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服从调剂,但第一指挥[星际]

时间:2024-05-15 14:00:03  状态:完结  作者:楚山咕
  服从调剂,但第一指挥[星际]

  作者:楚山咕

  简介:

  精神力与体能评级双C的林逾,却意外觉醒了S+级异能——意念具象化。

  面对一众艳羡眼神,林逾端起自己刚变出来的枪支。

  “啵”,射出一颗草莓。

  随后因体力透支而晕倒。

  帝国首都军校是无数人才削尖脑袋也想进的顶级学府,但历年名额极少,只会录取帝国中最顶尖的一批学子。

  据说异能、精神力、体能一旦有一项评级低于A,都会收到该校的拒绝。

  其中,首都军校最傲人的专业,莫过于星际排行top的“作战指挥系”。

  林逾看了看自己的双C佳绩,又看了看录取通知的页面。

  [姓名]林逾

  [性别]男

  [录取学校]首都军校

  [报考专业]服从调剂

  [录取专业]作战指挥系

  林逾:“……”

  谢邀,服从调剂,但是星际第一。

  众所周知,作战指挥在战场上是团队的灵魂所在。

  优秀的指挥能够号令千军;

  反之,就会被战友抛弃。

  作为本专业倒数第一,林逾成为了大家心照不宣的“日抛指挥官”。

  同学对镜演讲,练习领袖魅力;

  林逾端枪,“啵啵啵”。

  同学博览群书,力求六边形全能;

  林逾端枪,“啵啵啵”。

  同学八面玲珑,主动亲近队友;

  林逾端枪,“啵啵啵”。

  直到从高维度文明入侵的精神体降临世间,厄难迫近,人心惶惶。

  只有一道身影立于荒星。

  异能发动的微光笼罩林逾,他独自面对着未知的星群。

  “我是你们的降落坐标,接下来请听我指挥——”

  “降临吾身,然后毁灭吧。”

  ◎食用说明:

  1.主角混沌中立,甚至略邪恶;

  2.群像,无爱情;

  3.我流星际,主异能,无机甲;

  4.前几章偏日常,组队后开始主线剧情;

  5.一切“看不懂”的情节都是伏笔,徐徐推进都会展开,感谢耐心阅读。


第1章 首都军校-1

  古典钢琴乐在房间内响起,挡光的厚重窗帘自发拉开,明亮而炽热的光芒很快充斥整间卧室。

  林逾从睡梦中转醒,右手无力地摆摆,钢琴乐适时停止。

  智能管家的电子合成音传来:“小主人,今天是新学期的开学日,距离夫人为您预设的起床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林逾翻了个身。

  “小主人,距离报到时间还剩三十分钟。”

  林逾把头埋在枕头里,压着嗓子开口:“我不想听,请您静音。”

  “抱歉,检测到您的权限低于夫人的预设……”

  管家话音未落,一颗草莓在它发出噪音的悬壁音响上炸开,粉红色的草莓汁喷溅了音响全身。

  电子音停顿片刻,无奈地解释:“小主人,这音响是夫人花了很大精力才得到的古玩。”

  而它口中的“小主人”依旧埋首在枕头之间,只有抬起的右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通体漆黑的手/枪。

  “小主人——”

  林逾终于被它缠得无法,虚弱地从被窝里爬出:“起来了、起来了。”

  电子音终于消停,在他穿上家居拖鞋的一刻,浴室里也传来了热水出口的运作声。

  尽管智能管家并不具有实体,但林逾确信它此时一定挂着欣慰的笑容。

  “在军校的住宿生活,没有在下的陪伴,小主人真的能习惯吗?”

  林逾面无表情地吐出漱口水:“没有你的话,那是圣地。”

  -

  ——骗电子人的。

  林逾,男,十八周岁。

  就读于帝国首都军校作战指挥系,307期,正值第一学年第二学期。

  该生异能为“意念具象化”,评级S+,是首都军校也难得一见的天才。

  然而,307期指挥系学生共101名,

  林逾个人排名第101名。

  再看看自己的精神力和体能评级——C和C。

  麻木,且厌学。

  -

  今天是首都军校第二学期的开学日,三天前完成的摸底考成绩也在这天公布。

  每个学生的智能光脑都会接入军校端口,在成绩公布的第一时间就能收到来自军校的私人邮件。

  为了保护学生隐私,邮件里仅会显示本专业前三名和学生本人的成绩排名。

  林逾踩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手腕上的智能光脑弹出一则未读邮件通知。

  林逾毫不犹豫摁下了红色的“忽略”键。

  这种伤眼的东西还是不看为好。

  然而即便他已经点了忽略,也挡不住周围人窃窃私语的话音。

  有关“专业第一”陆惟秋的讨论不绝于耳,好在本节课的授课教授及时入内,屈指敲了敲讲桌,示意众人安静。

  “摸底考的成绩已经出来了,相信大家都取得了自己应得的成绩和排名。其他科目的事情交给其他老师,我只说一说我负责的两门必修科目。”

  夏越泽是教授“兵种战术”和“战时评估与即时决策”两门理论课程的讲师,也是众多教授里唯一对林逾还有几分好脸色的教授。

  这也不是由于林逾在这两门课上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天赋,单纯因为林逾的养父是夏越泽在校时期的师兄罢了。

  夏越泽运作着自己的光脑,他已经对班上101名学生的成绩烂熟于心。

  不过当他看到林逾的成绩,还是不可避免地叹了一口气。

  “大家打开自己的光脑吧,我已经在智能课堂上传了本节课的课件,方便大家回到宿舍再次复习。”

  林逾依言照做。

  军校的智能课堂模块却弹出了更新提示,他信手一点,更新后的界面左上方赫然显示着他的姓名、专业及学号。

  以及两行红彤彤的“最新考试排名”。

  林逾:“……”

  不是吧,你更新个什么破功能啊?

