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江东合伙人

时间:2024-05-09 12:00:02  状态:完结  作者:非天夜翔
  江东合伙人

  作者:非天夜翔

  江东市三大黑帮中,最有钱的黑帮“东关社”的女大当家遭到了暗杀,其在外就读的家族长子赵星卓收到消息后立即归国,却于机场路上遭到了死对头“长川会”独生子郑余生的绑架与软禁。

  两名黑帮少爷的碰撞产生出一系列火花,赵星卓使尽浑身解数,终于挣脱囚禁,回到自己家中时,却发现小弟与大姐夫串谋欲杀害他,以独吞家产,一场黑帮的清洗犹如暴风雨上演,反而是冤家路窄的郑余生再次出手,救下赵星卓的性命,并提出了一个合情合理,无法让人拒绝的要求——结婚?!同性婚姻?

  赵星卓震惊无比,却也同时明白到,对于一无所有的自己而言,这是最好的办法,在同性婚姻法案通过之后,联姻已不再局限于古老的操作,随时可行。

  郑余生不仅将支持他夺回家业,两大家族的长子联姻,更将打开江东的新局面。

  在这场契约婚姻里,郑余生也坦白交代自己家族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亏空,需要借助赵星卓的财产来帮助家族摆脱困境,更明言不会干涉赵星卓的私生活。权衡利弊后,赵星卓接受了郑余生的提议,但身为直男的他,突然发现他们的关係常常不仅止于演戏……等等!为什么总是身不由己,被郑余生带得偏离了“合伙人”的身份?

  来自家族的背叛,外界的重重考验,灵魂深处的拷问……诸多人生难题摆放在面前,理想主义者赵星卓与现实主义者郑余生以婚姻契约的形式携手,成功地克服了诸多难关,而在一次次的互相守护中,感情亦变得更为坚固。

  这是一个黑帮少爷爱上黑帮少爷的故事,经历了人生的惊涛骇浪后,他们终于发现早已爱上了彼此,而婚姻的建立,亦是至为紧密的人生合伙。

  分类:BL 现代社会

  TAG:黑帮 联姻 商战 契约婚姻 年下攻 华文原创


第1章

  黑色奔驰以140码的速度,在机场往市区的高速路上飞驰。

  赵星卓看着车外飞掠而过的冬季风景,比起十年前回江东,这座城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离开机场后的每个地方都在重建,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记忆里唯一熟悉的景色,就只有依旧苍茫的流金江。

  他的母亲在一天前因一起事故住进了ICU,事故原因迄今尚未查明,所有人都告诉他希望不大,要开始准备后事了。

  正因此,于伦敦念书的赵星卓被电话召回,他在希斯罗机场等待了四个小时的候补机票,于飞机上度过了十二个小时的不眠之夜,终于再次踏上了江东市的土地,并临时叫了一辆车,赶回家中。

  司机正在后视镜里看他。

  座驾驰上滨海大桥,赵星卓从包里取出手机,拨通了姐夫的电话,那边依旧忙线,与此同时,从他的视角看去,倒后镜内出现了三辆车,正在高速路上齐头并进。

  赵星卓转头,与并行的一辆车内乘客对视,对方摇下车窗,扔出了一枚黑色的手榴弹,赵星卓几乎是同时并骂了句脏话。

  他所预测的最坏的情况,在此刻提前发生。

  震裂耳膜的爆炸巨响淹没了所有声音,车窗玻璃全部震碎,化作闪光的粉末飞入车内,轿车平地飞起,腾空翻滚,赵星卓在失重下一手抓紧了车内握把,另一手牢牢护住了自己的头。

  奔驰落地,第二声巨响,数辆防弹轿车立即驰上,呈包围之势困住了挂在桥栏上的黑色奔驰。

  身穿西服的黑衣人纷纷下车,朝着被炸飞的奔驰走去,一声轻响,黑色奔驰破毁的车门被踹开。 赵星卓艰难地挣扎着爬了出来,一手仍拖着他的司机。

  “这只是网约车!”赵星卓满头鲜血,说道:“你们对网约车用手榴弹?!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黑衣人们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活下来了!当即纷纷抽枪,从四面八方指向赵星卓,然而赵星卓的动作比他们更快,果断抽出一把手枪,开枪!

  枪战毫无预兆展开,赵星卓连续三下点射,枪法神乎其神,子弹从枪膛中飞出,寒冬中飘落的雪花在旋转的弹头下破碎,飞溅,黑衣人应声倒下,血液顿时染红了车身,杀手们作了一致的判断,转身冲向防弹轿车后,趁着这个瞬间,赵星卓再射倒两人。

  赵星卓藏身破碎的轿车后,同时观察四周地形,敌人所选的围堵之地令他无路可逃,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所有敌人,再从桥上离开。

  流弹横飞,赵星卓喘息着换弹,突然间,天空中传来引擎声响。

  他马上抬头望向高处,只见一辆直升机发出轰鸣声,不断接近滨海大桥,所有黑衣人亦纷纷停下动作,仰头。

  “看来是铁了心要杀我啊。”赵星卓自言自语道。

  黑色直升机将悬挂在外的炮口对准桥面,数枚火箭弹拖着尾焰,呼啸而来,竟是无分敌我展开轰炸,爆炸声与火焰吞噬了一切。

  赵星卓在那最后一刻,于翻飞的车辆中转身,朝着大桥下纵身一跃,火光在他的头顶不远处绽放。

  眼前是越来越近的,冰冷彻骨的江水。

  这么死,也还算得上有点美感——这是赵星卓最后的念头,下一秒,世界归于黑暗。

  江东市的郊区有一座巨大的庄园,叫“白楼”,它占据了一座山的南坡,约两万平方米,住宅倚山而建,建筑本体五层楼,内部有六千平方米面积之广,守备森严,犹如一座城堡,在这座城堡的深处,则有着不可忽视的宝库,财宝的闪光令人迷惑,也充满了罪恶。

