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Alpha的他总被图谋不轨

时间:2024-05-14 06:00:04  状态:完结  作者:沭黎
  Alpha的他总被图谋不轨

  作者: 沭黎

  简介:

  「abo+强强+兽人+极限拉扯」(AA恋、EA恋。)图为网图如若侵权删。

  他,穆郁,3s级角蝰蛇alpha,号称帝国的毒蛇美人A,作为三大家族之一的穆家二把手,是穆家家主狠厉的底牌,心狠手辣、狡诈无情是他的代表词。

  一次无聊的打赌,穆郁闲得发慌想体验养娃的生活,于是捡回来了两个娃,

  对他来说,这两个孩子只不过是他打发时间的乐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穆郁愈发对养娃感到无趣,他与他们之间逐渐疏远,只剩一个虚名。

  可向来运筹帷幄的穆郁怎么都想不到,他带回来的是两匹披着羊皮的狼,狼崽们在暗处对他虎视眈眈,隐晦不明的心思肆意发酵,在一次偶然终于爆发了。

  一向喜欢对他撒娇求抱的水母omega转身变成了同他一样的alpha。

  水母触手紧缠在他的腰间,刺细胞没入肌肤注射麻醉毒素,昏迷之际,他听见对方摩挲着耳边对他低语:这一天,我等了好久……

  向来和他疏离不亲的alpha突然欺身而上变成了enigma?!

  少年植物系的藤蔓锁住手腕把他禁锢在身下,一双深黑的眼眸掺杂着不明的欲.望,似乎要把他揉碎融入一体,“郁哥…你是我的……”

  他穆郁,没死在争夺权利的诡谲旋涡中,反而在自家狗崽子身上翻了车!!!

  PS:年下,年龄差9岁,蛇蝎美人受真心狠手辣,略微虐攻,不虐受。


第0章 死而复生的狗崽子

  开局就是狠戾美人炸老攻!

  — — — —

  “郁哥…要是我把腺体带回来,你能答应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好啊…”

  — — — —

  欧式别墅的书房内,男人一袭漆黑的西装,套着西装裤的双腿交叠,他坐在檀木桌后,肘部搭在皮质的座椅扶手上,纤细而白皙的手指慵懒地托着下颚。

  巨大的落地窗横穿整个房间,淡蓝色的玻璃嵌入窗棂,残红的夕阳将仅剩的余晖透过窗户跌落进来,恰好散落在男人立体的五官上,棱角分明的五官宛如刀刻般精致,纤长的睫毛在下眼睑留下一片阴影,却盖不住一双充满侵略性而又危险的赤金色竖瞳。

  桌后的穆郁一头玄色的中长卷发,晕染着橙金色的发尾肆意散在肩头,埋在秀发下的耳珠带着一枚红白色的狐狸耳钉,更衬周身矜贵高傲的气质。

  散落的余晖为穆郁镀了层光晕,他背靠着皮椅,狭长的金眸微眯,眼前的桌面上悬空投射着正在播放的虚拟全息屏。

  此时的屏幕被分成两块,一片是实验基地外的监控场景,另一片则是进入实验室、基地的视频监控,因为实验室内信息干扰的原因,屏幕景象已经卡顿暂停,alpha少年进入实验室前的侧脸刚好停留在屏幕之上,少年略微硬朗的五官曲线勾勒出笑意,像是沉溺在幸福里。

  赤金的竖瞳紧锁着屏幕上的少年,耳畔是对方进实验室前的询问。

  想到什么的穆郁勾起玩味的唇角,野兽的竖瞳尽显阴冷与讥讽。

  …答应他们之间的约定?

