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鬼生不易,恶鬼自闭

时间:2024-05-13 12:00:04  状态:完结  作者:良心五毛一斤
  鬼生不易,恶鬼自闭

  作者:良心五毛一斤

  简介:

  性感鬼王,在线追妻

  【正文已完结!!请大家多多评论给作者一点写作的动力吧球球了】

  下面是文案

  ---

  天地之内,神、仙、妖、人、魔、鬼,六界共存。

  传闻中,鬼界之主——鬼王大人,掌万物轮回之法则,控百鬼阎罗之命脉,乃是六界内唯一未陨落的先天神祇,形貌昳丽,法力无边,在轮回制度建立起后便常年沉睡在幽冥深处。

  几万年过。

  —

  秋乞睡了个大懒觉,睡醒后,决定去搞点事情。

  —

  于是,鬼界头条新闻画风逐渐诡异。

  【震惊!鬼王大人竟从幽冥的沉睡中醒来了!究竟有什么大事能惊动这位存在!?】

  【震惊!鬼王大人竟在人界上起了大学!万年平静的人界究竟隐藏着什么阴谋!?】

  【震惊!鬼王大人竟看上了一个人界男子!身份大曝光!】

  【插播一条紧急消息,鬼王大人现急需一个高等数学好的鬼来帮他做高数题!做出有赏,速来报名!】

  鬼界众鬼&其他五界人士:这是什么展开,我看不懂。

  秋乞:追妻,勿cue。

  --

  每日折磨恶鬼的小技巧get✔️

  这年头,做恶鬼也是一项高风险的技术活了。

  鬼生不易,恶鬼自闭,哎。

  --

  毒舌傲娇还是个颜狗的大美人鬼王 秋乞

  性格孤僻但实际外冷内热的神秘少年 司珉

  和一群

  原本该是恶鬼结果被调教地每天帮鬼王追男人的苦逼恶鬼们

  图文无关我只是很喜欢袁湘琴hhh


第一章 阿袖的场合

  一个人的一生,撞见鬼的几率有多大?

  当然,我在这里说的不是装神弄鬼的鬼,而是真实的、生活在鬼界里的、青面獠牙的鬼。

  额,当然,我在这里用“青面獠牙”这个词去形容鬼,他们可能还有点不太乐意。

  毕竟,千万年都在一个颜狗属性的鬼王手下绝地求生,不好好倒腾倒腾自己的皮囊,说不定哪天就被心情不好的鬼王大人一个巴掌扇到不知道哪一层地狱去了。

  幸好万年前鬼王大人建立了一套严格的审查、投胎、因缘制度,立下十殿阎王和黑白无常等等职位之后,就潇洒地拍拍屁股睡觉去了。

  最近刚醒,又弄了一套人间的身份证明,去了人间潇洒自在。

  咳咳,抱歉,偏题了,回到我们原来的问题——

  一个人的一生,撞见鬼的几率有多大?

  回答是,很大。

  但有趣的是,很多时候,你并不知道自己面前谈笑风生的那位,是人是鬼。

  就比如说现在,北华大学二号教学楼404教室里,讲台上,戴着粉红色扩音器的年轻男教师,正站在黑板前激情洋溢地从笛卡尔讲到傅立叶。后排一群男生围坐在一起,眉飞色舞地从LOL聊到LOL的美女主播。

  开学已经快一个月了,男生们在这段时间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找出本专业年级里有哪些漂亮的女生。

  他们的眼睛如同雷达一样在班上四处扫描,势必要趁着年级大课的时间将所有好看女生的联系方式都收入囊中。

  “哎哎,你们看,坐在第七排靠窗的那个女生,背影真他妈好看。”

  “卧槽,真的啊,这背影简直女神级别!”

  “就怕转过来成了如花哈哈哈!!”

  “我今天一进教室就注意到他了,可惜了,一直都趴着睡觉,看不见正脸。”

  从他们的角度,只能看见一头乌黑柔顺的齐腰长发安静地铺撒在那人背上,遮住了大半的风光,那人脸埋在交叉的双臂间,堪堪漏出脸侧的一小片皮肤也白得如牛奶般,在台上老师激情洋溢的演说中依旧睡得沉稳如老狗。

  后排的男孩们因为闹出的动静太大,被台上的老师甩了粉笔头,只好收回偷窥的视线,老老实实地拿起书。

  其实,要是他们能观察得再仔细一点,就会发现,他们心中的“女神”候选人,似乎...睡得过于沉了些。

  沉得,连一丝呼吸起伏的痕迹都没有。

  临近下课,大部分人都开始悄悄收拾文具,原本安安静静的课堂传来一丝不可闻察的吵闹声,坐在教室前排的一个男生搓了搓胳膊上刚起的鸡皮疙瘩,纳闷儿怎么突然有点冷。

  而教室的最前方,写满数学公式的乌青色的黑板中央,渗出一抹红色。

  起初只有豌豆大小,就像一滴不慎甩上去的红色墨水,却完全不按照牛顿他老人家规定的方式下落,反而开始向四周膨胀蔓延。

  就像是阴雨天潮湿的墙壁,瞬息之间大半个黑板都被抹上了猩红的血色,如同一张粘在黑板上的血盆大口,隐隐泛出可怖的黑,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而教室里的人却对这诡异的场景恍然不觉,一心等着下课。

  一只留着尖长指甲的苍白的手,就这么从黑板里伸了出来,直直地插向空气。

  仿佛是一个预告般,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从黑板上的血色洞口里爬了出来。她低着头,散乱的长发胡乱地披在身前,盖住了女人晦涩不明的脸。

