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幸福街

时间:2024-05-13 16:00:05  状态:完结  作者:水中刀
  幸福街

  作者:水中刀

  简介:

  善恶的彼岸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他们挥着锋利的刀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却杀不死心中的野兽

  Eagles《Hotel California》

  老鹰乐队《加州旅馆》

  在鬼影幢幢的小镇上忘记自己是谁,来自何方,去往何处

  KONAMI游戏《寂静岭》同人

  部分使用游戏的世界观和怪物设定

  非原作向,有私设

  原创角色,故事也可以当原创看

  恐怖血腥、犯罪描写,极大概率引发不适

  部分角色涉嫌种族与性别歧视,不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边限是题材缘故,本文几乎没有性描写


第1章

  伊恩·科斯塔扶着警车,确认自己再也吐不出一点东西才缓缓站直。

  汽车前盖凹下去个大坑,地上是长长的刹车印和一滩血,看样子是撞了什么活物。野外公路,偶尔窜出一头鹿也不意外,但这附近没有动物的尸体,车上也没有动物的毛发,只有滴撒的血迹向大雾中延伸。

  把车子撞到没法发动的程度,就算是头熊也活不下来。

  伊恩看了一眼驾驶室里的死人,和自己一样身穿警服的男人,脑袋耷拉到方向盘上,脖子在撞击中折断了。

  他一只手按着头顶,试图按停天旋地转的视野和耳鸣,无论如何,自己能毫发无损地下车呕吐实属奇迹。脑震荡不算太重,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就连伊恩·科斯塔这个名字也是他从那个死去警察的手机上发现的。他用死人的手指解锁了手机,里面有些资料。

  伊恩·科斯塔,贩毒团伙的杀手。

  照片上是张混得不能再混的混血脸,和后视镜里那张一样——南欧人般头骨,窄脸、高鼻梁和深眼窝,五官却有点亚洲人的柔和,黑发,奇怪的琥珀色眼睛,古铜色皮肤似乎来自拉美血统……不过,长得还算行,看上去像靠脸吃饭的人。

  伊恩摸着下巴,很难接受自己以杀人为生。

  而且,他看着后视镜,杀手为什么穿着警服,还和警察混在一起……头疼得要命,什么也想不起来。

  手机没有信号,车上的对讲机也失灵了,连广播都收不到。

  来路和去路都被浓雾笼罩着,很久也没有其他车子经过。周遭出奇地静,连风吹草木的声音都没有。

  一切都像凝固在雾中,包括时间和空间——他的手表也撞击中停摆了。伊恩又检查了一遍车子,油箱是满的,也许他们刚出发或经过加油站。

  往回走走看,运气好的话,天黑之前能找到人帮忙。可惜走出几十米,一道断崖赫然横亘在眼前,公路的断面下仿佛是万丈深渊,依然是深不见底的浓雾。伊恩踢了一脚断崖边的碎石,很久也听不到落地声。

  公路消失了?

  那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做梦吗……

  伊恩敲了敲脑袋,头疼得非常真实。

  他只好换个方向,好在几十米后,雾气在变淡了。脚下的公路越来越有真实感,前方甚至出现建筑的轮廓。然而车头下的血迹也在向这个方向延伸,临近小镇时,血迹的形状也由滴撒变为涂抹,仿佛伤者被什么东西拖到这里。

  这是个安静的镇子,静到好像荒废已久。最近的建筑是座仓库,围墙破了个大洞,旁边散落着木材和零件,好像被盗贼洗劫过。

  血迹断在洞口。

  伊恩本能地犹豫。

  车祸地点到这里有几百米远,人类不可能一路流着血走到这里,而且血迹的颜色也太深了点,红得近乎黑色。

  不过,不万一是人类呢?也许能救他一命——杀手也不是不能救人,只要他不是自己的订单——伊恩感慨自己还有讲地狱笑话的心情。

  出于谨慎,他在洞口的垃圾里翻出一根钢管。

  小镇和公路一样安静,稀薄的雾气仿佛过滤了生命的气息,以至于伊恩迈进围墙的瞬间被突然呻吟声吓了一跳。虚弱的,像人,又不像人的呜咽,伴着怪异的撕扯和碎裂声。

  然后他看到一场血腥的肢解。

  三只丑陋的野狗在撕咬一个赤裸的人形,从它灰败的、尸体般皮肤的伤口中不停地涌出液体,殷红中混着棕色和绿色,像腐败已久的尸水。地上的血就是这些液体的混合物。

  一具“尸体”在发出呻吟,这让伊恩毛骨悚然。

  它的脸如同被浓酸融化,没有五官,只有灰白的烂肉,呻吟声从一道深黑的裂口里发出来。而那些狗也不像他见过的品种,比起它们的尊容,鬣狗也变得宠物般可爱。

  它们根本没有皮,和那个残破的人形一样,它们的头也像肿瘤般狰狞。血肉和筋膜包裹着颤动的内脏,其中一只的身体甚至破了个洞,露着白色的肋骨。

  这是什么僵尸电影……如果是梦,就赶紧他妈的醒来,他可不想吐在床上。

  敲击声让三只狗注意到这个活人,伊恩不得不举起钢管。

  普通野狗见到同类受伤会本能地后退,其余的两只狗却像不知何为恐惧,冲上来的速度丝毫没有减慢。作为杀手,自己的身手似乎不怎么样。伊恩简直怀疑自己缺乏运动,放倒这三只狗几乎耗尽体力,他得用钢管撑地才能保持站着。