  平均理论成绩:F+

  平均实战成绩:F-

  平均综合成绩:F

  最新排名:专业前100%

  高情商:前100%。

  低情商:倒一。

  下边还缀着一行灰色小字:“该生成绩稳定,与上期相比排名无波动。”

  成绩稳定,但精神不太稳定的林逾冷冷一笑,点进智能课堂模块开始上课。

  开学第一天,厌学、厌世、厌生活。

  -

  结束第一天的课程,林逾回到了军校配备的学生宿舍。

  首都军校不愧其帝国第一的名号,尤其是作战指挥专业,根本不用担心宿舍、食堂等硬件设施。

  双人套房、配有自用厨房,如果遇到不合心意的室友还能随时申请调换、和平分手。

  不过林逾也不是什么难伺候的大少爷,之前几次“被分手”只是因为成绩丢人。

  前任室友们认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不愿和他同流合污。

  而他现在的室友则是少见的清流。

  两人相处愉快,互不干涉,闲暇时还能聊聊最新出的游戏、商量今晚的晚饭。

  林逾通过虹膜验证打开宿舍房门,室友兰瑞已经坐在沙发上躺尸了。

  “你回来啦?”兰瑞仰头看见他,笑嘻嘻招手,“幸好你们二班不是博莱导师带实战,下午刚进操场就跑了二十圈,简直活不下去。”

  林逾关上门,亲切问候:“那我带你一起死吧?”

  兰瑞立马摇头:“别别别,现在星际都倡导积极向上、热情阳光,你别总说些吓人的话。”

  林逾笑笑,把校服外套脱在玄关,随后挽起袖子:“晚饭想吃什么?”

  兰瑞眼睛发亮,猛地从沙发上跃起,掰着手指数:“糖醋排骨辣子鸡丁红烧肉鱼香肉丝烤羊排酸辣土豆丝……”

  “给你三秒,最多选两样。”

  兰瑞惨叫一声,但飞快做出抉择:“糖醋排骨和辣子鸡丁。”

  林逾这才点开光脑,进入军校生活开始选购食材。

  兰瑞则眼巴巴看着他:“你都不问问我有多思念你吗?”

  林逾问:“有多思念?”

  “我吃了一整个暑假的无色无味的营养剂,你说我有多思念?”

  “好势利的思念。食材消费了67星币,抹个零,70,转账。”

  兰瑞本还因为他又出食材又出力而有些内疚,听完这话,立刻愤愤不平:“什么抹零,还不如我自己买上……”

  但他看见林逾手腕上和他并不相同的手环,又低头乖乖转账了。

  林逾的光脑手环是帝国限量发放、仅配备给拥有A+级以上异能者的手环。

  通过这类手环的消费,可以享受比其他人更高的优惠和更快的配送速度。

  与之对应的,为防高阶异能者突然暴走或密谋违法,手环也附带着定位及监测功能,终生不能摘下。

  兰瑞忍不住感慨:“S+级异能,精神力和体能却是双C,怎么想都离谱。”

  “哪里离谱?”林逾接受了转账,穿上围裙,“是你见识短浅。”

  兰瑞嘟囔:“我见识短浅?我今天实战课特意去了其他专业观察人才,听说你实战课又请病假,到底谁短浅?”

  “观察到什么了?”

  “可多了,你求我。”

  “今晚你也想吃营养剂?”

  兰瑞被他一噎,立马变得温顺。正巧门铃声响起,兰瑞自觉跑去迎接刚配送的食材:“其实也没观察到什么,就是听了些闲话。”

  林逾嗯一声,示意他继续。

  “两件事。一是下周就要召开今年的三校联考友谊赛了,这都不算秘密,307期都知道。”

  “我不知道。”

  “那是你的问题——第二件事,除了你之外,307期又来了一个S+级异能的转校生!”

  林逾这才转过头,面露惊色:“陆惟秋居然不是S+?”

  他自己就是个便宜的S+,还以为S+就是路边大白菜呢。

  原来专业第一也不是S+。

  好菜啊,第一。

  兰瑞比他更惊讶:“你知不知道S+有多罕见啊!整个307期除了你就只有这个转校生,很可能全帝国同龄的也就出了你们俩!”

  林逾点头:“多夸点,我爱听。”

  “去你的。这个转校生的身份说出来能吓死你!”

  “好巧,我一直很想死。”

  “……都说叫你积极一点、阳光一点!一个指挥还这么消极厌世,你就不怕没人愿意和你组队吗?”

  林逾的脸上再度浮现惊色:“组什么队?”

  兰瑞:“……”

  “这次友谊赛,参赛的是整个307期。林哥,你现在睡醒了吗?”

  林逾撂下菜刀,拔腿就往宿舍外走:“我去请病假。”

  “那是下周的事……”

  林逾走回:“那我下周去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