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钓系白切黑被捡走后

时间:2024-05-16 00:00:03  状态:完结  作者:年枣糕
  本书名称: 钓系白切黑被捡走后

  本书作者: 年枣糕

  本书简介: 【正文已完结】番外隔几天陆续放送~

  下一本开《磕cp后发现正主暗恋我》文案在最下方

  ▼本文文案:

  俞小远搬家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过对门的那个人,会是自己仰慕已久的拳击选手——蒋鸣。

  当年蒋鸣突然退役,几乎是人间蒸发。

  好像是真的没有出现过一样,无数粉丝都在打探他的下落,却又没有一个人知道。

  俞小远再也没有见过他。

  直到那天遇到他,俞小远小心翼翼地问面前的人:“……你是蒋鸣吗?”

  男人听到这话没什么反应,神色恹恹。

  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

  俞小远自幼坎坷,生活一片灰败。

  看上去无害,但内心却淡漠至极,从来不会对无关的事情产生感情。

  只除了蒋鸣,在他现役期间,几乎成了俞小远的全部光亮所在。

  所以重新见到他,俞小远几乎不可自抑地想要接近。

  是飞蛾扑火的本能。

  他们原本可以就这个样平静顺遂地相处,却没想到,有一天,俞小远将一个百般纠缠的人推了下去。

  他面无表情地离开时,却恰好遇到了蒋鸣。

  他一直以来无害柔弱的伪装在这里崩塌,俞小远近乎无措地看着蒋鸣。

  却只看到蒋鸣目光在那个人身上一扫而过,摸了摸俞小远的头发,温声问:“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没事吧?”

  俞小远的阴鸷偏执,他都知道。

  俞小远从来不敢对蒋鸣生出绮念,哪怕他无数次占有欲发作,却又止住。

  因为这是蒋鸣。

  他灰暗生活中的唯一一束光。

  可是俞小远却没有想到,有一天——

  被他视作神祇的蒋鸣,附身扣住他的腰,尾音喑哑地对他说:

  “张嘴。”

  【前冷漠后宠溺武力值max爹系攻 X 身世坎坷病娇小狗画手受】

  *阅读提示:

  1. 救赎文,酸甜狗血,作者是土狗

  2. 年上,年龄差6岁

  3. 1v1,身心双洁,HE

  4. 受阴郁偏执,性格缺点很大,后期会被治愈

  5. 有榜随榜更,无榜隔日更,更新时间固定在晚上6点

  ▼—————— 预收 ——————▼

  《磕cp后发现正主暗恋我》求收藏 (=^▽^)/~

  夏辰13岁那年被楚家家主捡回了家,从小跟楚家少爷养在一起。

  多年后,夏辰接替老管家成了楚宅年轻的新管家。

  他暗下决心,一定要为少爷的终身大事竭尽所能。

  夏辰:我会比所有人磕得都用力!

  少爷揽着个小鲜肉回来。

  夏辰欣慰抹泪:“少爷十年没有这样笑了。”

  少爷:你看我像是在笑?

  少爷牵了个小画家回来。

  夏辰微笑倒茶:“少爷从来没对人这么好过。”

  少爷:我平常对你不好?

  少爷带着相亲对象回来。

  夏辰面露惊喜:“少爷还是第一次带人回家!”

  少爷:?

  夏辰自认尽心竭力,可少爷根本领会不到他的良苦用心,每次聊不了几句就臭着脸把人赶走。

  少爷寡成这样以后可怎么办啊!

  夏辰哭倒在老爷的画像前,“老爷——!我辜负了您的嘱托啊!”

  少爷:“?我爸还没死呢。”

  夏辰抹抹眼泪:“老爷出国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你和相爱的人终成眷属。”

  少爷:……是谁不开窍自己心里没点数?

  某天少爷领回一个弱不禁风的病美人,说以后他就住在这里。

  第二天,夏辰就阴沉着脸把人丢出门外。

  听完保镖汇报,少爷激动异常:“他终于晓得吃醋了?!”

  保镖:“不是,听说因为沈少爷折了后院一枝桃花。”

  少爷:我tm天天累死累活带人回来演戏不如后院一朵破花?!

  少爷拎着斧头怒气冲冲跑到后院,“连颗果子都结不出来,这破树到底凭什么让你这么上心?!”

  “少爷不记得了吗, ”夏辰捻着枯叶从桃树下站起身,含笑站在卷着花瓣的风中

  “这是我来楚家的那一年,少爷牵着我的手一起种下的呀。”

  【高冷傲娇显眼包醋精少爷攻 X 团宠万人迷小蛋糕管家受】

  大概就是一个迟钝管家气疯霸总少爷的沙雕故事,日常治愈小甜饼~

  内容标签: 都市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古早 钓系 救赎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小远,蒋鸣 ┃ 配角:下本《磕cp后发现正主暗恋我》 ┃ 其它:救赎文学

