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来!生个alpha

时间:2024-05-14 20:00:04  状态:完结  作者:东隅已逝
  来!生个alpha

  作者:东隅已逝

  引言:伪先婚后爱,真一见钟情

  分类:纯爱,架空,完结

  标签:甜宠,ABO,纯爱,HE,剧情,生子,狗血,完结

  文案:

  陵珩兮:“作为结婚七年的AO夫夫,生个alpha争家产怎么了?你不过是个赘婿,你以为你争的是谁的家产,你上的门可是首富的门!”

  喻慎:“……你开心就好。”

  陵珩兮:“所以你生不生!”

  喻慎:“不生。”

  ……

  穷小子赘婿alpha攻X作天作地富二代omega受

  ABO世界观但私设如山


第1章 突然出现的大侄子

  如果说生活是一盆狗血的话,那么首富陵段安的人生就是一场以虚伪开头的卑劣故事。他的母亲是一个出生于贫民窟的美丽omega,在某个谁也不知道的充满迷情的夜晚,冒充名门淑女与来自这个世界最顶级家族陵家的小少爷金风玉露一相逢,于是有了他。

  换句通俗的话来说,他是个不被父族知道的私生子。

  在陵段安十三岁之前他叫段安,拥有着富贵的上等人血脉的他,与生俱来的聪明美丽,沉默冷静,与抚育他成长的肮脏、晦暗、腐朽的贫民窟格格不入。他的与众不同,几乎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在此韬光养晦的狮子,总有一天这个异常优秀的alpha会离开这里,闯荡出他轰轰烈烈的人生。

  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很难有记录陵段安在贫民窟究竟有过一个怎样的童年。即使媒体们掘地三尺,也只能得知他的母亲在他十三岁那年带他离开了贫民窟,前往陵家认祖归宗。

  然后被扫地出门。

  关于陵段安母亲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omega并没有人关心,在陵段安声名鹤起时,她早已离世。但从手段狠辣、杀伐果断的陵段安身上或许可见一斑,那是一个高傲的女人。所以才会在贫民窟艰难的一个人扶养孩子,才会教他无论如何都要改姓陵。

  十七岁的陵段安聪明英俊,成绩优异,他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入国内最好的大学,却被数次退回的贷款申请粉碎了大学梦。交不起学费的他无奈之下只能进入一家蛋糕连锁店当学徒,一个月后他认识了这家小小甜品公司老板的儿子,一个年长他三岁的beta。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如何相遇相知相爱,在后来无数阴谋推论下,媒体的深耕挖掘下,所有人都相信那是狼子野心的陵段安第一次伸出利爪,捕获猎物。用他年轻时几乎完美的外表哄骗了一位单纯天真,不谙世事的beta。

  这个倒霉beta叫邵郁,他是一名画家,可能因为他的前半生过于顺坦,因此他在艺术上的成就有限,并没有留下传世画作。

  眼下年轻的他并不知道他后来的名声都来源于眼前的alpha,也不会知道后来的陵段安所有爱人情妇都是美丽的omega女性。如果他能预见未来的话,就会知道爱上这么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是他一生做的最愚蠢的事。

  他向陵段安承诺承担他大学四年的所有学费。

  三年之后,刚过二十的陵段安与邵郁结婚,同时还未完成学业的他开始创业。说起陵段安的商业传奇,那足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籍,一半都是歌颂。他在房地产业发家,后来又发展酒店、商场……在不到三十的年纪,他的郁安集团就已经上市,逐渐发展成一个庞然大物,与老牌资本陵家一较高下。

  陵段安和邵郁的长子是个beta,名叫邵珏,从母姓。在他十六岁之前他是陵段安的独生子,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但这一切在他十六岁之后都成为泡影,一个美貌的女人在那一年大着肚子且带着一个六岁的alpha女儿登门来访。这是陵段安出现在大众视野的第一个情妇,虞琦琦。

  邵郁知不知道自己功成名就的丈夫出轨多年,旁人无法确定。但通过种种迹象表明,他应该是知道的,只是直到那时候才避无可避。

  虞琦琦为陵段安生了alpha女儿陵璇霜和omega儿子陵琼冰,这一A一O为她赚足了资本。这一年也是陵段安最春风得意的一年,他的郁安集团全方面的压过陵氏集团,并收购了陵氏最倚重的医疗产业。陵家将他加入族谱,并在其种种操作下,推举他为族长。从一介私生子到家族话事人,可谓苦尽甘来,扬眉吐气。

  陵家是个古老保守的家族,在此做出极大退让,在某些方面却不肯妥协。比如,他们要求继承人一定要是alpha。而众所周知,陵段安的妻子是个beta,也只有一个beta儿子。

  在如此内忧外患之下,邵郁不得不想尽办法争宠,于是在四十岁那年怀了二胎,年纪大且本身是不适宜生子的男beta,这一步可谓是孤注一掷。

  不出意外,邵郁早产了。费尽心机生下来的是个beta女儿,他也因此患上产后抑郁症,在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服用过量安眠药,死在家中。据说此前,也就是邵郁产后不久,两人就已经打算签署离婚协议书。

  关于陵段安原配究竟是不是自杀的讨论帖,比窦娥被斩那天下的雪还要多。但全世界几乎没有人认为陵段安在这件事上是无辜的。更有甚者直接认为原配是死在他本人手里,尤其是几年后,原配的儿子与陵段安决裂出国,此后二十多年销声匿迹。更是让人猜测其中必有隐情。