  呵,狼子野心的狗东西。

  不过就一打发时间的玩物,哪来的底气敢跟他谈条件。

  养了几十年的狗崽子,却一直对主人抱有不可见人的想法,想来就恶心至极。

  他穆郁,最讨厌的就是不听话的狗。

  金瞳中的厌恶愈积,穆郁拖着下颚的手拂过狐狸耳钉,纤长的手指在狐狸的身子轻按,下一秒,红宝石的狐狸眼开始频数闪着红光。

  “炸了它。”

  薄唇翕动,低沉清冷的嗓音砸落在空旷的房间中。

  紧接着,监控实验室外的全息屏幕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盛大的爆炸瞬间发生,熊熊燃烧的火焰犹如肆虐的风暴席卷并吞噬整个实验室,被炸毁的碎屑与沙石铺天盖地,企图毁灭一切,顷刻间刚才的实验基地只剩下燃着火焰的骨架能证明它曾存在过的证据。

  烈焰似乎要烧破天际,苍穹被染成了壮丽的血红色。

  — — — —

  别墅二楼走廊上,穆郁懒散地靠着护栏,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燃了一半的贵烟,缭绕的烟雾从薄唇中吐出,最终弥散在半空中。

  略显匆忙的脚步声从楼梯拐角处传来,随后响起少年撒娇般的雀跃声。

  “哥,你回来了!”

  一道身影以只剩残影的速度快速冲向穆郁,少年弯腰一把抱住男人的窄腰,似要紧紧禁锢对方,冲击将穆郁手中烧完的烟灰撞落。

  高温还没散尽的烟灰落在穆浔尨白皙的手腕处,可他就像没有感觉一般,自顾自地将半边脸深深埋入男人胸口处,像一个祈求夸奖而撒娇的小孩。

  “郁哥,你想我了没有,我好想你…”

  埋在男人怀里的穆浔尨仰起脸,一双深沉的灰蓝色眼眸全是男人的身影,晶莹的星光撒入眼底,好似装有星辰大海,笑起来的脸颊嵌有一对浅浅的迷人酒窝,衬得少年白净柔嫩。

  穆郁优雅地吐出一口烟雾,本就极富攻击性的俊脸被迷离的白雾衬得更加阴冷,他一个眼神都没给予少年,唇角勾起刀子般的笑意。

  “想啊,怎么不想。”想你死。

  男人富有磁性的嗓音低沉又温和,即使知道自家郁哥伪装狡诈的本性,穆浔尨还是忍不住想要沉沦于温柔的假象,心脏本能地为男人悸动。

  穆浔尨银白色的水母头秀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几缕梦幻的粉色,这是穆浔尨情.动的表现。

  空气中不可控地弥漫出一股夹杂着清爽薄荷的海风味omega信息素。

  抽着烟的穆郁不爽地眯起眼眸,一丝极致的厌恶微不可查地划过眼底,他扔掉手中的烟头,蹭亮的黑色皮鞋将其捻灭。

  修长的手指插入怀里人柔软的发缝中,穆郁先是像抚摸狗毛一样轻抚了几下,后一秒就毫不留情地攥着那一撮银发强行将穆浔尨拽离自己。

  “收起你的信息素。”

  …真是令人作呕……

  “…疼…郁哥……”头皮被拽的生疼,穆浔尨脸上除了委屈吃痛再无其他,星河般的眼眸蓄起水雾望着穆郁。

  待将少年彻底拉离自己,穆郁才优雅地松开手。

  见哥哥不理自己,穆浔尨更加委屈了,但他察觉到此时男人周身的低气压,一时只好换个话题,“郁哥今晚想吃什么,等弑夜那家伙回来我们……”

  “不吃,别来烦我。”穆郁抬手整理了下衣领,头也不回的从穆浔尨身边擦肩而去,独留一句冷漠无情的话语。

  待男人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楼梯口,穆浔尨眼眸中尽致病态的疯狂再也按耐不住,像头狂暴的野兽冲撞出来。

  哥…你总是这样…

  …真不知道,这样的你还能坚持多久……

  — — — —

  是夜,玄月半隐匿在阴霾的云雾中,清凉的月光跌入卧室,在洁净的白瓷地板上绽开耀眼的圣洁光花,夜色沉溺在寂静的死海。

  身着黑色睡袍的穆郁意识昏沉地堕入梦境,柔软光滑的睡袍半挂在他圆润的肩头,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

  熟睡的穆郁锁起长眉,睡梦中的他似乎极不安稳,胸脯宛如压了块沉石,身上传来的黏腻触感让他不禁想要摆脱睡梦醒来,可意识却沉得像是灌了铅。

  终于,摆脱梦境的穆郁猛地睁开双眸,身上反感的触感却依旧存在,胸口处传来的沉闷感真实得不可忽略。

  穆郁倏地垂眸,“!”

