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荆棘满途

时间:2023-09-07 07:00:02  状态:完结  作者:carpediem丧鱼
  题名:荆棘满途

  作者:carpediem丧鱼

  简介:他弟每晚都在偷窥他。

  李斯安仁慈地把这个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养大,然后残忍地抛弃了。

  绿茶小疯批弟弟×前期道德标兵哥哥

  三观不正/没啥逻辑


第1章 01

  李斯安第一次见到李泽昭,是在他父亲的葬礼上。

  那是个并不算光辉灿烂的夏日傍晚,天气闷热得不正常,就像是即将来临的一场暴风雨的前奏。

  当时一个女人出现了,声称是他父亲的情妇,留下了一个孩子就走了。

  这场荒唐的意外插曲,硬生生把一场悲剧变成一场家庭闹剧,滑稽又悲哀。

  沐市中心医院里,普通外科的科室比较忙碌,从早到晚——甚至到深夜——都是人声嘈杂。病房床位不够,连走廊上都放着挂吊瓶的单人病床。

  穿过混乱的走廊,一直向西走,噪音逐渐减弱。到了神经外科的科室以后,明显变得安静下来。

  穿着绿色无菌手术服的李斯安刚从手术室里出来,他摘了口罩,露出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

  李斯安拿出放在柜子里的腕表看了眼——已临近下班时间。

  他拿着衣服去了清洁室,随便冲洗了一下,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后边擦头发边往外走。

  经过护士站的时候,几个护士跟他打招呼。他边走边跟她们说了几句话,一会便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

  办公室里有他的一个同事,李斯安把毛巾挂在窗边的架子上,掏出了白大褂里面的眼镜戴上。

  “结束了?”坐在一旁的段淮说。

  段淮与李斯安从大学时期便是很要好的朋友,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朝李斯安只露出一张好看的侧脸。

  李斯安淡淡地应了声,过了一会儿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目光转移到桌子上的一个相框上。照片上是李斯安和一个男孩的合照。男孩眉眼弯弯,十分依赖地搂着他的脖子。

  他觉得自己已经尽到了一个哥哥的责任——从不缺衣少食地养到李泽昭成年,并送他出国深造。

  这些年尽管李泽昭与自己赌气,但他从不为自己决定后悔。

  李斯安走神了,直到同科室的段淮开口将他的思绪拉回来,他才意识到已经下班了。

  李斯安出去时,护士小陈迎面跑过来,跟他说外面有人找他。

  他愣了一下,问是谁,小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他说他是你弟弟。”

  小陈看着李斯安慌忙跑出去的背影,没注意到身后站着一个人,转身时吓了一跳,拍着胸口道:“段医生,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

  段淮哈哈一笑:“抱歉啊,吓到你了。”

  七月初,天热,暑气正厉害。

  李斯安从医院大楼走出来,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他还没下台阶,便一眼看到了李泽昭。

  他站在院里一颗法国梧桐树下,背对着李斯安。穿着一件白色T恤,牛仔裤,旁边放着一个大行李箱。前胸的衣服被汗打得湿透,头发也因为出汗被随意拢到脑后,前额落下些许碎发。

  李泽昭好像看到了他哥,那张褪去青涩的脸上笑得像个得了糖的孩子一样开心。

  他走到李斯安跟前儿,唤了声“哥哥”。

  夏天的黄昏悠长而宁静。两人站在树下,光透过树叶的间隙在他们身上打出斑驳的光影。一阵风起,那颗梧桐树上橙黄的叶子被吹得哗哗作响,他们的衣服下摆,也被吹得直晃荡。

  李斯安看着面前这双带笑的眼睛,想起那年他父亲葬礼上的情景。彼时他看到的,也是在这张漂亮的脸上露出的苍白笑容。

  “哥哥,”他说,“我回来了。”

  李斯安凝视了他几秒钟,道:“国外于你才是最好的选择,你不该回来。”


第2章 02

  李斯安的车平稳行驶在高楼林立的道路中央,晚高峰的拥堵和夏日的炙烤,令人疲惫不堪,车内却仿佛不用开冷气也能凭空感到寒意一般。

  李泽昭坐在副驾驶,注视他哥的侧脸。李斯安看上去很平静,甚至没有一点表情,只有修长的食指在有节奏的轻点方向盘。他知道,这是他哥心情不好时才有的小动作。

  眼镜之下那双总是冷淡的眼睛,从不肯分一些视线给自己。

  “回来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李斯安在等绿灯时说,眼睛紧盯着前方,一眼都不看坐在副驾驶位的李泽昭。

  “提前说了我还能回来吗?”李泽昭笑问。

  绿灯了,李斯安发动车子。

  “你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李斯安说,“你愿意的话可以在家呆的时间长一些。”

  “好难过啊,哥哥,一回来就要赶我走么。”

  这话说得可怜,脸上挂着笑,开玩笑似的,可寒意却在眼睛里藏不住。

  “我不是要赶你,只是给了你一条最好走的路。”

  “可是这条路上没有哥哥,”李泽昭说,“没有家人。”他突觉一切都黯淡无趣。

  “昭昭,”李斯安叹了口气,口气软下来说,“这儿永远都是你的家。你已经不小了,不要任性。”

  李泽昭想尽量保持风轻云淡的模样,可下颌骨绷起的弧度却出卖了他。

  “我真的任性吗?”他说,“我不就是因为听哥哥的话才出国读书的吗?”

