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备胎攻他不干了

时间:2024-05-15 00:00:02  状态:完结  作者:山有影
  备胎攻他不干了

  作者:山有影

  文案:

  更新时间每晚9点—23点

  厌世咸鱼攻x闷骚心机受

  祝叙乔是岑舒的正牌男友,但在别人心里活成了舔狗样。

  在被出轨第N次后,祝叙乔不玩了。

  没意思。

  但这个O装A的狂野追求者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一个正经版文案:

  祝叙乔身为无法释放信息素的Alpha,和男友岑舒恋爱长跑三年,喜提被出轨N次,舔狗评价N次。

  作为岑舒的正牌男友,在岑舒的出轨对象们眼里,他只是岑舒情史里的快餐,连饭后甜点都算不上,还要死舔着岑舒不放。

  对岑舒并不感兴趣的祝叙乔决定分手,开开心心退出混乱的修罗场,不做备胎一员。

  然而分手当天,岑舒的暗恋对象裴问青敲响了他的家门。

  西装革履气场强大的男人捧着花,希望征得他的同意,追求他。

  祝叙乔:“我不搞AA恋,对岑舒的情人也没兴趣。”

  裴问青:“挺巧的,我是Omega。”

  祝叙乔:“我是阳.痿,无法释放信息素。”

  裴问青:“我只是想拥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与你牵手拥抱与接吻而已。”

  和祝叙乔分手后的岑舒后悔了。

  他开始想念祝叙乔的拥抱,祝叙乔掌心的温度,祝叙乔绝对的偏爱。

  他决定找祝叙乔复合。

  岑舒想,对他爱的死去活来的祝叙乔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复合呢?

  他带着精心挑选的礼物,敲响了祝叙乔的家门。

  来开门的人是裴问青,他暗恋了整整三年的人。

  裴问青后颈的牙印,锁骨上的吻痕,都在告诉他,祝叙乔的拥抱已经属于另一个人。

  *是第一人称。

  信我,he

  1.攻吐槽机,喜欢冷笑话,情绪超乎常人稳定,大概是一具行走的尸体。

  2.受是个小疯批,但是恋爱脑。

  3.写着玩的,随便看看。

  4.原名《舔狗攻不干了》

  内容标签: 都市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ABO 吐槽 钓系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叙乔,裴问青 ┃ 配角:岑舒和他的情人们 ┃ 其它:预收《万人迷总助修罗场日常》

  一句话简介:恋爱*都不谈。

  立意:对待感情要忠贞如一。


第1章 糖醋排骨

  01

  “你不怕他知道吗?”

  “他就是个窝囊废,知道又能怎么样?太*了……老公,出*点……”

  “骚*,别夹那么*……”

  我站在门口饶有兴致听了会儿里面的声音,评判了一下两人的对话。

  电报音大概能绕梁三日久久不绝。

  老实说我不想做他们play的一环。实在没这个必要,NTR难道会让他们更爽吗?

  实在不理解这群人的xp。

  但是他俩的信息素味道好重,有点恶心。

  啧。

  02

  好久没吃糖醋排骨了,买了两斤排骨,肉摊老板好心给我剁了剁,还有些没剁干净,我拿出砍骨刀,一块一块砍,菜刀砧板砰砰响。

  动静有些大,卧室里面那对野鸳鸯大概听到声音了,齐刷刷冲出了房间,衣服都没穿好,白花花的肉。

  不如我的猪肋排漂亮。

  岑舒小脸刷白,小声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提着砍骨刀,刀面还有些血丝,仔细思考了一番:“哦,半个小时前吧。”

  他声音有些发颤,细声细气和我道歉:“叙乔,你听我和你解释……”

  那个高大的alpha一把将他扯到身后,倨傲道:“我和小舒的契合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你一个阳痿还没信息素的alpha就识相滚远点。”

  岑舒拉着他,小声劝解:“阿越,你少说一句!”

  他俩又开始拉拉扯扯。肋排难砍,我从储物柜里拿出磨刀石,砍骨刀呲啦作响,混合着你侬我侬的口水交换音。

  我说哥们,我在做饭,能不能别干这种恶心事儿?

  03

  缠缠绵绵拉拉扯扯的那两个家伙终于松开,岑舒小跑到我身后,一把环住了我的腰。

  “叙乔,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是你的信息素……你会理解我的对不对?”岑舒贴着我的后背,死死搂住我的腰。

  但是好痒,好难受,能不能别戳我痒痒肉。

  我举起砍骨刀,猛地砍在肋排上,他大概是被吓了一跳,躲在我身后颤抖了一下。

  腰更痒了,砍骨刀没拿稳,砸在了砧板里。

  我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如果是你,被狂戳痒痒肉你也会笑,对吧?

  受不了了,求求这位大爷放开我的腰吧。

  岑舒被吓得浑身发抖,他那位,额,如果从道德层面讲应该是奸夫小三——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小三还是小四小五了,岑舒男人太多,记不住。

  我连自己名字都懒得记,我还记他有几个男人,感觉有点好笑。

  如果用经过美化后的描述,那应该是岑舒的情人,他动作迅速地从我背后撕走了岑舒,异常凶狠骂道:“你怎么敢凶小舒?”

