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电竞】打野一级让红怎么了

时间:2024-04-09 12:00:06  状态:完结  作者:劫玫
  【电竞】打野一级让红怎么了

  作者: 劫玫

  简介:

  顶流打野(宿泷)X毒瘤射手(周应星)

  温和强大但执拗偏激攻X冷脸撕逼但社恐小兔受

  【坠兔收光,屡变星霜】

  -

  转会期结束后,宿泷送走了最后陪在身边的老队友,当晚约朋友出去喝酒,宿醉后开了巅峰赛与队友互喷了一整局。

  第二日上了热搜。

  #XY战队队长群光人设崩塌

  #XY战队群光疑似与新队员不合

  无奈下,宿泷被迫开直播道歉,而对方刚好是自己的新射手周应星,随后直播间便是瞩目的礼物特效。

  【兔子公主】送来两个火箭。

  全场沉默。

  弹幕:老板大气。

  教练:我先走一步。

  队友:我是谁。

  宿泷咬着后牙,“老板,大气。"

  而后周应星满意地回了句:不客气。

  宿泷:呵呵,你清高。

  -

  年会后场里,night举着酒杯打趣宿泷,很明显是醉酒了,“光仔,你是不是对射手有什么魔咒啊?怎么每个射手都喜欢你?”

  身边的周应星神色淡淡。

  周应星:我盯——

  宿泷尴尬一笑,把night丢到一旁。

  悻悻贴到自家小孩的身边,暗暗观察那人的神情。

  周应星:“我决定了。”

  宿泷吓。

  决定什么?不会要分手吧?

  周应星:“下个赛季我转打野位。”

  宿泷:“......”

  -

  注:

  ①1v1HE,主攻,攻有前男友

  ②游戏虚拟背景,原型kpl,此外无原型(游戏剧情不要深究,人物不要升入现实)

  ③宿泷(多音字,念shuang)

  ④永远真诚热血的电竞


第一章 有人掉马甲了

  下午四点,窗帘被人拉得死死的,整个宿舍里透不进一丝光亮。

  宿泷耐不住口渴,身体僵硬地下床,宿醉的感觉令他头痛不已。

  今天并不是休息日,基地内仍然按部就班训练着,他踩着凉拖,步伐沉重地下了楼,路过的二队队员象征性地和他打招呼。

  宿泷径直走到了一队的训练室,现在正处于转会期,俱乐部商议后决定大换血,一队除了他这个不动产以外,只留下了半年前签过来的程雨。

  此时偌大的训练室除了程雨外还有两个宿泷不认得的人,大概是新来的队员。

  程雨听到声响后把椅子转了半圈,看着宿泷毫无反应地走到他的电脑前。

  坐下,拿水杯,喝水,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异样。

  程雨心里不踏实,犹豫半天不知道要不要开口。

  宿泷活动了下手腕,目光随意地扫过电脑屏幕反射出来面目扭曲的程雨。

  “有事就说,发什么癫?”

  程雨尴尬地笑了下,试探道:“阿群,你刚醒啊?”

  宿泷快速地皱了下眉:“嗯。”

  他不知道程雨又犯哪门子的毛病,手上继续调试着电脑。

  空气似乎凝滞,程雨也破罐子破摔了,他把身子向后一靠,随手滑动出自己几个小时前刷到的东西。

  “你还不知道吧,微博又炸了,是因为你。”

  宿泷顿了一下。

  他,宿泷,ID群光,是效力于XY战队的电子竞技职业选手,十七岁便被XY战队安排上了一队首发。

  在不被看好的目光下,他靠着自己过硬的技术成为了团队获胜的关键,一年内的时间里拿下了两个冠军和一个亚军,被赋予“出道即巅峰”,震撼了整个联盟。

  紧接着又凭借出众的皮囊和温和的性子一举成了XY俱乐部的明星选手和不动产。

  自两年半前XY战队的老队员,退役的退役,转会的转会,XY开始直线下滑,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处。

  网友的恶评,怎么也堵不住的悠悠之口,到最后连粉丝也逐渐失望。

  那时,十九岁的宿泷失去了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家,两年来浑浑噩噩地坚持是因为还有一个人在自己的身边。

  直到昨日,他仿佛又一次回到了两年前,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却无能为力。

  宿泷深吸一口气,他不知道程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想知道。

  他是队里的核心人物,向来都是最先被拿出来涮的,黑粉自然要多一些,就算是有人骂他,那也是很正常的事。

  骂就骂呗,反正他也不会去看。

  宿泷略显烦躁地抽过桌子上的训练机准备开游戏,身后便传来程雨做作的声音。

  “惊!某电竞选手开播时和队友疯狂对骂,结束后对方马甲被扒,竟然是XY战队的队长群光,没想到群光私下素质这么低下,粉丝哭诉,自家哥哥温柔的滤镜碎了一地......”

  语毕,屋内另外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望向一旁被电竞椅整个罩住,只露出那冷白肤色手臂的宿泷。

  宿泷眼皮一跳,他似乎想起什么,骂了一句:“操......”

  昨日,是他唯一还在身边的老队友离开的日子。

  宿泷很早就知道那人想要离开,但他一直自私地充当傻子,甚至在那人收拾行李时,他依然如无赖般开了口。

  他问:“你能不能再陪我一年?”

