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偏靶

时间:2024-05-15 16:00:04  状态:完结  作者:小崇山
  偏靶

  作者:小崇山

  文案:

  游明宇(攻)× 易绍南(受)

  年下哭包狙击手(Alpha x 内敛酷哥卧底(Omega

  【文案】

  一次任务失败,游明宇头部中弹,九死一生醒来,子弹没能顺利取出。

  阵痛让他失忆,且无法再拿枪,战友劝他配合治疗,他却颓废、暴躁,整日混迹酒吧。

  他只想复仇,找回自己的Omega,但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Omega是谁。

  不可能。除非他们曾经是地下情。

  直到某天,他闻到一种特殊的信息素,“你是不是我的Omega?”

  易绍南冷冷地推开他,拎着他回家:“我是你哥。”

  【Cut】:

  妈的,这个omega怎么这么强势。

  易绍南背着游明宇出酒吧,走到转角处有一面镜子,游明宇吓得赶紧闭眼。

  食用指南:

  1. 【副CP】:刘司铭 (攻) x 阮熠冬 (受)

  冷毅隐忍上校Alpha x 黑道家族掌上明珠Omega

  2. 架空,主角正义,坏人可以嘣掉;

  3. 双视角,按需切换,HE;

  4. 少量群戏,反派也很帅;

  5. 周更1W字;

  一句话简介:年下哭包狙击手 攻 x 内敛酷哥卧底 受

  标签:架空,HE,职业,强强,剧情,甜虐交织,ABO

  上卷:偏


第1章 你不是

  游明宇睁开眼,机会来了。

  挂钟时针指向数字9,病房很安静。

  这个时间点,病人们基本已经吃过早餐,会去花园里散步,或者在走廊转一转,毕竟对于脑科住院部的病人来说,规律作息,多下床活动总归是好的。

  今天早餐有什么?听说是玉米和鸡蛋,还有叉烧包。

  8:50的时候,游明宇说想吃叉烧包,隔壁床位的大哥提醒:“那得去二食堂排队。”

  就是这句话,让游明宇终于甩开每天给他买早餐的那个人——如果没有记错,他在医院躺了整整67天,每天一睁眼就是他,不准玩手机,不准用脑过度,反正每天活得像八十岁,真是够够的。

  游明宇从来没问过他叫什么名字。

  这当然和他当时刚下手术台,头上缠着纱布不便说话有关,后来熟悉了,那个人会给他擦手,也帮他擦身上,就是话很少,完全问不出什么。游明宇才痛下决心,一定要从医院逃出去。

  机会没有白等。

  这是一间中型病房,六个床位,每三个一排,中间拉着一道淡蓝色的帘子,对面听起来并无声响,而游明宇这边,隔壁床位的大哥出去散步了,左边那个病床是空的,上周出的院。

  走廊上传来轻微脚步声,有护士过来查房,声音很轻,“35号在不在?”

  游明宇下意识看向床号,38号,快到他了,他的心跳不自觉加快。

  好在他东西并不多,全放在左手边的柜子里,挂链、手表、钱夹、一串钥匙,上面还挂了一个霹雳皮卡丘。真幼稚,游明宇心想。

  他在这个医院待了两个多月,对于内部无比熟悉。

  高峰时期,医护人员会频繁使用长形电梯,方便运转病人,其他几个是客梯,空间稍微小一点。要想避开医生,他得走楼梯,就是一口气下7楼稍微有点累。

  好在他走得也不快,像是在卡时间一样,到了一楼还故意停留片刻。

  住院部门口人来人往,有个人正好提着叉烧包和两杯豆浆走进来,游明宇迅速收回视线,往墙侧面躲,再看腕表,9:10分,去一趟得20分钟,跟他估计的差不多。

  就这样,游明宇正大光明地走出医院。

  他先去了理发店。动手术前医生帮他剃了头发,拆线以后,头发开始疯长,一开始护士还热心地帮他剪头发,到最后他在医院待得烦闷至极,干脆推成寸头。但现在看来,自己手艺不佳,后脑勺像狗啃的,完全没办法看。

  “这里怎么有道疤?”理发师手里拿着电动推,轻轻拨弄游明宇的短发,后脑勺右边靠下的位置有道疤,长是长好了,就是看着像新伤刚愈合。

  ‘嗡嗡’声响在游明宇耳畔,“还疼吗,问题不大吧。”理发师关切地问。

  游明宇挠了挠耳朵:“没事,您看着剪,剪得比我强就行。”

  给他洗头的时候,理发师说他的项链挺特别。

  项链很细,靠近锁扣的地方有个长形扣,上面刻着‘0739’的编号。

  “是吗。”游明宇闭着眼,柜子里有挂链应该就是他的,他戴的时候没想那么多。

  半个小时后,游明宇离开理发店,顺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很清爽,也有点扎手。太阳升起来,光线有些刺眼,他找了个公共长椅坐下来,翻找自己的钱夹,发现里面竟然没有身份证。

  肯定被谁藏起来了。

  不过关于他上一次执行任务,有没有带身份证这件事,不好说。因为一旦被捉住,因身份证暴露信息,会带来更多麻烦。原本准备回基地的游明宇,临时改变主意。

  派出所今天人挺多,先是有几个骗子,合伙诈骗老年人,怂恿他们买保健产品,交了2999的定金,只送了几个破盆、牙膏、鸡蛋打发人,老年人要退款,他们就开始满嘴跑火车。

  一群人吵得不可开交,差点儿打起来。

  走廊终于传来一个声音:“哪位补办身份证?”

