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公理Ⅱ:正义不朽

时间:2024-04-22 12:00:04  状态:完结  作者:栖还
  公理Ⅱ:正义不朽

  作者:栖还

  文案

  正文部分已完结很肥可宰,番外持续更新中……

  下本古耽《琵琶行》,喜欢浪荡将军X偏执美人的宝们可以收藏起来。

  预收刑侦《追光》《追光2:逆渊》求收藏,《泱泱华夏三万里》求收藏!

  专栏已完结兄弟文《公理之下》嗑冷静自持老干部X桀骜不驯小狼崽的可以冲!

  本文文案:

  京台市刑侦支队新任副队长谢遇知,一个冰冷强硬铁血手腕的工作狂直男,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偶遇完全长在他审美点上的宗忻。

  看着宗忻站在风中瑟瑟发抖,半张脸都是血,谢遇知二话没说把人抱上警务车,语气淡漠:“冷吗?”

  宗忻抬头,毫不在意,挂在苍白脸上的血迹像黑夜中悄然盛开的红花石蒜。

  谢遇知的心蓦地漏跳半拍。

  很久后,谢遇知看着电脑内网里京台刑侦支队前副队长照片上那张花容月貌的脸陷入了沉默。

  他的男朋友宗忻,到底还有多少事,他不知道?

  禁欲系(划掉)爱老婆直男攻X美强惨(划掉)苏爽甜钓系受

  已知 盛阳代号:三花。

  所以 谢遇知昵称盛支队长:小花。

  封面人设授权:千久泽猫。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 天作之合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正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宗忻(盛阳),谢遇知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行走的刑事法典x逮捕指引配套

  立意:不负藏蓝,即使单枪匹马也能英勇无畏!


第1章

  东城区中央商圈灯火通明,拉开了京圈商贾阔太们昼夜颠倒纸醉金迷的夜生活。

  凌晨,豪庭夜总会二楼,贵宾厅。

  透过玻璃幕墙,可以看见整个夜总会的舞台全景,镭射灯五光十色渲染下,那么多人挤一起,从贵宾厅这边看过去,连个公母都分不清。

  赵乐国揽着怀里小鸟依人的女人,晃晃酒杯,笑着和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说话,“小宗啊,看看,有没有顺眼的?我让小雯给你介绍介绍?”

  京台市红山化工第二大股东赵乐国,身价几亿,出门吃个饭都要上金融新闻的存在,要不是红山化工连着十几个贮存罐发生爆炸,公司损失惨重,又面临员工死亡的巨额赔偿急需寻找融资,凭他的身份,是肯定不会来见宗忻这种小角色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风投公司市场经理,平时根本就没资格和他坐在一起。

  宗忻从玻璃幕墙上收回目光,放下酒杯附和笑笑,世故道:“赵总,得了吧,消金窟里的姑娘,我是没那个福气。”

  “那倒是。”赵乐国点上一根烟夹在指间,岔开话题,“上次,你说愿意给红山出资的老板那边,这几天怎么突然没动静了?”

  “要做风险评估,还得等些日子。”宗忻从怀里掏出张名片,递给赵乐国,“我替您搞到了那边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回头您自个儿跟他们联系吧,我们公司最近效益不好,昨晚上刚吃了散伙饭。”

  “哟,你这是失业了?”赵乐国掸掸烟灰,感慨:“小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就是不行啊。”

  “可不是么?别看我现在跟您坐在这富丽堂皇的贵宾厅,一会儿出了豪庭夜总会大门,指不定得去哪个天桥底下打地铺呢。”宗忻自嘲着,拾起酒杯把红酒一口闷了。

  气氛变得有些低落。

  赵乐国接过名片,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工作没了再找,都不是事儿。得嘞,走吧,咱们也去舞池跳一段。”

  “赵老板做东,恭敬不如从命。”

  宗忻一点没客气,起身跟着赵乐国下了楼,走进群魔乱舞的人群中。

  舞池里男男女女搂在一起,做着各种大胆的、擦边的动作,甚至在角落,还有人毫不避讳的身体紧贴前后摇摆。

  轻佻的气氛让人迷离,有种细细地、浅浅的,让人慢慢沉下去的感觉。

  轰————!

  一声刺穿耳膜的巨响盖过震天的音乐,霎时间整个舞池场面乱作一团,众人鸟兽四散仓皇逃离。

  爆炸!

  有人携带易燃易爆物品混进了舞池。

  宗忻下意识加快脚步往前挤过去,就在这时,人群里却窜出来个精瘦男人,他撞开赵乐国身边的小雯,一把勒住赵乐国的脖子往后拖。

  宗忻赶紧回身,试图阻止。

  精瘦男人挥舞着手里的水果刀,扯着嗓子向他叫嚣:“你别过来!我只要赵乐国的命!”

  赵乐国,这位叱咤商圈大佬的脸已经因为窒息憋得通红,他满眼乞求地看着宗忻,艰难从唇缝里挤出俩字:“救我。”

  话音未落,精瘦男人就狠狠揍了他一拳,赵乐国的脸登时肿成半个猪头。

  宗忻缓缓举起双手,配合的往后退,尽量不刺激到对方,“好,我不过去,我不过去,你冷静一点。”

  他仔细观察着对方的情绪、动作。

  男人面部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着,眼神恐惧,勒着赵乐国的手臂肌肉非常僵硬,小腿在发抖。

  根据对方的种种表现来看,宗忻判断男人应该是头一回作案,情绪紧张且手法笨拙。

  “你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说,千万别激动。”他继续安抚着男人。

  “我儿子大学刚毕业就被赵乐国给害死了,就让他给害死了!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相依为命,我以后再也没有儿子了,我要让他给我儿子偿命!”男人情绪激动起来,刀尖一转,突然捅向赵乐国。

  “啊啊啊———”

  赵乐国大腿和腰上被接连被扎了几刀,顿时血流如注,痛得大声惨叫。

  男人这时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在赵乐国身上连扎十几下后,把刀径直插向赵乐国的心脏。

  眼见刀尖扎进赵乐国心口皮肉,宗忻压根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冲上去卸掉男人手里的水果刀,把人撂倒在地压住:“你别冲动,有事情可以走正规法律程序,你这样已经违法了知道吗?”

