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俯首

时间:2024-04-23 16:00:06  状态:完结  作者:笔墨纸笺
  《俯首》作者:笔墨纸笺

  简介:“——你听说过西港吗?”

  这里是柬埔寨西哈努尔港,缅北园区的前身。

  人们说这是地球上最神奇的城市——这里遍地黄金,豪车遍野,来往的人非富即贵;这里稳赚不赔,一夜暴富,踏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但没有人知道这里暗藏玄机,缺乏管制下的社会物价飞涨,犯罪率攀升,人命如草芥。

  2019年6月,于泰国清迈执行潜伏任务的陆鸣与警方里应外合,联手铲除了知名毒枭马亚名下的贩毒产业链,却突然收到组织传来的消息——

  曾经在菲律宾马尼拉缉毒行动中擅自离队,意外失踪的卧底警察方俞,竟然出现在了柬埔寨西港。

  时别五年之久,远隔大洋彼岸,故人的再次相逢,当年未解开的谜团重新浮现。

  红色高棉,婆罗门教,挣扎于温饱线上的百姓……古老的王国大势已去,历史成为遗迹。

  “西港的没落不是因为贫穷,而恰恰是由于资本。”

  前排提醒:

  本文内容参照自真实历史背景而写,如有出入,请以现实为基准。

  双卧底警察设定


第一章

  菲律宾,马尼拉。

  “呼叫总台!二队全体成员已从村寨后山三点钟方向安全撤离!”

  “呼叫总台!一队全体撤出交火范围!现已前行至山体陡坡!”

  “呼叫……”

  泼墨般夜幕的笼罩下,寒风厉声呜咽,无边无际的草浪掀起层层涟漪,一路奔向地平线尽头。灰蒙蒙的树林里,嘶吼声沸反盈天,没过膝盖的灌木丛被疯狂逃命的人折损,枯枝败叶散了一地。

  庞大的村寨灯火通明,不久后这些亮起的光点一盏一盏地熄灭了,耸立在中央的灯塔轰然倒塌,数米高的烟尘噗然而起,很快无声无息地落下。

  数公里外,孤寂的身影无声叹息着,拿起望远镜望向这片贫瘠的黄土地。

  月光悄然照耀着他的右肩,凝结着无数血汗和荣耀的中国□□熠熠发亮。

  “所有分队均已撤出,应到四十七人,实到四十七人!”耳麦里终于传出另一边的声音。

  “收到。”

  “报告指挥中心!那毒枭带人跑了!”一片混乱噪音里,一名年轻人的声音如雷贯耳。

  “什么?!”他即刻转身回到指挥车里,面对着显示屏传回来的影像,愣住了。

  紧接着大屏幕反射而出的蓝光频闪,取而代之的雪花影像在他的眼底跳动。

  这是现场信号干扰过强导致的。

  “所有人——按菲警方计划撤出!”耳机传来铿锵有力的声音,“快走!我们自己人的命更重要!”

  跑在最前面的华裔男子脚步猝然一顿,毫无征兆地扭过头,瞳孔里倒映着村寨里零零星星的光点。

  “那……那些差佬要追上来了!”后面的人惊恐万分,推了他一把。

  “你他妈就这么怕条子?胆去哪了?!”那华裔男一把薅起他的衣领,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浑浊的眼眸里透出几分怜悯。

  “他们说被条子抓到指定会死!城哥,你看我跟着您做了那么多年……”

  砰!

  话音戛然而止,那人后脑迸溅出大片血花,四肢瘫软,僵硬地倒在了地上。

  毒枭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几近扭曲的笑意,他放下了手里的枪,任凭白色烟气从枪口出散发。

  忽然他眼前一亮,一道手电筒照射而出的光线晃动而过。

  指挥车内,有人侧过头在那穿着制服的中年男耳边低语:“他们那边的布控已经就绪,警员已经全部撤离,等待我们这边的指示。”

  他郑重一点头,抬手看了一眼腕表,通过传声器发出了最后的回复:“中方已全部撤离,完毕。”

  指挥车内死寂一片,空气仿佛刹那间凝重起来。无声的倒数在每个人心中浮现,渐渐绷紧的弦不断挤压着肺腑,令人无法喘息。

  大屏幕上仍然跳动着黑白雪花图像,耳麦传来的却只是滋啦啦的,令人焦躁不安的电音。

  挂钟的指针正在一寸一寸爬向正中央。

  他收回目光,抬起右手,指尖悬在了操作器上方。

  几乎所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位于指挥车外的持枪特警也跟着吊起一口气。

  他闭上眼,用尽全身力量按下了中间的按钮!

  “等下!”几乎是同时,有人哐当一声踹开指挥车的大门,不顾周围特警的阻挠,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拼死摁住他的手,“王队,我们有人没——”

  轰——

  仿佛恶魔咆哮,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瞬间掩盖了他未尽的话语,脚下的地板跟着狠狠震了一下,指挥车天花板不堪重负,大片墙灰和碎屑散落而下。热浪从几公里外的地方随风而拂过,灼烧着每一寸肌肤。

  耳麦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通讯,对面传来带着欢快笑意的菲律宾语。

  足足有十几秒,那年轻人彻底怔住了,直愣愣地看着他的眼睛。

  随后他颤抖着摘下耳麦,脚下陡然一软跪倒在地上,攥紧的拳头一下一下狠狠捶向地板。

  “老陆!”

  “陆鸣!”

  好几双手从四面八方伸出来,试图拉起陆鸣。

  一片混乱中,王队快步冲上前,一把扶起陆鸣,将他的脸强行扭向自己,“……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陆鸣胸腔震动,失神的眼眸一片猩红,斑驳的血迹浸染着他的衣襟,“我说还有一个人,还在村寨里……”

  “什么?!”