  在原配死后第二年,陵段安终于收归陵家所有资产,登上全国首富。又在一年后风风光光迎娶了比他小十几岁,出身医学世家,拥有生物临床双学位的美丽女性omega。

  ………

  陵珩兮没有继续看下去,直接翻到最后,为了让读者更好的八卦,小编还把陵段安的一众情妇和子女照片配上,当然其中也包括陵珩兮自己。

  众人都是近照,男俊女美,基因很好。陵段安今年七十,看着依旧精神矍铄。而他的原配和长子用的却是三十年前的旧照。

  邵郁流传在网上的照片不多,来来去去就这一张,他抱着画板在学校的宣传栏边上注视镜头。照片上的他尚且年轻,面貌清秀,眼尾微微下垂,眉心轻轻蹙起,让平和的脸上凭添几分忧郁。再联想他戛然而止的人生,更容易引人同情和唏嘘。而邵珏的配图是他十几岁时,他穿着校服抱着一颗篮球,在操场上眉眼弯弯,笑得天真无邪。他五官神似母亲,而轮廓更像陵段安,假以时日,也是一个俊秀青年。

  但是现在这两个人都死了。

  把杂志扔桌上,陵珩兮揉揉眉心。

  邵珏死在十年前。当初他和陵段安决裂之后出国,几年后和一个beta相恋,两人相伴多年感情一直很稳定,十六年前通过试管技术要了一个孩子,也是个beta。但是十年前邵珏生病过世,不久前他的伴侣也车祸身亡。那人是个孤儿,于是警方只能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他四姐陵玖之的联系方式,询问陵家是否收养他们的未成年儿子,如果陵家不打算接回那个小孩,他将被送入孤儿院。

  也就是说,那十五岁的未成年小孩,现在最亲的人居然是他素未谋面远在异国他乡的首富爷爷。

  这件事被陵玖之按了下来。且不说陵段安对这小孩会是什么态度,但以他对原配的所作所为来看,应该是不会太好。

  况且陵家现在各种明争暗斗几乎都摆在台面上。老头子七十古来稀,皇帝老了,皇子们当然要伺机夺嫡。

  陵珩兮目前和她四姐陵玖之结盟,他们两人诉求不一致,处境却都有些微妙。

  陵珩兮是陵段安前妻的儿子,陵玖之是他亡妻的女儿,一个是omega,一个是beta,都不是被默认为继承人的alpha,却又都是婚生子。

  当然陵珩兮的处境要比陵玖之好得多,他母亲在离婚时咬走了郁安的几家医院和陵段安的一些股份。而他自己现在牢牢掌控着郁安电子科技集团。

  陵玖之却是被打发到了郁安旗下半死不活的食品公司,只能说没妈的孩子是根草。

  他们最大的对手是二姐陵璇霜和三哥陵琼冰以及他们背后老谋深算的情妇虞琦琦阵营。他们目前把控着郁安集团牟利最高,扎根最深的地产部分,其中囊括了商场、酒店和商品房。

  陵璇霜更是一毕业就和议员的女儿联姻,目前是最被看好的继承人。而他弟弟,陵珩兮的三哥陵琼冰先后和两个家族联姻,最后都能全身而退,并且让对方家族感到愧疚,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至于一直被媒体渲染的陵璇霜的两个对手,一个陵段安的alpha儿子陵瑾川,另一个是现任陵夫人的alpha女儿陵璐嘉。陵瑾川比陵珩兮小半岁,两人一起长大,陵珩兮深知他是个绣花枕头一头包。至于八妹陵璐嘉,不过是一个大学还没有毕业就敢锋芒毕露的莽夫,陵珩兮不觉得他们是自己对手。

  但是邵珏的小孩要是卷进来,作为长房长孙肯定会改变现有格局。如今他和四姐两人一明一暗,立场微妙,他不希望其他人因为这个孩子注意到他四姐,而且一不小心,这孩子可能还会出事,是成为棋子还是把柄都还不清楚。

  不过这倒是给陵珩兮提了一个醒,陵段安几个孩子里,结婚的只有陵璇霜、陵琼冰,还有他。陵琼冰两段婚姻都不长,没孩子,陵璇霜和二嫂感情不错,妻妻十年如一日但是也没孩子。

  作为一个维持了两百多年的庞大家族,陵家骨子里极为封建,而陵段安本人也好不到哪去。对于长孙是个beta定然有人是不满的,如果他能抢先生下一个alpha,才是实际意义的长孙,一定能多争取到几个长老支持。

  反正他已经结婚好几年了,再想让他出去联姻也是做梦,现在正是加筹码的时候。至于喻慎,他一个入赘的,又不用他生,乖乖配合就行了。

  打定主意,陵珩兮愉快的下楼吃饭。至于从来没见过面的小侄子,先派人过去帮他处理一下父亲后事,再接回来看着。等什么时候时机到了再认亲,反正看老头子那样还能再祸害个十几年。


第2章 咬痕

  陵珩兮慢条斯理的下楼,他的生活助理圆圆已经在楼下侯着。见他一身米白色休闲服,整个人慵懒又随意的,迫不及待提醒他,“今天是孙市长和孙夫人结婚三十周年的纪念日,您不准备一下吗?”

  “现在几点?”

  “啊?十点。”圆圆似乎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明明陵珩兮手上带着价值百万的手表,但下一秒他就意识到不妙。

  “你是让我早上十点就去爱丽丝酒店等着晚上七点开始的聚会?”

  圆圆细细的眉毛扭曲起来,他就知道,他的老板是不会放过挖苦他的任何一个机会。

  陵珩兮漫不经心的在餐桌上坐下,随口问道,“昨天的杂志是谁放在茶几上的?”

  圆圆看向客厅的茶几,上面空无一物,没有什么杂志。他回想了一下,大概三秒吧,就听到他老板凉凉的声音,“熊圆圆,你的人生是在游戏里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