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耽美小说网
站内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离婚后,疯批大佬追妻火葬场

时间:2024-05-15 22:00:04  状态:完结  作者:吾无二
  离婚后,疯批大佬追妻火葬场

  作者:吾无二

  简介:

  【疯批独占欲大贱狗攻&表面忍内心狠小傲娇受】

  【EABO,大型追妻火葬场,双洁,幽默,沙雕,甜宠】

  蓝颜灼是位有上进心的绝美Omega,他发誓要凭自己的实力在娱乐圈闯出一片小天地。

  结果拼搏两年,归来还是素人。

  罪魅祸首竟然是那位与他同床共枕两年多,口口声声说要助他事业一臂之力的Alpha丈夫,京都第一资本大佬司赢兲搞的鬼!

  他绝望心死,愤然与之决裂,彻底消失。

  几年后,蓝颜灼携崽归来,第一件事就是上前夫死对头的恋综节目,主打一个气死前夫不用负刑事责任。

  向来冷言寡情的疯批前夫好像‘贱’病附体,受虐上瘾。

  日日堵门跪求前妻原谅。

  “灼灼,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好吗?我爱你,很爱很爱……”

  蓝颜灼一个白眼翻到天灵盖,“特么的真晦气,上哪都能遇到傻逼!”

  司赢兲深情凝视他:“灼灼,如果让着你,能让你开心,我愿意让你一辈子。”

  蓝颜灼冷嗤:“切,说得好像我稀罕你让似的。”


第1章 司先生给你打电话了,还发了信息

  蓝颜灼

  雪虐风饕,天寒地冻。

  满目沧茫,犹无尘之境。

  如此绝美仙境,却是魔气浓重,邪祟环绕。

  一抹傲然如霜、玉树临风的身影,立于天地间,雪色的衣,鸦黑的发,如血的红发带……

  皎皎月华铺了一地,与他身上雪色的衣袍融在一起。

  柔和寒凉的冷月,映出美人一截修长秀白的脖颈,被温润的光晕拢扣,比漫天的雪还白。

  长睫之下,美极的暗眸静似一泓清泉,美妙绝伦的面上,没有过多情绪。

  细细探究,才能捕捉到眸底几丝微澜,溢出萧杀锐利的戾气……

  簌簌几声,十几丈外,有魔祟卷着雪花直朝美人面门而来。

  美人眉眼冷厉,华韵内敛,流光暗藏……

  衣袖下如玉的指尖,往前狠狠一攥。

  本来空无一物的前方,几道黑影瞬间由虚化实,眼前愕然出现面目狰狞恐怖的鬼魅。

  美人眼波流转间皆是杀意,险峰峻岭般的鼻梁之下,莹润生粉的唇角微扬,噙着狠鸷绝情的冷笑。

  他纵身旋然而起,衣摆翻飞,随着飞扬的红色束发带,在空中划出一道红白交织的弧线,像一柄疾飞的、染血的寒刃。

  美人身影翩然落下间,五指凛然一收,被纤细玉指扼住脖颈的魔祟嘶厉哀嚎,迅速分裂消散在空中。

  世间万物瞬时归于寂静,仿佛刚才的一幕,从未发生。

  ……

  “咔~~~~~~”

  “咔~~~~~~”

  “完美,完美!太完美了!”

  “此人正是我心目中无可替代的上古神尊,他就是上古神尊本尊!”

  “无人能替。”

  “无人能替!”

  称赞声连连响起,充斥在摄影棚每个空旷的角落。

  端坐在导演位置上德高望重的纪导。

  年纪五十开外,双目如炬炯炯有神,眼睛紧盯屏幕里亦正亦邪摇曳生姿的绝美青年。

  见识过无数实力派演员的纪大导演,因找到心目中与角色百分百契合的演员,依然激动得像个孩子,连眼角每条皱纹都在颤抖。

  他语调高昂洪亮,拿着对讲机,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

  “今天试镜到此结束!”

  他放下对讲机,对坐在旁边的副导陈奋说:“把这位年轻人叫过来,签约,马上签约!!!”

  焦急的样子,好像生怕晚一步,别人就会抢走他的千里马。

  坐在旁边的副导迟迟没有动静,略显丰腴的圆脸上,表情微妙,似有难言之隐。

  不言语,只是搓着手,笑容尴尬的看着纪导。

  纪导瞧他便秘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面色一凛,戒备的瞪着副导。

  “怎么?不会又有资本塞人进来吧?”

  副导嘴唇抽了抽,纪老儿猜得可真准。

  不管了,先把马屁拍了再说。

  “老纪,您真是料事如神。”

  “滚,瞧你这鸟样就没憋什么好屁!”纪导掷地有声,“制片方不是说资金到位了吗?”

  副导挤出一抹为难的笑,“纪导,咱这部《上古神话》无论妆化服饰,还是道具场景,样样您都要按原著一比一打造,耗资巨大,确实需要有实力的资本大佬鼎力支持,不然预算不够……”

  “别给老子扯犊子,我又不傻,拍戏能不花钱?”纪导勾子似的目光盯进副导眼底,“其他人可以换,刚才那位小年轻,必须留下。”

  副导表情一僵,心里嘀咕,真是钱难挣屎难吃。

  他硬着头皮开口:“纪导,资本大佬要求换的……就是刚才的小年轻。”

  纪导一拍桌子,“老子不拍了!”

  副导连忙拉住纪导,身体微微往纪导这边倾斜。

  纪导嫌弃的推了他一把,“莫挨老子!”