  李斯安握着方向盘的手无意识地收紧,抿着双唇,无法开口。

  他出国这三年,李斯安知道他怨自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他们之间的通话都变少了。偶有几次,也只寥寥数语便匆匆结束。他几乎快忘了他们最后一次通话是多久之前了。李斯安本以为他不会再回来了。

  车子停在地下车库,李斯安准备熄火,按下汽车一键启动的那一秒,听见李泽昭说:“哥,我这次回来不走了。”

  李斯安转头对上一双褐色的眼眸,李泽昭一条腿曲起来支着下巴说:“我找好工作了,就在你医院后面的研究所。”

  一回到家,李泽昭当着李斯安的面就把上衣脱了,露出一截劲瘦的腰。

  他把潮湿黏腻的上衣拿在手里,转头看见李斯安正盯着他,解释道:“身上太难闻了,我先去洗个澡。”

  李斯安看着他熟门熟路地走进浴室,脑子里却忍不住想他刚刚脱了衣服的模样。三年没见,他长高了许多,身体也比以前结实了。

  很快里面便传来水声。

  李斯安打开了一间卧室的房门。紧挨着他的卧室。里面因为长时间没住人,有股潮湿的霉味。

  这是李泽昭以前的房间,房间陈设未变,依旧保留着他走之前的样子。

  李斯安走进去把窗户打开给房间通风。这时浴室传来李泽昭的声音。他探出一个头,头发上还滴着水,脸上挂着热气蒸出来的薄红:“我没拿浴巾。”

  李斯安走到自己的卧室拿了一条洗好的浴巾,到了浴室门口敲了敲门说:“家里没有新的了,你先用我的。”

  突然,门一下子打开了,扑面迎来一阵温热的水汽,白雾缭绕,带着潮湿的气味儿。

  李斯安僵直地站在原地,目睹了李泽昭赤裸着身体,从他手中拿过浴巾。

  带着水汽的湿润手指,不小心碰上他的手。

  李泽昭冲他笑笑:“谢谢哥哥。”

  随后关上了门。

  那股温热潮湿的气体,令李斯安的眼镜上蒙了一层白色的水雾。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回神之后,走到沙发上坐下,把眼镜摘下来,捏了捏鼻梁,手掌之下的脸上略显疲惫。

  夏天昼长夜短,直到七八点左右天才完全暗下来。外面虽然已经没了太阳的炙烤,但仍叫人感到一股压抑的闷热。

  他们小区附近有家不错的烧烤,味道不错,也挺热闹。外头的桌子大部分都坐满了人,人声嘈杂喧闹不断,烟熏味混着孜然的烧烤气味裹挟热浪不断从里头传来。

  李斯安坐在外面的小木桌上,仿佛时间倒退回了李泽昭刚来他们家里的那一年,所有缥缈的记忆纷至沓来。

  父亲葬礼结束后,家里不少亲戚避而远之,过段时间又重新走动起来。

  家里小孩子不上桌,单独一席。

  他那么小小一只坐在那儿,瘦小、苍白,害怕得不敢吃东西,生生熬到了晚上。

  李斯安被母亲命令带着他出去吃,也是选了一家烧烤店。

  胡乱点了一堆东西后,李斯安看到他小心翼翼地坐到了自己的身边,一副假如“你要是不喜欢我坐在这儿我就坐到对面”的样子。

  一阵风将他的思绪吹回来。他看着李泽昭拉开了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时间可以重塑一切习惯。

  滋啦冒油裹挟浓香的烤串上来了,李泽昭给李斯安倒了酒。

  “妈知道你回来吗?”李斯安问。

  “噢,妈妈还不知道,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回来的人。”李泽昭咬着肉,一副我乖不乖的样子。

  “我明天要回去一趟,你跟我一起去。”李斯安说。

  “明天不行,我得去研究所报到,”李泽昭把李斯安面前剩下的一半啤酒拿走了,说:“别喝了,剩下的我来吧。”

  他说完起身去店里,回来的时候拿了一瓶豆奶,“你喝这个吧。”

  李斯安看了豆奶瓶子片刻,不由得想笑。

  李泽昭一口气儿把剩下的啤酒喝完,站起来望了望天。

  “哥。”

  “怎么了?”李斯安顺着他的视线往上看,一滴雨点正好落在脸上。

  李泽昭低头,四目相对。他说,要下雨了。

  李斯安后知后觉,被李泽昭拉着一路小跑。

  夏天的雨倾盆而下,来得急且暴烈。他们到家的时候,几乎全身湿透。

  李斯安进到卧室就把上衣脱了,从柜子里拿出两个毛巾。李泽昭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腰,把他吓了一跳。

  他敏感,尤其腰上,最受不了人碰。转过去一抬眼,就看见李泽昭靠在柜子上,歪着头,把他浑身上下看了个遍。

  李斯安清瘦的身体,淡漠的脸,冷静的目光,像个苦行僧一样禁欲的宗教人士。

  李泽昭的头发尚在滴水,站在门口背光的地方,看不清表情,声音微微沙哑:“瘦了呢,哥哥。”


第3章 03

  李泽昭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了,他想。

  那张五官分明的脸已褪去了青涩,一种沉静的美在他脸上绽开。

  李泽昭的皮相生得好极了,像多年前李斯安彼时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时一样惊艳。如今他长得越来越像她了。

  李斯安把毛巾扔过去,盖住了李泽昭近乎审视的目光。

  “把头发擦擦。”他说。打发人出去后,自己拿了衣服去了浴室。

  李泽昭随便擦了擦身上的水,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套衣服换上,走到客厅阳台上靠在那儿。他看着浴室的门。雨水疯狂敲打阳台的玻璃,斑驳了窗外的景象,雨声大到盖住了李斯安洗澡时的水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