  男人红着眼睛挣扎:“法律只会站在有钱人的那边,什么时候给我们老百姓讨过公道?我不管,你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气,猛地挣开钳制,抓起地上的酒瓶反手就往宗忻头上砸。

  哐啷!

  随着酒瓶炸碎的声音,鲜血顺着宗忻额头淌下来,糊住了他的眉毛、眼皮,一瞬间,宗忻只觉得天旋地转,周围场景突然变得模糊不清,人群喧哗乱糟糟的,他撑着桌子强撑着没倒下,恍惚中,人群里有人喊了声:“警察来了!”

  宗忻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被人抓着手就是一阵狂奔,等到了外面冷风一吹,脑子顿时清醒大半。

  一直拉着他的小雯这才松开他的手拢拢毛领大衣,从包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他,“你这个人可真有意思,别人都跑,偏你往上凑,显能耐的。给,拿着这些钱赶紧去医院处理下伤口吧,我得走了。”

  宗忻看着她,杵在原地,没动。

  小雯细眉一皱,强硬地把钱塞进他手里,“我还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愣头愣脑的。”

  宗忻问她:“你不是赵乐国的女朋友么?你不管他了?”

  小雯好看的眉毛微挑,笑起来眼睛里带星星,“逢场作戏罢了,他愿意给我钱,也不用我三陪。再说,我又没答应做他女朋友。我可提醒你啊,那个赵乐国身上可牵扯着人命案子,你赶紧走吧,别让警察找到你,不然会被牵连的。”

  宗忻疑惑:“牵扯着人命案子是什么意思?”

  小雯撇撇嘴,“反正,他手上不干净。我是看你人还不错,才把你拽出来的,你可别再跑回去逞英雄了,我走了。”

  江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眉细而深,嘴唇红艳,天生自带妆感,一身红色毛茸茸穿搭,在冬天的夜晚妩媚的像团火。

  她耐着性子叮嘱完宗忻便拦下一辆出租车疾驰而去。

  宗忻摸摸还在流血的额头,看着江雯强塞进自己手里的五百元红钞,有些无奈。

  红山化工厂液化石油气泄露,引发特大爆炸,事故造成22人当场死亡,17人抢救无效,6人重伤致残,13人不同程度轻伤。

  他死里逃生,好不容易才摸到的关键线索人赵乐国,居然就这样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莽夫连捅十几刀,搞得生命危在旦夕。

  “唉。”

  宗忻叹气,这半个月,他算是白忙活了。

  出来的时候外套落在了贵宾厅,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白色衬衫,冻得要命,宗忻把钱揣进裤兜,搓搓手臂原路返回,准备去拿自己的外套。

  ·

  一阵红蓝警灯闪过,几辆警车护送着救护车飞驰而去,随即警察押着捅伤赵乐国的男人从豪庭夜总会大门走出来。

  夜总会大厅内。

  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几个警察正在清理着现场,空气安静的可怕。

  大堂经理跟着两名警察站在旁边做笔录。

  警察:“人是怎么进来的?你们夜总会安检是摆设啊?登记一下信息,姓名,电话。”

  大堂经理接过出警记录,板板正正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写上递还回去,虽然心里慌的不行,但到底见过大场面,人还算镇定,急切辩解道:“警察同志,这真的跟我们夜总会没关系,他们应该属于私人恩怨。”

  这时,一名警察带着几个人走过来,黑着脸道:“是不是私人恩怨警方会调查,你们夜总会容留|卖|淫|是怎么回事?”

  谢遇知,原深夏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现任京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副处级,二级警督,身高一米九,大长腿,比记笔录的警察还要高出半头,挺拔的矗在那里,一张脸清冷矜贵,在明灭不定的光线下生出种与世俗背道而驰的距离感。

  大堂经理被他镇住,懵在原地。

  谢遇知接过民警手里的记录本翻看两眼,上下打量他片刻:”袁霄,豪庭夜总会大堂经理是吧?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语气冷硬,多少有点不近人情。

  大堂经理欲哭无泪:“不是,警察同志,我……我配合,我配合!是我们监管不到位,我们一定深刻检讨,下不为例……”

  “下不为例什么?容留卖|淫|还是贩卖可|卡|因|?”谢遇知微眯双眼,表情阴沉,根本不给袁霄说话的机会,吩咐身后跟着的警察,“陈林,把人带回去仔细查问,尤其是可|卡|因|获取渠道,喊禁毒科的人起来干活。”

  陈林不敢怠慢,掏出手铐把人铐起来,顶着张公事公办的脸,对袁霄道:“走吧。”

  技侦黄子扬这时勘察完现场走过来,把证物袋交给同事,摘下一次性手套向谢遇知汇报:“被捅伤的人是红山化工的股东赵乐国,这个人牵扯三个月前的爆炸案,初步怀疑,应该是受害者家属通过不合法手段在进行私人报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