌腥膻的浊渍。

  猩黑色的肉根从他烂红的穴口抽出,还未全然软下的阴茎置于他那两瓣绵肉中央,感受柔软的色臀带来的迷醉,像是罂粟般,填足了几日都无法口腹的欲瘾。痴醉与䬸足覆盖上了老师的眉心,噗地一下外射在了他那条清晰的脊骨线上。

  纤细的柳腰一手便可圈入怀心,沾满了师生禁足的罪恶关系,黏臭的腥液,终于又覆盖上了他的痕迹。

  老师眉眼抽笑了下,抽起口袋的眼镜,几缕银丝落在眉梢上,松开了窒息十几秒的小媚柳。

  “嗯呜…咳咳…咳!对~对不起~老~老师~是我~太贪心了……呜嗯~”

  他的声线甜腻得可以撞上心头,让这个年过半百的教授重拾弱冠之年的活力,勾得他想要用肉根好好填满这柔媚的小嘴儿,塞足自己的体液,把他变成雌物;抽插他的屁穴,让这淫货吞足自己的精子。

  “没事没事~毕竟是诺子同学嘛~老师为了你也可以努努力,尽量降低失手的概率……谁叫老师最宠你呢……明天接着继续补习吧~”

  他伸出手,揉了揉诺子同学微卷的头发。美人氤氲的柳眼满是淫醉,潮润的脸蛋蹭蹭老师的手,感受他带给自己的温度。

  ‘好舒服~’

  ‘好像他的气息……不对不对~一点都不像嘛……都没吃到……’

  ‘一定要吃到他~’

  诺子同学看向老师,吐出了小红舌,舌尖软绵绵地在虚空晃荡了几下,勾引身上人的口欲。

  “老师~亲亲~”

  “呜~啊~呜!呜呣……呜……”唇瓣镶嵌再贴合,淫液在口中拉出了几根明亮的细丝,倏忽又被卷了回去,扭曲成了一摊液渍,从美人的肉唇间滑落,随着老师胯下的巨物又开始挺立,新一轮次的交媾又再次掀起热潮……

  晨光熹微,撒下第一缕光束,扶上了案台。

  盛日至顶,气压被骤然锁入室内,冰火极端的气息在建筑内外互斥。

  “铃铃铃铃——”

  “下课了下课了……” “走走走……”

  喧闹开始布满整个实验室,即使只有零星五六个同学也能嗷叫出十几个人的噪音。

  “握草,你有没有感觉今天的实验室,味道就…特别臭……她妈的好像谁的那啥……”

  “啥?”

  “诶呀你不是懂吗?一股酸臭味……”

  “哦哦哦对!啧!恶心巴拉的……”

  “他娘的一股精臭味……不会昨晚真有人在这里打炮吧……”

  “艹!不会吧?谁她妈这么没品……”

  “娘的真恶心……”

  “嘘……可能还真有一个人……”

  一开始开话题的研究生突然比了个手势,音量降了几个度。给他的小团队使了个眼色。

  “卧槽你说他啊……”

  八卦组长猛地点点头,剩下那三男的懵了会儿。

  “啧!奶奶的!他妈的他要搞去别处搞啊,别恶心我们啊艹!”

  “你反应那么大干嘛?哦——我懂啦,你是不是对人家有……”

  “草泥马的你再说一次?”被开玩笑的那个男生猛地给了那贱嘴一拳,被贱嘴格挡开了。

  “诶——那有什么办法~谁叫人家就是用后庭黑进的名额呢?”

