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推理悬疑

红字的真相

时间:2024-05-15 16:00:04  状态:完结  作者:萝卜只要两块五
  《红字的真相》作者:萝卜只要两块五

  简介

  最佳拍档迷局追凶。

  2008年,t城发生恶性连环杀人事件,除了散落一地的尸块以外,凶手还在犯罪现场留下令人匪夷所思的英文单词。刑侦支队在查案过程中突发意外,警员傅铭亲眼看着队友在火场中死去,凶手就此销声匿迹。

  2013年,摆烂成狗傅铭发现了一双藏在暗处偷窥自己的眼睛,诡异的红字再次现世,追凶游戏倒计时重启!这一次,一切都该走向终结。

  请侧耳倾听,残忍的犯罪现场低吟着悲伤的故事,每一场死亡都是谎言的胜利;别挑战人性,它会报以你鲜血与哭泣。我是你忠诚的信徒,虔诚地守护你所期盼的光明。


第01章 大火

  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序

  夏夜凌晨一点,警局大楼里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值班人员。晃眼的灯光打亮略显空旷的办公室,勺子搅动咖啡时不停碰撞杯沿的轻响,在宁静中显得空灵而慵懒。

  “叮叮叮——”接警电话忽然响起,打破午夜的沉寂。

  “您好,T 城警局重案线索举报热线。”接线员的困意瞬间一扫而空,利落接起电话。

  “救救我……他在我家里。”听筒那头先是传来几声喘息,女人颤抖而又诡异的轻语飘进耳朵。

  “谁?”莫名其妙的声音惹得接线员下意识脱口而出。

  电话那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还能隐约听到女人虽极力克制,但仍就外溢而出的呜咽声。

  “咚咚咚——咚咚咚!”重重的撞击声顿然冲破那短短几秒的沉默,女人惊恐地倒吸一口凉气,尖叫声又一下卡在喉咙里,被强行咽了回去。

  “快救救我!”女人嘶哑的声音被短促的气息推了出来,除了求救,她根本没办法理智地提供任何信息。

  “女士,请冷静躲好,把您的具体地址给我。”接线员立刻做出行动,拉响重案组的紧急警报。

  “安阳街 3 号……”电话那头持续地轰响,急促又可怕的声音仿佛就要在胸腔里共鸣。

  “砰!”

  透过听筒,木门破裂以及骨骼磕碰混在一起的声音,直接炸在耳边。

  接警员心里猛得一磕——糟糕,罪犯破门成功了!

  “五单元六楼!”喊叫声顿然停止,恐惧在未知中迅速蔓延。

  “女士!女士!”无论接线员如何呼唤,都无法再得到任何回应。

  “滴,滴,滴……”下一秒,有人轻抬手指,挂断了这通惊悚的电话。

  警报拉响的一刹那,正在重案组办公室值班的傅铭随手把茶杯一放,从软椅上本能地“蹭”一下站起,冲向了装备房。

  原本清净的办公室,立刻被急促的脚步声淹没。楼下的警车准备就绪,傅铭两分钟佩戴好装备,跟着另外两个忙碌的身影一起跑向车门。

  红蓝交替的闪烁灯光把急迫感烘托到了极致,傅铭单手拉开车门,迈开大长腿弓身一跃而上。

  这时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与傅铭几乎同时拉开另一边的车门,侧身跨步坐到了后座上。

