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王车易位[D5电竞]

时间:2024-04-24 12:00:07  状态:完结  作者:翎鱼
  王车易位[D5电竞]

  作者:翎鱼

  文案:

  某天晚上,乔长青对迷迷糊糊的言希说:“我想吸你的鸟。”

  言希一秒清醒,菜刀眼,“来。”

  于是……拿手机,开游戏,自定义,一对一solo。

  先知开局能透视监管者五秒,

  看到屠夫的轮廓,乔长青瞬间傻了——

  卧槽,邦邦?

  电竞文,游戏是第五人格,认真打比赛,随心谈恋爱。

  乔长青(East)×言希(West)

  业余关系户(?)×天才新人王

  以殴打屠夫为乐趣的求生者×以四杀人类作目标的监管者前方高亮:

  1、游戏是第五人格,游戏机制较复杂,尽量写的简单易懂,努力不影响观感。

  2、比赛主要参考了2020IVL夏季赛和秋季赛,版本以深渊四为主。第五的版本更新换代快,和现实差别较大,赛制也有调整,请勿过分考据。

  3、不是同人,没有原型,借鉴的地方会标明。

  4、战队和选手名如果和现实雷同纯属意外。

  5、游戏角色之间不含cp向(下划线)!

  6、副cp多(三对左右),且有正面视角,群像文学。

  7、成长系主角,会有失误也会有失败,不是爽文。

  8、作者游戏菜鸡,为爱发电,写着玩的,如有bug,欢迎指正。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体育竞技 游戏网游 成长 轻松 电竞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长青,言希 ┃ 配角:刘世轩,林风,安知可,余悦,韩意,洛连 ┃ 其它:电竞人电竞魂

  一句话简介:最重要的事,是和你并肩作战。

  立意:我本为王,生而猖狂!


第一卷·王者归来


第1章 你谁啊?

  ·装得什么逼?

  早上八点,大厅的挂钟发出沉闷的嗡鸣。

  “咚——”“咚——”

  接连响了整整八下。

  到处都静悄悄的,偶然传来几句交谈,是后勤阿姨闲暇之余的耳语。

  常人眼中的早高峰,在这个地方仿佛被闷在了被子里,楼道里也是暗的,为了不打扰选手们休息,走廊里拉着厚厚的窗帘,昏黄的光晕下,唯有灰尘慵懒地跳着舞。

  时间慢慢流逝,不多时一道推门声划破寂静,有人打着哈欠下了楼,楼梯踢踢踏踏响了一阵,复又重归宁静。

  “出去锻炼啊?”

  “嗯,阿姨早上好。”

  “早上好……一会儿回来记得喊笑笑吃饭,我怕她又睡过饭点!”

  “好。”

  说话声渐渐消弭。

  IAW的总部选址在郊区,背靠北山,不像城市中心那般高楼林立,方圆十里只零星分布些低矮的房屋,这会儿还没到苏醒的时刻。

  地处偏僻,队员们与外界的联系,除了队里的“保姆车”,就只有一趟515路公交。

  “已到站花雨广场,请您缓步慢行,注意脚下,下一站:终点站,北山公园……”

  “已到站花雨广场,请您缓步慢行,注意脚下,下一站:终点站,北山公园……”

  电子喇叭不厌其烦地播报着,车上寥寥无几的乘客依次下车,本就空空如也的车厢顿时只剩下司机一人,寂寞的515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开往北山公园。

  “哇,这就是IAW俱乐部吗,正门好气派啊!”

  “可以进去看看吗,里面长什么样啊?”

  “以后我也想来这里打比赛,我昨晚肝到六阶了,你说IAW会不会看我天资异禀,上门签约……哇好纠结啊,你说我要不要放弃学业转战电竞呢?”一个穿军绿外套的小孩兴奋道。

  两个同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齐声道:“问你妈!”

  绿外套登时脸臭,“你妈。”

  被人拍了下头,“你佣兵玩魔怔了吧!”(1)

  “……”

  结伴来的三个小孩叽叽喳喳,言语中掩饰不住对IAW的向往。

  离他们不远处还站着两个少年,一个身着白色长卫衣,蓝色牛仔裤,脖子上挂了副黑色耳机,清爽简洁,全身上下唯一值得注目的是他背后荧光粉的背包——如此死亡的颜色,就算是个帅哥也遭不住,时尚气质顿时大打折扣。

  而另一个比他还“酷”,穿件黑色骷髅头短袖——虽然已经入春,但现在明显还不是穿短袖的时节,头上染着一撮红,脸巴掌大,要是捯饬捯饬也是个风流美少年。但是这位仁兄仿佛没意识到自己皮相的优点,刘海乱糟糟的仿若狗啃,吊着双浓重的黑眼圈,看着年龄不大,却一副肾虚的模样。

  都是帅哥,但是奇葩的各有特点。

  听到绿外套嚷嚷自己上了六阶,卫衣少年噗嗤笑出了声,收到小学生们喷火的眼神,也面不改色,还能笑意盈盈地对视回去。

  “你笑什么?你现在段位有六阶吗?”绿外套不屑地撇撇嘴,但是秉持着江湖义气,觉得有怨报怨,还得从游戏中讨来,“报出你的游戏ID,咱俩solo一场?”

  乔长青,也就是白卫衣,舒展身体,伸了个懒腰,懒洋洋道:“我不知道六阶好不好上,我只知道Laughter入队时是八十星巅七人皇。”

  Laughter,第五人格职业赛仅有的几位女选手之一,现役IAW,主玩救人位,曾在比赛中多次荣获“光明之星”称号,是为数不多的专攻救人位的选手。

  绿外套被噎了一下,不服气道:“那她也是17岁才入的队!我敢说她和一样大的时候肯定不如我!”