  “我。”游明宇站起身,187的身高让他在一群老爷爷、老奶奶面前,显得过分高大,大厅安静下来,路过人群时,游明宇故意朝中间那个人挥拳,吓得诈骗男脖子一缩。

  其实拳头也没砸他身上。

  果然,有人撑腰就是不一样,老太太们越发底气足,要他退钱。

  一旁的工作人员在前面带路:“这边。”

  游明宇跟着警察往前走,再左拐,走到一间登记室,里面有一盏摄影灯,像是专门用来补拍证件照。警察倒了杯茶,见有人进来:“坐。”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中间隔了一张桌子,警察按了按中性笔,问:“姓名。”

  “游明宇。”

  “年龄?”警察问。

  “27。”

  “什么时候丢的身份证。”

  游明宇想了想,瞎编道:“一个月前。”

  警察抬起头,停下手中书写的动作,“那为什么现在才来。”

  当时还不知道死没死呢,不过游明宇一般不在正经事上跟人斗嘴:“找了一段时间,没找到。”

  果然警察没再多问,只说:“性别?”

  “Alpha。”

  “职业。”警察的笔尖停到旁边那一栏。

  游明宇皱了皱眉:“非要写吗。”

  “最好有。”

  “狙击手。”

  警察抬起头,目光带着审视,面前这个年轻人眉星目剑,棱角分明,头发剃得很短,坐姿十分端正,腰背挺直,纪律中又带着强烈的桀骜感。他应该是军方狙击手,不属于警方体系,很快,警察敛住神色,问:“居民户口簿。”

  “什么。”游明宇问,“我没那个东西。”

  “在你单位——”警察将中性笔放在旁边,朝门口喊:“小丽,下一位。”

  游明宇站起身:“我的事还没办完,怎么就下一位了。”

  名叫小丽的警察走过来,解释道:“有居民户口簿才能补办身份证,不然没办法完成指纹和人像采集,建议您明天过来办理。”

  游明宇无奈地咽了咽口水,拎着外套出去了。

  *

  有一件事,游明宇一直觉得很奇怪——关于他自己,除去刚刚跟警察说的,其余东西他一点儿也想不起来,甚至不记得是怎么受伤的。每当他开始回忆头部是如何中弹,他的头就开始剧烈疼痛,像要裂开一样。

  支撑他活下去的,是梦境中模糊的身影,对方喊他‘明宇’,有时也喊他‘小宇’。

  他在无数个高烧的夜晚求他别走,醒来只看到冰冷的吊水针,刺鼻的消毒水气息在提醒他,现在根本不能像个正常Alpha一样,更别说重新拿枪。

  游明宇猜,梦里那个人一定是他的Omega,因为游明宇梦见他的时候会流泪。

  烦躁,上哪儿才能找到他的Omega。游明宇在便利店买到口香糖,站在大树底下乘凉,他嚼着口香糖,时不时吹个泡泡,若有所思。

  基地的战友显然没有预料到游明宇会回来:“见鬼了!”

  “我靠,老张,他醒了?”

  好几个人围过来,不可置信地摸了摸游明宇的头,欣喜若狂:“你没死?!太好了!”

  可是欣喜中又略带惋惜,人群中有窃窃私语,好像在议论他即将受到审判,不过这也只是传闻,谁也不敢声张。

  有关游明宇的传闻军营里人皆尽之,自上次任务失败后,上校不允许任何人私下探望游明宇,一是怕刺激到他的病情,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游明宇签了许多保密协议。

  “你才死了。”游明宇推开他们的手,表情有些漠然。

  这是一间四人寝,其余三个人都在,那空着的那张桌子一定是自己的了,他径自坐下来,翻找抽屉里的东西。接下来,消息比风传得还要快——

  ‘我靠,游明宇回来了。’

  ‘真是命大。’

  ‘狙击手之神,爆头都死不了。’

  ‘你懂个屁,这叫上天庇佑,老天开眼!’

  走廊闹哄哄的,还有人说要庆祝游明宇回来。

  游明宇凭借薄弱的记忆回到这里的,用一种陌生的眼光看向四周。

  寝室长张正毅瞧出异常,婉拒了来看望游明宇的战友们,等他们走了,张正毅关上门,问:“明宇,这段时间你都去哪儿了?”

  “医院。”游明宇答。

  其实他们几个人的名字都贴在床铺上,张正毅的床在他对面,旁边是余光亮,斜对面就是武子林。接着,游明宇说了一下近况,“反正好多事我都不记得了,就是这么回事。”

  余光亮看着他,试探着问:“上校知道吗,你回来这件事。”

  “谁是上校。”游明宇问。

  室友们顿时面面相觑,仅他们了解到的,上校格外器重游明宇,游明宇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两个人亦师亦友。现在游明宇竟然来一句‘上校’是谁,可见他将往事忘得一干二净。

  余光亮还想问什么,被游明宇打断了:“这些事以后再说吧,”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找到一本笔记本,封面很旧,接着,他顺手按下台式机上的电源键,“我回来是找我的Omega——”

  这话一说,周围发出一阵爆笑,“兄弟,你可别搞笑了,你他妈哪儿来的Omega?”

  “基地纪律严明,下了铁令,禁止狙击手谈恋爱。”余光亮解释。

  武子林双手环胸,靠在游明宇桌前,继续说道:“也不是不可以,跟自己人可以。”

  “噢!”余光亮想起来,“跟基地的Omega可以谈,还是编制内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