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犯罪现场禁止心动

时间:2024-04-27 14:00:04  状态:完结  作者:檀西
  书名:《犯罪现场禁止心动》

  作者:檀西

  文案:

  骚话满满反套路老流氓刑侦队长X高智商钓系美人犯罪心理学研究生

  外界对江序洲的评价:神颜、温文尔雅、巅峰之时退居幕后的顶流歌手

  外界对阮明栖的评价:好凶、流氓、骚里骚气、气质全靠一张脸

  原以为是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两个人,却没想到……

  一场校车失踪案引起社会高度重视,接到报案后京海市刑侦支队长阮明栖立即带队介入调查。

  越往下查发现情况越是古怪,与八年前的明康中学校车失踪案细节竟然完全一样,就好像是案件一比一复现一般。

  阮明栖申请重启当年案件进行重新调查,却遭到阻拦,甚至连资料都难以借调查看。

  随着证据一点点的浮现,案件牵扯出的细节越来越多,局势变得诡谲难测。

  谁能想到,曾经舞台上光芒四射的顶流歌手,竟然是犯罪心理学在读研究生,因导师派遣来到京海市刑侦支队协助调查。

  队员们惊愕小专家(江序洲)的身份之余,还觉得十分奇怪。

  小专家能力是很强,只是他怎么老盯着他们队长看?

  直到某天聚会,看到他们队长酒后哀怨吐槽自己对象跟人跑了,并扬言要好好给他一个教训时,小专家出现了。

  江序洲:你要给谁一个教训?

  阮明栖:我知道错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刑侦支队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

  怪不得每每有案件发生时,小专家都这么热心来帮忙,原来都是为了队长。

  阅读指南:

  1、正版来源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

  (其余渠道、txt文包均为盗版)

  2、不定期精修办案细节,所有细微调整会在作话提醒,盗版存在错漏及细节有偏差,对盗版内容概不负责

  3、感谢所有喜欢本文的小天使,祝大家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高智商 白月光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序洲、阮明栖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是我的信仰

  立意: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第1章

  嘭——

  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被砸下的竹椅顿时四分五裂,随之而来的新一轮的拳打脚踢,腰上背上传来剧烈的疼痛。

  其中一个施暴者似乎抱着泄愤的心思,落下的每一脚都往被打的男孩儿头上踹。

  一下接着一下,表情用力到有些狰狞。

  男孩儿那双紧紧护着自己头的手,他的手肘上、手背上都布满了鞋印。

  “杀人犯的儿子,快打死他,打啊!”

  “他爸爸杀人,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都别放过他!”

  “还敢偷钱,果然一家都是罪犯,你妈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男孩儿听到这句话后,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不许你们说我妈!”

  他的声音沙哑,像是一只被逼到角落的困兽。

  “你还敢顶嘴,我就说你妈怎么了,她就是个陪酒的,每天身边都有不同的男人,是个脏货赚的都是不干净的钱,她……”

  话没说完,一个脏湿还带泥的拳头打了过去,男孩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挥出了这一拳。

  “妈的,你敢打我!”

  “兄弟们给我上,打死这个脏东西!”

  破旧的小巷子里传来怒骂声、哀嚎声,想要去垃圾桶翻找食物的小猫被声音吓了一跳,眼神中带着惊恐与警惕,快速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巷子深处踉踉跄跄走出一道身影。

  他的头发是乱的,衣服被撕破了好几个口子,就连鞋都掉了一只。

  每走一步,就会在地上留下一个血脚印。

  他却好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嘴里喃喃着:“妈,你等我,我现在就回家。”

  染血的手掌撑在墙上,好似会烫手一般,让他无法着手,轻轻碰上一下,就会带来的挣扎一般的刺痛。

  他的身体止不住的往下滑,脚好像踩在棉花上一般,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终于,他倒在了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巷子口的位置。

  视线越来越模糊,天好像黑了,他要看不见回家的路了。

  “妈,你别怕,我马上……马上就回家……”

  在闭上眼的前,一双鞋出现在视线之中。

  “好孩子睡吧,剩下的事情,我帮你完成。”

  男孩儿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被搬动,他想睁开眼睛看看眼前发生了什么,眼皮却怎么都睁不开。

  他好累,好冷。

  意识朦胧,隐约间他好像听到了有音乐的声音。

  像是旧上海时留声机里的老唱片播放出来的歌,有一种经过岁月沉淀的感觉。

  凉风吹过,他的身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紧接着听到“咚”的一声,鼻腔中涌入一股垃圾腐败的恶臭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脸上爬。

  ……

  冬日里的阳光明亮却不刺眼,落在身上暖洋洋。

  江序洲站在窗户边,看着楼下来往的行人。

  有推着轮椅陪同病人楼下透气的家属,也有大步流星,看起来十分着急的往医院门诊大厅冲的病人。

  他神情平静的看着一切,好像一切的纷扰在他眼里就是场特殊的风景。

  突然,身后响起了开门声。

  回头的一瞬间,江序洲对上来人的眼神,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来人就像是投入平静湖面的一颗小石子,落下的一瞬间让湖面泛起阵阵涟漪。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阮明栖语气有些着急,“我要是不打电话,你就打算什么都不说是不是?”

