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月亮吻在左手背

时间:2024-05-14 18:00:02  状态:完结  作者:孟冬w
  月亮吻在左手背

  作者:孟冬w

  简介:

  【恋爱脑总裁攻 x 事业批心机小野猫受】

  无论同行还是粉丝都知道——

  任何公开采访和发布会上的时停云怼天怼地怼空气。下了采访,镜头里的他顶着一张纯情漂亮脸蛋成天5G冲浪争当互联网嘴替,狠起来甚至连自己都嘴。

  在所有人都实名认证时停云内娱第一喷子并且没有演员愿意和他组CP时,有网友爆出了自己在《天堂回信》首映礼后台偷拍到的一段视频——

  灯光晦暗的视频里,他们的暴躁小猫红着耳朵挂在一个漂亮男人身上当人形挂件:

  “叔叔,脖子上的红印要是解释不清楚,我可要造谣了。”

  “你怕不怕我乱说让你身价暴跌?亲我一下。”

  被他勾着脖子不撒手的漂亮男人面无表情:“霭霭,注意你的用词,这句话从你嘴里讲出来有点不成体统。”

  网友炸了,各式营销号也疯狂转发。

  镜头最后黑屏的几秒:

  “不过,男主角是你的话,我乐意至极。”

  HE 年上 年龄差8 先do后i 甜酸虐比例8:1:1

  甜宠


第1章 今晚还怎么入睡

  01

  十二月末的凌州依然潮湿寒冷,傍晚时分下了一场雪,风刮得愈发厉害。

  已经是晚上九点二十,从市里往熙和镇去的路段好像发生了事故,此刻在高速口堵成了一条长龙。

  傅迟的手轻轻搭在旁边的皮质座椅上,手背上潦草地贴了两条创可贴,将将掩住周围泛着乌青的伤口,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座位上轻轻扣着。

  他的秘书王涧在前排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抱着手机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他轻轻后仰,靠在柔软的头枕上,无精打采地望向窗外。

  他的皮肤不是很白,但在车内偏黄的暖调光色下却有一种冷调的清冷感,眉眼浓黑,狭长的眼角向上,延伸出恰到好处的弧度,是难得的一双狐狸眼。

  只是现在,那双精致的眉眼下却泛着淡淡的乌青,在车内的打光下看起来十分明显,整个人显得很是疲累。

  王涧的声音持续了大概五分钟之后倏然停了,车内重新恢复了原先的寂静。

  王涧扭头看了傅迟一眼,车里开了空调,温度适中,因此他只穿了件白色的缎面衬衫,双眼轻阖,浓密且长的睫毛扫出一片阴影,唇上也没有多少血色,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疲惫。

  在拉斯维加斯连赶了两天的会议,今天白天又紧锣密鼓地飞回国处理业务。

  就在登机去凌州前的几个小时里,家里几个伯伯还跑去老爷子待的疗养院大闹一通,硬是要傅迟出面给个解释,一场乌烟瘴气的闹剧最终以傅家大伯傅守业掷地有声的一烟灰缸子砸上被骂成冷心冷肺的不肖子孙傅迟身上才得以结束。

  这场乌龙闹起来并没有什么要紧的原因,无非是家族里的几个长辈不满傅迟的处事,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故意找茬儿。

  傅迟这趟来凌州是要和麦家谈生意,顺带着提前一天过来剧组探探班。

  “傅总,葛教授那边说实验数据还是不能完全匹配,缺的成分之前追踪到一个制药实验基地有过批量生产,但是六年前厂子被叫停了,半成品的药剂也全部被销毁,查到这块线索就断掉了。”

  “那个实验基地在什么地方。” 傅迟姿势没变,仍是阖着双眼偏向车窗那头。

  王涧这会儿扭过头去看不见老板的眼睛,只能看见他颌线漂亮的下巴,“渝溪市。”

  “让周挺过去一趟先查查看。”

  “好。”王涧应声,转头准备给周挺发信息时,余光正好瞥见副驾驶靠背上搭着的一条红色手织围巾。

  王涧对这条红色围巾的记忆得追溯到十年前。

  从他认识傅迟到现在,每年冬天傅迟都围着这条红色围巾,公司里有人还神秘兮兮地跟他八卦说老板可能很早以前有个白月光,估计是白月光送的.

  但王涧不信,哪个白月光明明知道傅迟是红绿色弱还不长心的送条红围巾?这不明摆着膈应人么。

  叮铃铃!

  容不得他在多想,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在车厢内响起,傅迟皱着眉睁开眼,前座忘记关静音的王涧赶忙收回思绪,小心瞄了眼不悦的老板,诚惶诚恐地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哎,许川啊,正堵着呢……哦,傅总,傅总也在车上呢,我们正在高速口呢,动了的话半小时就过去了。”

  王涧在电话里嗯嗯啊啊了几句,没一会儿就挂断了电话。

  这头电话刚挂断,车前堵了二十分钟的长队终于向前动了动,他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透过后视镜望着傅迟,“傅总,许川刚说他们要上夜戏,可能拍完就不早了,问您要不先回酒店休息?他一会儿给我发地址……”

  坐在后面的傅迟“嗯”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随意翻了翻,除了许川的几个未接电话以外还有两条微信消息提示。

  傅迟点开微信聊天界面,陈安黎的消息恰逢其时地弹了出来。

  “小迟,前几天我女儿恰好路过龙兴墓园,想着进去看看你妈妈,看到有个眼生的人在墓前,她拍了张照片,不会是你父亲那边的人吧?”