  一句话简介:温柔冰山x病娇小狗,酸甜救赎文

  立意:努力生活一定会变好


第1章 1 初遇

  他又搬家了

  中午从他原来租的房子出发,跨了半个城市,这会儿快黄昏了,东西才全部搬完。

  给搬家公司结了余款,交接完毕后搬东西的人跟他打了个招呼,坐电梯走了。

  余下他一人一猫站在新租的房子门口。

  他叫俞小远,无名小卒的小,敬而远之的远。

  取名人的期许简单直白——就想让他滚远点,连名字中间的字都懒得认真想一下,捡了个随处可见的小加进去。

  他爸不是没有文化,也不是没有能力想出个有寓意的名字,比如他哥,俞嗣宗,后嗣绵延光宗耀祖,也是他爸取的,正儿八经花了心思取出来的名字。

  到了他这儿,待遇就急转直下了。

  后来他的生活也确实如他爹所愿,一直被撵着在滚远。

  走廊的光渐渐暗了下去,天边翻出一片焰色镶边的晚霞,从窗户看出去,正好能看见那颗橘红的夕阳在沉沉暮色中缓缓坠落。

  俞小远站在窗边看得出神,霸天虎就乖乖窝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直到不远处传来叮的一声电梯响,他才回过神来。

  他租的这套房子是一梯两户,到这层停下的电梯,除了装他之外,装着的就只能是对门住的人。

  俞小远被这么一扰不是很开心,他眉头微皱,下意识瞥了眼过去,眼神带着一如既往的阴晦。

  电梯门缓缓分开,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

  那人穿着件灰色的连帽卫衣,脸上戴了个黑色口罩,挺拔的鼻梁隐隐在口罩下隆起,露出口罩外的半张脸神情寡淡,甫一抬眸,正好撞上他的目光,神情比他还不耐。

  俞小远看着他露出的那半张脸,突然愣了一下,抱猫的手臂也不自觉一紧。

  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名字,那是他九百多天来,每天都会在搜索软件反复输入的两个字——蒋鸣。

  霸天虎被抱疼了,很不开心,后脚一蹬,从他怀里跳了下去,自己走回门口的猫窝里。

  俞小远没管它,满脑子只有眼前看到的人,他立刻换了副表情,满脸的人畜无害,摘下耳机凑了过去。

  “你好,我今天刚搬进这里,以后就是……邻居了。”

  男人嗯了声当回应,没打算跟他继续聊下去。

  俞小远没头没脑问了句:“你是……蒋鸣吗?”

  男人脚步一顿,回头看他。

  俞小远兴奋地拔高声线:“你是蒋鸣对不对?我没看错,我不可能看错的!”

  蒋鸣已经很久没经历过这种场景了,在他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也曾冠着“天才拳手”的称号接过不少广告代言,在圈内备受瞩目,圈外也算小有名气,走路上被认出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只是如今退役三年多,早已淡出大众视野,记得他的人自然越来越少,能一眼认他出来的更是寥寥无几。

  眼前这个身形单薄的小子,脑袋上顶着一头白毛,耳骨上明晃晃的三颗耳钉,脖子间架着刚摘下的耳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不良少年的气息,一抬头却对他笑得灿烂又讨好,像是迫不及待要把心里所有的欢喜都捧到他面前似的。

  这么强烈的情绪让他多少有点不适应,于是啊了声当回应,头也不回走到门口按下指纹锁。

  身后传来白毛男孩兴奋却压抑的声音:“我找了你三年,三年……你终于出现了……”

  蒋鸣面无表情走进家门,砰的一声,在他脸上把门给关了。

  空气中的微尘随着关门的响动上下翻飞。

  俞小远站在门口没走,他伸手抚上眼前紧闭的大门,感受着金属表面冰凉的触感。

  他兴奋得指尖都有些发抖。

  真的是他吗?真的会这么巧吗?

  三年前他突然宣布退役,人间蒸发,自己在网络上掘地三尺也没再找到过他的任何踪迹。

  可是他现在就在这道门的对面。

  他们只隔着这么一扇薄薄的大门。

  他们离得这么近。

  夕阳已经完全沉了下去,走廊光线变得昏暗,傍晚的空气中充斥着干燥的味道。

  霸天虎到了进食时间,发现自己的猫碗里还是空空如也,它不满地跨越了一整条走廊,走到男孩脚边,喵喵叫着提醒他履行自己的职责。

  俞小远把它抱起来,走回自己家里,给它倒好猫粮,开了罐头,走去收拾客厅里新搬来的东西。

  由于经常搬家,他的行李很少,只有两个大号行李箱,加上客厅和书房里大小不一的三四个纸箱。

  行李箱里是衣物,纸箱里大部分是他画画的工具,还有以前的画稿。

  他是个网络画手,平常会接一些商图,偶尔直播一下画画过程,有时有人想要纸质的实物画他也接,反正是只要是能赚钱的他都干。

  也许是风格比较独特,账号经营的时间也久,他在微博和直播软件上都积累了不少粉丝。

  他没有社交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画画。

  猫也不是他想养的,外面的流浪猫,喂了一次就赖着不肯走,死皮赖脸不但要蹭吃还要蹭住,他只好勉为其难让它留下了。

  他不懂网上那些人把撸猫形容得欲|仙|欲|死的,就是只长着毛的生物而已,一摸粘一手的毛,挥都挥不掉,生活中也不会约束自己的行为,在家里跑一路掉一路毛,窗户一开毛全飘他脸上,严重影响他的生活,吃得还贼多。

  他觉得他跟霸天虎谈不上什么主宠关系,也谈不上什么铲屎官情感,他充其量就是个心中不满又被迫付出的临时室友而已,等哪天这个光吃饭不干活的跟屁虫室友突然开窍想离开了,他们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霸天虎吃完饭喝完水埋完屎,又跑来对他叫。

  这猫吃的多拉的更多,偏偏还出奇的爱干净,不知道哪里养来的臭毛病,每次猫砂里没攒多少呢就跑来找俞小远喊着闹着要铲,好像踏进埋着两坨粑粑以上的猫砂盆它高贵的爪子就会被玷污一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