  她的四肢仿佛被折断了,以一种诡异的、完全与人体生物构造学相悖的、放在医学院随时会被抓着当稀有标本的角度摆放着,艰难地从黑板里爬了出来,几乎是用一种匍匐的爬行姿态,在地上缓慢地挪动,扭曲的身姿在地板上留下一道湿红的血痕。

  她在那位激情洋溢讲课的年轻老师的脚下趴了会儿,然后,似乎是发现自己完全听不懂他到底在讲什么鬼玩意儿似的,慢慢地绕过了他,又慢慢地,顺着阶梯教室的台阶一排一排地朝后爬。

  台阶上狰狞的血痕最终在第七排靠窗的位置戛然而止。她安静地蛰伏在睡觉那人的脚边,仿佛守护着自己的猎物。

  下课铃声终于在众人千呼万唤中响起,同学们飞快地收拾好书包,好像完全看不见第七排那道白色的身影一般,三五成群陆陆续续地走出了教室。

  不到两分钟,教室就走的只剩下两个人了——一个在第七排睡觉,一个在第十排看书。

  又过了一会儿,秋乞才悠悠转醒。

  一双桃花眼里泛着刚睡醒的郁燥,右半边脸被印上了袖子的皱痕。秋乞眯着眼睛,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又不慌不忙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才拽出抽屉里的书包,潇洒地往身后一甩,看都没看脚下一眼,直直走出了教室。

  而就在秋乞迈开腿的一瞬间,一直匍匐在他脚边的白衣女人也动了起来。

  她一改之前缓慢的爬行速度,身躯诡异而灵活,此刻竟一步不落地紧紧跟在秋乞身后。

  秋乞目不斜视地走着,一个转身,拐进了阳台。

  这个阳台挺大,但因为位置比较偏僻,灯泡经久未修,所以很少有人来,连角落里堆着的一些旧桌椅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灰。

  秋乞走到阳台边沿的栏杆前停住,一头顺滑的长发披在背后,双手环绕抱在胸前,表情不明。如果不是脚下还趴着一个女鬼,阳台上似乎也是一番不错的风景。

  始终跟在他身后的女鬼也停了下来,匍匐在秋乞身后不到半米的位置,颤颤巍巍地朝秋乞裸露在外的细白脚腕伸出她那双苍白枯骨的手,口中发出阴暗嘶哑的声音——

  “大......”

  还没等她说完,一只指骨分明的大手突然从一侧出现,一把拉住秋乞的胳膊,在秋乞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极大的力道传来,不由分说地拽着秋乞跑出了阳台。

  拉着他的这个人显然发了狠,一路从四楼飞奔而下,秋乞被扯得一懵,直觉感受到身前这人没有恶意,于是竟也没有反抗,就直直地被拽着小跑,直到楼下开阔的广场上才停下来。

  独留阳台上的女鬼:???

  人呢?怎么都跑了?

  秋乞在小广场上站定,揉了揉被那人拽过的胳膊,好奇地打量了一眼身前的人。

  站在他身前还有些微喘的那人,莫约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和同款长裤,戴着普通的黑色鸭舌帽,帽檐下的鼻梁高挺,眼窝深邃,眉峰高耸,单眼皮微微耷拉着。

  松开秋乞的胳膊后,那人一手压低了微翘的帽檐,抬眼看向楼梯的方向,眼神微冷,似乎是在确认什么。

  光看脸还带些少年的稚气,整个人却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孤僻和老成。

  秋乞呼吸一滞,眨了眨眼。

  要不是时间地点都不对,秋乞甚至都想拍手称绝——这完全是长在他审美点上的男人啊!!

  “鬼王大人秋乞是个颜狗”——这是整个鬼界的共识。

  但秋乞自觉眼光高得惊人,活了这千万年,能入得了他眼中皮囊的不过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秋乞敢说,眼前这人绝对能排上他心中好看皮囊前三。

  颜狗秋乞表示,跑得好,跑得妙,他甚至还能再跑个马拉松!

  司珉神情冷峻地盯着楼梯口的方向,确认再没什么脏东西跟下来。他站在原地平复了一下呼吸,才分给眼前人一个眼神。

  秋乞目光炯炯地盯着司珉,盯得司珉莫名其妙。

  本着救人救到底的态度,司珉耐着性子说:“女生一个人不要去太偏僻的地方,早点回去。”

  ...

  ...

  秋乞:这人颜不错,就是眼瞎。

  但他向来对长得好看的人拥有更多的耐心,秋乞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好啊。但是,我是男生,我叫秋乞。”

  司珉:......

  他又仔细地打量了一眼身前这人。

  留着一头乌黑的齐腰长发,长相精致但不显阴柔,平时穿的衣服也是中性风,但开口是偏低沉的男性嗓音,再加上他快和自己平齐的身高,和并不算瘦弱的身材,确实是个男生。

  司珉:“男生也要注意。”

  说完,没理会那双悬在半空中的手,垂下眼帘,又压了压帽檐,转身离开。

  秋乞吃了个闭门羹,也不生气,目送那个孤冷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后,才甩甩手朝校门方向走去。

  因为身份特殊,他没有住读,而是在校外租了一套公寓。

  秋乞刚打开门,门内,一个白色的不明物体直直朝他飞了过来。他眼都没眨,右手在空中似乎随意地一划,那道白色的身影就以标准的抛物线砸向了沙发。

  “说吧,今天去学校找我干什么。”

  白色不明物体——阿袖,在沙发上勉强撑起身体,用长着尖长指甲的双手分开了披散的长发,终于露出了一张苍白但美貌不减的脸。

  阿袖,这位地府高级秘书,兼鬼王唯一助理,AKA鬼界小辣花,凭借着自己这几个月看过的那几十本玛丽苏小说,成功地憋出了她这辈子最嗲的一句话。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