  其中一只狗还在动,它的脊椎断成几截,仍不放弃撕咬同伴的尸体。

  那个人形的玩意似乎彻底断了气,被三只狗开了膛,黑血不停地涌出来,好像它的身体里充满液体。伊恩用钢管戳了戳,沾到液体的部分迅速变黑,脱落,如同被强酸腐蚀。他不由吸了一口凉气,幸好没直接踢上去。

  可这到底怎么回事?杀手坐着警车从断崖中来,撞到僵尸一样的怪物,还有三只没有皮的“狗”。

  自己的精神状态还正常吗……


第2章

  仓库,小厂房,稀稀落落的住宅,似乎一切正常,唯独没有人。

  伊恩信步走进一间空屋,里面家具电器一应俱全。他打量着屋内的陈设,说不出的怪异感涌上心头。

  过时的玫瑰花墙纸,显像管电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风格的家具。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它永久地停在某个时刻,如同这间房子的时空停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又查看了几栋房屋,情况大致相同。

  人们抛弃了这里吗?

  伊恩漫无目的地游荡,寂静的雾中再没有出现怪物,也没有人。走过第一个十字路口,建筑的种类多了起来,公寓和商店越来越集中,大概到了小镇的中心。

  相当普通的小镇,没有特殊的地标,房屋的样式也毫无特色,雾气之中显得十分破旧。

  能看出来,这里的财政不大富裕,当地人的生活也谈不上舒适。空无一人的餐厅大多是中低档连锁店,各种杂货的店面也小得可怜,除了必需物资,应该不会有更多商品了。

  伊恩擦了擦离自己最近的橱窗玻璃,从厚重的灰尘的缺口望进去,是家服装店。木头模特身上套着夸张的垫肩外套,是小时候的时髦,现在看起来土气又滑稽。

  他忽然想起母亲带自己逛街的画面,那会儿自己只有模特的腿那么高,它的姿势和眼前的假人一模一样,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斜斜地伸着。他还记得自己的头撞到模特的手,它的整个胳膊都掉下来,店主花了挺长时间才安装好。

  奇怪,自己的近况一点也想不起来,童年的记忆却很清晰。

  喀。

  橱窗里模特的手也突然掉下来,在地上摔得成几片。

  失去平衡的假人沉沉地栽向橱窗,砸碎玻璃。伊恩眼看着一张画着浓妆的惨白假脸笑着贴过来,几乎亲到自己的脑门。

  他差点叫出声,条件反射地抡起钢管。木头假脸当即四分五裂,像极了仓库里的人形怪物。

  过度呼吸让他眼冒金星,耳鸣更是像拉了火灾警报,响个不停。这感觉差极了,更差劲的是他失去了时间感。从醒来到现在已经有两三个小时,天色几乎没有变化,仿佛时间真的停止了流动。

  他走在无人的街上,有种置身于电影布景的错觉——可这布景也过于真实了,尤其是雾中的“群众演员”。玻璃破碎那会儿,他的余光就注意到街角徘徊的影子。

  那些家伙的轮廓像极了人类,肢体却如同被无形的绳索牵住,僵硬而扭曲。它们体内似乎真有什么腐蚀性的液体,每走几步就剧烈地抽搐,从脸部的裂口呕出液体,仿佛备受煎熬。仓库里被分尸的怪物应该是它们的同类。

  玻璃发出响声时,它们不知从何处聚拢而来,当伊恩抑住声音,躲进两栋建筑的缝隙时,它们就失去目标,好像完全没发现他的存在。

  看样子,只要不出声,就不会惹到它们。伊恩放轻脚步,贴着建筑的墙壁前行,没过多久,它们的身影就被浓雾隐埋,仿佛一切都没出现过。

  这鬼地方处处透着怪异,他一秒钟也不想呆下去了。

  路边停着几辆上个世纪的老款车,这些汽车爱好者恨不能供在车库的古董被他逐个撬开车门,试图像电影里那样扯出电线点火发动。

  杀手的职业培训应该包括偷车。

  在一辆福特雷鸟里折腾半天后,伊恩放弃了开车逃走的计划。

  走过几个路口,他发现每条街都大同小异,同样破败的房子排列组合,就像无尽的迷宫。

  伊恩的精神还勉强正常,肉体却接近极限。疲倦拖慢了双腿,他已经像鬼打墙一样在街上兜了好几圈。在他以为自己要活活累死时,街道尽头豁然开阔。

  是个湖畔公园。

  雾气从不远处的湖面上不断升起,像幽灵的披纱,覆盖整个小镇。除此之外,它平静又美丽,是镇上唯一不让人厌恶的地方。

  “我也喜欢来这里散步。”

  突然的人声让伊恩又吓了一跳,几乎以为是幻听。

  “天气不错。”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伊恩来回扫视,终于看到湖畔路边的长椅上坐着的男人。

  那人几乎和大雾融为一体,分不清是人是鬼魂。他穿着浅灰色的风衣,皮肤的颜色很浅,头发近乎全白,灰色的眼睛像远方的雾,柔和却冰冷。

  这鬼天气叫“不错”?

  伊恩拄着钢管,没有把想法脱口而出。他有更重要的问题:“先生,这儿是什么地方?”

  “您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那男人的反问让伊恩有些不快,便省略礼貌,“这儿有点不对劲,你没发现什么吗?”

  “您为什么这样说?”

  也许是长椅上的男人的神态十分悠闲,伊恩突然对自己的经历产生怀疑。那些东西说出来简直像精神病人的梦,而且这周围没有任何异常,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湖畔公园。

  见他没有说话,那个男人换了个问题:“警察先生,您为什么来这里呢?您不是本地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