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期待云归北

时间:2024-05-15 20:00:02  状态:完结  作者:石头星
  期待云归北

  作者:石头星

  文案:

  可爱追夫受x深情温柔攻

  云贺x顾嘉北

  破镜重圆 追夫 甜虐

  十二年前,少年初遇。

  云贺懵懵懂懂的告白,顾嘉北接受了。

  云贺痛哭流涕的分手,顾嘉北也接受了。

  十二年后,重逢雨夜。

  云贺使尽浑身解数勾缠住顾嘉北,抵死缠绵。

  “顾嘉北,我后悔跟你分手了。”他泣不成声。

  再相遇,心动一分不少。

  哪怕面对顾嘉北冷眼相待,冷语相向。

  云贺死皮赖脸也要追回这道白月光。

  ——

  注:略微追夫,本质是一场双向奔赴。

  与隔壁文《我的竹马他离家出走了》有互动

  CP1165979

  一句话简介:追回白月光

  标签:现代,青春,破镜重圆,酸甜,追夫,初恋,HE


第1章 引子

  晚上某市中心的高档酒店,云贺正在包间里跟同事聚餐,他不胜酒力,喝了几杯就有点招架不住了,包间里虽然开着空调,但他还是觉得燥热,白衬衣的袖子被他挽了起来,露出精细而白皙的手臂。

  “小贺,再来一杯。”席间一位老大哥搂着他的肩膀笑嘻嘻地说:“这才喝了多少啊,小脸就红扑扑的了。”

  “不行,真不能喝了,我打小喝酒就不行,你就别灌我了。”云贺不动声色地架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胳膊笑道。

  “哎!男人不会喝酒那还叫男人嘛!你喝酒不行,那你那方面行不行啊?哈哈哈哈哈哈……”中年老男人就喜欢在饭桌上开些自以为很有趣的荤段子。

  同席的还有几名女同事,听到这话都不由自主地往云贺那儿看了两眼。

  “我去抽根烟。”云贺说,脸上也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就在这抽呗!”老大哥无所谓地挥挥手。

  “这不还有女同事在吗,说话办事的,还是得注意点分寸的。”云贺淡淡说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米八七的身高,窄腰翘臀的,再穿着白衬衣和西裤,有种说不上来的禁欲感。

  “这小子是不是在这指桑骂槐呢?”云贺刚一走出包间,老大哥就皱眉看着桌旁的这圈同事问道。

  “不骂你个老流氓骂谁啊。”一名女同事笑道:“云贺从来咱公司这几年,就没见他谈过女朋友,你又大庭广众地说那种话,人家能高兴嘛。”

  “靠,他一个大好青年不谈女朋友,是不是真是那方面有问题啊?”另一名男同事打趣道。

  “放屁!”有女同事打抱不平:“人家长得那么帅,眼光肯定高,再说了,人家到底有没有女朋友,也不一定非得告诉你们啊。”

  “这倒是。”有男同事跟着起哄:“指不定在咱们面前装清高,背地里女人一大把,唉,长得帅就是他妈招你们这些女人稀罕啊。”

  “你这什么逻辑啊,自己单身汉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吧。”女同事笑骂道。

  一群人推杯换盏,就爱聊各种八卦。

  云贺最烦这种饭局,每次没聊两句总能聊到他身上,要不就是各种给他牵线搭桥的同事,眼看刚才的氛围又得往他身上引,云贺这才借抽烟的由头躲到了洗手间。

  云贺在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又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腕表很漂亮,这么多年他只带这一款表,虽说带的年头是有些久了,但他很爱惜这表,所以这只腕表看起来并不怎么旧,反而表内镶嵌的碎钻在酒店洗手间灯光照耀下闪着高贵的光泽。

  腕表显示时间:九点四十分。

  还不到十二点,今夜还没过去。

  云贺点了支烟,靠在洗手间的墙上,吞云吐雾了一会才心烦地掐掉了烟又回到了包间。

  “回来了!”老大哥朝云贺招招手:“你小子躲厕所里就能清静了吗,回来还是得继续喝啊!”说完就往云贺的杯子里倒了满满一大杯的酒。

  云贺走过去也没落座,直接站着把酒杯端了起来,仰头大口大口地把酒给喝了,喉结一上一下的,还有几滴酒液顺着嘴角流淌到脖子里,几名女同事看了忍不住有点脸红。

  “呦,行啊,这不酒量也不错嘛!”有名男同事兴奋地说道。

  “我还有事,得先走一步,你们尽兴,刚才这杯酒就当我自罚了。”云贺说完拿起桌上的手机冲各位同事露出了一个客气的微笑。

  “我去,这正兴头上呢,你就这么走了不地道吧,什么事这么急啊?”老大哥说。

  “给朋友过生日。”云贺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也不管身后那群人怎么起哄怎么喊他,他权当没听见。

  云贺出了酒店门口的时候感觉有些头晕,他是真的酒量不行,刚才临走前那杯酒喝得又急,现在正觉得有点头重脚轻的,走了两步不得不停了下来,站在酒店门口不远处稍微缓缓。

  正好有一群人从酒店里出来,一看就是商务人士,穿着西装革履的。

  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子正握着一名青年的手笑道:“顾总,合作愉快啊。”

  青年礼貌一笑:“合作愉快。”

  青年个头很高,一米八九左右,声音低沉有磁性,一双桃花眼随意向酒店门口外扫了一眼,只这一眼便让他脸上的微笑淡了许多。

  “怎么了,顾总。”中年男子看到青年脸上表情的变化,顺着他的眼光看到了不远处正闭目站在原地的云贺:“认识?”