  “我们是为最近 T 城发生的断喉连环杀人事件开的举报热线,破门而入的人可能就是真凶。”男人刚关上车门就利落发话。

  “明白,王队!”耳机里传来同事们异口同声地回答,与此同时车顶警笛拉响,车身一个拐弯飞驰而去。

  近期 T 城接连发生两起耸人听闻的杀人事件,受害者皆被残忍割喉,肢解成块的尸体如同被随意倾倒的垃圾,胡乱散落在案发现场的血泊之中。

  连环杀人的惨象打破了城市原有的宁静,惶恐与不安吞噬夜晚。

  为此,T 城警局组建重案专项组追击真凶,可这大半个月,心狠手辣的凶手仿佛人间蒸发,让重案组一点头绪都没有。

  T 城警局重案组队长王桐,是个十年工龄经验丰富的干警,接到报警电话之后,就嗅到了非同一般的危机气息。

  仅仅五分钟,警车一路狂飙到了现场,四个人的队伍立刻冲向目标楼房。

  安阳街 3 号旺翔小区,在二十年前是有钱人的聚居地,不过时过境迁,这里的老旧楼盘不知道被倒卖了几手,早已经不见半个富人的身影。

  报警人没来得及说门牌号,队伍只能先跑上六楼再见机行事,没想到刚一个急转弯,王桐就抬手握拳,让所有人停下脚步。

  傅铭在王桐身后歪头探视前方,看到空荡荡的走廊上,唯独一扇门敞开着,夏夜的晚风吹得它吱呀作响缓缓摆动。

  周围安静如死,时间仿佛顿然定格,强烈的不安涌上身体,傅铭的太阳穴一直突突突地跳。

  王桐斟酌几秒,摆摆手让队伍继续前进。

  靠近那扇大开的红木门后,傅铭看到上头赫然用鲜红的墨汁写了一串扭七八歪的字母——witness。

  见证。

  和先前发生的两起割喉杀人事件一样,凶手总会刻意在案发留下英文暗号。

  第一案的 pure(圣洁),第二案的 truth(真相),再到现在的 witness,每一个都让人匪夷所思。

  不用踏入房门,极具威胁性的血腥气味就迎面扑来。

  王桐带队轻步走进房间,傅铭则跟在他的身边,举着枪进入高度戒备状态。

  走进客厅,惨烈的景象冲击进眼帘——

  年轻女人的四肢被生生切断,骨头不平整的断面看得人心里发毛,她的脖颈被划开了几道平行的大口子,血在地上淌成了反光的湖泊。

  尸体的脸颊是血肉模糊的,千万刀痕从耳部往眼睑下划,刀刀都深可见骨。

  透过糊满面容的鲜血,能看到女人惊愕瞪大的眼睛。凶手为了在警方到达之前逃跑,兴许还没等女人完全断气,就着急忙慌进行分尸。

  傅铭的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抬起头让视线回避这具惨烈的尸体,手情不自禁地握了握枪柄,喉结在爆出青筋的脖颈缓缓一滚,强行保持冷静往公寓内部走。

  这公寓是个复式楼,大厅的灯是关着的,二楼卧室的灯光顺着楼梯延伸下来,那一簇黄光着实让人觉得心慌。

  “砰!”

  猝不及防一声轰响,直接在身边炸裂开来,原本井然有序的队伍立马被冲散。

  傅铭下意识地弓身往侧边翻滚,然后如同格斗教科书般手掌撑地急刹,身体调整姿态端枪蹲起,停在客厅的角落之前。

  刚抬起头来,傅铭就看到不远处的开放式厨房里,有个微波炉冒出滚滚浓烟,烧焦的气味从里头溢了出来,地上散落有不少扭曲的金属碎片。

  “什么?把铁制物品放进微波炉里搞爆炸袭击?”傅铭还没有回过神来。

  “砰砰砰——”接连三声冰冷的枪响,划破傅铭所有的沉着。

  第一声枪响后王桐下意识想要躲避,可当第二声枪响,跃在空中的身姿像是飞行中突然断裂的弓箭,惯性带着身体往前冲出半米,最终重重砸落在地上。

  王桐的大腿被子弹贯穿出一个血肉模糊的洞,涌泉般的血蔓延到了地上。

  而门边快速掠过一个黑影,冰冷如模糊的脚步声沿着廊道快速消失。

  “队长!”傅铭下意识匐身跃到了那个倒下身躯的旁边。

  他第一反应是救人,可地上半躺着的男人一把将他推开了。

  “快追他!”王桐怒吼。

  傅铭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重案组费尽心思调查“断喉杀人案”,山穷水尽之时终于碰上了真凶,这是抓住他最好的机会。