  “呵——”赵星卓从昏迷中醒来,猛吸了一口气,他的肺部传来剧痛。

  他被五花大绑,西服外套已不知去了何处,余下破破烂烂的衬衣,被红绳反绑着双手双脚,跪在一间巨大的,豪华的书房内。

  他很快就镇静下来,稍稍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约摸四十余岁,皮肤保养得很好,鬓角出现了几分华发,穿着睡衣,正在办公桌后翻看几页资料,四周则全是身穿黑西服的保镖。 六把枪同时指着他的头。

  “没必要吧,郑叔叔。”赵星卓意识到发生了什麽事后,当即笑了起来。

  “我看很有必要。”被叫做“郑叔叔”的男人慢条斯理地说:“否则鹫组派去杀你的人,也不会就差一点就让你跑了。”

  赵星卓叹了口气,知道面前这人正是江东市黑帮组织之一,长川的大老板郑裕。

  东关、长川与鹫组,是本地三大黑帮,它们的势力盘根错节,触手朝着周边行政区不断延伸,每一个组织都有自己的主营业务,许多年来,三大势力分庭抗礼,达成了奇异的平衡。

  而就在最近,这个平衡即将被打破,不,它已经被打破了。

  “所以我必须感谢郑叔叔的救命之恩。”赵星卓伸长了脖子张望,说:“您在看我的成绩单吗?求求您千万不要,好尴尬啊。”

  郑裕冷笑一声,说:“法律学专业优秀毕业生…… 看来你家里对你有很高的期望嘛,黑帮里还培养出一名律师,你想回来竞选议员?”

  赵星卓笑了起来,答道:“为本地发展,尽一份心力而已。”

  赵星卓试着活动手腕,知道这绳索无法挣脱,今天此来一定凶多吉少,对方一时半会,想必不会放他走了,但应当也不至于杀他…… 否则不会大费周章地把自己从冬季的流金江中打捞起来。

  “话说你们家的武装直升机,一定很贵吧!”赵星卓诚恳地说:“是BM21V吗?你们把桥炸成那样,不知道要赔多少钱…… 哎哎!别动手啊!有话好说!”

  周围的保镖纷纷拉枪支保险栓,赵星卓想举起双手,奈何手被绑着。

  郑裕气定神闲地说:“我不是来听你逗趣的,赵星卓,你一直是个好孩子,能不能告诉叔叔,那个叫『Leo』的男人,现在被你们家藏在哪里?”

  赵星卓认真地答道:“郑叔叔,您也看到了,我和家里平时几乎不联系,也从不过问家族事务,我完全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哎!”

  一句话没说完,赵星卓脸上挨了一枪托,帅气的脸都快变形了。

  郑裕抬手示意,保镖们上来架人,赵星卓顿时意识到大事不妙,被拉下去后等着自己的,不是一枚子弹就是酷刑,马上改口道:“我说!我说!有话好好说啊!我想起来了!Leo!我知道他!”

  郑裕撤去手势。

  赵星卓忙道:“就是那位,给你们和牙买加军阀生意搭桥的线人嘛,对不对?他在菲律宾遭到引渡,只是很少人知道,现在被特勤局控制着。”

  郑裕瞇起双眼,赵星卓知道他大致相信这个说法,便松了口气,说:“可以让我回家了吗,郑叔叔?我发誓一定会报答您的。”

  赵星卓在回江东前,就很清楚周遭虎狼环伺,他的家族也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边缘,只是他依旧没有想到,本地的火拼已经达到了这么白热化的地步。

  “回家啊。”郑裕点了点头,说:“你很有孝心,不错,该让你去见见妈。”

  赵星卓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他透过书柜的反光,看见自己背后出现了一名男人,那男人用黑布蒙着头,只露出双眼,戴上一双黑色的皮手套,同时从一个亮银色的盘中,拿起一根钢丝。

  不会吧…… 杀了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赵星卓怔怔看着背后准备行刑的刽子手,在他人生最后的三十秒内,郑裕起身,随手将他的简历扔进垃圾桶里,并过来朝他礼貌道别,按了下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惊慌。

  毕竟,众生皆有一死。

  最后的结局居然是被勒死…… 赵星卓只觉得这真是个玩笑。

  正在手下拉开书房门时,一名年轻人却带着保镖,恰恰好来到了书房门口。

  无论那是谁,赵星卓转头要呼救,但已经太晚了,背后那刽子手以钢丝一绕,勒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赵星卓:“!!”

  赵星卓的脸憋成了猪肝色,条件反射般地挣扎着。

  “你来做什么?”郑裕问道。

  青年头发湿漉漉的,朝书房里看了眼,与濒死状态下的赵星卓对视。

  赵星卓露出了绝望的眼神,双目渐渐失去神采。

  青年再看郑裕。

  郑裕眉头深锁,青年摊手,表情带着少许无辜之色,又指指书房内的赵星卓。

  “给我。”那青年的话很简洁。

  “你要他做什么?”郑裕皱眉说:“被舍弃的人没有任何用处。”

  “爸,你答应过我。”青年执着地堵在书房门外。

  赵星卓的意识正在不断远离他的身体,原来死亡是这样的啊…… 没有人生的走马灯,也没有看见五彩缤纷的光与彼岸那去世的亲人,眼前只有漆黑一片,在那黑暗里,唯独大簇的,闪着白光的绽放的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