  入目的就是一团银白的秀发,秀发的主人来自少年,此刻正横跨坐在自己的腰间,少年埋头在他胸口处,在他的身后,丝带状的半透明触手散发着诡异的荧光蓝色,腰后黏腻的触感就是来自少年的触手。

  一双闪着蓝色幽光的星眸与穆郁对视,这是穆郁熟悉又陌生的眼眸。

  看清少年的容貌后,穆郁危险地狭起金眸,兽瞳瞬间收缩,惊愕与愠怒的神色顷刻间爬上清冷的脸庞,他半撑起身子,一把抓住穆浔尨的长发把他薅起。

  “啪”地一声清脆的声音。

  穆郁一掌扇在穆浔尨的脸上,力度强得使少年整张脸都侧到了一边,刺目的鲜血缓缓从穆浔尨的唇角滑落。

  “你在干什么?!”

  穆郁赤金色的兽瞳简直尖细得吓人,嗓音似乎都蕴藏着极致的怒气。

  “啊…不小心把郁哥吵醒了……”

  转过脸,穆浔尨伸出猩红的舌尖将唇角的鲜血舔光,好似在品尝什么美味,享受的神色带着些许疯意,丝毫不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

  昔日乖巧稚嫩的脸上此刻只留恶劣的顽皮。

  穆浔尨异样的行为脱离自己的掌控,穆郁本能感觉到一丝危险,额前渐渐显化一对灰白色的鳞角,腰腹之下也逐渐变成了覆盖鳞片的黑色蛇尾,黑曜石的鳞片在冷光下泛着金色。

  兽化的穆郁将蛇尾从少年身下抽出,眨眼间就缠上穆浔尨的脖颈,强有力的蛇尾直接将少年整个人都拎在了半空,企图活生生勒死穆浔尨。

  蛇尾收缩的力量不断增加,要是常人估计早就身首异处,穆浔尨脸色也变得刷白,但疯似的笑意却怎么也没收,触手还紧紧缠在对方腰间。

  盯着暴怒的穆郁,穆浔尨缓缓抬手握住颈间致命的蛇尾,在穆郁愤怒的目光下,颔首吻了下去,虔诚的神色如同缠绕颈间的是他追求已久的神明。

  “…狗东西…”

  目睹穆浔尨疯意的穆郁万分嫌弃地把穆浔尨扔了出去,对方的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狠狠摔落在墙,砸出深凹的坑洼。

  穆郁危险地眯起眼眸,就在他从床上起身之际,空气中瞬间袭来一股压制性的信息素,再熟悉不过的沉香味迎面扑来,震得穆郁浑身一顿,在这愣神的功夫,一堆藤蔓凭空出现在穆郁的周身,像一张编织的大网紧紧将他缠住。

  “郁哥,不要挣扎,我们不想伤害你。”

  被甩到墙角的穆浔尨已经站起了身,他歪头关切的提醒道。

  穆郁没有理他,也没有挣脱束缚,而是侧眸看向阳台的落地窗处。

  夜色正浓,少年的身影隐匿在漆黑的夜幕中,密密麻麻的藤蔓顺着窗户延伸爬来,来人是穆郁最意料不到的人——穆弑夜。

  亲眼见证被他送进爆炸的死人现在活生生地出现在他家的阳台上……

  金瞳受到震惊倏然一震,不解与狐疑仅在脸上停留一秒,明晰一切的穆郁就笑出了声,眼底是遮掩不住的讥讽。

  “哈…两个狗东西联手了啊……”

  漫不经心的语气隐藏着致命的杀意,穆郁冷峻的面容露出轻蔑又阴狠的微笑。

  狗崽子长大了…学会对主人耍心机了呢……

  “郁哥,我们只想要你,别不要我们。”

  穆浔尨身后的触手疯了一般地再次缠了上来,他又恢复了最初一直装的样子,稚嫩的面容尽是委屈,穆弑夜翻进窗户,沉着脸色什么话都没有说,操控着藤蔓死死缠在穆郁的腰身。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