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小辅助,吉祥物[电竞]

时间:2024-04-29 12:00:04  状态:完结  作者:何弥初
  小辅助,吉祥物[电竞]

  作者:何弥初

  文案:

  【简洁版】

  1.十六岁的江辞:“开心,今年还了十万。”

  十六岁的纪巷:“开心!今年花了五千万!”

  2.十七岁的江辞:“还完了,终于。”

  十七岁的纪巷:“上场了,终于!”

  3.十八岁的江辞:“高考,打职业,还有……多了个男朋友。”

  十八岁的纪巷:“我……同上。”

  —

  【剧情版】

  纪巷有着传说中的钞能力,游戏能力却只有钻三,为了实现自己打职业的梦想,他眼睛都不眨,买下了一支电竞队。

  电竞队成绩还不错——前提是他不上场的话。

  有纪巷在的比赛都是节目效果,他又被玩家们戏称为“吉祥物”、“太子爷”、“电竞福娃”。

  *

  直到他在峡谷碰见一位和自己顶着情侣ID的大兄弟,带着他一路猛冲王者,绑定上分!

  等他又用钞能力把人挖到自己基地来,才觉得来人有点眼熟。

  江辞:“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下。”

  江辞:“半年前,比赛台上,说喜欢你那个。”

  纪巷:…………

  哦,有点印象。

  

  1.装酷少年x傻白甜富二代

  2.披着电竞皮,实际上是甜甜的恋爱,很骚很好吃!

  3.无原型,比赛阵容有参考,谢绝ky……文案受视角,正文主攻视角哦

  4.点关注!!!不迷路!!初初爱你们!

  Wb:@废话能手何弥初

  内容标签: 都市 情有独钟 游戏网游 甜文 轻松 电竞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辞;纪巷 ┃ 配角:下本开《影帝他亲手写同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队AD和他的小辅助锁死了!

  立意:只要坚定信念,怀揣梦想并不懈努力,终会实现人生目标


第1章 初春

  Victory!

  没什么感情又突然拔高的女声在空荡荡的房间响起,江辞看着电脑屏幕里对面水晶爆掉的场景,手从鼠标移到旁边的泡面上。

  已经凉了。

  “感谢各位观看,今天就直播到这里。”他打开直播间的麦,凌晨两点,有几个固定观众还在发弹幕让他再打几局。

  “明天再打吧,各位拜拜。”

  他关了直播,进鲨鱼TV的主播后台看了一眼收益,存了几个月,上面已经是五万多了。

  ——扣掉税,再去掉平台抽成,到手应该有个三万。

  江辞那耷拉了一晚上的司马脸,总算是有了点活气,嘴角都稍微勾了一点起来。

  这局是晋级赛,不过不是他的,打得有点久,但他还是带赢了。

  他在屏幕上给房间里的人发了个消息。

  [Dreamrich:老板,还玩吗?]

  那边回复。

  [娇妹想上钻一:啊啊啊,今晚就不玩啦!]

  [娇妹想上钻一:谢谢你啊小哥哥,我终于到钻二了!]

  [Dreamrich:没事,老板高兴就行。方便的话去平台后台点下结账吧,谢谢。]

  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他抬手就下了线,端着凉掉的方便面出了房间门。

  他在的网吧叫银河网吧,在怀邡一中和实验小学附近,地形非常好,又是那种不太正规的网吧,允许未成年人进去。

  只是这两年管得比较严,以前向来是学生们和检查的老师经常光顾的地方。

  “辞哥,今天不打啦?”前台小贝正撑着腮帮子守夜守得无聊,见他出来顿时精神了,站起来和他打招呼。

  “嗯,”江辞懒得去纠正他其实比她还小个几岁,“有吃的么?面凉了。”

  “有的,就是这会儿只有零食了。”小贝回身在货架上拿了两个法式小面包递给他。

  江辞就着一杯热水吃了,胃里舒服了很多。

  他今晚心情不错,看着小贝说:“去后面睡会儿吧,我帮你守两个小时。”

  “好嘞!谢谢辞哥,我可太困了!”

  小贝就等着他这句话呢,当下就从前台跑走了。

  江辞一屁股坐进了前台,一共四台电脑,他留下了收银系统那个,三台电脑都开着,挂了三个号,给别人玩云顶之弈。

  ……

  老赵一推开网吧的门,就看见江辞趴在电脑前,头枕着手臂睡得安宁,三台电脑还停留在排位房间里。

  他把手里拎的早饭朝桌上一放,一把拎起江辞的耳朵:“喂,你小子,起来吃饭了!”

  刚刚梦到自己走路上捡了一万块现金的江辞直接被痛醒了:“啊!老赵你是不是有病,扯我耳朵做什么。”

  “谁让你这个臭小子不听话,耳朵不用不如扯了算了。”老赵性格火爆,此刻气冲冲地给他揭着粥盒的盖子,弄得噼里啪啦的,“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不能熬夜那么晚,也不需要你帮忙守前台。”

  他说这话的时候,江辞就含着透明塑料勺子,锋利的勺子边缘顶着他的唇,似乎要把他内唇划破似的。

  他低头看着手机,陪玩平台上的账户,也有四万五千块了。

  江辞抬起头,冲老赵眨眨眼睛:“放心吧老赵,以后不守了。”

  “今天十号,你可以取工资了!”老赵看他这个表情,心下一喜,“哟,辞哥要熬到头了?”