  还有点抽泣音,大概是岑舒在哭。

  我仔细回想我刚才的一系列动作表情,没有什么地方吓到人啊。

  真是奇怪。

  不过岑舒一直都是个哭哭啼啼的性格,他之前和他朋友介绍过这种招数,能最大程度激起alpha的保护欲。

  我可能是个例外,我懒得保护他。

  我举着砍骨刀,靠着料理台问他们:“你们觉不觉得这种事有点荒谬。”

  他们后退了一步,不知道排名第几位的情人哥警惕问我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

  我做糖醋排骨。

  【作者有话说】

  写着爽一爽。


第2章 糖醋排骨(2)

  04

  其实不是很想和他们掰扯这件事,真没必要。

  但岑舒觉得我受伤了,被戴绿帽这件事应当让我的男性自尊受到奇耻大辱,所以我应该歇斯底里咆哮质问他。

  最好拉一队人在奸夫家楼下敲锣打鼓吹唢呐,搞条横幅上书“xx你爹妈没教你别做小三”,让全小区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做了小三。

  然后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和我解释道歉,安抚我受伤的心灵,紧接着我加入他的大家庭,和他的情人们和谐共处,一起上演多人版的浪漫燃冬。

  反正我是个舔狗,这么干倒也合理。

  “叙乔,我是爱你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你。”岑舒眼泪汪汪,哭的我见犹怜。

  他长得挺符合世俗标准里的美人样,还是个娇娇弱弱的Omega,对我来说没啥区别。

  反正都是人嘛。

  也可能是猴子。

  “嗯嗯。”我敷衍地应了两声,砍骨刀又是啪的一声,最后一块肋排完美切开,可以起锅烧水焯排骨了。

  好饿。

  岑舒还在解释。

  “叙乔,你不要不说话好不好,你怎么不看看我?”

  他哭的很难过,很伤心,我的排骨血丝鲜红,肉质新鲜。

  我把排骨放进水里焯,料酒姜片葱和蒜,去腥四件套,很完美,能掩盖住味道。

  岑舒拉着我的手,踮脚想要亲我,还放了点信息素。

  他之前就是这么干的,每逢在别的爱河沐浴过后,回来大概觉得不太好意思,就会释放带着勾引意思的信息素安慰我,让我继续在他写作正牌男友读作舔狗的位置上好好待着。

  他这次惊慌失措,大概是因为被我抓个正着,我甚至还和他打了照面。

  其实我之前围观过他很多次双人运动和多人运动了。

  他可能觉得我只看到了这一次吧。

  我不动声色偏了偏脸颊,把排骨的浮沫撇掉,就像岑舒抹掉眼泪。

  他僵在原地,大概没预料到我会躲开。

  其实是他的信息素味道太冲,盖住了锅里的味道,我不好分辨。

  岑舒吸了吸鼻子,语气坚强,也可能是我脑补,总而言之用了很坚韧的语气对我说:“祝叙乔,你凭什么跟我玩冷暴力?”

  焯好的排骨放进干净的碗碟,我端着锅去流理台洗锅。

  我抬起头看见玻璃窗里情人哥的倒影,脸色阴沉,没穿上衣。

  这都过去多久了,居然还没穿好衣服。

  有伤风化。

  “我想好好和你谈的,你为什么非要装听不见?”岑舒抓住我的手腕,声音变得有些冷。

  青天大老爷,能不能看看场合,我锅要糊了!

  我叹了口气:“岑舒,我在做饭。”

  我连呼吸都觉得麻烦,难得一次想做个糖醋排骨,尝试做一回勤劳的人,怎么还要拦着我通向劳动最光荣的路途。

  这不是耽误人前程吗?

  岑舒悄然松了口气,我不知道他从我这简短精炼的话里读懂了什么,但总而言之我可以安心做饭了。

  他没来和我聊,我高高兴兴烧油炒糖色,趁着冰糖融化调个料汁,焯好的肋排下锅,新鲜猪肉的香气登时散发出来。

  我打开油烟机,关上了厨房的门。

  还好装修那会儿搞的不是开放厨房。

  煮了半个小时,我对自己的厨艺有了长足的进步感到幸福。

  感觉我是做饭天才。

  米饭闷在电饭锅里,我端着饭菜去餐桌吃饭,回头看了眼,那对野鸳鸯又开始了。

  唉,一定要在客厅干这种事情吗?

  岑舒喊着模模糊糊的“不要这样”,中间混了情人哥的挑衅。我想了想,大概在挑衅我。

  挑衅我干嘛,我又不会配合他。

  做人挺好,我不做猴。

  排骨味道恰到好处,我打开电视,遥控调了调,刚好春天,放个应景的。

  “春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熟悉的声音,楼下野猫叫唤一声,和岑舒低声的尖叫达成了二重奏。

  我叹了口气,转过头平静对岑舒说:“岑舒,我感觉你这个,不如上一个。”

  【作者有话说】

  我做吗喽!

  (怒吼)(变成猴子)(飞进原始森林)(荡树藤)(创飞路过吃香蕉的猴子)(荡树藤)(摘一个榴莲)(砸死猴王)(称霸猴群)(掌握热武器技术)(入侵人类)(称霸天下)(掌握空间折跃技术)(离开太阳系)


第3章 糖醋排骨(3)

  05

  感觉他俩都呆住了。

  这是什么很震惊的事情吗?

  我还以为岑舒和他的每个情人之间都互通有无,通商似的很和谐,还没关税,一三五他二四六你,做六休一,时间表安排完善。

  “岑舒,上一个是什么意思?”那位年轻的情人哥显然没见过大风大浪。

  还是年轻。

  我把啃下的骨头垒高,再用筷子头戳倒。

  啪。

  “阿越,你不信我么?”岑舒带着哭腔安抚那位情人哥,带着安抚性的信息素飘了出来,轻轻环绕着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