  “……”副导叹了口气,连忙安抚这位吞了一吨TNT-炸药的大导演,“老纪别冲动,您想想,咱这部神话大剧筹备了整整八年,啥都准备好了,如果因为资金问题,或者因为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无法继续拍下去,多可惜。”

  纪导怒视他,“既然制片方已经内定了角色,还他妈的整什么试戏这一出?耍我还是逗人家演员玩儿?忒无耻了他们!”

  副导连连点头,揽了所有的错。

  “是是是,这件事是我这边跟制片方对接不及时造成的后果。”

  副导继续解释造成如今这种局面的原因:

  “之前确实没听制片方说有投资商要塞人,就是刚刚,制片方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有位资本大佬要给我们这部剧投巨资!唯一的要求就是,由他们的人出演上古神尊这个角色。”

  纪导面色黑成锅底,“有钱了不起啊?”

  副导伸出六根手指,“这位资本大佬很阔气,大笔一挥,投了六个亿进来。”

  纪导瞳仁震荡,“多……多少?”

  副导晃了晃六根手指头,“六亿!”

  纪导眼睛肉眼可见大了一圈,“六……六亿?”

  副导点头,“嗯,六亿。”

  纪导沉默了,看来,是自己肤浅了。

  有钱,确实了不起!

  他垂着眸,没人看见他眼底的纠结与矛盾。

  无可厚非,有了这六个亿的资金注入,他们的服化、道具、场景、特效,可以做得更精致更完美,出片水准无疑会达到质的飞跃。

  副导见纪导不说话,知道他正在心里作挣扎。

  于是赶紧趁热打铁:

  “而且这次资本家还算靠谱,塞进来的是去年获得影帝荣誉青年演员,演技过硬,长相也不差。”

  “虽然比不上刚才那位小年轻有灵性,不过收拾收拾再加上妆化以及后期处理,跟原著人物还蛮贴合的,差不了多少。”

  “哼!”纪导吹胡子瞪眼,“华国的娱乐圈,迟早毁在那些专权又霸道的资本家手里!乌烟瘴气!”

  “谁说不是呢?”副导讨好地顺着纪导的炸毛,“可是,没有资本大佬出钱,我们也是寸步难行啊。”

  纪导叹了口气,有种好汉要为五斗米折腰的屈辱感。

  他乍一抬头,便看见刚刚试戏的年轻人卸完妆从摄影棚侧门出来。

  望着那抹将简单的白衬衫穿得矜贵动人的小年轻,他那颗糙汉子的心,顿时生出丝丝愧疚和罪恶感。

  他瞪了副导一眼,起身,朝年轻人走去。

  站在摄影棚侧门的一个大块头看见刚从门口出来的年轻人,嘴角一咧,即刻迎了上去,并体贴的递上拧开盖子的保温瓶。

  “灼灼,试完戏了?”

  年轻人接过保温瓶喝了口水润嗓子,点点头,“嗯。”

  大块头宠溺的望着皎洁如月的年轻人,“灼灼,我刚才听纪导喊话,他对你的表演十分满意。”

  “是吗?”年轻人眼里漾起笑意,“这个角色我很喜欢。”

  大块头又说:“我觉得这次有戏。”

  年轻人听闻,精致的面孔并未表露出多少情绪,“结果还没出来,不好说这样的话,免得别人猜忌。”

  “哦。”大块头应了一声,他是年轻人的助理兼经纪人,叫商渡。

  别看他人高马大,心却十分细腻,是位体贴入微的beta。

  商渡似乎想起什么开心事,脸上渐渐露出不正经的神色,从包里拿出手机举到年轻人面前。

  “灼灼,司先生给你打电话了,还发了信息。”


第2章 我是青年演员蓝颜灼

  年轻人接过手机,紧抿上扬的唇,却忽视了从眼角溢出的温情。

  他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商渡打趣他:“司先生出差近半个月,灼灼你是不是该休息几天好好陪陪司先生?”

  年轻人俊美精致的脸蛋儿染上可疑红晕。

  商渡知道,他是害羞了。

  “看情况再说。”年轻人语气虽然清清淡淡,眼角眉梢之间却不自觉染上春意。

  商渡继续揶揄他,“嘻嘻,看什么情况,依司先生的性格,这几天指定不会让你出来工作。”

  年轻人羞赧的别了他一眼,“渡哥你别乱说话,先生他从来不干涉我的工作。”

  顶棚照耀下来的光,轻轻盈盈浮在年轻人浓密微翘的长睫上,挺直精致的鼻梁两侧,铺下两排浅浅的阴影,衬得肌肤白璧无瑕。

  商渡别有意味嘿嘿笑着,神情极为猥琐,“虽然司先生不干涉你的工作,但他黏你啊。”

  年轻人听闻,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司先生成就非凡,在同辈和同行当中,是别人引颈也难以企及的天之骄子。

  反观自己,入行演艺圈两年,除了最初凭着一部小网剧获得一个新人奖和最佳配角奖之外,再无其他收获。

  无论自己多努力打磨精进演技,接的都是些不起眼的小配角。

  更让他沮丧难过的是,次次试戏,明明能得到导演组和编剧的认可赏识,结果到最后,他争取的角色都会莫名被人替换掉。

  在娱乐圈,像他这种名不见经传又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傍身的小演员,是个货真价实默默无闻的小透明小糊咖。

  事业停滞不前,没有任何起色。

  出门都不用戴口罩。

  因为没有人认识他。

  想着自己和司先生在事业上云泥之别的差距,年轻人眼里的光芒被阴郁遮挡。

  霎时黯淡下来。

  像云烟微濛的远山,灰沉沉的。

  商渡目不转睛望向眼前这位看了两年多,依旧看不够看不腻的漂亮Omega。

  见他精致面容无端拢了失落,便知道自家主子又在心里妄自菲薄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