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在狼人杀里被迫情感事业双丰收

时间:2024-05-14 10:00:04  状态:完结  作者:汀骨
  《在狼人杀里被迫情感事业双丰收》作者:汀骨

  本文文案:

  这个世界魔物横行,直到神民和神明塔的出现,给人们一方庇护。

  每个村庄都隐藏觊觎着神明塔的魔物,白天村民投票选出最有可能是魔物的村民,推入驱逐门。

  作为一只长不出獠牙,被狼族抛弃的狼崽子,尤尔只想过点平静生活。

  现实却总会将他推向奇怪的方向。

  白狼王:“跟我们一起去抢夺神明塔。”

  未来的狼王:“不追随我,就杀了你。”

  小狼:“有了你,我就不再是最被受欺负的那个了哈哈哈哈!”

  尤尔:“……”

  总有人想拉着他一起下地狱,于是那些人都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

  处理完现场,尤尔向着阳光伸懒腰:“又是平凡的一天呢!”

  ——

  没人怀疑他的身份,他本该袖手旁观一切闹剧,但他的男友过于出挑了。

  “夜晚千万不要出门。”尤尔告诫自己的男友,“白天能闭嘴也请你不要说话。”

  然后男友就因为太跳被当成了狼人。

  人群之中,尤尔看向被众人绑住双手,完全意识不到事态严重性的宿林:毁灭吧我累了。

  #每天都在为以一敌百的头铁男友能活下去感到头秃。

  ——

  被所有人误解为白痴的宿林,其实是个天才。只是语言表达跟不上思维运转,出现持久失语,间歇狂躁的症状。

  某天,他听说预言家夜晚会验自己的狼人男友,宿林摸黑爬进预言家的屋子。

  预言家:你要干嘛。

  宿林亮出了匕首。

  【头铁失语神民攻X白切黑隐狼受】

  注:

  1.规则魔改,角色混搭,遍地私设,正文没有术语。不玩狼人杀也可以无障碍观看!

  2.非典型狼人杀背景,非游戏非副本,人物原创且都是原住民,真实生活的那种

  内容标签: 魔幻 情有独钟 打脸 复仇虐渣 逆袭 轻松

  搜索关键字:主角:尤尔(受),宿林(攻) ┃ 配角:村民,狼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只想活得简单一点

  立意:不要被他人恶语左右,做自己

  https://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5403013


第1章

  一双深棕布鞋出现在一栋矮房门前。

  他放下手里的布制地图,转身看向身后,耳朵上的黑色三角耳饰随着动作左右摇晃。

  应该就是这儿了。

  黄昏给村庄加了暖色调的滤镜,屋顶上大同小异的烟囱飘着灰色炊烟,不远处屋顶之下的石台上还放着没吃完的半块面包,可......

  尤尔环视空荡荡的街道,试图找到人的气息:“人呢?”

  这是位十六七岁的少年人,套着不太合身、大了一号的黑色衬衫。

  娃娃脸绿眼睛,左脸贴有一块白色的棉贴,后脑勺发尾微卷,好似挂在脖颈的小尾巴,看上去像只没有攻击性、毛茸茸的小动物。

  这是尤尔第一次出远门,这座陌生的村庄比他想的要大很多,从村口走到了这间最偏僻的小房子他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再往前走就是人烟罕至的后山。

  虽然地广,但房子分布的十分散乱,粗略估计总共只有二十几栋房子,人口不足百人。

  不抱希望地敲了敲门,几分钟后,尤尔放弃无效的等待,抬头寻找某个标志性建筑。

  很快他看到了一块藏在复式建筑后面的塔尖,不同于眼前这些毫无美感的木头房子,塔尖呈神圣的金色。

  这个世界魔物横行,狼人,使徒,恶灵......人类只能在夹缝中艰难生存,幸运的是,人类意外发现了一块蕴含魔力的土壤,只要在这片土地上扎根繁衍,他们的后代就有可能获得抵御魔物的神力,拥有神力的人类被称为神民。

  而神民塔是每个人类村庄最重要的建筑,它搭建在魔力土壤最浓郁的中心。

  神明塔赐予人们神力,同样也会将神民宛如地缚灵一般永远束缚在这里,对于普通人类而言,拥有神明搭的村庄无疑是最好的庇护所,这也是奶奶去世前,一定要尤尔过来的原因。

  收起地图,尤尔向着神民塔的方向进发。

  半个月前,尤尔原生村庄的神民塔失去光明,一夜之间魔物血洗村庄。神民们困死在这方寸土地中,逃出的人类寥寥无几。

  奶奶在危机之下,给了他一封信和一张地图,让他按照地图标注的路线找一位名叫宿林的人,并把那封信交给这个人,他会收留尤尔。

  这地方偏僻的不像话,方圆百里不是森林就是山川,他已经半个月没有见着活人了。

  所以当他到达神明塔,听见嘈杂的人声后,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尤尔,而是背对着他围成一圈,尤尔跳起来企图看清圈中心,没看见什么,鼻子先闻到了一阵火焰的味道。

  尤尔找到石桩站上去,视线穿过人群,他看到了——人们高举火把,组成一道严防死守的火墙,一个人逼进神明塔。

  那人的双手被缚,前面是能把他烧死的火,只能一步步退向身后深渊一样的大门。门侧面的塔砖上挂着一个简陋的木牌,写着“驱逐门”。

  大门开启的瞬间,里面浓郁的黑暗有生命力般向人们伸出邀请的触手。给人一种不是他们逼他跳进去,而是门把他拉进去的错觉。

  一声惨叫过后,门关闭了,那人也消失不见了。

  尤尔默默从石桩上爬了下来。

  “你是谁?”

