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ABO】优等生

时间:2024-05-15 18:00:03  状态:完结  作者:陆灵均
  【ABO】优等生

  作者:陆灵均

  简介:

  顾沉舟觉得阮宁太会演戏了。

  第一次约会,阮宁就抛下他和别人聊得亲热。

  第二次约会,他在餐厅苦等两个小时,发现他和别的alpha从电影院出来。

  第三次约会,他发现阮宁连他那个不太聪明的侄子都泡。

  “海王。”

  顾沉舟对家里介绍的小omgea下了评价,并且极速远离。

  他不懂这么朝三暮四的人,为什么家里的长辈都说他听话又乖巧。

  不过他的网友最近也遇到类似的难题。

  lamd向他吐槽:相亲对象是个一直骚扰他的变态alpha,饭都还没吃完就开始对他动手动脚。

  顾沉舟最讨厌的就是不尊重omega的alpha,当下就和lamd一起把那个不知名的alpha唾骂一顿。

  后来知道那个alpha就是自己的顾沉舟:“……”

  *

  阮宁是个经常认错人,还不知道自己认错了的脸盲O。

  乖乖巧巧的大家闺O,表面柔顺听话,内心抽烟喝酒烫头。

  脸盲症的他,时常扬起一张纯洁可爱的笑脸,面对不知是谁的人。

  第一次约会,刚才还温和有理的相亲对象,突然油腻起来,吓的他赶紧远离。

  第二次约会,虽然说好的吃饭,为什么变成看电影,他不知道,也不想问。

  第三次约会,终于是和心心念念的网友A了,不过A为什么一点都不吃惊……

  真的A顾沉舟怒吼:因为他根本不是A!


第一章 大家闺o

  阮宁是一个典型的大家闺o。

  出生顶尖世家,从小到大都是优等生,拿到的奖状数不胜数,长得也是无可挑剔,神似每个霸总心中除了活着什么都会的白月光。

  见过阮宁的a没有一个不看直眼捧心,直呼心灵被净化的。

  而现在,这个优等生omega,被未婚夫杀上门退婚了。

  一个高大的,浑身散发着王霸之气的alpha不满家族的安排,杀上阮家,对这个柔弱的omega疾言厉色的吼道:“阮宁,我知道有很多alpha喜欢你,但这其中不包括我!你最好和伯父伯母说清楚,我们不可能!”

  阮宁从始至终没有动弹。

  他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纤长的眼睫轻轻一颤,抬眼看着这个alpha的瞬间,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滚出泛红的眼眶,完美的顺着雪白的腮边落下,仿佛一株在风雨见飘摇的白梨花。

  见他如此,那个alpha的愤怒忽的一窒,内心有一块迅速柔软下来,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

  冲一个omega吼什么?

  两方联姻,不是一个柔弱的omega能够决定的。

  但是……明明只是联姻,为什么听到我要退婚,阮宁会这么难过?

  难不成他真的喜欢我?

  在alpha将这个自己都不太相信的想法问出口之前,阮宁已经擦完了泪珠,冲他笑了一下。

  唇角勾起的弧度堪称完美,眼神却含着淡淡的凄婉。

  “我尊重你的决定。”

  阮宁的声音很好听,像是冰块撞在玉盘上的轻灵。

  直到阮宁起身上楼,alpha都还楞在原地,想着那个笑容,胸口莫名的荡漾,又有些后悔。

  怎么办?

  好像一见钟情了。

  现在收回刚才说的话还来得及吗?

  阮宁一路保持着优雅,眼眶微红,步履轻慢,回到房间后,连忙把门关上,背抵住了门,满脑子的疑问:“他谁啊?”

  是这样的。

  完美的优等生阮宁少爷,也有个不完美的缺点。

  他脸盲。

  但是身为阮家唯一的omega,他需要认识,交际的人太多了,他不能脸盲。

  于是,他修炼出了能在各个场合下完美切换面具的表演形人格。

  因为不知道是谁,所以对谁都是完美人设,能不受欢迎吗?

  例如刚才那个alpha,阮宁确实知道父母要给他安排一个未婚夫,但他甚至不知道刚才那个怒气冲冲冲到阮家的alpha长什么样子。

  但还是摆出了一个被退婚的omega该有的伤心欲绝。

  实则内心像在看傻叉。

  晚饭的时候宁父,还有出去和好姐妹逛街的宁母都回来了。

  听到自家小宝受了这个委屈,宁母是怒火中烧,贵太太的修养让她只是皱起了眉:“追我们宁宁的优质alpha能从A市排到法国,他周青与算什么东西,也敢落宁宁的面子。”

  阮宁这才知道下午来阮家退婚的alpha叫周青与。

  听了宁母的话,阮宁不经失笑。


第二章 相完侄子相叔叔,不太好吧?