  乔长青老神自在地点头,“也是,她12岁,第五还没生出来呢。”

  绿外套被噎住了,感觉自己被下了一城,面子上过不去,嚷嚷:“你抬你妈杠呢!”

  红发少年从刚才起就一言不发,低头烦躁地看着手机,难得起个大早导致他现在精神恍惚,看什么都带着重影,再加上昨晚三点才睡,这会的他简直痛不欲生,同期的青训生在微信上小心翼翼问他:“大佬,醒了吗?”

  他左手狠狠地按压太阳穴,想让自己看上去清醒一点,右手打字:“醒了。”

  对面舒了口气,才敢继续冒泡:“大佬您真厉害,昨天熬到那么晚,我还以为您会错过报道……哈哈哈看来是我想错了,都怪您平时赖床的形象太深入人心。”

  言希狠狠地磨了磨牙,发给他一连串拳头。

  精神不济、头晕、再加上身边大呼小叫的争吵,言希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犹如千万只蚊子在耳边扇动翅膀。

  他吊着俩菜刀眼狠狠地看着争执双方,脑子是木的,眼神却杀气不小,如果能将腹中吐槽投影,此时必然有一个巨幅白屏,上面龙飞凤舞刻着一串话——我是谁我在哪你们他妈的在说什么别逼逼了爷头疼!

  乔长青此人,生平最爱抬杠,并以此为乐,把小朋友欺负地直骂娘,他还能笑着反击:“声音大点,没吃饭吗?”可把人气死了。

  他们边争论边走到俱乐部大门前,绿外套还在为自己找场子,“你说Laughter?她就是个拖后腿的,只会玩救人位的废物,深渊这么大的比赛她一个女的凑什么热闹……”

  言希的头疼劲儿还没过去,脑子里正嗡嗡作响,听到这里立马清醒,眼神清明,转头狠狠瞪了口出狂言的绿外套一眼,眼神杀气腾腾。

  绿外套一下子跟他对上眼,吓得一个激灵,缩缩脖子,声音不由变小了。

  乔长青笑呵呵:“小朋友,就你这觉悟还想打职业?回去问问你妈妈何为尊重。”

  那个骷髅头短袖看上去一副小混混模样,绿外套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也不敢招惹,只能回头怼乔长青:“你谁啊你管得着吗?”

  “我?”乔长青指指自己,笑眯眯道,“IAW现役队员,要哥哥给你签个名吗,买一送一哦。”

  言希诧异地看了乔长青一眼。

  现役?就是那个顶了灰狼的“关系户”?

  本来IAW这次要从青训生里挑两个新人,一个监管者一个求生者,俱乐部的意思是数据为先,这一届青训生里排名第一的是灰狼,本来是板上钉钉的事,哪知后来只要了言希一人。

  看到通知的灰狼笑得很勉强,漫天都是祝贺言希的声音,他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沉默了一个下午。

  灰狼落选所有人都始料未及,IAW现役队员有队长Meng、求生者Ann和Laughter,灰狼只要入选就是首发,可IAW一点考虑的意思都没有,连替补都不给他,大家忍不住猜测是不是有别队的大神要转会。

  然而转会消息没等来,一个有点背景的青训生偷偷问出一个惊天大消息——最后一个求生者,IAW的最后一名队员,是个新人,ID名为East!

  是的你没听错,新人,24k纯新,没打过比赛,没经过训练,单纯质朴的新新人类!

  又有传言说East是被队长Meng大浪淘金挖来的,是某个平台的大神,他们搜遍了各个平台大流量的第五博主,研究透了各个榜前ID的曾用名,也没有摸出对方的底细。

  于是他们有了一个大胆且惊悚的猜测——新人不会指的是字面意思吧?

  那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那段时间,青训生队伍人心惶惶,都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East搅得心绪不宁。

  其他人焦虑的焦虑,质疑的质疑,唯有和言希玩得好的几个青训生私下里调侃:“East?小西神人家不会是为你而来的吧?”

  言希回赠给他们“呵呵”两字。

  言希诧异地看着这个三次元的East,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又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不认识!

  他平日里除了训练也会在各个平台搜第五的直播看,只要是榜上有名的博主都或多或少露过面,但是这个人,他是真的没见过。

  总部到底是从哪里挖出来了这么个“神仙”?别是不能下蛋的金鸡。

  言希用他贫瘠的比喻能力把乔长青好好腹诽了一通,然后走到大门口,主动出示身份证明。

  “请出示您的邀请函。”保安大叔面不改色道。

  因为第五人格的游戏背景设定,角色在拿到邀请函后会前往欧利蒂丝庄园参加游戏,为了契合游戏文化,IAW俱乐部的通行证也被设计成了邀请函的形式。

  刚开始还会羞耻,恨不得掩面而逃,久而久之保安大叔也习惯了,能够内心毫无波澜念出这句中二值爆表的台词。

  IAW真会玩,言希心道,还好他随身带着,本以为是纪念品,没想到真的是“邀请函”。

  “好的。”红发少年点点头,从背包里拿出折叠地整整齐齐的邀请函,恭敬地递上。

  乔长青注意到他甚至是两只手一起捧着,就像逢年过节饭桌上给长辈敬酒的模样,心道:挺有礼貌啊。

  “你的?”保安检查核对后,又将邀请函还给了言希,手自然而然地朝向乔长青。

  “哦,哦……”乔长青回神,往裤兜里摸索,发现昨晚团成团塞进兜里的信封不见了,突然想到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老妈说了句:“椅子上搭的裤子我给你洗了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