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宇宙扉页

时间:2024-05-15 16:00:02  状态:完结  作者:昼散
  宇宙扉页

  作者:昼散

  文案:

  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既然忘不掉年少时的心动,那么就努力抓紧吧!

  二十七岁实力&人气男演员「陈言序」VS二十岁选秀团新人爱豆「方翾」

  翾,xuān,意为低低、轻轻地飞。

  害羞娇软却意外坚强的方翾,是如何一点一点攻城略地,在陈言序心里安营扎寨的呢?

  看似高冷又难搞的的陈言序,又是如何一步一步沦落,被方翾吃得死死的呢?

  而误会之后,居然还有误会。

  好在一切都还不晚,因为圆满的情节在宇宙扉页上早已安排好。


第1章 在闪光之夜

  闪光之夜作为娱乐圈的开年盛典,称得上是众星云集、星光璀璨,流水线式的颁奖典礼结束之后,after party同样热闹非凡。

  精美的水晶灯照得室内如昼,昂贵礼服与高级珠宝在光下熠熠生辉,空气中一股淡淡的令人微醺的玫瑰花香,与各色香水混合杂糅成复杂又颓靡的气息。

  方翾举着一杯香槟,耐着性子听对面那位据说是《几许》剧组选角导演的男人侃侃而谈。

  “……要是愿意,也不是没有机会。”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原本垂在身侧的左手抬起来,试图搭在方翾的肩膀上。

  方翾不动声色地朝旁边挪开半步,躲开男人的咸猪手,随便找个借口:“王导,不好意思,我先去趟洗手间。”

  说罢他也不管男人瞬间阴沉下去的脸色,随手把酒杯放在路过服务员的托盘里,自顾自转身离开。

  方翾沿着曲折的回廊向深处走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儿,恰好瞧见墙上逃生路线图,在回廊的拐弯处有一处露台。

  欧式拱形露台被巧妙地藏在深红色的丝绒窗帘后,或许是因为很少有人来的缘故,玻璃门被推开时发出一声有些刺耳的嘎吱声。

  原本靠在圆形石柱围栏上抽烟的人闻声转过身来,指尖燃着的烟被夜风吹过,飞快地亮了一下。

  剪裁良好的西服包裹住他挺拔的身躯,精美的宝石胸针即使在黑暗中依然散发着耀眼的火彩,他微微侧身的动作也恰到好处,将完美的下颚线展露无遗。

  是今晚最大奖的得主,近年来风头无两的人气演员——陈言序。

  方翾握着门把手进退两难,思忖片刻后选择把门带上走进去。

  毕竟是公共空间,况且他又不是撞破什么了不得的场面,如果转身走人大概更不礼貌。

  和人影攒动暗香盈盈的大厅比起来,露台简直安静得有些过分,丝绒窗帘隔绝噪音的同时也遮挡住室内明亮的光线,只有一盏昏黄的老式做旧路灯发出微弱的光。

  方翾有些紧张,但还是鼓起勇气主动开口打招呼。

  “你好,我叫方翾。”

  干净清透的声音和学生一般板正腼腆的自我介绍非常相配。

  陈言序掐灭手中的烟,微微垂眼,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向面前拘谨的少年。

  或许是因为喝过酒,他脸颊上有一层薄薄的红晕,快要染到眼尾,挺翘的鼻梁下是一张红润的唇,嘴角弯弯挂着笑意。

  陈言序想起不久前在舞台上卖力唱跳的少年们摆出ending pose,高清镜头缓缓扫过每个人的脸,但汗水和聚光灯却令他们的面容有些模糊,陈言序只记得最后出现的那个男孩眼睛很亮。

  而现在,他发现对方鼻尖上有一粒细小的痣。

  方翾曾经刷到过一个名为“看电线杆也深情的男演员”的视频,陈言序在里面出现的镜头最多。

  如今被这个人盯着,方翾恍然觉得自已也变成电线杆——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直愣愣站着,任由对方打量。

  一阵晚风轻轻吹过,露台上摆放的茉莉花簌簌而动,清淡雅致的花香瞬间充盈这方小小的地界。

  陈言序恰好在此时开了口。

  “你好,陈言序。”

  他的声音偏低,夜色一般凉。

  方翾松了一口气,四肢终于挣脱开电线杆的束缚,他轻快向前走两步,在离陈言序身侧半米远的地方站定。

  他瞟一眼陈言序,颇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你也出来透气吗?”

  陈言序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点点头算是回答。

  一时之间两人无话,只有楼下偶尔经过的车辆发出的声响。

  就在方翾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回大厅继续无聊的social时,陈言序出人意料地起了个话头。

  “你去试过《几许》?”

  方翾一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连忙回答:“之前是去试镜了,还在等通知。”

  “哦,”陈言序可有可无地应一声,接着说,“听说主要角色差不多都定好了。”

  方翾的心往下一沉,《几许》是日升文化本年度的重点项目之一,而陈言序作为日升文化当之无愧的一哥,他这么说估计是八九不离十。

  陈言序观察一下方翾的表情,继续说道,“王瑞虽然是选角导演,但现在应该也不剩下什么好角色。”

  原来他看到了。

  方翾心下了然,脸上露出一个堪称样本的笑容,“谢谢。”