  “不认识。”青年嘴上这么说着,但眼光一直没离开云贺的身上。

  中年男子又说了几句寒暄话后带着其他几个人坐车离开了,青年依然站在酒店门口,眼睛死死地盯着云贺,那眼神如果能够实质化,估计云贺的背后早被戳穿了两个大洞。

  不知情的云贺仰头望着天空,大口呼吸了几下新鲜空气,觉得头脑清醒了些,才迈开缓慢的步伐继续往前走。

  那名被唤作顾总的青年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抬起长腿向着云贺的方向跟去,速度不快,且刻意保持了让人不易察觉的距离。

  跟了一段路后,顾总青年看着云贺进了一家甜品店,不一会又拎着个小蛋糕从店里出来。

  顾总往身旁的树后稍微避了一下身子。

  云贺坐在店门口的椅子上,长腿随意一伸,把蛋糕往塑料桌子上一放,手指不太利索地给蛋糕插了根蜡烛。

  “嗯……”云贺打了个酒嗝,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支火机点燃了蜡烛,然后对着蛋糕苦涩一笑:“生日快乐,29岁了。”

  “呼。”云贺把蜡烛吹灭,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陆昂宇,是我,云贺……”云贺说。

  “知道是你小子。”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懒洋洋的男声。

  “今天是顾嘉北生日。”云贺说。

  “……操!”

  云贺用手揉了下眉心:“那我挂了。”

  “操!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是不是又喝酒了,我真他妈服了!”陆昂宇那边好像不太方便,压低着嗓子骂骂咧咧。

  “拜拜。”云贺干脆地挂了电话,然后又打了个酒嗝,把身体往椅子里一缩闭上了眼睛。

  站在树后的顾总青年离云贺有点距离,听不到云贺刚才通话的内容,只能看到云贺的表情,酒醉后的云贺很慵懒,甚至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顾总青年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来电显示“陆昂宇”。

  “喂。”青年接通了电话。

  “操!北北生日快乐!”陆昂宇明显语气不太好。

  “你祝人生日快乐的用语是操?”青年总皱眉。

  “不是,唉,我是让你那个前前前小男友搞怕了,我这正觥筹交错着呢,他给我来一电话,说今天你生日,不过他不说我还真忘了,实在太忙了,兄弟,等你下次回来我请你喝酒。”陆昂宇说。

  “理解,贵人多忘事嘛。”青年语气平淡。

  “可是话说回来,云贺这小子每次都这样,不是喝醉酒给我打电话,就是像刚才那样,你过生日了给我打电话,我他妈名叫鹊桥吗?你俩不就十六七岁那会儿谈了个恋爱么,怎么到现在他一喝醉还来找我?!”陆昂宇声音大了点。

  “你是不是也喝多了?”顾总青年皱眉问。

  “我没喝多!我就是让他气的,我跟你说,北北,有时候他喝大了,半夜一两点也给我打电话,打电话又只字不提你,就他妈跟我打哑谜!还有次老子他妈正在床上翻云覆雨痛快着呢,他一来电话我真是瞬间就痿了!”陆昂宇似乎换了个没人的地方,说话也肆无忌惮了起来。

  “那是你能力不行。”顾总嗤笑了一下。

  “操。”陆昂宇低声骂了一句。

  “陆昂宇。”青年淡淡叫了一声对方名字。

  “嗯?顾总,有何贵干?”

  “我最近打算回那个地方,想在那边开个分馆。”

  “行啊,顾嘉北,生意越做越大,可以啊,没用你老子一分钱一毛关系,自己干到今天这步,真挺不容易的。”陆昂宇说。

  “如果他下次再给你打电话,你可以把这个消息带给他。”顾嘉北面无表情地说道,然后目光扫过还窝在蛋糕店门口椅子里的云贺,云贺似乎睡着了。

  陆昂宇愣了几秒才终于回道:“你他妈的终于想通了?!那我是不是就能解脱了!!”

  “没想通。”顾嘉北看着远处的云贺说。

  “唉,算了,管你想没想通,到时候你俩真要见了面,有问题自己关起门来解决,别来折腾我就行。唉,要我说还是我这样的好啊,见一个爱一个的,真他妈自在。”陆昂宇自嘲般的低笑了两声。

  两人挂断了电话,顾嘉北再次把目光投到了云贺身上,眼神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眉头皱得很紧。

  顾嘉北——云贺的初恋男友,只是初恋大都会夭折,云贺的初恋也不例外。

  年少时候口口声声的喜欢最后都得化作一片唏嘘一片泪水,这么多年过去了,云贺早就不指望还能跟顾嘉北破镜重圆了,只是云贺有个习惯,一喝醉就习惯给顾嘉北的好朋友陆昂宇打电话,不过好在云贺喝醉的次数不多,一年大概也就那么两三次,即便这样,十二年的时间里,陆昂宇因为这事也没少跟顾嘉北发过牢骚。

  陆昂宇曾劝过顾嘉北,要不你俩就继续在一起得了,谁都能看出来他没忘了你,你也没忘了他的,干嘛非得互相折磨跟拍电视剧玩似的呢。

  顾嘉北像是要证明自己并没有忘不了云贺一样,后来又谈过两段恋爱,但恋情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陆昂宇问他原因,顾嘉北就说性格不合,事业为重。

  陆昂宇知道顾嘉北这人,他自己心里的坎过不去,别人劝再多也没用,后来干脆也不劝了,就撂下一句狠话。

  “我看你俩还能再继续折腾几年,等他妈到时候上不动床了,你俩就床头一个床尾一个,大眼瞪小眼,执手相望泪眼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