  “那不是,还是咱们瞳哥牛逼,硬生生用研究成绩砸爆其他弱鸡啊——”

  “就是就是……”

  “诶诶!瞳哥,今天你值日哈!记得做完基础卫生检查仪器设备关电源锁门……”

  终于有人记起来瓜田之下的任务了,他高声提醒了句,千里传音给死角处埋头做研究的一个男生。

  “啊好。明白了。”

  那男生应了,脑袋仍旧垂得很低,盯着显微镜下的溶质。他头发乱得脏,整个人耸颓的坐姿,很让人怀疑他的脊椎是否出了大问题。

  “陈任瞳那我们先走了哈!”那个暴躁男高声道了句别,盯着实验室的死角。

  只见陈任瞳终于缓缓抬起了脑袋,阴沉的眉目上抬,唇瓣勾起弧度点了点头。

  他刘海过长,遮住了一半的视线,再加上高度数镜片,更加显得他的目光诡得瘆人。他招了招手,那男生点了点头,便勾着那吃瓜组长的脖子把人扯了出去。

  实验室,变得异常冷清。

  丝丝缕缕的药香味,在沉寂里探出了脑袋。

  夹杂着——

  精液的酸臭味。

  陈任瞳看了看自己的案台,指腹摩挲在桌面有些粗粝的纹路上。他没有打算闻这个气味,毕竟这种东西他立刻就分辨得出来。

  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资料上。水渍干涸的斑垢,清晰地划进他的镜片中央。

  他没理。不想多生事端。

  陈任瞳拾掇了会儿公共区域的凌乱处,拿着扫帚清扫落灰。扫到死角的时候,得蹲下来看看桌底有没有遗漏物。挪到自己的案台死角时,忽然开始暴怒起来。

  “艹他妈的……”

  他的嘴角开始抽搐,心脏开始不正常地失频加速,手臂即刻布满了青筋,暴戾在他那张阴翳的脸上裂开几条曲线。他立刻用手捂住了半边脸,硬生生把烦躁压了回去。

  顷刻间又变回了冷漠阴沉的状态。他把案台死角的硅胶套扫出来,丢进了垃圾桶里。

  连同那份文件,一并扔了进去。

  “艹你妈的。狗叼。啧。”

  他低骂了句,扫了眼值日成果,提着垃圾离开了打炮区。

  没人的时候他就会挺起上身扭动一下佝偻得酸疼的脊柱,随着一个上抬的动作,刘海下落,容貌便清晰了些——

  清秀,五官轮廓精致分明,中长微卷的头发倒是凌乱美。恍惚间,分不出雌雄。

  微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间流出,打亮他的发梢,他用另一只手顺开了遮挡视线的刘海,让自己的目光稍微开阔些。

  毕竟装得很累,眼睛闷着也很难受。

  鼻梁的镜托卡稳了,袖口凑近鼻尖的一刻,扑面而来的药味。

  丝丝缕缕,清澈却浓浊,侵蚀着嗅觉细胞的敏锐度,一时间麻痹得只剩药香。

  他大概舒服了会儿,便继续不舒服——180的高个儿硬是佝偻成了175,畏畏缩缩地,战战兢兢地,提着塑料袋走出了实验室。

  那股精臭味和药香,一起被锁进了密室内。

  ----

  (作者os):好的,攻受都登场了。🍵今天到此结束


第2章 水潭

  午憩十分,实验楼的长廊倒是仍有不少人矗在外面聊天,说是聊天,其实是为了打探本专业近期的科研信息,相互串串,能够交换到不少有价值的内部密料。

  “诺子,姜教授那边最近有没有什么消息啊~”

  “对啊对啊,你应该能知道一些吧......”

  难得生物研究的楼层见到有女生聚在一块儿聊天,乍一看大家还都挺漂亮的,美女聚一块儿养眼又吸睛。其中最抓目的就是一个小个子美人,五官小巧可人,大眼睛翘睫毛,白净得发光,160出头的身高身材纤细,怎么看都能激起浓厚的雄性保护欲与侵占心。

  “他...他一直在忙着任瞳学长的科研项目,最近就是在托各种关系找相关的佐证资料......其他的就没别的了。”

  “哦——原来如此......诶你还没出手啊?单恋人家多少年了都不表白?”一个气场较强的女声来了句。

  周诺子低了头,眼神有些躲闪。

  “诶诶!来了来了。”其中一个女生低声提醒了一句,戳了戳小美人的手臂。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