  江辞翻了个白眼:“叫什么辞哥,没大没小。老赵你先算算我还欠着你多少钱?”

  老赵眼珠子一转,靠着椅背漫不经心道:“让我来想想啊,好像就剩八千了。”

  “放屁,明明是一万三!”江辞盯着他,“别偷偷给我减债,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老赵:“……”现在好心都还要被骂?

  老赵:“你自己记得清清楚楚,干嘛还让我算!”

  江辞塞了个小笼包到嘴里,然后喝完最后几口粥,手背往嘴角一抹:“老赵,我先走了。”

  “干嘛去?!”

  “回家。”

  ——

  鲨鱼TV有规定,每个月十号到二十五号才能申请提现。陪玩平台则是随时想取都可以。

  江辞对钱财有非常浓厚的凑整欲,如果有一百五,他就会取一百五,如果有一百五十一,他就想存够两百再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毛病。

  最后,他索性就定在十号这天取自己的所有钱,每半年一次。

  江辞塞着耳机低着头走着,他穿着灰色的卫衣,宽大的卫衣帽子将他的头整个盖住,尽管他有心将自己的身影存在感降低,但他17岁就已经蹿到181cm的身高,肩宽腰窄,纤细瘦长,上学路上的女同学们都看了他好多眼。

  他走路的时候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空泛没有聚焦,整个人没有什么魂气。

  耳机播放的音乐突然被接连的两条短信提示音盖住。

  ——是钱到账了。

  江辞这才把自己的眼神找回来,停在手机上。

  这半年的成效不错,他一共拿了七万八的钱。

  转了一万五给老赵,又转了四万给妈妈。

  等红绿灯的当口,他想了想,还是摸出手机给她妈又转了五千过去,然后打了个电话。

  “喂,小辞,”梁和美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带着一些疲惫,“妈妈在忙,刚刚没看到你转账的消息,这次怎么这么多呀?”

  “嗯,这半年接的客户有点多。”江辞说,“您昨晚又做风筝了?”

  “做了一点。”

  江辞眉心皱起:“以后不用做了。”

  那边似乎领会到了以后不用这四个字的含义,突然就陷入了沉默。

  良久,江辞才听到梁和美压抑的哭声。

  他也抬手摸了摸鼻梁,那里有些酸,酸得他想掉眼泪。但是他是男孩子,不能哭。

  “妈,中午回家吃饭吧,我做好菜等你。”

  那边吸吸鼻子,说:“好,好!”

  挂了电话,路边的红绿灯已经转绿又转红了,他盯着这个岔路口,四面通向不同的路,该朝哪边走,转向什么方向,又会遇见什么人,他一概不知道。

  但还没有到必须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至少他还要先去菜市场买菜。

  …

  晚餐很丰盛,江辞买了很多现成的熟食,又烧了几个菜。对于两个人来说,大概两天都吃不完的量。

  江辞抠开两罐啤酒,一罐递给梁和美:“妈,来庆祝一下,我们终于把债还完了。”

  一说这个,梁和美又是要哭,她捧着江辞的脸,细细端详着这个眉眼全都长开了的大小伙子:“儿子,是妈耽误你了。”

  “妈,怪不了你。”江辞摇摇头,“爸当年出事,你才是最难过的那个,感谢你这么坚强,我们才能好好撑过来。”

  江辞:“好了,不说这个了,从今天开始咱们的生活就翻过去一页了。”

  梁和美攥着自己的袖口擦擦眼泪,眼角的细纹格外显眼。

  “嗯,好,干杯!”

  “小辞,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喝了几口酒,梁和美开始和他聊天,“还要继续在老赵那里做事吗?”

  江辞摇摇头:“还没想好,但应该不会留在老赵那里了。”

  “那能不能……继续回学校上课呢?”梁和美的表情小心翼翼的,“你以前成绩那么好,不继续读书可惜了,现在妈妈也不需要你帮着赚钱还债了。”

  “妈,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想先去别的地方走走看看。”江辞握了握她的手背。

  梁和美的手指很粗糙,上面有很厚的茧和一些洗都洗不掉的胶水痕迹——她在一家公司里做财务,小地方工资低,她做了这么些年了,每个月工资还是五千左右。为了多攒点钱,她就找了一个做手工风筝的活计,做一个风筝能拿十元钱,她晚上多的时候要做三十个。

  她就这样做了三年,以前细嫩的手早就不在了。

  “既然咱们家现在已经还完债了,以后就别做风筝了。你的工资够了。”江辞看着妈妈的眼神坚定,“答应我。”

  “好,妈答应你,以后不做了。”

  吃了饭之后,梁和美又骑着门口的破自行车去了公司。

  江辞左右也没事,洗了碗之后,干脆躺在床上,睡了这么久以来,最舒服的一个觉。

  连个梦也没做,醒来的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半了。微信里还有老赵转来的两千块钱。

  附带一句语音礼包:“你怎么还给我多转了两千,是不是找抽!我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你的钱难道就是你在路上捡的吗?”

  “今晚回网吧来,我们给你庆祝一下。小兔崽子,钱必须给我收了!”

  老赵总是火爆得这么活灵活现。

  江辞忍不住蒙着被子笑了,十分弱智地裹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两圈。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动作有多傻,一张脸又僵了,蹬了被子就坐了起来。

  回了他一句:“才睡醒,等等就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