  尤尔收回扶住石桩的手,向最外围这位突然看过来的村民道:“叔叔好,我来找人,请问你认识一个叫宿林的人吗?”

  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回答,反而有越来越多满含警惕和审视的目光看过来,尤尔后退一步:“其实我只是路过......”

  “那边在干什么?”一道有力的男中音解救了尤尔,水满为患的人群劈开了一条路,一位肩披勋带,胸口带着警徽的高大男人从里面走过来。

  “警长,找白痴的......”最先发现尤尔的那位村民凑到警长耳边轻声解释。

  “我打扰了你们的某个仪式?”尤尔满脸无辜,“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一位头戴花圈的年轻姑娘站出来,从围裙口袋拿出一束鲜花,冲尤尔善意地笑了笑:“别紧张,我们村还是很友善的,只是昨天出了点事情,大家有些神经过敏,你别在意。”

  尤尔接过鲜花眨了眨眼笑起来,一颗显眼的犬牙暴露在外:“谢谢姐姐!”

  “叫我露丝就好了。”女孩被尤尔邻家弟弟般单纯可爱的笑容晃花了眼,没忍住一股脑将花全给了出去:“小弟弟,你找宿林做什么?”

  “我叫尤尔。”尤尔捧着一大束鲜花如实道,“我无家可归了,来找他借宿。”

  露丝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你确定你要找的是宿林?如果有困难,你可以找我父亲帮忙,他是警长,给你安排一个住处还是没问题的。”

  尤尔想了想,认真地摇了摇头道:“谢谢,不过还是不用了,我找宿林就可以。”

  露丝犹豫了一阵,转头问其他人:“你们知道宿林在哪吗?”

  “那个白痴?鬼知道他又到哪里去了,听不懂人话又我行我素的。”那人哼了一声,对尤尔道,“小哥我劝你还是少招惹他得好,他脑子有病。”

  “没错,你根本没办法和他交流,人还阴气森森的,我就觉得他是魔物。”

  “哎,这种话可说不得,要是被猎人听见了......”

  村民们就宿林这个话题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他们或忠告或劝阻,对宿林全是贬义的评价。

  尤尔不知可否的应着声,倒是对这位素未蒙面的房东产生了好奇心。虽然就着村民的话,他开始有些担心对方是否真的会收留他。

  毕竟在村民们的眼中,宿林似乎十分古怪且难以相处。

  眼看场面就要变成声讨大会,尤尔及时止损,将话题引向了那位被关进驱逐门的人。

  “他叫杰克,是只该死的狼人,今天终于被我们逮住了。”有人叹了口气,“可惜我们还是发现得晚了,他已经杀死了妮娜。”

  “妮娜?”尤尔问。

  “是他妻子,我们昨天约好凌晨一起采野菜,遵守时间的妮娜居然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我们不放心就去家里找她,结果发现......”一位长辫女孩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带着哭腔道,“发现她死在了门口。”

  “背后还有这——么长一道爪痕。”露丝一手挽着长辫姑娘的手,一手比出夸张的长度,“杰克当时就醉倒在妮娜旁边地上,鞋底全是妮娜的血。”

  “肯定是杰克杀了妮娜,除了他还能是谁!”长辫姑娘声音大起来,“整天就知道喝酒,所有的活都丢给妮娜干,喝醉了还要打人,就算他不是狼人,也活该他死!”

  周围的人都沉默下来,露丝搂住长辫姑娘,安慰似的拍打她的后背。

  尤尔回过头看向紧闭的驱逐门。

  驱逐门与神明塔是相伴相生的存在,谁也不知道门外通往哪里,只知道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出来过,也许是死了,也许是被流放到了无人的沙漠。

  虽说有强大的神民,但大多数人都没办法抵抗魔物,自从发现了门的妙用,人们就将其用来驱除魔物,非常好用。

  响亮的口哨从另一边传来,警长放下警哨扬声道:“好了,好了,事情解决了,大家都回去吧。”

  在警长的温声又富有感召力的指挥中,村民们渐渐散去,尤尔的视线被来往的行人遮挡,只得收回目光。

  他看到警长往这边走了过来,冲他点了点头。

  ——

  与警长并肩走在村庄里,尤尔解释着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宿林么......”警长捏着下巴,“但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收留你。”

  “大家对他的态度都很奇怪。”尤尔道。

  “他确实是个很奇怪的人,不过我也不好说,你可以自己去看看。”警长带尤尔走回了那间小木屋,“到了。”

  那扇原本紧闭的门变成了半掩的状态,警长上前轻叩三声,果然不一会儿就有人开门。

  这就是宿林吗。

  尤尔有些意外地仰头看着眼前这位高个子青年。他太年轻了,几乎和尤尔差不了几岁。因为是奶奶介绍的,他还以为是个什么爷爷或者大伯呢。

  但他很高,是不管什么人过来都会惊叹一句的程度。他不壮甚至可以说是清瘦,高鼻梁,白皮肤,头发有点长显得十分凌乱,从尤尔这个角度看,只能看到他藏在碎发底下一半的深眼窝。

  他应该是长得不错的,但过分阴沉的气质完全压过了他五官的优越,别人第一眼不会觉得他很英俊,而是他是个很可怕的怪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