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删我好友后大神他真香了

时间:2024-04-20 14:00:06  状态:完结  作者:故久如
  删我好友后大神他真香了

  作者:故久如

  简介:

  原名:【网游】都说谈恋爱让大神变咸鱼

  【双男主,1V1清水网游文】

  闻希音x林晓

  退游两年,林晓重回网游《云梦录》,当天就惨遭唯一在线的好友双删。

  事后得知原来号主已换人,他只能自认倒霉,开始孤独的网游复健之旅。然而——

  林晓:大神,不是说不认识我吗,你怎么老在我周围转悠啊?

  闻希音:没什么,就想问你缺不缺男朋友。

  *

  苦等闻希音回归电竞的直播间观众看到他在《云梦录》玩起了田园牧歌,都崩溃了。

  当初关注大神的时候也没听说这是个恋爱脑啊!


第001章 他居然删了我?

  曾经投入地做过某件事的人大概都会有这样的一种感受。

  明知道某段时光已经远去了,永久地留存在记忆中,只能用于怀念,却总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捕捞旧日的影子,试图能找回一星半点过往的快乐,哪怕最后的结果仍是徒劳,总得试过才死心。

  林晓此时就处于这样的一个状态。

  他高中时期曾经疯狂沉迷于市面上大火的一款仙侠网游,名为《云梦录》,而且因为操作犀利,又碰巧进了个大帮的缘故,在服务器里成了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之一。后来高二时因为半夜偷偷起床肝游戏被老爹抓了个正着,一顿男女混合双打之后,他心爱的电脑被锁进了仓库深处,加上老师跟家长双方配合完美的盯梢,上网吧都没时间,只能挥泪暂别了心爱的江湖,重新回到无涯学海中苦苦挣扎。

  好在他本来底子就好,而且收心得早,最终高考成绩正常发挥,如愿考上了从小就发誓一定要上的重点院校,从此过上了娱乐自主的好日子。但大概是断得久了,对于《云梦录》他虽然有些怀念,却一直没再上过,倒是转去玩了一段时间的手机游戏。

  直到今天他逛书店时在隔壁网吧的大门上看到《云梦录》正式运营的宣传海报,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当时玩得时候,好像还是公测期来着,但多少游戏都是打着公测的旗号干正式运营的勾当,他还真没想过《云梦录》还有开启正式运营的一天。

  两年时间啊……看似不长,却足够很多手游关门,端游倒闭了,没想到这游戏不但没有衰落,反而还有越发欣欣向荣的趋势。

  目光在“老玩家角色不删档,欢迎回归云梦江湖”那行字上停留了两分钟,想起游戏世界里的冷月清辉、落日长河,林晓心底忽然涌起了一股名为思念的情绪。

  既是思念曾经一起鲜衣怒马快意恩仇的朋友们,也是思念过去那个精力旺盛还有些中二病的自己。

  于是鬼使神差的,回到宿舍以后,林晓打开电脑,搜索《云梦录》的官网,下载游戏,安装。

  比起两年前,《云梦录》客户端的图标更精美了,但依旧保留着旧时云雾缭绕的风格,看着倒不是很陌生。

  林晓的室友拎着瓶沐浴露准备去浴室洗澡,路过他身后时顺便看了一眼屏幕,咦声道:“你平时不是不玩端游的吗?”

  “忽然有点怀念了,想上去看看。”

  “以前玩过?”

  “是啊,”林晓笑了笑,“我当初还是服里前十的高手来着。”

  “牛批牛批。”室友比了个点赞的手势,“哪个服的啊,你多久没玩了?”

  “红炉煮酒,两年多一点点。”

  屋内骤然安静,林晓看着室友仿佛卡壳了的样子,疑惑地偏了偏头。室友怜爱的目光仿佛一个慈祥的老父亲,只差没上手给林晓顺一顺头毛了。

  过了片刻,室友语重心长道:“林同学,你要知道,网络的世界,是飞速发展的,是日新月异的。”

  林晓点头表示我懂。

  室友继续道:“游戏这种东西呢,为了不被淘汰,更新总是很频繁的,基本上一个月小维护十几次,大更新一两次,这两年下来……嗯,你知道等级上限已经开到一百级了吗?”

  这个林晓真不知道。

  他卸载游戏的那时候,《云梦录》还是70级封顶来着。

  室友从他的脸上读出了答案,遂沉痛地拍了拍他的肩,安慰说:“没事,看开点,你要真还想玩,回头来铁马金戈服,我们班有个帮在那边,哥带你。”

  林晓十分感动,并表示哥你洗澡去吧,我想静静。

  室友就摇头晃脑地走了。

  其实听了室友刚才那番话以后林晓心里已经有些打退堂鼓。《云梦录》不是他玩的第一个网游,所以他明白,虚拟世界里节奏一直都比现实快得多,有时候离开了一两月回来都会觉得陌生了,更别提他一走就是两年。

  但抱着自己就是上线逛逛,也不一定非要回去玩的想法,客户端更新完毕后,林晓还是从邮箱里翻找出了自己当年的账号密码,点击了登录。

  一幅淡彩画卷在屏幕上缓慢地舒展开来,画中,青山巍峨,飞瀑如练,云雾缭绕间,一座座城池如徐徐展开的画卷若隐若现。其间有布衣孩童嬉笑玩闹,有长衫儒生对月吟哦,有落拓汉子旧巷买醉,也有少年侠客策马长街。偶尔一道暗影穿过屋角,仿佛变幻不定的风,又或飞檐之上白衣剑客一闪而逝,翩若惊鸿。

  数秒后,“云梦录”三个仙气缥缈的篆书从中间分开,林晓的角色“晓歌”出现在一个青石砌成的广场上。

  系统提示:欢迎晓歌大侠回归云梦江湖,您原来所在的服务器红炉煮酒已经并入服务器掠影惊鸿,如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请联系右上角的云梦童子,祝您游戏愉快!