  随时随地都能展露元气自然的笑容是爱豆的必修课。

  陈言序往常是不爱管这些闲事的,各取所需等价交换是成人世界默认的规则,但或许是方翾看起来年纪小又乖巧,让他生出了一点儿可惜,但也只是一点点。

  然而对方只是给他一个标准又敷衍的道谢,便转身蹲下盯着那几棵在夜风中簌簌抖动的茉莉花。

  米白色的花苞小巧可爱,盛开的花朵则层层叠叠随风摇曳。

  鼻尖满是茉莉花好闻的香气,但方翾的心却无法抑制地酸涩起来。

  他突然想起两年前在练习室面对镜子一次次重复舞蹈动作,汗水滴在地板上的声音很大,吵得他心脏都跟着缺氧,但却不舍得停下来。

  又想到一年前的选秀决赛夜,Pd念出自已的名字时,台下少女们的欢呼似乎能盖过一切,他却听见另一个声音雀跃又坚定地说,还不能停。

  成团后热度渐渐散去,组合里大家各凭本事争夺资源与露面的机会,方翾也被带着去试镜自荐,只不过那些说让他回去等通知的往往最后都没有通知。

  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相信只要自已慢慢走下去,总是会到的。

  只是在今晚,在昏暗露台上几株因为不和气氛而被移到室外的茉莉花旁,方翾第一次萌生了要停下的想法。

  好香啊,他吸吸鼻子又嗅到一大股馥郁的茉莉香,香得让他头晕。

  陈言序盯着方翾几乎要写上生人勿近四个大字的背影有些错愕,片刻后他收起自已多余的同理心,抬手抚平衣摆上并不存在的褶皱,迈步向露台出口走去。

  一阵窸窸窣窣仿佛小动物觅食般的动静响起,紧接着是方翾清脆的声音。

  “陈老师,你会去客串《几许》对吗?”


第2章 是重点项目

  娱乐圈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的风气,不论是比自已红的还是比自已年纪大的,一律都尊称为老师。

  陈言序一手搭在门把手上,略侧过身子垂眸看向方翾。

  男孩脸上原本的红晕已经消散不见,只是那双亮晶晶的圆眼格外倔强。

  见陈言序不回答,方翾继续说道,“我是听说陈老师会客串才去试镜的呢。”

  他略一停顿,似乎是给陈言序一点儿反应的时间。

  “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机会了,真可惜。”

  最后的三个字说得又快又轻,丝毫听不出可惜的意味。

  他在生气。

  陈言序看着方翾垂在腿侧攥紧的拳头,忽然得出这个结论。

  虽然不太理解对方生气的原因,但今晚总归是自已先说出逾矩的话。

  轻叹一口气,陈言序转过身面向方翾,诚恳道歉,“抱歉,刚才是我失言。”

  陈言序有一张在娱乐圈也排得上号的漂亮面孔,鼻梁挺直,嘴唇略薄,一双微翘的桃花眼使他看着什么时总有一股无端的深情。

  方翾被这双眼认真看着,脑子里发酵大半天的怒意突然就烟消云散。

  “……没,不是。”方翾也不知道自已在反驳什么,只能把心里想的一股脑说出来,“我知道你是好心提醒我,但是我还是生气。”

  说到这,他仰起头倔强又执着地盯着陈言序,质问一般,“我看起来就像是乐于献身的笨蛋吗?”

  陈言序英挺的眉微微蹙起来,眼里明明白白写着不解。

  方翾看着他无辜的表情,一下子泄光气。

  气氛忽然就尴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仰头质问的方翾变成了无理取闹的小孩,而蹙眉沉默的陈言序则是那个无可奈何的家长。

  片刻之后还是成熟的大人先开口讲和。

  “你很在意我是怎么看你的吗?”

  方翾的脸瞬间烧起来,他飞快撇过头只留给陈言序一个漆黑的后脑勺,像挨训之后终于安分下来的熊孩子。

  陈言序低笑一声,薄唇勾出一点戏谑的弧度。

  “你该不会是我的粉丝吧?”

  方翾终于转过头来,一张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却还是干脆地回答,“是啊。”

  陈言序不说话,仍旧噙着笑看方翾绯红的脸。

  他的眼神实在让人招架不住,方翾下意识想躲,但露台就这么大,无处可避。方翾索性不甘示弱地盯回去,这才发现陈言序左边嘴角有个很浅很浅的梨涡,如果不是陈言序笑得开心又离得这么近估计发现不了。

  方翾想,他或许发现了别人不知道的梨涡。

  突兀的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方翾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是张皓——他的经纪人兼生活助理——焦急的催促声:“方翾,你在哪呢?”

  方翾瞟一眼陈言序,镇定自若地撒谎,“我肚子不舒服,在二楼卫生间呢。”

  那头沉默了一瞬像是无语,片刻后才说,“其他人都回去了,我在c口等你。”

  方翾连声应了几句是是是,把电话挂断。

  “那我先走啦。”方翾握住手机,圆眼一眨一眨看着陈言序。

  陈言序点点头,看方翾慢慢往露台出口挪。

  少年穿着黑色的西装,乖巧的领结让他像个小王子,只是或许是因为之前蹲得有些久,西服外套的下摆有些皱。

  陈言序伸手拉住方翾的衣袖,先是抬手替对方整理一下有些歪的衣领,指节分明的手又向下从衣摆上来回拂过,略微抚平一些褶皱。

  这样的动作委实有些暧昧,方翾甚至能清晰闻见陈言序腕间淡若游丝的木质香水味。

  就在方翾快被这个味道勾得心猿意马时,陈言序的手放开了,他上下打量方翾一眼,勉强算是满意了,“这样还差不多,去吧。”

  他一手插兜一手搭在圆柱围栏上,斜倚着栏杆看方翾伸手握住玻璃门把手,然后嘎吱一声拉开玻璃门,身影消失在深红色的丝绒窗帘之后。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