  阮家是顶尖世家,能入父亲母亲眼睛的,肯定也是极优秀的alpha,现在让阮母说的一文不值。

  虽然有些无理取闹,但听在阮宁心里,无比的熨帖。

  只是……

  阮宁抬起头,看向阮母的方向。

  他无可挑剔的五官中,最出挑的便是那双眼睛。

  睫毛浓密纤长,像某种动物的翎,瞳仁仿佛浸泡在水银里的黑珍珠。

  曾有他的追求者说,阮宁天生一双让人坠入爱河的眼睛。

  柔情似水,含情脉脉。

  就是这样好看的眼睛,却连自己的母亲都认不出。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漂亮的omega。

  她说话的声音是那样温柔。

  但,眼前人的五官,在他的眼中零散,混乱。

  他也想知道父母好友都长什么样子。

  阮宁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落寞的低下头,刚才还觉得好吃的料理,瞬间没了食欲。

  他拿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嘴角,站起身,粉嫩唇角扬起的弧度完美无缺。

  “父亲、母亲,我论文还没写完,就先上楼了。”

  阮母看着自己完美的几乎要发光的儿子,再看眼他面前几乎没动弹的晚餐,不由的劝道:“宁宁再吃点啊。”

  “不了,论文等会就要交了,你们慢用。”

  阮父微微颔首,以示同意,他才转身上了楼,礼数周全的像个外人。

  阮母有些怅然的看着消失在旋转楼梯拐角的阮宁。

  自家这个儿子,从小就品学兼优,待人温和有理,脑瓜子也聪明,如今就读的斯兰特金融学院,也是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去的。

  说出去别人都羡慕她生了个好儿子,但是……唉,这个造孽的病,让宁宁对谁都这样疏离又客气,她真怕阮宁这样久了出什么问题。

  阮母思索一会儿,还是觉得得早点找个人照顾阮宁。

  虽然阮宁不缺人追,但还是自己挑的儿婿比较放心。

  她将这个想法给阮父说了,阮父倒是说:“宁宁以后是要和他哥一起进公司的,不用那么急。”

  叫阮母瞪了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宁宁的病,你没感觉他越来越不开心了吗?”

  阮父是个妻管严,被噎的不敢说话,只得道:“我会留意的。”

  “阮家的儿婿,肯定不能随意。”

  阮母说着,倒是想起大儿子的那个合作伙伴,斟酌着问道:“你觉得……和小诀合作新能源开发项目的顾总怎么样?”

  “你说顾沉舟?”

  想到这个年轻人在生意场上雷厉风行的样子,阮父眉头一皱,摸着下巴评价道:“倒是个好人选,只是……”

  “别可是了,你去跟小诀说,让他给牵个线,难不成和宁宁这样的omega见一面,还能委屈了他?”

  阮父还有话要说,却被阮母打断,“你不说我去说。”

  她站起身,去一边给大儿子阮诀打电话了。

  孤零零留在餐桌上的阮父十分头疼的按了按额角。

  顾沉舟是个好人选不错,但他……是周青与的小叔叔啊。

  相完侄子相叔叔,不太……好吧。


第三章 网友

  看着阮母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阮父终是没开口扰她兴致。

  阮宁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有一个相亲对象。

  优等生阮宁睡前护肤的时候,等来了一份满分的论文批复。

  即便早有所料,阮宁还是小小的开心了一下。

  他喜欢拿第一。

  远在地球的另一端,手机叮咚一声,有消息弹了出来。

  浴室里水流声停了下来,男人一边擦着湿发,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水珠滚过沟壑分明的腹肌,令人垂涎。

  他拿起手机,打开锁屏。

  小蓝鸟私聊界面,联系人lamd,只有一句话。

  “我又拿满分了。”

  他看了眼那个毛茸茸的小羊头像,觉得这只小羊都在昂首挺胸的“求夸奖”,不经笑了下。

  阮宁的生物钟很精准,到点睡到点醒。

  在他睡熟了的时候,摆在床头柜的手机屏幕在黑暗中亮了一下。

  “想要什么奖励。”

  第二天,阮宁醒来看到消息的时候,脑子还有点懵。

  他睡的头发乱翘,一个哈切眼角便渗出了些许泪珠,陷在柔软的床铺间,还真有点像他小蓝鸟的头像,线团小羊。

  想要什么奖励?

  阮宁眉头一挑,“还真是a一贯的作风。”

  对面这个不知名的联系人,一个黑漆漆的纯黑头像,单名一个A。

  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一样随手输入的网名和图片。

  他一边想着,一边回了句:“奖励就不必了,我倒是有一份礼物要送你。”

  阮宁觉得对A蛮不好意思的。

  现实中要保持完美人设,刷微博都怕被人扒出小号,只能跑到外网发疯,想想自己也是够惨的。

  这个网友听他发了一年多的牢骚,还没把他拉黑也是不容易。

  *

  今天是周一,阮宁满课,刚到校门口就被拦住了。

  来人手捧鲜花,身穿蓝色连帽卫衣,和一条牛仔裤,脚下踩了双名贵的运动鞋,妥妥的运动风男孩。

  “阮宁,这个送你。”

  阮宁脸盲,就养成了不动声色看人穿衣风格认人的习惯。

  这个人,自己似乎不曾见过。

  但也不是没遇到过突然告白的追求者。

  他得体一笑:“谢谢你的鲜花,心意领了,只是我还要去上课,抱着花去不太方便。”

  虽然阮宁脸盲,但他是知道自己长得好看的。

  一个人的外形可不止脸蛋那么简单,发型穿搭也占了很大一部分,看不清脸,阮宁就会在这些方面找补。

  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他习惯了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最好。

  再加上他自己长得就好,自然就是绝杀。

  在阮宁无懈可击的笑容下,alpha的脸逐渐红起来。

  他嗫诺着说道:“其实……我是来给你道歉的,昨天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希望你不要见怪,我……我就是想来问问,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昨天?

  见阮宁漂亮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迷茫,这个alpha的脸更红了。

  他掩饰性的干咳两声,“瞧我这,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我是周青与,不知道伯父伯母有没有跟你提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