  江序洲太了解他了,别看他现在凶的不行,却也没真的在跟自己生气。

  “被一场感冒搞进医院,你挺出息啊。”

  听着他没好气的数落,江序洲脸上笑意更甚,半点没有被“训斥”的不开心:“你也没有主动给我发消息。”

  听到这话,阮明栖气的吸了口气:“我没给你发消息,你就不能主动联系我?”

  江序洲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应了一声:“嗯,是这样。”

  “你怎么这么娇气了。”阮明栖颇为无奈的瞥了他一眼,“我这两天去楚立阳那协助调查去了,蹲点了两天,一个小时前才拿回手机。”

  虽然在说他麻烦,却还是会交代自己的行踪,颇有些口是心非的即视感。

  江序洲眸色微动:“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处理完了。”提起刚刚的事,阮明栖越想越气“楚立阳那小子真不是东西,卸磨杀驴用完了就给我赶出来了,连桶泡面都捞不着。”

  江序洲顺着他的话:“是挺不是东西的,下次他再来你家,你就给他吃泡面。”

  阮明栖哼了一声:“门都不给他进,还吃泡面,美的他。”

  两人闲话了几句,阮明栖去找医生了解一下情况。

  所幸江序洲的情况不算严重,病症来的快来的急,去的也快。

  在医院挂了两天点滴后人已经没有太大问题,医生检查过后确定可以去办出院手续了。

  江序洲挂完最后一瓶点滴,阮明栖还没回来,按理来说交个费就算是人再多这会儿也该回来了。

  他刚要打电话,阮明栖就回来了。

  与此同时,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手上的一条红色塑料袋。

  江序洲有些警惕的看着他手里的袋子:“你去买什么了?”

  “秋裤。”阮明栖扬了扬红塑料袋,“给你买的。”

  江序洲:“……”

  果然,他的第六感一直都很准。

  “我不要。”江序洲看都没看一眼,果断拒绝。

  “拒绝无效,你知道今天外面多少度吗?”阮明栖语气坚决,“五度,赶紧穿上,不然出去你又得给妖风掀回来。”

  江序洲:“我不要,你买的肯定很丑!”

  阮明栖:“胡说,我多有品味一人。”

  在阮明栖推拉下,江序洲十分不情愿的穿上了那条秋裤。

  见他坐在床上生闷气,表情似乎还有些屈辱,阮明栖逗乐了。

  “紫色不挺好看的吗,就这么不喜欢?”阮明栖说着说着乐出了声,“紫色在古代那可是身份的象征。”

  “你怎么不穿。”江序洲睨了他一眼。

  阮明栖笑了:“ 我身体好,不需要秋裤。”

  江序洲更生气了。

  阮明栖虽然欠,却也不是毫无眼力见的人,立马转移话题。

  江序洲就在医院住了两天,东西不多,很快就收拾完了。

  阮明栖一手拿包,一手“拎”着生闷气的江序洲出了医院。

  车子驶入主车道,阮明栖刚踩一下油门,江序洲就来了一句:“你稳一点,急停我难受。”

  “行行行,几天没开车脚感不好,我注意一点。”阮明栖说。

  此时的京海市公安局。

  “喂……1……110吗,我要报警,这里有死人了,你们……你们快来。”

  接警人员听到报警人慌乱的声音,第一时间安抚了对方的情绪,问清情况和地点后立马拨打了一通电话。

  阮明栖正在好在等绿灯,看到电话是局里打来的顺手就给接了:“你们是雷达啊,我刚从禁毒大队出来你们电话就来了。”

  接警人员立马说明情况:“阮队,有案子。”

  阮明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沉声回道:“行,我马上过去。”

  电话挂断,阮明栖刚张嘴,江序洲就开口了。

  “没关系,去现场吧,一会儿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车子立马调转方向往事发地点赶去,阮明栖趁着等红绿灯的空档:“一会儿我找人先送你回去,我这指不定要忙到几点,你刚出院要多休息。”

  “好。”对方也没有勉强,应了一声。

  两人赶到时,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围观群众很多,虽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却已经无法克制好奇的心情,不断与身边人讨论着什么。

  “阮队!”应时看到阮明栖被堵在外面进不来,赶忙招呼着周围看热闹的群众让开一些。

  阮明栖被挤的够呛:“让让,都让让,别挤。”

  “我靠。”

  脚后跟被人踩了两下,阮明栖向前踉跄。

  副队应时看到人群中“随波逐流”的队长,赶忙小跑过去给人捞出来。

  “别挤!别挤!”应时赶忙让周围群众让让,“阮队你没事吧。”

  阮明栖深吸一口气,动作利索的勾上自己被踩掉的鞋后跟:“围这么多人这叫几个事?”

  应时也很无奈,两人一边往里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发现尸体的人是附近回收废弃物店铺老板的妻子赵宝珍,她每天早上开店后都会到周边的垃圾桶看看有没有被客人丢下的塑料瓶或废纸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