  “怎么回事?!”

  “不是说已经撤走了吗?是谁?是谁不听指令?!”

  “方俞!方俞还在爆炸现场!”屋外有人撞开虚掩的门,“通讯还有信号吗?!定位器能不能精准定位?安排森林消防和边防武装部队马上到位!”

  “做梦!这么大火怎么进得去?!”

  ……

  窗外火光滔天,大面积燃烧起来的山火尽情地舔舐着村寨的一草一木,瓦房轰然倒塌,铁片如暴雨横飞,整片灰穹染上了半边的透亮赤红。村庄,厂房,设备,毒品……毒贩经年累月堆积起来的罪恶资本瞬间毁于一旦,将永远埋没于不为人知的黄土之下。

  直升机训练有素地依次出现在大火上方的夜空中,负责收尾的森林消防历经整整一个晚上才扑灭这场爆炸引起的山火。

  ……

  次日清晨。

  山脚下人头攒动,穿着制服的,拿着话筒和稿子的人熙熙攘攘。

  “这里是菲律宾国家广播电视台,现为您播报早间新闻——”

  “昨日夜里马尼拉警方在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的帮助下缴获二十吨海/洛/因,逮捕二十余名村寨制毒分子,并且成功摧毁一大型制毒基地……”

  “携手打击国际犯罪,共建中菲友好关系是我们一直以来贯彻的目标……”

  朝阳从山头升起,温暖的光束逐渐漫过山川河流,带来新生的希望。

  数年后,人们不曾记得这片广袤无垠的大地上经历过这样惨烈的噩梦,那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也从茶余饭后的谈话中消失,直到淡忘。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度衡量,测地质,夷为平地,建立起一栋栋高耸入云的富丽□□,他们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下觥筹交错,纸醉金迷。

  有人在高楼上谈笑风生,亦有人在暗流里苟延残喘。

  湄公河流水潺潺,漫天罂粟泼泼洒洒,遍布东南亚的犯罪网络伸长了触角,无孔不入。

  汪洋的对岸,一座新兴城市正在崛起。

  ----

  路过的点个收藏留个评论,感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

  # 第二卷


第二章

  柬埔寨,西哈努尔港。

  夕阳斜挂屋角,温暖的光束照进窗明几净的教室里。女老师用棒槌敲打着走廊悬挂的锣,宣告着今天的放学时间。教室里的学生很快作鸟兽散,只剩下讲台上的年轻男教师刚刚收好试卷,提着公文包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后面朝外走去。

  “小哥长得真俊!有没有女朋友啊?”

  “哟哟哟这么帅,来我们场子坐坐,赢钱的哦!”

  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嘻嘻哈哈地朝他打趣,全然不顾周围学生们投来的目光。

  年轻男子抬手扶了下眼镜框,微微颔首致谢,“不了。”

  他从那几个女人身边经过,穿过破败的长廊,拉开停在外面吉普的车门坐了上去。

  “怎么今天这么久?”叼着大烟的独眼男拉下车窗,操着一口柬埔寨语问道。

  “孩子们考试,怎么了?”他偏过头,城市霓虹灯光勾勒出他的下颌线,“改天找人管管,一群不三不四的妓/女就这么进学校,影响不大好。”

  吉普缓缓开了出去,晚间的风灌入车窗,吹起那人额前的碎发。

  无数豪车在这破烂不堪的街道排起了长龙,喇叭声此起彼伏,奔流不息朝向远方。马路两边,五花八门的餐厅,赌场,酒店以及正在施工中的大楼鳞次栉比,广告牌闪耀着炫目的光。

  “不是我说,你还真把自己当教授啊!”独眼男瞪着他那剩下的一只眼睛,口水沫子都快要飞出窗外了,“真给我们长脸!”

  年轻男人摘下腕表,递到后视镜能看见的位置晃了晃,似笑非笑道:“你觉得呢?”

  “今晚八点有一批新货西城酒店交接,运往波贝,”独眼男低声道,“对方指名道姓了要见你——泰利。”

  “什么人?”年轻男人散漫的声线倏地收敛了几分。

  “这我怎么知道!不过这可是边哥亲自委派下来的,不好推辞。”

  吉普车拖着长长的尾灯驶离市区,没入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

  与此同时,泰柬边境线。

  狂风从天穹处席卷而至,漫天尘土纷纷扬扬。屋内的女孩掀开门帘,朝外探了探头。

  山野花丛里涌出许多孩子的身影,他们不约而同地朝着一个方向聚集着,欢呼着朝马路上的车队招手。

  女孩的目光顿住了。

  坑坑洼洼的泥泞路上,一众车队缓缓前行,为首的那辆重卡摇下车窗,里面的人往泥地上扔了数十个馒头,在孩子们饿狼扑食般疯抢的背景音下哈哈大笑。

  车子在山脚下的空地停了下来。

  女孩心头微微一颤。

  这次来的竟然只有为首的是一辆卡车,后面全是清一色的小型私家车,牌照也不知道是哪的。车身磨损痕迹明显,还有的车窗碎得只剩下半块玻璃。

  皮肤黝黑,戴着一顶破草帽的中年男跳下车,朝身后跟着的车队吹了声口哨,转身朝茅草屋走去。

  女孩陡然一愣,身子不由得往门帘后缩了缩,勉强挤出个笑容:“今年怎么早了几天?”

  “你好,”马亚掏出打火机,咔擦一声点燃大烟,朝身后的花田一指,“你是这的主人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