  林晓一阵默然。

  刚才登陆的时候光注意开场动画去了,看见有个服务器名称后面显示有他的角色,他就直接点了进去,都没注意名称变成了掠影惊鸿。

  他转动鼠标扫视自己所处的地方,发现竟然认不出这是哪。

  好在游戏快捷键没有大改,他用M键调出大地图,这才知道自己脚下这个城市叫“临江城”,难怪广场不远处就是一片广袤的水域。这应该是在他AFK以后新出的区域,大概是服务器合并的时候,他这样的休眠账号就被统一丢到新城区了。

  林晓又检查了一下晓歌的背包。

  其实因为当初A得太突然的缘故,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包里有什么了,现在看看,里面的道具基本就是些不太值钱的红蓝药水,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垃圾材料。

  “这都什么鬼……”林晓不记得自己有捡垃圾的习惯,一边把那堆东西直接拖出背包扔掉,他一边操作角色往仓库的方向走。

  他现在身上就46个银元,可以说除了新手期,从来没这么穷过,他推测自己可能是把值钱的东西都放仓库了。

  奈何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几分钟后的林晓看着屏幕上零碎装了些药材兽皮,一分钱都没有的仓库,感到一阵窒息。

  我,这是……被盗号了?

  曾经的无极门大师兄,纵横红炉煮酒服务器的晓神,竟然,被盗号了?

  残酷的现实让林晓欲哭无泪,他调出好友面板,想找个朋友吐槽自己悲惨的遭遇,却只看到曾经热闹无比的好友名单,现在是成串冰冷的灰色ID。

  明明自己还年轻,为什么却有了一种被时代抛弃的淡淡忧伤?

  林晓正仰天长叹着,一声好友上线的提示音忽然从耳机中传来,他瞬间回神,看向那个刚刚上线的,唯一亮着柔和光芒的ID。

  无声寂灭。

  没什么印象的名字,但《云梦录》有改名功能,也许是哪个朋友改了名字也说不定。可以确定的是,这位无声寂灭,至少曾经与他有过交集,这让他忽然觉得偌大的游戏世界中,自己并不是孤单一人。

  所以以前走高冷路线的晓神,这回十分主动地向唯一一个在线好友发去了密语。

  【私聊】晓歌:好久不见!请问……你是谁?

  【私聊】无声寂灭:?

  【私聊】无声寂灭:不认识,删了。

  一口老血哽在林晓喉间,他来不及多说什么,就看到那个刚亮起的名字凭空消失了。这就表示,对方没有下线,而是真把他删了。

  林晓不由得捶了一下桌。


第002章 真相很简单

  网线彼端的闻希音还不知道自己好友说删就删的举动给一位大好青年脆弱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他这号作为全服高手榜上排第三的名人,经常会有人主动添加他为好友,他有时心情好会随手通过几个,然后就放置着不理对方了。所以刚才看到忽然有人问他是谁的时候,他只觉得对方有毛病——你自己加我好友,然后还问我是谁?

  能问出这种问题的,显然跟自己没交情,闻希音删得毫无心理负担。

  另一方面,某网站的某个直播间中,围观了闻希音这一通利落操作的观众们纷纷在弹幕里敲上了各种表达大笑的文字和符号。

  默神你康康我:哈哈哈哈哈这个晓歌也太逗了,现在居然还有不知道我们默神的人?他是怎么混进默神好友名单的啊?

  瓜田很大:我也想问hhhh

  今天默神也不说话:恰柠檬了,我加默神好友好几次都被拒绝了,这个不是粉的反而能加上,我哭得好大声默神你听到了吗?

  丢雷就走:哈哈哈楼上你不用酸啊,他现在不也被删了吗?

  A仔:不过话说回来,刚才默神删好友的时候我截了个图,看到这位跟默神的号亲密度有五颗心呢……

  A仔:默神的号是买的吧?说不定是这号原主人的朋友?

  ……

  闻希音,直播ID“silence”,在游戏主播里面也算得上大神级的人物之一。今天晚上他上线是准备直播打竞技场的,但他的队友还没到齐,所以等待期间他难得抽空看了看自己直播间的弹幕。此时看到A仔的话,他顿了顿。

  他这号是两个多月前刚买的,因为到手的时候号上就没剩几个好友,又都是休眠账号,他就没动手清理。如果真是有五心亲密度,那八成是号主以前的亲友,毕竟他自己拿了这个号以来很少跟人组队,目前跟关系最好的朋友亲密度也才两颗心。不过连原主卖号了都不知道的朋友……就算曾经关系多要好,后来应该也淡掉了吧?

  这么想着,闻希音就懒得再在这问题上纠结。

  毕竟他既不是账号的原主,又没有跟陌生人谈心的兴趣。

  随着他竞技队的队友上线,闻希音很快就忘了这段小插曲,全身心投入到竞技中去了。

  另一边,刚怀疑自己被盗号,又被人一言不合删好友的林晓郁闷地爬上官网改密码,顺便查一查账号的历史登录IP,当看到除了自己老家的IP、宿舍的IP之外,只有某个城市的IP曾经登陆过他的账号后,林晓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被盗号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