  他一咬牙,不顾一切地转身追去。

  那个黑衣奔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傅铭刚跑进走廊,一转眼那穿着黑衣的男人就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

  他不管不顾沿着廊道跑,最后一扶墙壁紧急转弯,沿着楼梯追了下去。

  楼道的声控灯已经坏了,就算傅铭一步跳下三个台阶,“砰”一声重重落地,还是没办法让它完全点亮。

  忽闪忽闪的灯光之下,傅铭根本看不清黑影的行踪。

  他只有一个劲地往下追,直到双腿疲惫得只剩下惯性,还是要憋住一口气追下去。

  傅铭从单元楼沿着步行道往门口奔去,可跑着跑着,他猛然发现之前的黑影已经完全不见。

  他惊诧地停下脚步,大口大口急促地呼吸着,不可思议地环视周围的一切。

  老旧的小区死寂一片,只剩夏虫奋力撕扯声带而发出的聒噪鸣叫,不安感冲撞着傅铭的神经,让他紧张得几近眩晕。

  “火!着火了!”傅铭突然听到保安惊恐地呼喊,几个慌忙的身影从身边擦过,让傅铭情不自禁地回头看去。

  他的心脏狠狠一捏——

  是五单元六楼冒起了熊熊大火,冲天的橙色光芒卷着混浊的黑烟,仿佛要把正片天空都给笼罩。

  房屋被烧得劈里啪啦作响,面色惊慌的居民尖叫着从楼上狂奔下来。

  “王队!”傅铭的脑子瞬间变得一片空白,他什么都反应不过来,只知道自己受伤的同事们还在六楼的房间里。

  他用尽全力迈出已经疲惫到麻木的双腿,想要重新冲向那满天火光。

  忽然一个力气拦腰而来,傅铭腾空的身体往回一抽,重重砸进了某个胸膛之中。

  “小伙子!消防队已经来了,现在火势太大,别冒险!”保安大叔死死抱住傅铭的腰,让他不要一激动干出傻事。

  “救……救救他们!”傅铭下意识地拼命挣扎,向楼顶的火光伸出手去。

  可他无能为力,只能任凭那躯体在大火中烧成灰烬,含冤的灵魂被罪恶吞噬。

  “不——”

  双脚要在这仿佛不切实际的悲剧反转中腾空,血的红火的光交织在一起,最终融化在泪水浸满的世界中。

  “据悉,昨夜突发火灾事件已造成三ᴶˢᴳ名警察死亡,另有两名民众受伤……”

  “烈火报复后,断喉连环杀人事件将何去何从!”

  “傅警官,作为当晚行动组唯一的幸存者,你有什么可以透露的吗?”

  ……

  理智冰冷的播音腔、网络新闻激动的质疑声、剧烈闪光灯下媒体记者的大声提问……无数错乱的碎片堆积在一起,反反复复交替闪回,好像要把傅铭淹没。

  快窒息了——

  救救他们,也救救我吧……


第02章 他的重生

  “傅铭,你发什么呆呢?你徒弟都把车开出去了!”

  一个略带着抱怨口气的催促声从头顶劈下来,傅铭猛得倒吸一口凉气,眼帘前所有斑驳陆离的景象瞬间化成灰烬,只剩下被盛夏早晨烈阳晒得金黄的水泥地。

  二楼站在走廊上的领导,背着双手朝傅铭拋来略显担忧的目光。

  傅铭重重咳了几声,双手一抹脸颊,好让自己重回清醒。

  “来了来了!”接着他仰头往楼上一喝,跨上旁边的电动车,双脚轻轻蹬地,扭转车头开出了派出所的老铁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