  得到的回应当然是拒绝。

  他憋着一肚子火,晚上和朋友联系喝酒喝到了半夜,回到俱乐部后一身的酒气把程雨和领队吓坏了。

  尤其是领队,他认识宿泷这么久,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人什么时候碰过烟酒。

  一队的宿舍是双人间,平常为宿泷留灯的人走了,他也懒得开灯,又睡不着,鬼使神差就打开了游戏。

  《HONOR》,是一款5v5竞技类的MOBA手游,在国内游戏热度上常年稳居第一,国际服在海外也相当受欢迎。

  游戏共分为五个英雄位置:对抗路、打野、中路、发育路以及游走。

  简而言之:上中野射辅。

  宿泷的职业是打野位置,他的英雄池很深,不打比赛的时候偶尔也会玩一玩其他位置的英雄。

  他找了个直播不用的乱码小号,开了局2300多分段的巅峰赛。

  刚开始的BAN&PINK环节,队友非常和谐,没有一个人是撞位置的。

  宿泷锁定了打野英雄,鲨鱼。

  这局是红色方,他操控着鲨鱼来到蓝野区。

  他脑中一片混沌,完全是凭着多年来的记忆与习性操控手里的英雄拉双野,一边A技能一边拉视角看中路线的四人乱斗。

  法师和辅助吃了亏,残血回城。

  宿泷此刻刚刷完蓝野区,预感到红野区可能会被反,他直接点了信号。

  “请求集合。”

  不过对面打野并不在,只有对面法师一人在打野怪。

  宿泷操控的鲨鱼一个“一二”技能收下野怪,中路兵线刷新,对面法师见势回到了中路。

  游戏内平和发育。

  就在宿泷去对抗路骗出了对面的闪现,准备回到中路的同时,发育路被三人越塔强杀了自己家的射手。

  “First blood。”

  宿泷的眉头浅浅一锁。

  没事,打回来就好了。

  他稳了稳心态。

  蓝野区刷新,法师秦如烟是个开节奏的法刺英雄,带着辅助完美配合在发育路打出了水花,而对抗路有打野的加持,己方慢慢找回了节奏和经济。

  一切理应都在变好的趋势。

  宿泷准备传送至上面拿暴君的时候,射辅却双双倒地,连带着发育路的一塔也被对面推掉。

  再一次被断了节奏,宿泷只好放弃。

  大概是酒精的原因,平常的他从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分心,又或许是对发育路的执念太深,他的前射手过于让他放松,导致宿泷对玩发育路位置的人要求越发得高。

  现在,他盯着上方射手头像的倒计时没来由地烦躁, 心里像是被猫挠一般难受。

  他伸手打开面板,对着射手英雄的小脑袋就是一点,游戏内顿时传出令人无法忽视的音效。

  意思就是,提醒这个射手不要再梦游了。

  射手却也不像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下一秒便不客气地点了回去,同时队内聊天页面出现了一条消息。

  【巅峰召唤师9】:[?]

  宿泷没有理他,上路一塔掉了后,射手和辅助开始转到中路,接着又是几分钟。

  秦如烟在旁边帮着宿泷看位置,剩下的三个人在下路集体阵亡,勉强把对面的射手换掉了,来了波一换三。

  下路二塔破。

  聊天界面又出现一条消息。

  【巅峰召唤师9】:[兄弟,看一下我位置啊。]

  宿泷一个连招收掉对面战士后扫了一眼聊天界面。

  话真多。

  他刚刚拉视角看得很清楚,辅助先动了手,也不管射手没有闪现会不会被秒,和对抗路两个人直接扎进去,没有人管射手的死活。

  但是他晚上是真的喝了不少,自己私下打游戏时候的某些戾气一上,嘴就没个把门的了。

  实在是看这个射手烦。

  他嫌打字麻烦,见射手开着听筒,他直接把全队麦克风一开,悠悠道:“兄弟,你自己走位不行,玩的菜就别把锅甩别人身上。”

  随后就见上方射手的麦克风闪动几下,却没有声音。

  宿泷得了口头之快,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热度有一百多万的直播间里。

  此时,另一边直播间的弹幕已经刷了起来。

  [??这打野没事吧。]

  [66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跟公主有什么关系??对面打野都要把射手抓飞了,他在干什么?老刷子。]

  [公主这你能忍?我忍不了。]

  [哈哈哈我感觉兔子已经开始蓄力了,脸都黑了。]

  [也是醉了,睡前最后一局还能碰见个病子打野,本来还困着呢,现在直接精神了。]

  [我这个点一直坚持看直播就是等着公主喷人呢。]

  [哈哈哈前面的你别太荒谬了。]

  ......

  周应星开了摄像头,直播间游戏投屏的小角落里是一个漂亮男孩略显突兀的臭脸。

  弹幕还在讨论着。

  [这个打野声音有点耳熟,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我靠,前面的我也是,特别像我老公群光的声音。]

  [???]

  [???]

  [房管呢?叉出去。]

  [我也觉得像,但是我看了一眼群光没开播。]

  [就算是开播了也不会是群光吧,从来没听过他在直播里说脏话。]

  [?不知道的我还以为我在某人直播间呢,你要是喜欢就去看人家啊,别来我们这里说。]

  [附议。]

  周应星盯着不断滚动的弹幕,面色越来越青。

  这是他离开PNP前最后一场直播,原本想着哄着粉丝随意玩玩,混混时长,也就下播了。

  他沉默了几秒,清了清嗓,寂静的小房间只剩下自己那如同开了挂的嘴,从老的骂到小的,一句也没有重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