  傅迟微愣几秒,轻点屏幕放大图片,里面的年轻男人一身黑衣,戴着棒球帽,面孔有些模糊,但大致五官能看的清,是个极漂亮的少年。

  “陈老师辛苦,这个人我见过,不是傅家的人。”

  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傅迟打完字,瞟了眼漆黑车窗倒映出的自己,模糊轮廓只能看得出面无表情,在他十八岁离开凌洲长居国外的十年间,都是高中时期带过他的这位陈老师年年替他去墓园扫墓祭拜。

  这时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

  “小迟你最近怎么样?”

  “我很好,陈老师不用担心。”他在输入框敲下几个字,之后又补上一句:“国内事情差不多处理完了,过段时间我去看看您。”

  “还是要多注意身体。”

  傅迟将手机轻轻反扣在座位上,他扭头看向车窗,扯着嘴角机械的勾了下,有些僵硬,人最难面对的是过往,他几乎要自嘲自己这点定力了,于是摇下车窗,夜晚的风徐徐吹着,傅迟抬手按按额头,再睁眼时,头脑冷静了不少。

  事故处理之后,在交警的指挥下,排长队的车子逐渐都上了高速,一路畅通,二十分钟刚出个零头,就到了熙和镇。

  车没直接往酒店开,而是开进了影视拍摄基地,傅迟让王涧在车上等着,自己一人下了车。

  他拢了拢身上的黑色羊绒大衣,一手拿着伞,一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走上鹅卵石小道,往《对决》摄影棚区走去。

  傅迟有点近视,下车的时候怕起雾气才没有戴眼镜,很轻微的近视,一百来度。

  他收了伞静静站在人群中,向拍摄区看去,许川正和人拍对手戏。

  还没看了两分钟,旁边眼尖的副导演就认出了傅迟,拨开旁边几个人,悄咪咪地凑到了傅迟身边,小声叫了句傅总。

  他敷衍地与人聊了几句,复又抬起头来,目光碰到了和许川演对手戏的那人,他与他隔着半个过道,傅迟的目光从监视器里将人由顶至踵扫了一遍,最后落在少年左手背的一颗痣上。

  傅迟这是第三次看见他了,除了陈老师刚才发给他的那张照片,他还记得一个月前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年时,自己的目光在他脸上停顿了至少三十秒的时间。

  他承认,他向来喜欢漂亮的男人,第一眼就对他印象深刻。

  少年的瞳仁和发色非常黑,而皮肤很白,放在男人堆儿里五官十分精致,身材更是在一身军装的衬托下招摇打眼,宽肩长腿,细腰圆臀,极为俊美,唇角天生带翘,似笑非笑,勾人得很,配上那一双乌黑圆润的眼睛,又有些懵懂乖巧的既视感。

  旁边站着的副导演看傅迟的表情,觉得他估计是对那演员有兴趣,连忙介绍道:“跟许川演对手戏的叫时停云,才22岁,是前段时间小火了一把的网剧《小镇》的男主角。”

  “是吗?”傅迟勾起唇角,目光跳过监视器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少年。

  《小镇》这个片子他听麦家骏提起过,这个本子当初四处碰壁,到处找投资都没成功,最后只好搭了个草台班子,导演许堤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底层小导演,百度百科上甚至查无此人,而且经费有限,几个主演都是找的戏剧学院的学生。

  毕竟学生就是廉价劳动力,费不了几个钱,只要给盖实习证明都好说。

  “22岁,的确前途不可限量,现在签哪家经纪公司?”

  副导演忙说:“这不人还没毕业呢么,还没有签经纪公司呢,傅总有兴趣?”

  傅迟脑子里忽然浮现出刚才微信里那张不太清晰的照片,以及一个月前开车路过beauty&beast时,少年一瓶子砸向自己那个便宜弟弟胯下的震撼场面。

  于是他轻轻摇了摇头,露出一抹笑,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还有几场要拍?”

  “这是最后一场了,拍完马上就收工了。”

  傅迟低头发了条微信叫王涧把车开进来,之后便静静地看着拍摄区里侧对着自己说台词的少年。

  漂亮。

  是傅迟对时停云的第一印象。

  乖张。

  是傅迟对他的第二印象。

  时停云长着张隐蔽性很强的脸,乍看这孩子俊秀乖巧人畜无害,实际上内里是个难驯服不好管教的,容易得罪人招惹麻烦。

  娱乐圈缺从不缺漂亮的,自己手下的艺人也一向听话,他可不想招个麻烦回去时不时的还要给人收拾烂摊子。

  就算他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但傅迟见过他撒野的样子,还是没有犹豫的给人打上了叉号。

  热气顺着气流往上升,在零下二十度的室外立马聚成一团氤氲浮在空气中,模糊了面前少年的面孔,时停云的脸被“啪”的一声扇得偏向另一边去。

  剧里这场争执戏是许川饰演的的周宇在意见不合劝说无用后率先扇了时停云饰演的林鸿雪一巴掌。

  原本导演要求借位拍摄,但拍了几次都没办法达到预想的效果,于是征求了时停云的意见打算真拍。

  时停云看出来好几次许川暗戳戳的故意打歪,但面对导演的要求他这种小演员自然是没办法拒绝,就这样连拍了三条还是有瑕疵,时停云的左脸已经微微肿起,导演皱着眉叫停。

  “许川,你的手臂要用力,手掌到小时脸上的时候轻轻刮过就行了,其他的后期会看着补的。”

  “好的导演,我再调整一下。”许川笑着回应导演,俨然一副虚心请教的模样,但转过头来面对时停云时笑容骤然消失。

  “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